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只野兽

兴海北
2018-03-03 16:55: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先写些我想说的

这部电影整体来说,给人一种看似比较丧的基调,但是在这种基调当中却蕴含着很多的东西。这部电影在天津,排片非常的少,因此我只好换乘2次公交到一家距离我很远的电影院看这部电影。没有小朋友的吵闹,也没有手机闪亮的灯光。从龙标出现到散场之时,所有人都格外的安静。虽然排片很少,但是看完之后我却十分庆幸自己没有错过一部非常棒的电影。

你是凶手吗?

电影的开头曲《Last Rose Of Summer》缓缓而起,看似安静祥和的小镇却曾经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苦苦等待真相的母亲 Mildred 在谋杀案发生的几个月仍旧找不到凶手是谁,于是就在一条通往她家的小路上竖起了三块广告牌,质问警察局长为何没找到凶手。而一场风暴也因此而开始。

树立起广告牌没多久,在当地一些群众眼里昏庸无能的警方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开始调查究竟是谁竖立了广告牌。但因为没有合适的法律条文而无法撤掉广告牌。但是,小镇的警方却有一名受到大多数人喜爱,但已经得绝症的警长。

当警长去世的时候,才是这场风暴真正来临的时刻。刹那间, Mildred 成了众人眼中的“加害者”,众人把警长的死全都归咎到 Mildred ,而全然忘记这位母亲的孩子在几个月前被杀害,至今都没有定论。

其实这和现在的社交网络很像。现在的社交网络充满了“正义感十足”的人。渐渐地,互联网上给这种人细分成了诸如“圣母”、“键盘侠”等等,最近还新蹦出个“杠精”;又因为观点不同而出现了更多包含讽刺意味的网络词语。每个人都想看到自己所希望的景象,倾听不同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难。而当热点事件爆发的时候,当廉价的愤怒情绪溢满整个社会,看似维护正义的很多人,某种程度来说其实都是凶手。愤怒的敲打评论很容易,但冷静的保持自我思考问题,或者说独立思考却太难。当然这个母亲其实也有很多的问题,这个我们在下文会谈到。

我有一个惩恶扬善的梦想

电影里面的警长以及 Dixon 的描写都非常的棒。这个快要因绝症而死去的警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在风景优美的小镇享受到了宁静与安详。明知自己活不长了,但暗地里为受害者母亲付了下个月的广告牌租金。既然没有机会继续惩恶扬善改变世界,那么索性就尽力弥补这个遗憾吧。

至于Dixon,前半部分的他其实软弱没什么能力,一旦被别人耻笑这些招数都是从他妈妈那里学到的,气势瞬时灭了下来,因此他存在着暴力倾向。当警长去世之后,十分爱戴警长的他把广告公司负责人从窗户扔了下去,也因此被新来的警长开除职务。但Dixon其实还有当一名好警察的梦想,因此始终以警徽找不到为借口,一直把警徽珍藏着。

而当他找到目标与方向,并且找到谋杀案嫌犯之后,新来的警长却告诉 Dixon ,他找到的人没有任何嫌疑。听到这个结果,相信 Dixon 的梦想与他内心所坚持的东西轰然倒塌,终于把警徽交了出来。警徽的镜头很短,但是能看出他把警徽保护的很好。一个人拼尽全力,看似离目标很近,最后却被硬生生阻挡开来。那种信念的崩塌,除了愤怒,更多的应该是失望与不信任。

五十步笑百步

这部电影里面没有好坏区分。像上面说的 Dixon ,对民众使用暴力,没什么能力有时却狐假虎威的也是他,后来为了遵循去世警长的遗言教诲而寻找凶手的也是他。而执着找到凶手的受害者母亲在教育上也是十分失败的,因此与子女关系并不好,也因此间接酿成了女儿被害的惨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因此在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肆意评价他人,其实是一边在自我否定中一边寻求心理认同罢了。

说到这里想起来电影当中的新闻女主播,在现实社会当中,很多媒体就是这样。用破碎的细节辅以自己的想象,不负责任的编辑成一片报道。新闻媒体把警长的死联系到了广告牌,似乎广告牌上面的字才是让警长死亡的真凶。而当广告牌被烧毁,媒体再次直播的时候, Mildred 直接了当的称呼主播为贱人。

很不幸的是,我们身边很多新闻也都是被演绎的,有些报道夹带着太多媒体自己的思想,而不是基于现实。更不幸的是,我们没有能力去接触很多事实,因此有些时候只能被媒体所左右。这实在是个很可悲的事实。

吸管与果汁

当 Dixon 戴着耳机阅读警长遗信的时候, Mildred 一把火烧掉了警察局。当 Dixon 从警察局逃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 Mildred 女儿的卷宗,让之前的线索幸免于火难。我还记得 Mildred 看到自己女儿的卷宗被自己想要杀掉的人拿出来之时,惊诧到怀疑自己这次行动是否正确的那个镜头。Dixon 也因此严重烧伤,进了医院与亲手伤害的广告公司负责人住在一间病房里。

当广告公司负责人得知满头都是绷带的人是 Dixon 的时候,还是给了他吸管和果汁。当一个人已经遭受苦难,看似报应的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即是仁慈,也是一种态度。

三块广告牌

全片还有其它值得回味的小细节,比如女主与牙医那一段。牙医十分正义的认为自己是警长的好朋友,但其实没有人在乎牙医的想法。在这里我莫名想到网上“自以为自己姓赵”的群体。注意,在这里我没有任何的贬义,只是单纯的想到这个群体并且有可能不恰当的做了一个类比而已。

还有烧毁广告牌的人其实并不是警局里的人,而是 Mildred 的前夫。

最后 Mildred 和 Dixon 带好枪上路的时候,两人的对话也耐人寻味

“我们真的要干掉他吗?”

“不知道,路上在做决定吧。”

而那三块广告牌的未来,则成了观众们的想象。放映结束之后再去回顾这部电影,发现除了值得回味以外,还会让人觉得十分讽刺,甚至让人会心一笑。这三块广告牌,其实就是我们内心的声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