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汉山城 南汉山城 7.8分

故国不在,细看历史。

深柳读书堂
2018-03-02 看过

【丙子胡乱】1636年至1637年,即故明崇祯九年至崇祯十年。此时的明帝国,内忧外患:胡虏入寇,士兵哗变,流民暴乱,饥荒肆虐。自顾不暇。爱新觉罗·黄台吉为免去进攻明帝国的后顾之忧,领清兵攻击朝鲜。清兵扬野战之长,弃坚城不取,兵临汉阳城下。李氏朝鲜仁祖李倧退守南汉山城,等待勤王兵来援,明帝国崇祯帝亦派兵驰援。勤王兵被各个击破,帝国士兵亦迟迟未到。时值隆冬,山城内无存粮,外无援兵。内外交困,战守无策。 山城之内,在被围困的四十七天里,主和派与斥和派之间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终于,朝鲜仁祖李倧身着蓝衣出城,向黄台吉行三跪九叩之礼,奉清为正朔。自此,李氏朝鲜与明帝国结束了两百多年的宗主国关系。朝鲜与清廷建立封贡关系。 韩国历史剧情电影【南汉山城】,对于丙子虏乱的历史事件的描述,基本上尊重了历史的史实。在主和派与斥和派的斗争上表现的细致入骨。在历史的细节上呈现的真诚实意,比如,清兵缴获于明军的红夷大炮的炮弹为实心弹体,并不能爆炸。比如,清军所穿的棉甲。朝鲜军所用的火绳枪。 无论是主和的吏曹判书崔鸣吉还是斥和的礼曹判书金尚宪,都是值得令人敬佩的。主和并不为苟且偷生,并要承受逆臣贼子之名承担历史责任而至的身败名裂。国君说:若是拿去这和议书,即便战争结束了,爱卿也难辞其咎。崔鸣吉说:臣,愿意在这永不倒的世界,甘愿受责罚。国君说:大家都会说你是逆贼。崔鸣吉说:臣,以后便是万古逆贼。 斥和非为留名青史,沽名钓誉,却将自己置于死地。崔鸣吉依据当日时势,力图保全宗庙社稷,免于生灵涂炭。金尚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国君请降的那一刻,自杀殉国。所以,斥和与议和并不是分辨忠与奸的标准。 片末,崔鸣吉和金尚宪有一段十分精彩的对话。窃以为,这段对话惊世骇俗! 崔鸣吉:听说你递交了辞呈。 金尚宪:战争结束,得有人为此负责。我不回避我该负的责任。 崔:若问这个国家为何走到了这一步,我也难辞其咎。 金:吏判你得到了什么? 崔:不杀害留在城中的士兵和百姓的承诺。一起回都城,重建朝廷吧。那才是我们俩应该承担的责任。 金:正如我所走过的路,我就算是死,也绝不在蛮夷的脚下。 崔:何出此言?明明有活路,为何偏偏谈起死路呢?礼判所言的死路上,真有活路吗? 金:那你所说的活路,究竟指什么? 崔:活着才能走的,新的路。 金:那是百姓的路,还是国君的路? 崔:百姓和国君一起走的路。 金:我也那么想过,但我错了,为百姓而走的新的活路,只有在除旧革新之后才能有。你也是,我也是,我们所拥立的国君也是。 所以,金尚宪死于对于国家希望的破灭,死于对于国家的绝望。 另外,影片摄影赏心悦目,拍摄的视角以及画面贴合人物的心理,容易令观者动情,身临其境。 比如,影片开头的长镜头,以吏曹判书崔鸣吉的背后视角起拍,面对大量的清兵,以及射过来的箭矢,寒风凛冽,大雪飘落,肃杀之气跃然。 再如,影片的结尾,金尚宪在月夜独自来到城墙上。镜头的角度先是在侧下方仰视,一棵树,一个人物侧影,又是寒风,又是飘雪。随即,镜头转向金尚宪的人物视角,一轮圆月,千山隐隐,对面的山峰上似乎燃起了万千火把,响起了冲杀的呐喊。立即,镜头转向金尚宪手中的佩刀。再一次,镜头转向对面空空的山峰,以及金尚宪湿润的眼睛。 丙子胡乱,从此,明帝国与朝鲜分崩离析,朝鲜在今后的明清战争中为清廷给予了人力与物力的支持,明帝国外在形势犹如雪上加霜。同时,朝鲜由于朝贡,使国家百姓生活雪上加霜。清廷亦掳掠了朝鲜五十万百姓作为奴隶,朝鲜百姓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一片惨象。 至于,随后的清兵入关,南明灭亡,剃发易服,更是汉族的一部悲怆的历史。更为可悲的是,南明初时,竟欲联虏平寇。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国亡,定矣。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南汉山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南汉山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