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2

Ada Wang
2018-03-02 22:39:04

本文内容改编自卡普空生化危机游戏和CG动画宇宙故事线:生化危机游戏4

感兴趣的也可以食用视频了解剧情,真人电影请绕行!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一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461789/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二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803958/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三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955255/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4季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648395

——————分割——————— PART 1到11见: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1:https://

...
显示全文

本文内容改编自卡普空生化危机游戏和CG动画宇宙故事线:生化危机游戏4

感兴趣的也可以食用视频了解剧情,真人电影请绕行!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一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461789/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二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803958/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三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955255/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4季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648395

——————分割——————— PART 1到11见: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1: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3887/ PART 12

2004年,距离Umbrella的分崩离析以及Raccoon市的那次灾难已经过去了6年。Wesker从Umbrella位于前苏联高加索山的最后一个基地全身而退,在那里他如愿以偿地获得了Umbrella最后的遗产——Red Queen(红色女皇)的所有资料;与此同时,一个名为Il Veltro(意大利语,意为:猎犬)的恐怖组织袭击了一个地中海人造海上城市——Terragrigia,从而使得FBC(Federal Bioterrorism Commission,联邦生化反恐委员会)动用了卫星矩阵将其摧毁。 Wesker获得了Red Queen的所有研究资料:

Terragrigia被Il Veltro袭击并导致FBC使用卫星矩阵摧毁:

这两件事似乎在表面上没有什么联系,但是我知道,Simons已经采取了自己的手段来向Wesker证明他的能力。 说起FBC,就不得不提到FPC(Federation of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制药企业联邦)。FPC是一个非官方组织,不过它的影响力并不输于FBC,在Raccoon市灾难后,FPC的主要领导者Jill Valentine、Chris Redfield和Clive R. O'Brian联合其他八人成立了B.S.A.A.(Bioterrorism Security Assessment Alliance,生化反恐安全评估联盟),总部设在英国。其主要职责是追查和回收B.O.W.,打击B.O.W.黑市交易犯罪以及生化危机恐怖主义。 FBC和B.S.A.A.:

FBC的标志以及它所在的美国总部基地:

FBC的领导人Morgan Lansdale:

 FBC的领导者Morgan Lansdale一直和B.S.A.A.的人在互相较劲,那是因为FBC的实际掌控者是Simons。显而易见,FBC代表的是整个美国本土的利益,因此“Raccoon市事件”之后,B.S.A.A.根本无法在美国本土进行更多的调查,当然这一切更多的是Simons身后的The Family在从中作梗。   Simons是一个为了自身目的而不惜铤而走险的“疯子”,和Wesker的目的不同,他想要的,是美国在全世界的霸主地位与干预能力。Trent让我离开这个家伙是对的,至少我们的目的并不在于美国,全世界保持每个地区的平衡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这种平衡包括政治、文化、军事以及科技等各个方面,人类如果想要一个和平而稳定的世界,首先就得遵从这种“平衡”;任何霸权主义和强权政策都会使得这种平衡被破坏,而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尽力维持这种平衡,控制和打击生化危机恐怖主义只是我们工作的一个方面。   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这一个方面。   除了我之外,Raymond Vester和Jessica Sherawat也是负责人之一,我和他们的不同在于,我所管辖的是全世界范围内的生化危机恐怖主义;而他们则是安插在FBC和B.S.A.A.的“监察者”,控制着这两大组织的动向、决策和情报。   其实,我没有觉得我们的组织有何高尚和伟大。在我看来,在世界各地“安插”间谍本身就不是什么高尚的行为,我只想保护自己的国家不受到生化恐怖主义的侵袭和破坏——政治和权力不是我的目的。但是矛盾的是,我不得不做这些令人厌恶的事——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于是,Trent在授意下,我又接到了一个新任务:潜入西班牙新兴恐怖组织Los Illuminados获取Wesker想要的寄生虫样本。   好吧,我的假期结束了,也是该和Wesker玩玩“游戏”的时候了。 PART 13   我一直不明白Wesker为什么要指派我去西班牙潜入一个莫名其妙的教会,也不清楚该教会控制的一种古代生物Las Plagas有何目的。直到在该教会所在的村庄里看到了许久不曾见面的Leon,我才明白,这又是Trent和Wesker之间的一个“游戏”。   也许他们认为我是一枚互相试探对方的“棋子”,但是我知道世事无绝对——我同时也掌控着他们的资料和信息。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他们看看我的手段。   我接受这个任务的唯一原因是为了接近目标,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任何人了解我的真实意图。躲躲藏藏不是我的风格,关于Leon,也许我会偶尔在他面前出现给点必要的提示,毕竟这个“游戏”,人多一点才比较有趣。

“那么,看来你已经到了村庄。村民们受到了Plagas的控制,会自动攻击一切进入村庄的外来者。敲响教堂的钟声应该能够很快使他们安静下来,不过,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尽量收集样本的情报和信息并结束这次小小的旅行吧……”Wesker在通讯器中还是那么的颐指气使,这是他的风格,不过对于我来说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就我所知,这个教会叫做Los Illuminados,西班牙语的意思是“通往光明之路”,教主是Osmund Saddler。他们不知在何处寻到了一种古代寄生虫的化石标本,并且通过某种方式复活了它们,并以此来发展教众;对于这种古代寄生虫,他们称之为“Las Plagas”,西班牙语的意思是“瘟疫”。这就是目前组织掌控的仅有资料。但是Saddler的宗教活动还是值得调查,因为他和此地的城主Ramon Salazar有着一定的合作关系——他们共同持有Plagas并掌控着所有Plagas感染者。组织提出一种假设:有一种寄生虫才能感知的特殊频率的声波控制着Plagas,就好像狗听到主人的口哨一样——这是通过分析我们所搜集的组织样本推导出来的。样本有一个器官可能是用来感应声波的,我见过Saddler手持仪式权杖来发出指令,我想知道权杖是否会发出声波。当然,这都是理论上而已,组织需要这些寄生虫的样本证实或者否定这些理论。 这就是我任务的主要目标,这次行动也是我向组织表示忠诚的唯一机会——Trent希望通过这次的行动,让Wesker相信我们的合作诚意,并且,Simons也会藉此得到一点补偿。   至于Leon,我相信在敲响了教堂的钟声后他一定会脱出重围的,并且我也相信,此后的任务我会轻松一些。 PART 14   我在村长家找到了一些资料。嗯,应该说很幸运,他目前正在忙于“招待”Leon,而我可以在他的家中顺便做做客。   在村长的书房里,我了解了Plagas的发现始末以及一些研究笔记。这个村长名叫Bitores Mendez,一个写字东倒西歪的莽汉——至少我不确信Plagas的研究笔记会由这个家伙完成。然后Wesker又发来了指示。   “情报表明,对于我们计划中的那个研究已经被Los Illuminados发现了。”   “你说的一定是Vican Spanield(注:意大利语,指人的名字“San Luis”)吧,他现在在哪里?”   “他现在在位于村庄东北部的废弃小屋里,在他拿到样本前不能让他死了。”   “你不必特意提醒我。”

说完这些,我才忽然想起这个人真正的名字——Luis Sera。关于Plagas所牵涉的人中,Luis Sera所受到的牵连最少。他不效命于任何组织,只是喜欢独来独往的一个落魄男人。是我向组织报告了他的重要性,因为我知道他和我是一类人,对某种喜爱的东西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的执着和激情。从他以前曾经当过马德里的小小警官的经历来看,对于古生物的研究造诣才是他最终的志向,他不喜欢子承父业循规蹈矩的生活。很幸运,在一次意外中我通过组织的情报系统截获了他的一封电子邮件,让他以为他之前共同研究古生物的大学同学还健在。然后通过IP定位,我找到了他。很明显,他被邀来研究Las Plagas的时候自己也私下做了不少调查,但他不相信警方,所以才发出了那样的一封求助信。他把他研究以及调查的所有资料汇总起来,甚至自己研发出了抑制Plagas生长的药物——这些我想就是Saddler雇佣他的真正原因吧。   不过Luis对于Plagas的研究明显太过投入,这显然招致了Saddler的猜疑。当我向他表明身份后,他要求我对他进行保护。他说:“我对这些寄生虫和邪教没有感情,我只想离开这里,我想重新回到平静安宁的生活。”   顺理成章,我要求他提供Plagas的样本作为回报。他答应了。  然而现在,我需要救出这个家伙。不过在此过程中,我发现了Leon也被牵连在了其中,为了保证任务目标的最终完成,我引开了想要将Leon置于死地的Mendez。  这一行为导致了我自己身陷重围,结果中了一发麻醉镖失去了意识。好在我及时的清醒躲过了被当做活祭品的命运,这种感觉非常糟糕,右腿也受了一些轻伤。兴许是自己在训练时被注射过强化剂吧,我对许多毒药都有一定的耐受力,而Trent留在我体内的特效药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很快我的身体机能又恢复如初了。

一路避过那些追杀而来村民后,我终于在一个小木屋中发现了并肩作战的Leon和Luis。在大雨滂沱的掩护下,我等着Luis走了出来。他对我的出现充满了意外。   “嗨,小姐。竟然遇到了你,我今天真走运。”   “样本在哪?”   “好吧,让我们来谈谈正事吧——事实上我正准备去拿,可爱的小宝贝。”   “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不过你最好得赶快一些。”   “好吧,女士,你究竟是什么立场?确切的说,你在为什么组织工作?”   “世上有许多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这就是其中之一。”   “哼,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并不在乎你是谁,只要你能解决那个可恶的老头和他那一群白痴教众朋友们就好。”

 看来,他是一个聪明人。我想也许不用太久,组织就会深深体会到他的重要性了。 PART 15   终于,我和Leon不期而遇,但也许我们之间必定有这样的相聚,这是我们的命运,也是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磨灭的羁绊。   事既如此,我唯有面对。   在组织特制的墨镜保护下,我举起了手中的USP手枪抵在了他的背上。   “把手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事实上我的手枪里没有装上一发子弹。   他只是愣了愣:“对不起,遵从女士的指示可不是我的风格。”   我还想再逗逗他,嗯,我只是想试试他的身手。   “举起你的手来,就是现在。”   就在此时他突然转过身来,右手擒住了我的枪,左手扳在了我的右肩关节上。这是美军部队里的CQB格斗术——很好,正好试试我的腿法,要知道对于这场“比试”我可是期待很久了的。   一个后空翻,被他夺下的手枪很快就被我踢在了半空。不过就在我转身握住落下的手枪的一刹那,我也看见他拔出了胸前的格斗匕首朝我冲来,几乎就在同时,我的手枪指向了他而他的匕首也横在了我的脖颈。   不错,并没有让我失望——我任由他再次取走了我的手枪,看着他熟练地把弹匣退出扔在了一边。

“Leon,好久不见了。”我摘下了眼镜。   “Ada?那么这么说是真的了。”现在才认出我,哼,真是和当年一样迟钝。   “真的?关于什么?”   “你,和Wesker是一伙的。”他看着我,一脸的正经和严肃。   “看来你是做过一番调查了。”我默默按下了藏在墨镜支架中的喷雾装置扔在了地上。时间不允许我们再继续寒暄下去了。   “Ada,为什么?”   对此,我现在无法给出答案,唯有一丝苦笑。Leon,有些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寻觅答案,也许你所找到的答案就是我的答案。   “后会有期。”趁着墨镜爆出的烟雾掩护,我离开了他。

 果然,我们几乎同时到达Luis的所在,Luis看到了Leon,高兴地拿出了Plagas样本。不过他还没来得及继续高兴,胸口便被一个庞大的类似蝎子的尾钩刺了个対穿。尾钩把他狠狠摔在了地上,缩回了它主人的体内——是Osmund Saddler,这回我总算见到正主了——而从Luis手中滑落的样本被他牢牢地握在了手中。   “既然我有了样本,你就再也用不着了。”Saddler轻蔑地看着垂死的Luis在地上苦苦挣扎,看来他早就察觉了Luis的计划了。然后他看了看暴怒中的Leon:“我的仆人Salazar会保证你和他有着同样的下场。”说完便扬长而去。   Leon扶着奄奄一息的Luis,看着他费力地说着真相。最后,处在弥留之际的Luis将抑制寄生虫的药物交到了Leon手中,然后溘然而逝。

 Luis,对不起了,我没能兑现你的承诺。   “我发现Luis了,不过很不幸太迟了。”我只得联络Wesker。   “你得到样本了么?”   “不,Saddler拿走了。”   “嗯……下次还有机会。找到干掉Leon的机会了么?”   “还没有。”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利用他幸运的直觉——跟踪他,找机会拿到样本。”   嗯,正合我意。 PART 16

  Jack Krauser,一个一直被组织视为测试和研究的工具。他的战斗技能和性格在战场上已经同时被证明过了,如果他不能在此做到最好,那么就将会是我们的累赘。我的结论么?他是个优秀的战士。但仅此而已。只要我们给予他满意的报酬,他就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但如果他不安分守己的话,我想我会处理他的。我已完全了解他的战斗技巧,如果真有必要,我干掉他只如探囊取物那么简单。   Krauser只接受来自Wesker的命令,同样,这也是Wesker一贯的做法,他把Krauser安插在教会来获取情报和秘密。问题是,Wesker也给予了我同样的指令。或许他这么做是让我来监视这个家伙吧。但现在的事实是,他已经完全沉溺于Las Plagas的力量,并把它奉若神明。   这显然对组织的计划十分不利。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不过,他在这场闹剧中扮演的角色也该到此收场了,换个角度来说,参与这场闹剧的人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显然是个“悲剧”,但无论如何他不得不以一个“懦夫”的身份来谢下帷幕,并且,替我们承担在这场闹剧中所有的罪责。这也是为什么我必须确定事态完全按着计划来进行的原因。   于是在约定的秘密地点,我和这个“懦夫”进行了最后一次“友好”的会晤。   “我们的新朋友Leon怎么样了?”   “他使事态变得复杂了。样本呢?”   “Saddler拿到了,看来他已经知晓了我们的计划。”   “很好。”   “我们之间彼此已经很了解了,我并不信任你,Wesker也是一样。如果你敢耍耍小聪明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宰了你。”   “是么?不过你该清楚,我认识Wesker要比你久得多。”   “如果你真敢那么做的话,就等着瞧吧。”   “嗯,等着瞧。”Krauser显然对组织的态度有所察觉,不过这算不上什么,既然之前接受了组织的交易,那么他就会有承担一切后果的觉悟。这个时候,Wesker发来了指令。

 “按我的安排,Leon正在进行激战。Saddler的人已经陷入了恐慌,他们的毁灭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我把Leon引到了Krauser那里。你就尽快去取得样本吧。”   也许你忽略了,Wesker。我没有必要完全听从你的安排,尤其是为你去对付Leon。好吧,也许我该为这个傻瓜Leon做点什么了,他带着Ashley一路“卿卿我我”想必也不是那么好过,嗯,总之我会留点空间让他们好好“沟通”一下。可恶的Leon小笨蛋。   通过Saddler的军事基地,一路干掉无数碍事的“苍蝇”,我来到了实验基地的所在。接着,我看到了Leon和Krauser的死斗场面。   Leon的CQB显然火候还不够,对于Krauser,他更多的举措也只是防守反击吧。这两个家伙毕竟曾经也一起共事过,相互之间也算知根知底,但是Krauser现在有了Las Plagas的力量,况且近战也不是Leon的强项和优势。这场战斗以Krauser击倒Leon而告终,而我不得不出手击飞了Krauser直刺Leon的战术匕首。  “Ada?!”Leon好像很高兴和惊讶,浑然不觉自己的小命刚刚差点葬送。唉。   我笑着看向Krauser:“这回可是我们占上风呢。”   “好吧,要不是你这个穿红衣服的**……”Krauser自然很不满我的突然插手,看了看Leon和我,也只得愤愤然退去,“Leon,这回你可以苟延残喘,但下回你终究难逃一死。”   “你认识他?”收起枪械,我故意问了问Leon。   “或多或少吧。或许你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也许改天再说吧。”   果然是个小笨蛋,这个问题让刚才的气氛完全被破坏了。也罢,我从来不指望他能改掉迟钝和冲动的毛病,希望下次能有所改观吧——嗯,我也该继续我的任务了。

PART 17

  Leon S. Kennedy,或许是我任务中最重要的部分了。如果没有他和他那令人生畏的生存技能,或许我们的这个故事就将不完整了。他几乎在所有劣势下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甚至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我之前也见识过,而这次更甚往昔。   毫无疑问他是个很有天赋的家伙,更重要的是他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这份天赋。作为一名特工,这份天赋让他变得无懈可击并且坚韧顽强。所以,我一直在幕后活动,让他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主角——呵,其实我也认为这么做是自己太过天真的想法,因为Krauser,这场戏的结局变得让人无法预测,但不管怎样,我需要Leon来协助我完成任务。我要尽可能的帮助他,保证一切进展顺利。   坦白地说,几个月前他还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那时我的任务可比现在简单得多,但这一切直到总统的女儿被绑架,Leon受命去营救为止——这可真算得上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不过,我完全不用担心,Leon毕竟经历过许多艰难险阻而毫发无损,他是一个令人嫉妒的幸运儿也是一个让我对他抱有完全信任和托付的理由之一,为此我深信不疑。  在跟着Leon的脚步接近Saddler的同时,我看到了前来支援他的武装直升机——看来,接下来我会轻松许多。而Wesker再度发来了指令,他似乎很不满我之前的举动。   “报告情况,时间已经不多了。”   “Krauser已经死了。”   “是吗?嗯……Leon还真不好对付。也好,我们可以利用他去干掉Saddler。让他们去打个热闹吧,不能让任何一方平平安安地出来。”   “哼,说得倒轻巧。”   “顺便说一下,在他们战斗结束后,清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别忘了谁才是这出戏的真正主角,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活到明天。我们的目标是拿到样本,务必清除妨碍我们的一切干扰因素。”

  好吧,我得赶紧跟上Leon,免得Wesker唠叨个没完。一路的战斗还算顺利轻松,大部分的火力都被Leon解决了,不过半路上我看到了坠毁在崖底的武装直升机残骸——应该是先前协助Leon的那架吧,呃,总之不够走运地中了火箭炮;然后在被榴弹轰破的地下小屋里,我追上了Leon,他的步履趔趄,显然有点不对劲。   “Leon,你还好么?”我试图靠近他,我看到他正痛苦地蜷瘘着身躯。   “还好……”他缓慢地转过身子,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在我还没有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的时候,他一把扼住了我的脖子。呃,力气真大,而且他的瞳仁看上去也和Wesker一样血红——难道他也被Las Plagas寄生了么?总之这种情况很糟糕,我只得拿出带着的战术刺刀扎了一下他的大腿,这才脱离了被扼死的悲剧。他也清醒了过来,连忙拿出Luis交给他的胶囊连吞了几个。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他们果然给Leon注射了寄生虫卵,至于Ashley,恐怕也在劫难逃。   “不好意思,Ada。”他总算缓过气来。   “我们必须清除你体内的寄生虫。”   “但在此之前,我得先救出Ashley。”   “好吧,我们分头行动。”Leon总是这么一如既往地拼命,唉,之前的估计明显又错了,接下来我只得自己找点“乐子”了。 穿过一条两边有着破旧铁栏杆的牢房走道,我踏进了研究所的核心地带,在这里,我竟然遇到了Krauser的“夹道欢迎”。难道之前Leon没有干掉他么?不管怎样,这回轮到我来了结了。

  “哦,不好意思Krauser,我在Wesker的报告里已经注上了你的死讯。”我用钩绳枪来到了他所在的平台上,看着他变异了的左手臂,感觉真的很恶心,“想想我写好的报告,如果你还活着,我岂不是会很麻烦?”   和他的战斗并没有想象中的激烈,毕竟在之前和Leon的死斗中,这家伙已经是强弩之末,且油尽灯枯了,而在我的几番战术刺刀的攻击后,他终于倒了下去。   看着他变异了的左臂不受控制地急剧萎缩着,我总算松了口气:“你这玩意儿可真大,不过我可不喜欢你如此粗鲁地使用它哦。”  接下来应该是直面Saddler的时候了,他的教众们大都被我们清除了,直觉告诉我和这家伙打一场绝对不是件轻松的活。果然,当我赶到Saddler的所在时,我看到试图救出Ashley的Leon被他轻描淡写地一掌击出很远。Leon体内的寄生虫还没有清除,我现在必须得帮他。 在Saddler逐步靠近Leon的同时,我对他开火了——足足打完了TMP两匣子子弹才让他止住脚步。   “Leon,趁现在!”   看着Leon带着Ashley顺利逃出了侧门,我再度举起了TMP,我知道Saddler没这么容易就**掉。不过这家伙未免也太过强悍了,他站在那里,将之前打入身体的子弹从双手全部排了出来。看来得下点猛料了,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大门上方摞着几个油桶,这正合我意。   于是被我击爆了的油桶纷纷落了下来,将侧门炸塌的同时也阻住了Saddler的继续追击。我和Saddler的战斗正式开始。

  和Saddler的战斗还真不轻松,不过在我几次试探后发现,当我的火力足够时他就会张开大嘴露出Las Plagas的“复眼”。嗯,Luis好像对我说过,Las Plagas的本体在受到足够的伤害时就会从宿主的身体中探出,这种探出是为了分析对其造成伤害的目标并指令宿主做出相应的保护措施——而这个时候便是直接去除本体的最佳时刻,宿主也会随之死亡。我的目标现在就是Saddler探出的本体“复眼”了,多次猛力攻击后,Saddler终于倒下。随之而来的意外是,藏在他身上的样本也滚落了出来。   “多谢了,这要是跟客户解释起来还真麻烦。”我俯身捡起样本,正要进行确认时,后背遭到了重击。在意识消失的一刹那,我有点后悔自己大意了。 PART 18   我该庆幸自己还活着,也许是Saddler把Leon当成了主角吧,在他看来,我或许是个无足轻重的小配角。不过被人半吊在空中不是件很好过的事,好在Leon及时赶到,掷出随身的战术匕首割断了吊着我的绳索。   来不及对Leon感谢了,我现在要做的是和他一起想办法解决Saddler。利用钩绳枪,我来到了高处的脚手架上。   Saddler已经变异成了一个类似蝎子似的怪物,Leon应对这个庞然大物显然有点力不从心,我想了想组织在此地暗自留下的布置,然后我看到了在最高处平台上放着的RPG。   由于组织已在此安置了不少定时炸弹,我不得不竭尽全力,好在钩绳枪一如既往地趁手,我总算赶在炸弹爆炸之前拿到了RPG。

 “Leon,用这个!”我扔了下去。   于是,这一切总算结束了,Saddler被轰成了焦炭,就像只被烤焦了的大火鸡。而样本滚在了一边,Leon捡起了它。  不得已,我只得用枪再度指向了他的后脑。   “Leon,不好意思,你得把样本交给我。”   “Ada,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   我没有回应他,转身一跃,登上了组织早已等候多时的直升机上。

“别担心,Leon,我会好好保管它的。接着,这个。”我将一把带有小熊挂链的钥匙扔给了他,然后启动了此地的自爆系统(看来,组织为了拿到样本真是做足了一切),“如果我是你,现在应该抓紧时间离开这里。我得走了,后会有期。”“Ada!”Leon的身影离我远去。  坐在直升机上,我缓缓合上了放置样本的合金储藏箱,感觉有些疲倦。初升的太阳照了进来,又是新的一天。   尽管困难重重,但我还是顺利拿到了样本,这是我的首要任务。Trent命令我给Wesker一个不同的样本——嗯,假装和他合作依然是件很有趣的事。

  Albert Wesker……我一直想知道他接下来的目标究竟是什么。直觉告诉我,这次任务只是他计划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对他来说,Umbrella是权力的象征,他利用Umbrella悄悄制定了自己的计划,可是Umbrella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在Umbrella的废墟上,曾有很多人想将它复兴,不过最终他们都知道,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而这也是Wesker一直没有公开Umbrella计划的原因吧。   世界上大部分的制药设施都是由一个名为“S”的药物集团提供的,我们获悉在Umbrella倒台后Wesker已经和他们有所接触,毫无疑问,接下来在那儿会有Wesker的消息。组织应该要注意这一点,但Wesker也不是个傻瓜,他肯定知道组织对于他的态度——于是,我和他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类似猫和老鼠的微妙关系。   这个任务是结束了,不过,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在之前给Leon的钥匙链中藏有一部组织用的手机,里面有我给他的一条短信:

  一个星期之后,Leon在英国约定的一家酒吧见到了我。我知道,这个小笨蛋一定在我之前给他的钥匙链中找到了端倪。   “Ada,你为何会在这里?”   “为了感谢你,顺便给你一些资料。我想这对完成你的报告书有所帮助。”   “你不是在为Wesker工作么?”   “这点你没有必要关心,女人总归有一些小秘密不是么。”  这一个夜晚,我陪着Leon喝了许多酒,如果不是为了接下来的任务,或许我会一直陪着他度过。但是我们还有时间,Leon,你说对么……

后续观看: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3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9295/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4: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201987/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5: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204434/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生化危机:诅咒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化危机:诅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