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02 16:51:20

这是让·维果生前创作的最后一部影片。影片上映不久,这位才华横溢的“先锋派”导演就不幸早逝了。让·维果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只拍摄了四部影片。前三部影片除《游泳冠军达坦克斯》(1931)之外,《话说尼斯》(1930)和《操行零分》(1933)都有强烈的批判意识,甚至明显的颠覆倾向。虽然《亚塔兰特号驳船》的政治思想含义,仿佛趋向于模糊,但我们并不能认为这是让·维果思想的倒退,相反,这部影片标志了他思想的成熟。《话说尼斯》是一个感情纯洁的孩子从社会外部观察社会的腐败;《操行零分》是一个被拘禁于社会中的孩子从社会内部揭示它的荒诞,并幻想颠覆那个社会;《亚塔兰特号驳船》则构建了一个有意与社会相对立的具体的世界。但是,事实证明,这种可能性是令人生疑的。驳船毕竟不是一个孤立的世界。既然不能得到一个更好的世界,那么人们只好暂且与那个社会共处。从这方面说,《亚塔兰特号驳船》可以说是让·维果临终前的无可奈何的叹息。他不再是愤世嫉俗的孩子,已是学会思考的成人了。可惜他的生命太短暂,我们本来可以期望他为电影艺术做出更多的贡献。

《操行零分》的被禁,给让·维果在社会上造成了意外的轰动效应。这反倒促成制片人愿意为他提供更多

...
显示全文

这是让·维果生前创作的最后一部影片。影片上映不久,这位才华横溢的“先锋派”导演就不幸早逝了。让·维果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只拍摄了四部影片。前三部影片除《游泳冠军达坦克斯》(1931)之外,《话说尼斯》(1930)和《操行零分》(1933)都有强烈的批判意识,甚至明显的颠覆倾向。虽然《亚塔兰特号驳船》的政治思想含义,仿佛趋向于模糊,但我们并不能认为这是让·维果思想的倒退,相反,这部影片标志了他思想的成熟。《话说尼斯》是一个感情纯洁的孩子从社会外部观察社会的腐败;《操行零分》是一个被拘禁于社会中的孩子从社会内部揭示它的荒诞,并幻想颠覆那个社会;《亚塔兰特号驳船》则构建了一个有意与社会相对立的具体的世界。但是,事实证明,这种可能性是令人生疑的。驳船毕竟不是一个孤立的世界。既然不能得到一个更好的世界,那么人们只好暂且与那个社会共处。从这方面说,《亚塔兰特号驳船》可以说是让·维果临终前的无可奈何的叹息。他不再是愤世嫉俗的孩子,已是学会思考的成人了。可惜他的生命太短暂,我们本来可以期望他为电影艺术做出更多的贡献。

《操行零分》的被禁,给让·维果在社会上造成了意外的轰动效应。这反倒促成制片人愿意为他提供更多的资金:他们估计,只要他不再拍摄颠覆主题的影片,也许会产生有票房价值的另一次轰动。然而让·维果手头的《亚塔兰特号驳船》的剧本却很差劲,只是一个陈旧的爱情故事。让·维果得设法使这个陈旧故事中的人物都具有鲜明的性格,这样故事只成了一个塑造性格的借口。让·维果在为影片改写镜头剧本时,精力主要放在性格塑造方面。幸而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充足的摄制费用,可以聘请著名的演员来扮演影片中的角色。影片中朱尔老爹是个关键的角色,让·维果聘请因主演雷诺阿导演的影片《娼妇》而蜚声影坛的表演艺术家米歇尔·西蒙来扮演。朱莉埃特这个角色有一个性格发展的过程,她先是天真而爱虚荣的乡村姑娘,后来成为饱经沧桑的少妇,感情和性格起落之大,不是一般无经验的演员所能胜任的。让·维果聘请了当时著名的国际影星迪塔·帕尔洛扮演这个角色。船长让,是由《操行零分》中扮演于盖老师的让·达斯戴扮演的;见习水手则由《操行零分》中扮演带头闹事的淘气鬼郭萨的路易·勒费弗尔扮演。事实证明,他们都胜任各自的角色。尤其是米歇尔·西蒙,他扮演朱尔老爹时,心目中有个生活原型,那就是他的老朋友伊萨克老爹。那人阅历丰富,与众不同,他的言谈举止就成了米歇尔·西蒙为朱尔老爹设计动作的现实根据。雷诺阿对米歇尔·西蒙的演技推崇备至,他说:“米歇尔·西蒙的出现,使我们拍摄杰出影片有了可靠的保障。”

除了在人物性格的塑造方面下功夫之外,让·维果还在画面上精益求精。这当然主要得益于杰出的摄师鲍里斯·考夫曼。鲍里斯·考夫曼原籍俄国,是苏联电影家维尔托夫的胞弟。20世纪30年代,他寓居法国,成为法国“先锋派”电影运动后期的积极参与者。让·维果的每一部影片都由他担任摄影。后来鲍里斯·考夫曼侨居美国,成为美国著名的导演卡赞的摄影师。在好莱坞,考夫曼仍念念不忘与让·维果良好的合作关系,他称那些日子为“失去的天堂”;他说让·维果善于利用周围的一切,善于利用阳光、月光、雪花和夜色;对于不利的自然条件,让·维果不是设法克服,而是设法利用。正是由于让·维果具有对大自然异常敏感的诗人气质,他才能从各种自然条件中发现创造美的途径。在拍摄《亚塔兰特号驳船》的过程中,让·维果的这种诗人气质使他即兴地从自然景色中捕捉住了许多美的画面。让·维果曾回忆道:我们在巴黎的河网地区拍摄外景,“美不胜收的景色使我们陶醉,我们把剧情置于河闸、陡峭的河岸、荒野和小酒店这样的背景中去展开”。让·维果的助理里埃拉给这个回忆加了如下的注解:“让·维果的汹涌如潮的想象力,使他能得心应手地即兴发挥。给他灵感的不是剧本里的对白,而是人的面貌,周围的东西以及景色。”影片《亚塔兰特号驳船》正是这样的一部影像艺术的杰作。

影片中充满美的、诗意盎然的画面。影片开始时,新婚夫妇走出教堂,手挽手地走过市镇的街巷,穿过田野,向驳船停靠的码头走去。他们俩默默无语,像在梦境中一样。朱尔老爹向朱莉埃特展示他所收藏的纪念品的场面也令人惊诧,使观众像阅读一首现代派诗作一样,时时遇到意想不到的形象。当镜头推向一只瓷罐时,我们看到里面竟然装了一双从人体上切割下来的手!朱尔老爹解释说,这是他的一位故友留下的遗物。这样一个令人惊讶不已的细节,能启发观众对于朱尔老爹这个人物产生许多联想。船长潜入水中寻找妻子倩影的场面,更是超现实主义的影像精品,是光和影描绘出来的想象世界。当写实不足以表现让·维果的内心想象时,他就用这种类似梦幻的超现实手法向观众传递活生生的人物的难以言传的情愫。

就这样,让·维果把一部平庸的剧作,拍摄成一部充满诗意、回荡着激情、蕴含人生哲理的影片,每一个画面负载着关于社会、关于这个社会中的人的众多信息。可惜的是,这样的一部影片自问世以来,命运相当可悲。1934年4月25日,影片为电影院主、发行商和电影公司的代表们作内部放映。虽然评论界给以如潮的赞誉,发行放映商们却认为毫无商业价值。发行该片的高蒙公司为了保证票房收入,把当时的一首流行歌曲《驳船驶过》硬加进了影片,破坏了影片原有的音乐的完整性(影片音乐由著名的作曲家若贝尔创作,与影片的格调十分贴切),甚至还把片名改为《驳船驶过》,野蛮地删去了许多被认为是多余的画面。发行商的愚蠢的删改不仅没有提高票房收入,反而招来观众不满的嘘声。让·维果在影片横遭删改和票房彻底失败的惨境中因病于当年10月5日去世。五年之后,也就是1940年10月30日,影片终于以原片名再度上映,若贝尔的音乐和删去的一些画面也得到恢复,但离原影片仍有不小的差距。直到1950年,电影资料专家和电影史家才根据原始素材重新剪接了一个据称相当接近原作的新版本。

美学史家艾里·富尔看过影片《亚塔兰特号驳船》后说:“这部影片凝聚了让·维果全部作品的精髓。它是一部最强烈、最痛苦、最热忱的影片,其中沸腾着意念和汹涌的想象,沸腾着激烈、甚至狂烈的浪漫情调,同时又洋溢着人情味。”确实,它证明了让·维果具有一种难得的天赋,能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提炼出名副其实的诗意,创造出撼人心灵的诗篇。

为了纪念这位早逝的天才,法国于1952年起设以让·维果的名字命名的年奖,专门奖掖有独创精神的优秀电影新人。法国当代电影大师戈达尔和夏布罗尔正是以获得让·维果奖作为他们光辉电影生涯的起点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亚特兰大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亚特兰大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