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国作家 叛国作家 8.5分

我们习惯漠视的不公、相信的谎言,最终都会降临

沐雪随风
2018-03-02 16:49:44

这是一部抨击政府暴力对普通民众肆意伤害的电影,节奏和起伏略欠,其它方面还好。 狭小空间,仅有的男女两位演员,表演张力十足。童话作家被特工逮捕,然后强制冠以叛国之名对作品肆意歪曲、对作者严刑拷问,逼迫她在认罪书上签字,再没有如此荒唐的暴力和恐怖了;电影中描绘的政府暴力的恣肆猖狂,让人吃惊和震撼,虽然部分设计稍显刻意,虽然剧情推进缓慢,但作品带给观影者的思考深度及其警示性的现实意义还是不容忽视的。 电影中不经意地对女作家新作的创作背景进行了挖掘——原来《衣橱王国》起源于童年时的她被父亲猥亵的噩梦。这也从侧面,有力回应了政府特工曲解的创作立意及要其签名的认罪书多么荒唐。 最终,童话女作家在政府特工最后一次签名警告后,把认罪书撕得粉碎,扔向空中。女主角一次次回忆起了生活中自己对身边发生的各种荒唐事件的漠视,以及一直对政府各类谎言的轻信。她自以为,可以躲进自已编织的安全的“衣橱王国”里,避开童年的噩梦,避开世俗的纷扰,安静快乐地生活,却不料习惯漠视的不公、相信的谎言,最终荒唐地降临于她。这次降临和磨难,最终激活了她的思想,她醒悟了也决绝了,撕碎了认罪书,带着手拷走出审讯她的小屋…… 我不知道,我们自己是否也像童话女作家一样,早已或正在习惯漠视周遭发生的不公和荒唐,轻信机构们随意编织的谎言或舆论,但这些最终都会降临到我们自己身上,或多或少地得到应验。我们惯常用虚伪和冷漠编织的“衣橱王国”,也并不是自我永恒的安全之所;当不公、荒唐和谎言不期而遇地降临时,我们必将无处藏身。 正如二战时德国宗教领袖马丁·尼莫拉的短诗所写: “在德国,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叛国作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叛国作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