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风流 一夜风流 8.7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02 看过

20世纪30年代初正是美国的大萧条时期,本片在背景及主题方面都反映了当时的时代氛围。影片中的芸芸众生不乏饥寒交迫的失业者,彼得即是他们中的一员。但彼得又与普通失业者不同,他实际上是“新政”时期美国理想人格的载体。一方面,美国是个金钱万能的国度,安德鲁斯腰缠万贯,行事宛如国王;另一方面,美国又崇尚一种基督教的理想,提倡道德上的自我完善。彼得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这样一种完人:他世故但不油滑,他深知金钱的力量但又鄙薄富人,他有所追求但又洁身自好,他不稀罕倘来之物而宁愿自我奋斗,此外他还倜傥诙谐、颇具绅士风度。于是乎他攫取了埃伦的心并赢得了其父的青睐。越是衰世,越需要某种积极向上的力量作精神支柱,大萧条时期的美国人需要钱,但金钱不能买来幸福。这不仅是本片的要旨,而且也是三四十年代的美国电影经常浮现的主题之一。美国电影的道德通常都包裹着一个优美动人的故事,通过潜移默化起着规范行为的作用。但从更深一层看,美国电影不断塑造理想化的人物,编织着逃避现实的“美国梦”,实际上起着麻痹人民变革现实的作用。本片有灰姑娘式的成功故事(只是性角色倒置)、有漂亮的男女主人公、妙趣横生的情节、机巧的对白,所有这一切叠加在一起,在那经济暗淡的年代对那些生活暗淡的普罗大众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影片公映后立即在美国产生轰动效应。它囊括了当年奥斯卡奖的主要奖项,并对其后一个时期美国电影的创作走势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本片在美国电影史的地位还由于电影史学家们有关乖僻喜剧的争论而格外引人注目。乖僻喜剧20世纪30年代在美国曾兴盛一时,甚至七八十年代的某些美英电影也遵循其创作原则。所谓乖僻喜剧(screwballcomedy)就是指影片主人公性格乖僻、行为古怪,其行事原则有悖常理,因而生发出种种引人发噱的趣事。乖僻喜剧的讥讽矛头往往直刺“常理”:主人公的行为看似荒谬反常,实则是坚持了人生的某种基本原则,是对“人之常情”、对媚俗行为的挑战和反叛;反倒是“人情之常”不合“人性之本”,是对人之本性的压抑和歪曲,因而才真正是荒谬的。至于乖僻喜剧的具体所指,美国影评界有几种不同的理解。广义的解释,其外延包括人情人性的方方面面,这一派影评家通常奉《一夜风流》为乖僻喜剧之源,视本片导演卡普拉为乖僻喜剧之父。在本片中,大家闺秀埃伦忽而与金一见钟情、私下订婚,拂逆父意、离家出走,忽而又爱上彼得,说是与金结婚、婚礼上却再次逃走,这看似任性乖戾,实际上是表达了埃伦要主宰自己命运、追求纯真爱情的强烈愿望。她不谙世事、与金相识不久便自认爱上了他,其实那只是少女的稚恋,是对异性的好奇引发的一时的兴会,当她和彼得朝夕相处后才真正体尝到什么是爱情。彼得不领悬赏、不趋炎附势、不乘人之危遂私欲,看似傻帽,实则是恪守自己的人生信念。卡普拉在本片取得巨大成功后,继续拍了不少这一类追寻“美国梦”的乖僻喜剧,其中著名的有《富贵浮云》(1936)、《浮生若梦》(1938)、《民主万岁》(1939)、《这是某约翰》(1941)及《奇妙生涯》(1946)等。狭义的解释者仅把“性对抗”看成是乖僻喜剧的主旨。他们认为男性居统治地位的社会是荒谬不合理的,因此乖僻喜剧的女主人公必须以“荒谬”对荒谬,与这种性压迫进行抗争,她们在影片中必须有形或无形地居主导地位,男人必须以某种形式向她们表示臣服。这一派影评家把霍华德·霍克斯执导的《二十世纪号快车》(1934)、《育婴奇谭》(1938)及《战时新娘》(1949)等奉为乖僻喜剧的正宗,但他们也不排斥《一夜风流》(埃伦反抗父亲的干涉,其父后来向她让步),只是他们认为本片“性对抗”的意向不鲜明不典型罢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夜风流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夜风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