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从未止息

甜喜碧
2018-03-02 13:44:0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肮脏不堪的交易,西装革履者也有可能为了一己之私施暴行,面若桃花的外表下也没准包藏着无数颗祸心。虚有其表的利己者们,腐烂到骨髓的恶念,汇成了这场闹剧,帷幕已拉开。

一瘸一拐的走去茶行用现金购买高档茶叶,并寄给母亲的张老师,真名徐爱婷,她跟租客们住在一层楼里,九年前因车祸伤了腿,男友去世后,她隐姓埋名,不想再跟此事有诸多牵连,九年后被自称为目击者的小记者王逸齐缠上后祸事不断。

她的眼睛,记录了太多的恶。

九年前的她,还是个吊儿郎当叼着烟的女混混,曾经跟着男友廖子凡,还有另一名小混混阿纬,参与过一场富商千金绑架案,拿到赎金后,阿纬因为嫌人质吵闹径直撕票,三人顿生嫌隙,廖子凡带着她驱车甩开了阿纬,正得意忘形时二人陡然被撞,随后她亲眼目睹阿纬从暗处走出,对廖子凡下手并抢了装赎金的袋子夺路而逃,而她为了极力避开绑架案的过去,从医院逃走。之后阿纬找到了她,一起生活着,喂她吃饭,帮她擦洗,和她做爱,她虽然活着,却也跟死了差不离。至于从阿纬身边逃离后,她是如何度日的,不得而知,只是从她寄给母亲的高档茶叶来看,似乎经济状况很不错。

直到阿婷被阿纬再次找到,禁锢,毒







...
显示全文
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肮脏不堪的交易,西装革履者也有可能为了一己之私施暴行,面若桃花的外表下也没准包藏着无数颗祸心。虚有其表的利己者们,腐烂到骨髓的恶念,汇成了这场闹剧,帷幕已拉开。

一瘸一拐的走去茶行用现金购买高档茶叶,并寄给母亲的张老师,真名徐爱婷,她跟租客们住在一层楼里,九年前因车祸伤了腿,男友去世后,她隐姓埋名,不想再跟此事有诸多牵连,九年后被自称为目击者的小记者王逸齐缠上后祸事不断。

她的眼睛,记录了太多的恶。

九年前的她,还是个吊儿郎当叼着烟的女混混,曾经跟着男友廖子凡,还有另一名小混混阿纬,参与过一场富商千金绑架案,拿到赎金后,阿纬因为嫌人质吵闹径直撕票,三人顿生嫌隙,廖子凡带着她驱车甩开了阿纬,正得意忘形时二人陡然被撞,随后她亲眼目睹阿纬从暗处走出,对廖子凡下手并抢了装赎金的袋子夺路而逃,而她为了极力避开绑架案的过去,从医院逃走。之后阿纬找到了她,一起生活着,喂她吃饭,帮她擦洗,和她做爱,她虽然活着,却也跟死了差不离。至于从阿纬身边逃离后,她是如何度日的,不得而知,只是从她寄给母亲的高档茶叶来看,似乎经济状况很不错。

直到阿婷被阿纬再次找到,禁锢,毒打,最后濒临死亡前的一分钟,她赤裸着苍白的身子,生不如死的盯着那些施害者。


阿纬,一个性格阴郁脾气古怪的小交警,闲来无事会帮隔壁家阿婆看门喂猫,九年前的事故发生后,他推着阿婷的轮椅带回了家,单方面的对阿婷日久生情,谁知当她伤好后偷了赎金后便失踪了,于是阿纬彻底陷入了对背叛者的复仇,持续九年都在寻找她,为了搜索到她的消息,阿纬甚至进入了警察系统。直到有一天,王逸齐拿着一列疑似当年肇事现场车辆的车牌号找警察局的德哥帮忙,而德哥交给了新来的阿纬,当阿纬看到搜索页面名字赫然写着廖子凡时,他觉得是时候了。

跟踪王逸齐不难,踹开阿婷的门不难,把一个残疾女人监禁,也不难,对于阿纬来说,余生他活着的意义就是要回被阿婷拿走的那笔钱,得知钱没了,阿纬是崩溃的,这么多年以来,对他而言来所遭受的两次背叛,早已形成沼泽地让他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那么你阿婷也别想活命。

那天,在窗外窥视着阿纬的王逸齐忍无可忍,随手拿了根棒子撞了进去与阿纬缠斗起来。

阿纬终于知道了,他怎么数都少的那两百万,原来是被王逸齐偷了去。

在激烈的打斗中,阿纬用他惯用的招数,揪着王逸齐的头部,往地板上狠狠地撞击,一下,两下…阿纬渐渐占了上风,他拿着刀,在王鼻青脸肿的脸上磨着。

一番折磨后,他把锁着徐爱婷的房间钥匙扔在地上。

王逸齐不顾身上的伤,哆嗦着打开了那扇门。

随即王逸齐扶着门框吐了。

徐爱婷被放置在简陋的床板上,正睁着眼睛望着他,可她的上下肢已经被截断。

她即将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可眼珠子还在动呢。

阿纬拿着菜刀抵住他的脖颈,胁迫王逸齐跪在阿婷面前时,声嘶力竭的喊出那一句:阿婷!他来还你钱了!


王逸齐,野心勃勃要做出大新闻的小记者,茶农之子,经常给警察局局长德哥偷偷塞一些名贵的茶叶套取资讯,由于一场虚假报道被开除,祸不单行又撞上了车,在阿吉车行修车时,旧相识阿吉质疑这是一辆翻新事故车,并且是九年前那起车祸的逃逸肇事车,王逸齐在卷宗上看到自己当时身为车祸目击者的签名,便暗中与他暗恋已久的女上司Maggie一起展开调查。Maggie在医院当护士的姐姐提供了当时受害人的住院信息,他们驱车来到那个小镇上询问着徐爱婷的近况,却得知她始终没有回家,并且似乎跟其母唯一的联系只是时不时寄回一盒高档茶叶。顺着茶叶的贩卖渠道,他们得知有一个叫做张老师的女人会经常来买茶叶,然而当他们找到张老师,也就是徐爱婷时,她坚称不想再追究九年前的事,王逸齐塞了名片和Maggie打道回府,却收到了徐爱婷的求救信号,他在警察局德哥那里收到消息,徐爱婷最后的手机讯号被锁定在某栋大楼,在两名警察的配合下,执意查明一切的王逸齐再度踏上了寻找真相的路,挨家挨户询问过去,他意外的发现原来小警察阿纬也住在这里,屋里有猫,屋外摆放着很多年长老人的照片,查看一番,便被阿纬下了逐客令。王逸齐并未起疑,只是心里稍感不安。

可惜每当查到一个关键人物,不是失联就是遇害,甚至连他自己也险些丢了性命,一切尘埃落定后,他摇身一变成了王主任。

不为人知的是,九年前在车祸现场的他见财起意,慌慌张张偷了两百万纸币揣在怀里往车里胡乱一塞,这才下车拦住路过的车报警,这也正是他对此案如此在意的原因 。有了钱,在警局打通关节便方便许多,当他追查出肇事车属于恩师兼上司的邱哥名下,两次与邱哥对质之后,邱哥坦言是自己肇事逃逸,录音证据在手,便有了成年人之间的默契,情报换升职,邱哥把预留给Maggie的晋升机会转手给了王逸齐,好一场交易。
王逸齐的所谓正直,只是建立在自己被牵涉其中的设定之上,当阿纬用刀抵住他的脖颈,让他拿起凶器帮徐爱婷解脱时,他立马反身刺入向了阿纬的颈动脉,频频喷溅而出的血液让他顿生杀戮的快感,片刻,杀红了眼的他望向了一旁睁着眼睛的徐爱婷。明明在十分钟之前,他对偷了那笔不义之财,导致她被阿纬盯上并伺机报复,仍是有负罪感的。

然而“对不起”三字在将死之人嘴里,显得尤为廉价。
徐爱婷也好,王逸齐也好,皆是如此。

那天发生的一切,事后都被“正当防卫”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作为王主任的他,照样可以在新闻发布会上侃侃而谈,跟心怀鬼胎的Maggie眼神接触时丝毫不惧。


Maggie,对外宣称单身,实则深谙游戏规则,当了邱哥十年的情妇,用一副好皮囊一博前程,犯下了车祸,撒撒娇甩手交给邱哥,报社出了乌龙新闻,便第一时间把王踢出局保全自己 ,并告知王逸齐,是他的死对头仲文要把他拉下马,明明前一天晚上还为了跟邱哥赌气,和他有了一夜情。

九年前那场车祸中,Maggie意外流产,邱哥心疼之余替她承担了一切,在阿吉的车行连夜处理了肇事车,并装了一辆和以前几乎一样的车,第二天开着它若无其事的照常上班。

而阿吉,作为一个沉默多年的知情人,一个包庇者,当得知王逸齐已经联系到阿婷后,内心的不安让他决定带着礼物登门拜访阿婷,可此时她已经被阿纬掳走人去楼空,这时阿吉撞上了赶来救人的王逸齐,阿吉为了摆脱王的追赶手足无措的撞上了他,由于良心不安,阿吉终于决定把九年前的他所知道的一切对他和盘托出,却意外惨死街头,王逸齐赶到现场时,邱哥正站在不远处,看着阿吉的尸体,邱哥问道,你也是被阿吉约到这里来的吗?然而邱哥之前在电话里的那一句“我来处理”让他有了难以洗脱的嫌疑,为了掩护Maggie不惜一切,深陷泥淖一错再错也是意料之中,他身为一个平素里对后辈关爱有加的报社领导,在阿吉死后顺水推舟,谎称为了带妹找他借车的阿吉才是肇事者,当王逸齐得知案发当天阿吉女友接受了求婚所以阿吉根本不可能带着别的女人跑到那么偏远的地方,此时邱哥终于对王吐露,其实那天开车的人是他。

但后来这所谓的真相也被心平气和与王逸齐旧事重提的仲文给推翻了:
我早就知道他跟Maggie的事,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天还是Maggie特别主动的说要开车送邱哥回家的!


大概仅有的善意,也就是王逸齐在吉祥车行前,为阿吉点的那一支烟,以及在烧给徐爱婷的那张两百万的汇款单,还有署名徐爱婷寄给她母亲的高档茶叶。

一成不变的是,屋外的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然而隐藏在看似平淡如水生活之下的恶意,从未止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目击者之追凶的更多影评

推荐目击者之追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