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云寺序章以及一些话

笑醉天下
2018-03-02 03:46:15
下面所阐述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来源于作者。或者称之为编剧更好。【我很喜欢他的作品,从命运三部曲开始,终一路路走过来。目前他开始走编剧,我挺支持的。因为我不想只看书,靠自己的想象,可能一开始并不能如期那么好,可毕竟会进步。我也发现老崔正在一点点完善命运带来的东西。似乎有点命运以后的故事。我不知道后期作品会不会出现崔作非这类人物。我希望是有。】

引子:


在过去的老江湖里,三百六十五行,行行有说法、有门道、还有派别。人生在世不外乎‘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八个字,拿前两个字儿来说,在衣食的江湖里,分四大名绣,八大菜系。每一派都有其独到的拿人之处,也都有独特的行规明细。


是人皆要穿衣吃饭,也自难逃生老病死,这是刚需,生病了就要找大夫,病死了就要有归处。而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八个字中最后一个字所代表的门道。


是个人就得死,这是句废话,古人恐惧死亡,也敬畏死亡与神秘不可知的存在,穷人想死后能够安生投胎,富人希望死后仍然能有人伺候,这死后的世界可以说充满了无限的幻想与可能,于是在岁月的长河中,民间逐渐诞生出了一个特殊神秘的职业。


这种职业随着迷信而生,千百年













...
显示全文
下面所阐述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来源于作者。或者称之为编剧更好。【我很喜欢他的作品,从命运三部曲开始,终一路路走过来。目前他开始走编剧,我挺支持的。因为我不想只看书,靠自己的想象,可能一开始并不能如期那么好,可毕竟会进步。我也发现老崔正在一点点完善命运带来的东西。似乎有点命运以后的故事。我不知道后期作品会不会出现崔作非这类人物。我希望是有。】

引子:


在过去的老江湖里,三百六十五行,行行有说法、有门道、还有派别。人生在世不外乎‘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八个字,拿前两个字儿来说,在衣食的江湖里,分四大名绣,八大菜系。每一派都有其独到的拿人之处,也都有独特的行规明细。


是人皆要穿衣吃饭,也自难逃生老病死,这是刚需,生病了就要找大夫,病死了就要有归处。而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八个字中最后一个字所代表的门道。


是个人就得死,这是句废话,古人恐惧死亡,也敬畏死亡与神秘不可知的存在,穷人想死后能够安生投胎,富人希望死后仍然能有人伺候,这死后的世界可以说充满了无限的幻想与可能,于是在岁月的长河中,民间逐渐诞生出了一个特殊神秘的职业。


这种职业随着迷信而生,千百年经久不衰,他们的名称千万,风水地师、米婆半仙、降妖道士、阴阳先生……等等。但归根结底,这些人干的都是周旋于妖魔鬼怪,服务于民间百姓的营生。


而在老派的江湖之中,这些干阴间活儿干的最出名的,直到现在还能叫出声儿的,有那么两派。


这两派分南北,是为‘南茅北马’。


南茅,值得是茅山道士,这个太有名了,它们驱鬼降妖的传说被搬上了影视屏幕,广为流传,所以此处暂且略去不谈,今天单说说‘北马’,也就是东北马家。


在我过去的小说中,曾提过北马的来历。


比起南茅,北马的发源要晚上许多,清朝时,一东北道教的马姓弟子因性格与其所修教规相悖,所以独自下山修炼,若干年后,结合当地巫道遗留法门而修成自身正果,可以请来世间修行的妖魔附身,借助那些妖精的力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道士为那些妖魔分名定派,但凡潜心向善之妖魔,一律称之为‘野仙’。


道士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他自知自己的做法违背当年师门,所以一直不再人前提起自己真实姓名,他在奉天一代扎下脚跟,当地百姓求他帮忙看癔病白事,只能说是‘请马先生出马请来仙家帮忙’。久而久之,也就成了‘请马先生出马’了。


传说,这便是‘出马’的来历之一。


在马先生死后,他的后人继承其衣钵,并开宗立派,‘出马’这一神秘职业在东北地区广为流传。而马姓的后人直到今天仍从事着祖上的事业。




序章:初入祥云 顺应天意


马家到了这一代一共有四个孩子,族谱排字儿,到这一代是个‘天’字。四人以‘顺应天意’四字排名。


其实这里面有个说法,马家上一代家主马青22岁,也就是娶妻第二年时,曾经遇到过一件怪事。


那一夜停电,媳妇儿又回了娘家,马青闲来无事,便独自一人点了洋蜡在桌前看书,是时已到了1980年,他当时所看的杂志名叫《八小时以外》,各位有上了岁数的读者应该知道这本杂志,那是父辈们所爱看的刊物。


话说马青看了一会儿之后有些犯困,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敲窗户,马青起身去看,却发现窗外空无一人,只有夜风吹动杨柳响,乌云蔽月黑洞洞。马青纳闷儿的挠了挠后脑勺,困意袭来也没多想,便想回床上接茬睡觉。


可他刚一转身,却发现本来只有他一人的房间,这回儿竟凭空多出了四个人!


那四人齐刷刷的跪在桌前,身着黄袍,面色如灰,不发一语,洋蜡的微微烛火映衬之下,很是渗人。


虽然马青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场面给吓了一跳,但好歹他也是当年的马家家主,于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心神,上前厉声问那四人是哪来的,大半夜跑到这来做什么?


四人听马青询问,便连连向他扣头,由左手边第一个人回话,那人对马青毕恭毕敬的说道:我们兄弟四个本是世间浪荡客,因当年得罪了您祖上老马先生,所以一直被绑在您家不得脱身,如今您好事将近,我们弟兄四人打算给您当儿做女,不知您意下如何?


马青当时听的是一头雾水,心想着这哪儿是哪儿啊?我哪有什么好事?


而正当马青纳闷儿的时候,那四人竟急匆匆的爬了过来,抱着马青的腿不住央求。马青被他们搞的烦了,便随手一甩,只把其中最用力的一个人甩倒在地,那人摔倒在地之后,左手小指竟摔断了一节儿!


而怪就怪在,那人手指虽断却并没有血液流出,断指处反而呈现出类似木头的纹路。


马青恍然大悟,感情这是四只妖精作祟,登时掐诀念咒,抄起桌上的洋蜡朝四人甩了过去,四人身上沾了火,登时烧了起来,而就在火光冲天的那一刻,马青浑身一颤,登时从桌子旁站了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南柯一梦,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马青望着桌上已经烧没了的蜡烛,正回想刚才的怪梦,而就在这时,马青的妹夫跑了进来,他妹夫刚一进屋就跟他道喜,原来马青媳妇当时有了身孕,由于脸皮儿薄也没好意思说,只趁着回娘家时告诉了娘家人。


马青心中大喜,可转念又想起了先前的那个梦,他觉得这事情蹊跷,于是便抽空拜见了家里的几名长辈,向他们说出了自己的这个怪梦。


哪些长辈之中,有一名上了岁数的老汉,听罢马青的话后陷入了沉思,他对马青讲:当年他们的老祖马先生虽然一生降妖无数,但他老人家心善不喜杀生,于是遇到哪些难以度化的妖魔,只好将其降服,镇压在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在辽宁营口建一镇,老马先生在建一镇边缘的一块风水宝地,建造了一座名为‘祥云寺’的寺庙。


这个典故马青也是知道的,他们马家在东北有些产业,而这祥云寺便是其中之一,那个寺庙是他们马家世代修行之所,由于寺庙的风水以及庙下镇压着妖魔的原因,每逢初一十五的夜晚都会引来附近无法超生的亡魂到此,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渡鬼法会’,他们马家也借此法会超度亡魂修炼自身。


那马家长辈又对马青说:祥云寺本来有马家人世代守护,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几十年前还是发生了一桩怪事。说起来那还是解放前的事儿呢,话说祥云寺里有个姓李的庙祝,庙里的一切平时都是由他来打理,这天晚上,那好赌的李庙祝在外面跟人推完牌九回庙,可刚一到庙门口,就听见庙门里面有四个人在说话,说的好像还都是揭语。


只听一个说:老天有眷顾,老马作践咱,让我还了阳,闹他底朝天。


另外一个说:苦也命不全,难也命不全,让我还了阳,独行天地间。


还有一个说:花是败的快,蜜是早来甜,让我还了阳,刁蛮女婵娟。


最后一个说:喜怒哀乐事,实在太麻烦,让我还了阳,混吃等死先!


李庙祝在门外听了个稀里糊涂,心想着这谁啊?大晚上在庙里对什么诗?于是忙推开门,再一瞧迎客殿内哪还有什么人?只有弥勒、韦陀,外加四尊天王像。


那老者讲到了此处,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水,接着说道:弥勒韦陀皆是正,唯独那四尊天王像却有些来历。想当年,吉林梨树县一棵老杨树成精祸害百姓,咱家老祖亲自前往,用铁斧将其剁成了四节儿,后来将其雕成了四座天王立像放置祥云寺,想借助祥云寺佛法净化其妖气,不想这么多年过去,竟让它们成了气候。


马青听到了此处,忙问道:后来那四尊天王像又是如何处置的?




老者说:木像开口,这是不详之兆,不瞒你说你爹当年也做过和你一样的梦,但他脾气好心思重,任梦里四人如何劝说,他只是说了句:再等等吧,啥时候白天的太阳不见了,你们再来,啊阴天不算。


那四人听着没趣儿,就又回去了,此后相安无事。


马青听罢猛地一愣,心想着我爹心思是挺重的,毕竟太阳怎么能不见?可他那个年代又哪能知道,科学里是有日全食这个说法啊!


偏赶上倒霉,1980年2月16日,中国境内就出现了一次日全食,也是当年,《八小时以外》这份杂志创刊,还是当年,马青他媳妇儿怀了孕,马青就做了和他爹当年一样的梦。


想到了此处,马青额头上的冷汗可就下来了,他马上连同家里的几位长辈一起前往祥云寺,可当他来到寺庙的时候,却发现庙门口正在动工,当年那李庙祝的儿子见主家来了,忙迎上前来。


马青问那李庙祝的儿子为啥要动工?李庙祝的儿子有些沮丧的说:昨夜里不知为啥,好端端的晴天响雷,把他给炸醒了,醒来之后发现迎客殿里的四尊天王像不知为何,好像全都受了大火,被烧焦了一样。


听罢此言,马青望着那四尊焦黑的天王立像,额头冷汗直冒久久不语。


马家家族长者在一旁叹道:一切事皆有因果注定,也许这便是它们四个和咱家的缘分,如今没有办法,唯有…………


马青接过话叹道:“唯有顺应天意了。”


当天马青独自坐在祥云寺大店金佛之前,彻夜未眠,等天亮之后才想的开了,此后也看淡此事,继续生活。


所谓天命难违,隔年马青的媳妇产下一男婴,前文讲过,马家到了这一代取名犯‘天’字,这个男婴被取名为‘马天顺’,接下来的十年内,马青陆续又得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分别名为‘马天应’、‘马天天’、以及‘马天意’。


也许真是应了当年祥云寺中的深夜揭语,那长子马天应天生叛逆,心肠狠毒不服管教,待他长大成人之后,因不服马家家规,竟叛出马家,与‘金乌邪教’勾结,做出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马天顺的结局此处暂且不谈,咱们单说说剩下的三个孩子。


这些孩子着实让马青感到头疼,特别是马天顺,虽然与他断绝了关系,但马天顺毕竟是马青骨血,马天顺的事给了马青很大的打击。而二子马天应,生性孤傲,不合群,但本领过人,年幼时也有种种奇遇,成人之后独自闯荡江湖,也教马青十分牵挂。三女马天天,倒是很让马青省心,这女儿天生灵巧过人,虽然性格刁蛮,但也是马青得力的助手。


到后来,最让马青不省心的,就是他的小儿子马天意了,马青倒不担心这小子犯上作乱,因为这一张马脸的马天意天生就是个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主,这么说吧,这人在家解手擦个屁股都嫌麻烦,成天在家装大爷,干啥都让人伺候,看着钱不要命,看着美女走不动道,整个一废物点心。


你想啊,马家再怎么宽容,也不能养你这样一个败家子儿啊!


不过马青也看得出来,自己这小儿子懒是懒,但心里面却特别‘透亮’,这孩子知荣辱分善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面却存着苍生。拿大树来比喻,这马天意就像是树根,在人看不见的地方一定能发挥他的能量……也许他还真就是个树根变的吧。


于是马青便下定决心,在马天意又一次因懒闯祸之时,借这机会将马天意遣送回了老家祥云寺,他要马天意在庙中,由庙祝李家的后人李大友李二友监视着,开始马家道场降妖伏魔,修炼自身的修行。


就这样,马家四少爷老大不情愿的来到了祥云寺,在这里,没人再伺候他,想要钱只能靠出去给人降妖破事儿去赚取,而我们的电影故事,也正是由马天意这个马家当代后裔,在充满各种怪谈异闻的祥云寺中的生活所展开的。


(未完待续)




一些想和大家说的话。




大家好,我是你们不着调不靠谱还老是爱失踪的龙江县神秘男子崔走召。很长时间没跟大家聊天了,还请大家见谅则个。很快,我所编写的网络电影《鬼话怪谈祥云寺》就要上线了,赶在电影上线之前,借这个机会,正好和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不是矫情,这两年我真的越来越相信命运的存在了,对,就是那个挺爱玩人的命运。一点都不胡说啊,在《三途志》完结之后的这段漫长的时光里,我经历了不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经历了很多很多的大起大落,相信有的朋友之前已经有耳闻了吧。就是命运三部曲要被改编的事情,是的,当你们在网上看到这类消息的时候,其实我早就知道并且已经经历过很多期望与失落了。还有去年那部说好了的灵异类网剧,投资都拉来了,结果……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又没了。


命运三部曲的遭遇,还真就是命运捉弄人,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啊!马上就成了’和‘操!怎么又痿了’这种落差中过来的,没给我干抑郁都算我心理素质过硬。别看现在我和你们把这事儿当乐子说,但当时……还真挺难受的。


在那段日子里,我变成了一个易怒的哑巴,难受的时候没地儿发泄,想着发个微博吧,林林总总写了近千字,写好又给删了,因为我自己读都太消极,对你们,对你们这些读者,对你们这些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向你们传达消极的信息,这是真的,这是我身为一个笔者最基础的自律,我不是小孩了,每一次给你们看的内容,都有可能会影响一些人,这些事我经历过的,所以我不想让你们也跟我一起难受。


不过好在都过来了,虽然直到现在我仍在等待的状态,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一切也都看淡了不少,顺应天意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学会积累,学会感恩,但我没学会放弃,是啊,你们想,当初我信誓旦旦的说要尝试编剧,怎能连一个作品都没有就灰溜溜的回去写书?那还是你们认识的我的性格么?


显然不是,万幸的是,在所有的事情都乱糟糟的时候,我认识了一群想做好作品的好哥们何小川、赖峥华,以及其他几位志同道合的哥们儿朋友,在大家的努力下,一个我脑子里曾经的概念开始成型,并由故事转化成了电影。


我见证了这一切的发生,由文字叙述故事到由画面叙述故事,当自己的故事具象成画面时的感觉很奇妙,我不讨厌这种感觉,还挺喜欢。


很多人问我,为啥放着书不写了要去拍电影?


不可否认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因为我明年就三十岁了,马上要从青年变成中年,我所考虑的事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奶奶去世之后,老爹和老娘的事情我必须去考虑,而且我还要有个家,这是我应该做的,努力凭本事吃饭不丢人。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朋友以及灵感。


我写书四年,四年之中大多数都在封闭自闭的状态,一个人去幻想着书中的故事,写到最后我发现灵感越来越少,卡文的时间越来越长,我终于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因为我与社会有些脱节了,在那几年里,我很少与人接触,朋友也全不在身边,我了解外界绝大多数的形式是通过网络。


但我的故事之所以能让你们喜欢,很大一部分确是因为他接近生活。故事中大部分事都是根据我以前经历或见闻所改编的,而我现在却脱离了生活。


应该做出改变了,应该了。


所以,当之前群里人问我,为什么要去写剧本时,我是这样回答的:我觉得尝试改变很好啊,还能认识更多的新朋友。


还记得当年高中专业课,老张给我们讲理论,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艺术’,标准的答案很是模棱两可,那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却高于生活。


当年的我根本没明白,但现在想想却懂了。因为艺术,就是表达心中所向往的生活的一根画笔。


认识更多的人,接触更多的事,活生生的生活,这才是我灵感的来源,才能保证让我能写出更多生活化的东西,不是么?


好啦好啦,不发牢骚了,说点电影的事吧。


这部电影的世界观和以前一样,主要讲的是‘南茅北马’中的‘东北马家’,想想茅山道士的影视作品有很多,而东北地区的民间故事却很少有通过大荧幕来表现的,所以这一系列电影的灵感便由此而生。


本片是三段式剧情,由于实在是时间紧任务重,由我完成了前面百分之九十的故事架构,等到下一部,就是百分之百了。通过这一次的尝试,让我接触到了一部电影形成的艰辛,感谢所有为这部电影付出的朋友,谢谢你们。


当然,作为编剧,我还只是个新人,新手上路难免有不足之处,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继续努力,争取之后能写出越来越好的作品。现在毕竟我才刚刚踏入这一行,所有的一切褒贬都是为了积累宝贵的经验,等到我积累到一定的经验之后,我一定要亲手把自己之前所写的作品搬上大荧幕!而这也是我的愿望。


这也算是新的挑战了,对于懒惰的我来说,是件好事。人总是要逼自己一把给自己动力,我希望总有一天,我会写出牛逼哄哄的剧本,再写出牛逼哄哄的小说,成为一名魔武双修的大法师,这是我给我自己定的目标,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力量,请你们放下砍刀,举起双手,把你们的元气借给我。


恩,大概就是这样了,啊对了,还有件事,这部电影的片头片尾曲也是咱们自家兄弟做的,你们熟悉的阿念,就是之前给我的小说写歌《阴阳先生之五弊三缺》的那一位,他让我提他一嘴,哈哈,他这次的歌真的很屌啊,到时候你们听听就知道了。


还有就是影片的故事了,这个片子里走的是纯民俗范儿,纯民间灵异,就是我比较擅长的那种套路,等上线之后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你还别说,效果还真挺不错,导演的风格也挺屌,感谢导演。


感谢你们,让我和你们成了朋友,感谢大家能让我从一个人做梦,变成大家拧成一股劲儿一起完成这个梦。


同样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朋友,有你们的一路相随,是我最大的力量。


很高兴能有幸和你们一起成长,不管到什么时候,你们,都是我最大的动力,都是我最坚固的信仰。


不着调的29岁新人编剧崔走召敬上


2016年10月30日 写于沧州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话怪谈·祥云寺的更多影评

推荐鬼话怪谈·祥云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