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镜子 8.9分

我们为什么马革裹尸?

zou
2018-03-02 看过

①伴随叙事主轴的消失,时间的束缚消失了,这才是真正的非线性叙事。 ②主体消失。诗歌的朗读者(即玛莎的儿子、伊格纳特的父亲)这一角色,他的形象只出现在童年(或者说梦境/回忆视角)中,唯一一次例外是片尾接受医生诊疗,出现了身体的部分。 ③影片站在男性集体无意识的立场,形成了两组主要镜像:母亲-妻子,童年时的自己-儿子。而两组镜像在②的基础上,便形成了双重镜像的效果:影片中的人物站在镜前,实则是“主体”的镜像。若更进一步考虑,荧幕作为对观众而言一面特殊的镜子,镜外的观众与镜内角色的关系则更加复杂:按照传统理论,观众所观看的并非是剧中角色,而是通过欲望认同与情感共鸣实现的自己的新的镜像;但现在,观众或许可以成为剧中人的新的镜像。拉康恢复了客体的凝视,真正实现了看与被看的辩证关系,塔科夫斯基则将这种客体凝视的权力真正赋予了电影,荧幕,是双面镜。 ④一些阅片关联:>时间的束缚、边界在镜头语言中消失,跨越时空成为现实,不同时空的人物共处一镜(【老年母亲与童年双胞胎】——《尤里西斯的凝视》【青年母亲与中年主人公】)。>蒙太奇(pov镜头)的剪辑,让角色可以看到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结尾】——《海滩的一天》)。>不同时空的同一角色共处一镜,文本的同一性呈现出生命的同一性(【结尾】——《鸟人》艾伦·帕克版,“意志飞翔”前镜头)。

NO5.豆瓣又没给我钱,不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镜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镜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