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1

Ada Wang
2018-03-02 01:38:07

本文内容改编自卡普空生化危机游戏和CG动画宇宙故事线顺序:生化1->生化2->生化3->维罗妮卡->南美行动->安布雷历代记。感兴趣的也可以食用视频了解剧情,真人电影请绕行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一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461789/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二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803958/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三季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955255/

【HBO美剧出品】生化危机第4季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648395

————————分割——————— 我是Ada Wong,如果这个名字令你毫无印象,那么请记住我的代号:W。 事实上,我只是The Agent的一员,只有Victor Darius知道我的一切——关于Victor Darius,我想说的是,他的经历至今也是The Agent的最高机密,和我一样,他也有属于自己的代号:Trent。 The Agent实际掌控者Trent:

我和Trent的合作始于Umbrella制药有限公司,因为Trent的父母曾经在其中的White Umbrella部门工作,而后同时丧身于Umbrella一场精心策划的火灾之中,所以他要复仇,而我也和他有着相似的理由。Darius博士是一位微生物学家,而他的妻子Helen则是一位药理学博士。他们的这种“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不幸”结局,导致他们唯一的儿子Victor Darius成了Umbrella最大的威胁——他的化名正是Trent。Darius夫妇一起花费大量时间为Umbrella研究一种含有组织修复,合成功能的药物。这种合成物质其实是一种经过精心设计的病毒复合体——如果得到妥当开发的话——能够有效减轻人类的痛苦,甚至有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消除因为外伤而致死的可能性。毫无疑问,他们是那种专注于自身工作并且品德高尚的科研者,正因为如此,Spencer才从他们手中夺走了合成物、研究笔记和一切研究成果.然后将那些东西全部交给一位还不到二十岁就有了独立研究室的优秀年轻科学家——William Birkin。 Darius夫妇为Umbrella曾经开发的美容产品:

而我的初次任务,便和William的研究息息相关——设法获取他开发的G病毒样本。 在此之前,也就是1998年5月11日,我却差点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在Arklay的实验室中,我遇到了T病毒的泄露事件。 我和John Clemens的合影以及他所在研究小组的合影:

T病毒是Umbrella“发迹”的根本,也是William的研究基础。在泄露事件发生的前三个月,我曾费尽周折和手段让其中的一名核心研究员“死心塌地”,他的名字叫John Clemens,和William在一个研究小组工作。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家伙只是个被William使唤的傻瓜,对于G病毒的构成和特性他一无所知。泄露事件爆发后,Trent指派了另一个和我有着相似身份的间谍来接应我,他曾是William的同事,也是Umbrella安插在Raccoon市S.T.A.R.S.中的内应——他叫做Albert Wesker,一个野心勃勃的黑暗男人,试图借助我们的力量脱离Umbrella。他的目的是什么,我毫不关心,但是Trent说,他是个危险的人物,作为他目前的搭档,我必须得小心翼翼,虚与委蛇。 好吧,女人总是被男人利用的对象,但我不是一般的女人,如果他们认为我可以予取予求,我会让这些家伙有一个深刻而永生难忘的教训。比如,Raccoon市。 PART 2 Raccoon市是美国曾经标榜的“美国梦”体现得最为完全的工业城市,它位于植被茂盛的中西部地区,离Umbrella的中心实验室并不遥远。Albert曾经谈到过他在S.T.A.R.S.的工作经历,他被Spencer要求监视William的行动,并在必要的时候除掉Raccoon市警局的局长Brain Irons——知道Umbrella诸多秘密的“蠢蛋”。 Raccoon市战略地图:

Spencer和他在Arklay山区的豪宅:

 “Ada,我得提醒你,Spencer一直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但是你必须完成你该完成的任务,而我会把碍事的家伙统统引开——如果我们这次的任务成功,我相信你会得到更多你想要的东西……”   Albert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看不清他一直隐藏在墨镜里的眼神,不过他似乎对他的计划信心十足。   其实,我知道他的这些话的含义,5·11事件兴许就是Spencer刻意为之的一场“泄露事故”。Arkay山区离Raccoon市是如此的接近,而William目前所在的地下实验室正处于该市的中心位置,我很有理由相信,Spencer和Albert在这点上有着共同的目的——也许我也一样,期待着会发生什么令人“惊喜”的事情。 于是在1998年的9月28日,Raccoon市终于爆发了数倍于5·11事件的生化危机,连军队也加入了进来。 1998年9月28日Raccoon市生化危机爆发实录:

1998年9月29日,军队封锁了Raccoon市所有的出入口:

  如果说这是Albert给我创造的机会,那么这样的“机会”代价未免太过沉重,可是我必须承认,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我甚至无法接近Raccoon市警局的大门。而且,Albert的一番努力,已经使得S.T.A.R.S.的实力大不如前,据说,只有极少数的成员活着从Spencer郊外的洋馆回来。他们是Chris Redfield、Barry Burton、Jill Valentine和Rebecca Chambers。   在我接近警局的地下停车库时,整个Raccoon市已经是一片亡者徘徊的死亡之地,我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能不能完成Albert的“委托”。   但是至少我确信一点:我是Ada Wong,我还活着。 PART 3 1998年9月29日,Raccoon市所有的武装几乎被成群的丧尸袭击殆尽。 1998年9月29日凌晨,一切战斗归于死寂:

也许我的任务会因此遭遇到更加复杂的局面,但是对于Trent的指示以及Albert的计划,我没有理由选择中途放弃。   于是我在警局的地下停车库等待着机会,也许会有幸存的好心警官帮助我推开堵在临时监狱大门的运输车。直至夜幕降临,警局内的战斗声与哀嚎声似乎戛然而止——T病毒带来的灾难已经超乎我的想象,没有谁会在这样的灾难下幸存,或许我也不会例外。   但是一名年轻而略显稚嫩的警官在我几乎绝望的情况下出现了。   他身着的一身蓝色的防护警服,他肩臂上的纹章让我明白,他可能只是个实习菜鸟。   “你是谁?”

 他看着我的眼神清澈而纯真,就像我亲爱的弟弟一样——在这一刹那,我甚至觉得我像是遇见了失散已久的亲人。于是没有任何迟疑,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   不过这样的感觉很快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的身份,我现在的处境已经容不下多余的感情了。虽然只是利用,虽然不得不保持间谍的职业操守,但是在利用他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无法控制地涌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罪恶感——不同于之前和John的“利用关系”,这很让我不解。   这很可怕,难道目前的处境让我情难自禁地对陌生人产生感觉么?或许只能说,他的出现只是恰好契合了我此次任务的目的吧——Umbrella的罪行是需要清算的时候了,虽然任务告诉我要谨慎行事,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我会坚持我自己的决定。 在监狱里,我见到了Trent提到过的那个记者,所幸他还活着,不过对于G病毒,他不可能有更多的了解;只是,他提供了可以离开警局的逃生路线,也许我的任务可以就此有新的进展吧。   尽管我刻意不再想让这个“蓝色菜鸟”和我有过多的接触,但在下水道里,我不得不再度利用他穿过一条比较高的通风口。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Leon。你这是要去哪里?”   他的口气像是要和我一起行动,不过他不知道一个孤独太久的女子,对于此类的“热情”会异常敏感。   我对自己说,我要寻找一些必须的补给和Trent提供的其他线索,这会让我更专注我的任务。

然而借口毕竟只是借口,在遇到Annette后,Leon竟然毫不犹豫地替我挡下了她的子弹——这让我努力平息下的心又开始悸动起来。   Leon,为什么? PART 4  我们每个人都会戴着面具生活,而作为一名合格的间谍,这样的面具会一直戴着,直到我们忘了真正的自己是谁。如果足够幸运,就像有的时候,就像现在,有一个人会出现在你面前,他会告诉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需要你变成什么样的人,而对我来说,Leon,你无疑就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我会真的忘了我是谁,Leon一定会告诉我我应该是谁。

  尽管如此,我还得继续着我的任务,我必须暂时地离开;Annette知道我是谁,而我则需要知道G病毒更多的情报。   如我所料,在废水处理厂的顶层控制室,Annette正等着我的到来。   “我知道你是谁,Umbrella派来的间谍——你一定是在找G病毒吧?”   “我只是来找我的男友,他叫John。”   “John?我想你应该知道,他早就死了,他不可能在这里。”   “你知道他是谁?”   “我当然知道,他还将你的名字作为密码设定在了Arklay研究所紧急出口的电子锁里。”   接下来,我没有必要再伪装什么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坦诚相对会比较实在一些。我说明了我的任务目的,并问她为何这个城市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很意外地看着我,然后缓缓放下枪,眼神中充满了混合着桀骜和伤感的复杂情绪。  “G病毒跟只会制造一大堆废物的T病毒完全不同,它是我丈夫创造出的‘超级进化器’,如果能够正确使用,或许就能创造出一个新的超然于人类的物种。但是,Umbrella毁了这一切……”   好吧,这是显然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William不愿交出自己的实验成果甚至不惜背叛Umbrella,于是Umbrella派出了U.S.S.部队来强制回收,在William做出“危险动作”后开枪打伤了他,绝望的William向自己注射了G病毒变成了怪物,同时将U.S.S.部队几乎所有人员全部杀死,然后散落一地的T病毒存储器全部踩碎,通过下水道老鼠们的啃食后开始在Raccoon市内全面传播起来……这就是Umbrella想要的结果么?   在此之前,Albert曾经指示我设法绑架William的女儿Sherry,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幸运女神的眷顾,在Leon的帮助下我见到了这个女孩。只不过她对于我这样的陌生人十分害怕,连挂在颈上的怀表项链都掉在了地上——Annette终于注意到了这条项链,她怒不可遏地要和我拼命,只不过她的枪法和她的身手一样糟糕,我不小心将她甩下了废水池之中。  我从来没有想到任务会变得如此顺利,如果没有Leon我甚至不会有机会接近Sherry,更不会轻易得到她怀表项链中隐藏着的G病毒样本。 G病毒样本被放在Sherry Birkin的项链之中:

 我应该马上离开这里,可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我为什么还惦记着Leon?   这一刻,我从来没有如此感觉到真实的自己是那么的渴望被人关怀的感觉。   那么温暖,那么危险。 PART 5 Umbrella对Raccoon市事态的严重性似乎有所察觉,他们投入了相当多的B.O.W.来制造混乱并且阻扰美国军方的介入。此时,Trent适时联系了我,并且透露给我一个惊人的消息:Albert还活着。 这意味着我不得不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监视”这个死而复生的“恶魔”。 死而复生的Albert Wesker:

  The Agent管辖下的H.C.F.(Host Capture Force)接纳了他,在这一点上,他被赋予的权力仅次于Trent。我不知道也没兴趣去考虑Trent如此看重他的理由,不过作为临时搭档,Albert还算是个值得我花点心思的“墨镜大叔”。   G病毒样本已经在我的手中,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现在不能丢下Leon不管。   就在回去寻找Leon的路上,我遇到了一只大鳄鱼——似乎是T病毒制造出的一只“废物”——而Leon在这个时候再度出现,奋不顾身地替我解决了这个庞然大物。  他做完这些筋疲力尽,显然那颗打入他左肩胛骨的子弹让他流了不少血,他需要护理。   好在那个怀表项链中有些急救器具,加上我自己随身带着的伤药和绷带,我简单地为他处理了一下伤口。   “Ada,求你别离开我,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必须同舟共济才能一起逃离这个地方。”    看着他清澈无邪的眼神,我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我告诉了他,要想逃离这里,必须乘坐升降机到达Umbrella地底的研究中心,在那里有紧急列车可以送我们离开。于是,经过一路的艰险,我们来到了通往地底研究中心的升降车中,然而就在这里,我遭到了怪物的袭击——Trent曾经提醒我怪物William正在这里徘徊,我竟然因为一个男人放松了警惕——难道这就是上帝对我付出真情的惩罚?在昏迷的一刹那,我看见Leon奋力将我抱起放在了车厢的长凳上,然后他毅然冲出了车厢——我的泪水在这一刻奔涌而下,我知道,我真的爱上了他。   一个能为自己付出生命的男人,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自己爱他呢?就算在这一刻死去,就算任务失败,我也不会否认这样的感觉。 可是我想到了我的身份,在接受Trent当初的承诺后我就知道我和他不会有什么结果。间谍的爱情是奢侈的——何况为了我的祖国,我必须做出牺牲——那也是我作为间谍的意义。   一个中国间谍爱上一个美国警官,这本身就是一个荒谬的笑话。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美梦,一个永远都不会醒来的美梦。 PART 6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童年,我所有的一切,就是从轮渡上开始的。我被父母丢在去美国的轮渡上,所有人看着哇哇大哭的我不知所措,在我的襁褓中只留有一张纸条,上面只写着我的生日并注明着我是某某人的“私生女”。一个王姓的美籍华裔抱走了我,所以我后来便取了这个姓。这一切真正的起点应该是我四岁的时候,之前我真的没有一点印象和任何记忆。我有一个弟弟,是收养我这家的亲生儿子,比我小不了多少,因为我是捡来的缘故,我在他们家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   四岁的时候我就经常去送饭到矿地上打工的父亲,他的儿子当然是从来不去的。那时候正遇上美国的西部淘金热,诸多人都会去这个城市寻找自己的美国梦。我从来没有怪过他,是他让我有了一个家,尽管那是一个小小的四面透风的木屋,尽管我一直不明白他骂我是“私生女”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一天,他给我穿上了新衣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我穿的从来都是弟弟穿过的补丁叠补丁的衣服,他说即使给我穿了新衣服也会和别人打架扯破的——其实他应该知道,我打架都是为了弟弟,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受辱而和别人打架。那天弟弟看着我穿了新衣服哭闹了好久,为此还挨了他一顿好揍,这很让我过意不去。反正那天我是很高兴地出去领救济金了,临走时,他往我身上塞了两块面包,说中午他们都不在家,让我晚上回去。然而我回到家才发现,门是锁着的,我坐在台阶上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没有一个人回来。我吓得大哭起来,隔壁的一个老人过来告诉我,说他们早就搬家走了。就这样,我还是被遗弃了。那天晚上,我是在老人家睡的,我口袋里还有一块面包舍不得吃,是准备留给弟弟的。老人劝慰我说,他是实在过不下去才放弃我的,美国人一直歧视华人,他没法再干下去了,同时希望我不要忘了自己的根。   第二天老人便将我送进了一家孤儿院,那是Umbrella管辖下的一所福利保障机构,就这样,我的间谍生涯由此开始。 我醒来时,Leon已经不在身边了,他也许正在焦急地寻找一些可以恢复我伤势的补给吧。不过,我需要尽快找到离开这里的快捷通道,我需要和他一起逃离这个地狱。   很快,我从实验室的监视器中看到了Leon,他正在被Umbrella的一个B.O.W.追杀——我知道,那是Umbrella目前最为厉害的B.O.W.,它的代号是T-103R——当然它还有一个更为响亮的名字:暴君。   我得去救他!   当我赶到现场时,暴君已经把Leon逼入了死角,我毫不犹豫地向这个绿衣怪物开火了。   毫无悬念,暴君的铁拳重重地击中了我的小腹,我被狠狠甩在了一边,剧烈的疼痛让我的意识再度陷入一阵空白。这回,我真的要死了么?

再度醒来时,我已在Leon的怀中。他看着我,那么地悲痛和无助。   这就是爱情么?我贪婪地看着他,我想要他记住我,是的,我要说,Leon,我爱你。   最后给你一个吻吧,希望你能记住我的味道…… PART 7

  时刻保持镇静和冷静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在走投无路的困境之中。在Umbrella地下实验设施里,我把这条准则忘在了脑后。   和Leon相处的那段经历,似乎改变了我一直以来行动准则。但不论如何,我必须从这个城市里逃出去,并设法完成我的任务。我只有活下去才能保持事实的真相,而Wesker正等着我的答复。   距离我受伤昏迷之后大概已有四个多小时了,Leon也许认为我已经死了。所幸Trent的特效药让我成功复苏过来,我知道那是他父母一生的心血,他毫不吝啬地交付给我使用无疑是为了让我表明心迹——但利用终归是利用,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远远超过这种特效药的价值。   “……使Wesker死而复生的病毒,只不过是William从我父母那里得到的‘皮毛’而已,而他所谓的G病毒和我父母的研究成果相比差远了。Ada,你应该庆幸,一旦你在必要的时候使用了我给你的特效药,你的能力将远远超过Wesker——至少,你将拥有全世界女人所梦寐以求的不老容颜。记住,保护好你自己,对于维持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来说更为重要……”   Trent的特效药的确让我在遇见死神后全身而退,我用剩余不多的绷带打理好伤势后,觉得自己的气力在一点点的恢复。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至少我的身手似乎比以往更为迅捷和灵敏,随后我通过地下水路来到了我和Wesker联络员接头的地方——Apple旅店。  这个旅店身处Raccoon市的中心商业区,不过它却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地方,许多来本市旅游的游客包括本市的市民,都喜欢在此小憩——正东方向能够看到远处Arklay山脉的宏伟景象,特别是早晨十分,还可以看到笼罩在山脉上的浓雾。   不过现在,这里已经被各种怪物包围,我来到大堂时,到处是惨不忍睹的尸体残肢,其中我还干掉了6只Hunter,14只Licker以及若干丧尸。   Umbrella看来已经把这里当做了B.O.W.的实验场,这个城市已经死亡了。

  推开一楼的VIP客间,我发现了一滩血迹,抬眼望去,那个联络员蜷缩在墙角的座椅上,脑袋耷拉在一边,泊泊的鲜血缓缓地从他太阳穴的巨大伤口涌出。   “他失去了希望并选择了死亡,真是个软弱的家伙。”一旁搁置的联络器屏幕忽然亮了,其中一身黑色西装的墨镜男子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着,“而你,Ada,你也失败了,你背叛了我们,帮助了那个叫Leon的家伙,这是会给我们组织带来不良后果的。”   Wesker只相信结果,我把G病毒样本放到了屏幕跟前,他果然改动了语气。   “很好,除了一些失误以外,你还是向我们证明了你的价值。”他支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样本,“Ada,有两件事你必须要明白:第一,不久之后,Raccoon市将会被政府授权的战略核弹彻底抹去;第二,现在一名Umbrella政要正搭载直升机离开这个城市,除了那架直升机,你将没有其他任何办法离开Raccoon市。”说罢,他按了几下身边的终端控制器控制器,我面前的一个密码箱被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把钩绳枪——看来Trent已经和他通过气了。   “我们希望你能够活下来,因为G病毒对组织非常重要。”

好吧,T病毒已经让Raccoon市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泄露的是G病毒,会变成什么样?   看来,我得为这个世界做一点“准备”了,如果这是组织的要求,我会尽量“安排”好的。   Wesker,让我们好好来玩这场游戏吧。 PART 8

  作为间谍的要旨,要做到如下两点:第一,不问对错,严格保密;第二,及时脱身,清理所有痕迹。虽然这次任务我不小心违反了第一点,但第二点我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至于Wesker,他只会关心能被他利用而达到自身目的的人和事物,很明显我对他来说还算有用。但我很清楚,一旦我失去利用价值,我就会直面死亡的结局。   我会让这一切得到偿还的。我必须这么做。   从Apple旅店出来后,我就试了试钩绳枪的威力,组织给我的这个“玩具”还勉强趁手。这样一来,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我便来到了通往市郊的高速公路之上,我暗自估量了一下时间,应该还有15分钟左右就可以遭遇那架经过此地的直升机。

  不过,显然最后我还得遭遇一些波折——我再度遇到了“老朋友”——这一回是T-0400TP暴君。据手头的资料显示,这种暴君是Umbrella最近研发成功的改进型B.O.W.,而它的完全体的理论战斗力可以对付一辆全副武装的装甲车。尽管如此,我以为在智能方面,Umbrella还没有更好的改进措施——这种暴君只会一味地朝目标攻击,没有防御,没有战术,而Umbrella在其体内设置的自爆系统更是一种摆设,如果还有机会和设计者交流的话,我会建议他,这样的产品“客户”们是不会有兴趣的。  接下来正如同我所猜想的那样,在我一再引诱它靠近爆炸物并射击引爆后,它那颗“石头脑袋”一点没有接受教训,这样也好,正好可以试试我的身手。于是在多次让它享受“烟花”的“洗礼”之后,它那布满岩状物的庞大身躯终于倒下了。   这场疯狂的游戏是该结束了,我看到了那架直升机。它似乎负载着一件大型货物。   很好,那集装箱不错,至少我有落脚的地方了。

  “你觉得我的行为很鲁莽对么?”一个低沉的男声从直升机里传来。   “你私自从公司内部盗取了计算机核心组件,我可不能把这种行为叫做沉稳。”这是一个更为苍老的声音。   “历史上的英雄们可不都是些沉稳的家伙。U.M.F.—013里储存着所有的研究资料,只要那些还在,Umbrella就会在废墟中重生。”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Spencer和这场灾难脱离不了关系。   我站在这个装有所谓U.M.F.—013的集装箱上,看着一颗战略核导弹从身边呼啸而过。   这个城市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审判。

  多亏了Wesker的提醒,我才没有和这个城市一起化为尘埃。当然,我知道之所以我能留住这条命,是因为我持有G病毒组织样本。我会及时把这笔账算清的。   我们都早已习惯相互背叛和利用,相信我们的合作关系,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PART 9

  Albert Einstein曾说过,“我们已从战争中挣脱出来,在战争时期,我们不得不接受敌人那种低得可耻的伦理标准,但是现在,我们却感觉不到要从敌人的这个标准中解放出来、自由地恢复人类生命的尊严和非战斗人员的安全。而事实上,我们却反而把上次大战中敌人所造成的低标准作为我们自己的标准。因此,我们正在走向另一次战争,而这次战争的伦理标准将由我们自己的行动来降低”。作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他对“二战”中曾经批准使用了核武器而忧心忡忡,而现在“Raccoon市事件”后所产生的一系列后果中,B.O.W.正在扩散和蔓延却是不争的事实。1975年生效的《禁止B.O.W.公约》和1997年生效的《禁止C.O.W.公约》在某些国家看来,只是形同虚设,在政治和军事利益的驱动下,任何条约都将苍白无力。 1998年10月1日凌晨,Raccoon市在战*略*核*导*弹的攻击下化为灰烬,伤亡人数超过10万人。 Umbrella关于摧毁Raccoon市的指令文件:

战*略*核*导*弹将Raccoon市化为灰烬:

 虽然采纳并使用了这条“疯狂”建议的是白宫,但我知道,提出这条建议的是The Family——一个真正掌控着整个美国的实权组织。他们的前身是“骷髅会”,自美国建国以来就存在的神秘组织,据资料显示,几乎每一个政要、国会议员甚至总统,都要通过该组织的认可才能获得相应的权力。在“Raccoon市事件”之后,Trent便帮助我和这个组织的负责人取得了联系——我知道,我们的组织不希望在今后的行动中处处受到掣肘,尤其是在美国本土。   该组织的负责人叫Derek C. Simons,一个保养的很好衣着优雅的男人。说实话,我并不欣赏这样的人,满身散发的矫揉造作以及虚伪的气息让人心生不快——不过,Trent告诉我,他会给我一个“惊喜”。 Derek C. Simons亲自参与审问了Leon:

 “亲爱的Ada小姐,我想你们的头已经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交易吧?人无时无刻都在面临着选择,正如你选择去救那个叫Leon的傻瓜,而我们则选择了Leon作为CIA的一员。你知道,是你的选择让我们给了Leon一次重生的机会,不过我们也觉得他实力非凡。Ada小姐,你可能为此而感到自豪——老实说,能够截取我们信息的组织非常罕有——而你们正是其中一个,所以我们的合作是基于你们的实力,至于Leon,只不过是我们之间交易的附属而已,希望你还满意。”   他们以为对我非常了解,甚至以为Leon就是我“死穴”,但那早已过去,腰间那道伤口正在慢慢消解——那是Ada Wong的,不是我的。从现在开始,我只为自己而活,为祖国而活。 PART 10  Raccoon市的灾难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越来越多的罪证开始指向Umbrella,而Wesker更想进一步攫取Umbrella所剩无几的“遗产”。   其中最有价值的目标之一便是T—Veronica病毒——Umbrella“三巨头”之一的Edward Ashford所开发出来的病毒,最终由其孙女Alexia研制完成。   与此同时,Umbrella巴黎分部遭到了袭击。一个红衣女孩孤身前往其中寻找Umbrella的罪证,在分部人员死亡14人,重伤3人的代价下才将其俘获。 Clarie Redfield独闯Umbrella巴黎分部实验室:

  她叫Claire Redfield,原S.T.A.R.S.成员Chris Redfield的同胞妹妹,同时也是“Raccoon市事件”的生还者之一。由于组织的要求,我未能亲自参与Wesker的行动,但我知道,他和Chris有着说不完的“夙愿”和“纠葛”。   尽管如此,我依然很感兴趣为何Wesker要去得到那个病毒。Trent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只透漏了一点点信息。   “Ada,你和Wesker最大的不同在于你是我们的人,而他永远只属于他自己。事实上,得到T—Veronica病毒只是他追求的一种表面形式而已,真正他想要的,是找回昔日败给Alexia Ashford的‘耻辱’。你知道,开发T病毒耗费了Wesker近13年的时间,可是Alexia仅仅在她成年之前就完成了T—Veronica病毒的研发工作——这对一向自视甚高的Wesker不啻是个最大的讽刺,所以他的这次行动只是为了证明他的面子和尊严。组织一直对他敬谢不敏,可我仍要赋予他更多的权力——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很简单,拿你们中国的古话来说,就是‘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我现在所说的一切正在渐渐变成现实了,到那个时候,你们之间的合作就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PART 11  在Wesker顺利从南极得到T—Veronica病毒样本后,Trent马上命令我终止与Derek C. Simons合作。可能是Trent的有意为之,亦或许是为了使The Agent淡出The Family的视野,总之,当我提出这个要求时,Simons一脸的不可置信和痛苦。   “Ada,我想你我之间的关系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我是说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沟通。我们曾经经历了那么多美好的夜晚,你知道,每当我在工作时就会经常回忆起我们一起享用法国大餐的美妙情景——但是现在,你为什么要决定离开我?我是美国的引领者,如果你想要整个国家我都可以马上拱手让出,只是我想知道,我是说你一定有着某些难言之隐,我恳请你告诉我行么?”   看着他眼中某些疯狂的情绪,我努力压制下自己所有的不快,只是说了两句话:“知道Albert Wesker么?我现在是他的人。”   听罢,他眼中突然闪现出一丝厉芒,随后慢慢黯淡下来。Wesker已经接收了Umbrella几乎所有的“遗产”,我相信,Simons只要调查过他的资料,绝对有理由把他视为和自己同等的存在,至少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   间谍的操守就是能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人或者物,创造条件来达到自己的目标。对于男人这种生物,除了权力和美色,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值得他们去追求的东西——而不论是Wesker还是Simons,甚至是Trent,他们追求的也不过是这些无聊的东西——我专门对此进行了针对性的培训,我相信,应付这些男人我一定能够游刃有余。 可是我忽然想到了Leon,他的身影似乎从未从我的记忆里消失过,我曾经深深爱过这个男人,现在似乎亦是如此——怎么说呢,可能他是一个为了正义不怕牺牲的傻瓜吧。   我养了一只牧羊犬,名字就取了“Leon”,看到它我才觉得自己有了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   好吧,不管怎样他现在已经是一名美国特工,如果他有兴趣查查我的资料,相信Ada Wong这个名字一定会让他感到困惑吧?他一定不会明白,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他伤心落泪,刻骨铭心;他一定不会明白,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他改变了一切;他一定不会明白,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他暗自做了不少情报工作;他一定不会明白,曾经有一个女人为了他把感情深深埋在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我会好好地对待自己,好好地训练自己——Leon,希望有一天我们有机会重逢的时候,你不会让我失望。

后续观看: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2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6096/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3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199295/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4: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201987/

隐藏在生化世界背后的故事:Ada Wang的自传Part5: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9204434/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生化危机:诅咒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化危机:诅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