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不掉的广告牌

令狐笑
2018-03-01 18:27:55
拆不掉的广告牌

令狐笑

为了尽快找到杀害女儿的凶手,母亲自费租了三块广告牌,向负责该案的警长发起质问:“凶手还没找到吗?”因为小户人家也没什么钱,广告牌是位于人流量少、租金便宜的郊区。饶是如此,这三块广告牌还是给一切稳固、和气、平静的小镇,投下了一颗石头,涟漪一波又三折,一环扣一环,掀起了不小的浪。

为女报仇,这是一名母亲再合理正当不过的诉求,但它并未被充分理解,因为牵扯到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警长。一人一世界,牵扯到一个人,就是牵扯到一个世界,事情就会变得不那么简单纯粹,会逐渐偏离原有的轨道,成为另外的第二件事、第三件事、第N件事,最终“最初的事”反而不那么重要了。首先,警长是个“老好人”,那么,质问一个“老好人”,就会有人来拉“偏架”。很多人来说情,极端分子如牙医,更试图利用给母亲看牙的机会施以教训,他说:“在镇上,警长有很多好朋友。”是的,警长是好人,大家都支持他,大家对人不对事,都觉得母亲错了。第二,警长也不容易。警长来找母亲,告诉她,自己得了癌症。癌症确实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但母亲并不打算让它成为她放弃质问的理由,可是,镇上群众不那么想,他们觉得母亲为难一个时





...
显示全文
拆不掉的广告牌

令狐笑

为了尽快找到杀害女儿的凶手,母亲自费租了三块广告牌,向负责该案的警长发起质问:“凶手还没找到吗?”因为小户人家也没什么钱,广告牌是位于人流量少、租金便宜的郊区。饶是如此,这三块广告牌还是给一切稳固、和气、平静的小镇,投下了一颗石头,涟漪一波又三折,一环扣一环,掀起了不小的浪。

为女报仇,这是一名母亲再合理正当不过的诉求,但它并未被充分理解,因为牵扯到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警长。一人一世界,牵扯到一个人,就是牵扯到一个世界,事情就会变得不那么简单纯粹,会逐渐偏离原有的轨道,成为另外的第二件事、第三件事、第N件事,最终“最初的事”反而不那么重要了。首先,警长是个“老好人”,那么,质问一个“老好人”,就会有人来拉“偏架”。很多人来说情,极端分子如牙医,更试图利用给母亲看牙的机会施以教训,他说:“在镇上,警长有很多好朋友。”是的,警长是好人,大家都支持他,大家对人不对事,都觉得母亲错了。第二,警长也不容易。警长来找母亲,告诉她,自己得了癌症。癌症确实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但母亲并不打算让它成为她放弃质问的理由,可是,镇上群众不那么想,他们觉得母亲为难一个时日无多的人,这肯定错了。第三,警长努力了。在警长和母亲的交谈中,警长说到案子各种证据不全,很难破案。母亲觉得努力得还不够。

警长的一名下属性格暴烈,想着怎么给令自己尊重的老大出口气。他的妈妈一句话给了他提示:“她有没有能整的朋友?”于是,母亲的朋友丹尼斯被逮捕了。母亲的前夫、前任警察老查理也带着新交的小女友出来,劝母亲还是别闹了。那名下属还找到了拥有广告牌的广告公司,在公司老板表示按商业规则,他没法拒绝客户的正当购买之后,他干脆把老板痛扁了一顿。

如果外在阻扰不算什么的话,那么,更糟糕的是,在生存、家庭、内心的三重空间内,母亲其实也并没有太多依托。儿子不满于母亲放不下姐姐的死,用“20英尺的字体,还是精美的印刷体”广而告之,时时提醒,令生者不安。朋友觉得她这样做划不来:“你在法院花费的时间越长,你在礼品商店工作的时间就越短,短到根本拿不到一分钱的薪水,那么你就付不起下个月租广告牌的钱了。”而内心,母亲很难安宁,毕竟女儿遇难前,她还在破口大骂女儿,不给她车,诅咒她出门被强奸,谁料一语成谶。

奥斯卡夺奖热门电影《三块广告牌》埋了很多戏剧冲突,几乎每10分钟都可以单切成来,扩充成一个社会话题、人性探讨,但就算在强大的内部张力之下,电影的表达、演员的表演,都显得相当克制,克制得就像生活本身、做一件事本身一样无奈。广告牌在自由广袤的草地立下,就在心底栽下根,不会简单粗暴到用烧、拆、砸等方向就能解决。《三块广告牌》的电影故事发生在美国密苏里州一座小镇上,但是它的魅力在于,它可以发生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它不只是《秋菊打官司》、《我不是潘金莲》,还可以是《傲慢与偏见》、《疯狂动物城》。单从“做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这个角度,《三块广告牌》就呈现了“他是个好人”、“他也不容易”、“你就没问题吗”、“你的朋友就没问题吗”等干扰音,让你知道,坚信、坚持一件事情,并不简单。生活终归是无奈而又美好的,就像那位母亲那样,哪怕无可依托,在广告牌下的草地上坐着看看鹿,也很有安慰感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