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mum

南孙宝宝
2018-03-01 17:13:34

前几天看马伯庸的微博里写,他在为人父后重新翻看《皮皮鲁与鲁西西》,觉得两个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而家长真是不容易。我没有机会重看一遍童话大王,估计看完的感触也会和他一模一样,套一句俗话:我们终将成为我们讨厌过的那种家长。

之所以想起这一出,是因为看《I,tonya》(花样女王)看得老泪纵横,观影之后我一边掐圆圈爸爸一边逼问他,Tonya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感谢她妈Lavona当初拼命培养她了对不对?也不会再认为她妈是Monster了对不对?圆圈爸爸的头点得像捣蒜一样。

Tonya Harding也许一直都没有原谅曾经在冰场骂她、打她、逼她的妈妈,但那又怎么样呢,我想如果Lavona有机会重新抚养一次女儿的话,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对孩子一巴掌扇下去,在冰场大声对她说:快滑啊,我不是花钱让你来交朋友的!

我并不赞同Lavona将教育诉诸暴力,但正如People.com里的一个报道写过的:她并不比别的花滑选手的家长更残酷。这篇报道采访了一个当年和Tonya一起训练的花滑选手,这位知情人告诉记者:老实说,我并不觉得Lavona比别的花滑选手的家长有多大的不同,那些家长都很严厉,只不过Lavona女士把话说得更直接;当时的花滑训练费的确很昂贵,对于Lavona女士而言,承担这些费用也许更加艰难吧。

很多技能的培养就是残酷的,而再热爱这项技能的孩子,也不大可能自发自觉地坚持下去。Lavona和Tonay交恶之后,她一定要在电视里看到Tonya在比赛后绽放的笑脸,我想,那也许就是她当初苦苦支撑Tonya学习花滑的动力:让孩子找到自己善长并喜欢的,和她一起吃苦努力,将这份天份发挥到最大程度。至于孩子会不会原谅我曾经逼迫她努力,那就由她来决定吧。

很多崇尚“快乐教育”家长也许想抽我吧,但我说和孩子一起吃苦努力,并不是指用打骂的方法,用心的家长自然会有很多种方法去激孩子,这里的学问和情商、修为都有关系,暂助按下不表。

说一说如果Lavona是个崇尚“快乐教育”的妈妈,或者不是那么强大坚定的妈妈,会发生什么?Tonya滑了一段时间的冰以后,也许会回家和妈妈报怨:妈妈滑冰太累了,我的腿疼。妈妈心疼地揉着Tonya的膝盖,说:那我们就别练了吧。。。。。乐观一点儿的结局是,Tonya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和妈妈关系不错的服务员,和伴侣关系良好,对自己的孩子也很慈爱。

并不是说服务员就不好,但她还有机会在回想人生的时候说:“有那么一个时刻,姐是全世界最好的花滑选手!”吗?拥有简单快乐的平凡人,和成为全世界最好的XX,这二者之间,还是有颇让人意难平的差距。

做人家家长,和过好自己这一生,逻辑是一样的,每个父母都有自己的理念和选择,按自己的心意去选择就好了。“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是有的,“慈母败儿”也是有的,皱纹早晚爬满你的皮肤,孩子早晚会抱怨你,怎么办呢?

所以,我想向Tonya的妈妈致敬,作为母亲,你已经做了你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水平,更加温柔、更加智慧、更加轻松的妈妈,非就为也,乃不能也。

I,Mum,你以后会不会原谅我,随缘吧。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花样女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花样女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