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生活一潭死水,也要保护内心的柔软

呵呵好吗
2018-03-01 16:40: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电影中的人物层次分明,靠拾荒卫生的流量汉阶层与有钱有权有势的副议长、企业家阶层。

主角肚财是个孤独的流浪汉,收入来源就是捡拾各种废品去卖,基本每天只吃一顿饭,有时候晚上可以去捡超市的过期食品加个餐。他的人生没有什么追求,唯一的乐趣就是去土豆的店里夹娃娃,“因为夹娃娃很治愈啊”。一直到电影结尾,我们才跟着菜埔看到了肚财留给自己的梦幻乐园——一艘放满娃娃贴满美女图的废弃飞碟。

肚财很穷,也没太多见识,但是对世情的洞察却远远高于菜埔。菜埔的内心还存有一丝“以后有钱”的念想,肚财却没有,他清楚的认识到,这个社会要有钱“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所以他一直踏踏实实的拾荒卖废品,吃过期的饭菜,喝别人喝剩的饮料,虽然穷,但是并没有丧失自己仅存的尊严。

肚财也是个有良心的人,他会经常去以前关照过自己给监狱送饭菜的小店帮忙,他会询问看上去失落无比的陌生男子是否需要帮助,他能和孤僻的释迦成为朋友,能让吊儿郎当的土豆把自己的机车给他用,还为他抱遗像。最重要的是,肚财在知道菜埔老板杀人以后,没想过要去报警,因为菜埔还有年迈的母亲需要照顾。

肚财是个非常孤独的人,所以直到死去,菜埔才在没有获得肚财允许的情况下,带我们看到了他的家。他甚至孤独到,即使最后送灵的那段路,也不让朋友们再送他,剩下的就让他一个人走吧。

肚财没有所谓的嫉妒心,在看到黄启文开名车玩各种美女以后,他也只是表情平淡的议论,略显麻木。因为要端好生活的饭碗,就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力气。

菜埔也已经被生活磨得没有了任何力气,他老实、木讷、胆小,连想去找小叔托孤,都说不全想说的话,唯一情绪爆发的一次,就是在给肚财送灵之后的路上,追着土豆打了一会儿。这可能是菜埔这辈子情绪起伏最大的时候了吧。肚财死后,菜埔才知道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他,但是他为了缅怀肚财,依然回到已成废墟的保安室,找到肚财之前送给他的几本美女杂志。

释迦的戏份不多,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直用一层无形的结界把自己给包裹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往,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只是在肚财死去的那一天,他的身影变得更加孤寂了。

土豆是个浑浑噩噩的年轻人,在游戏室打工,以他的年龄和学识来说,比肚财、菜埔是要高一点的。他没有对肚财这种人露出过嫌恶的表情,反而会跟他开玩笑,在肚财摩托车被警察没收以后,把自己的旧车借给肚财用,说是借,其实也就是送给肚财了。肚财死后,他作为肚财仅有的三个朋友去为肚财送行。

导演用一种故作轻松、平淡、诙谐的方式讲了一个本身很沉重的故事,可是这个社会确实就是如此,当一个大人物死去时,天地都会为之变色,叶女士这种曾经与大人物有过瓜葛的人死去后,也只是换来大人物的几句“干你娘”和警察无奈的“随便你怎么样”。

肚财这种蝼蚁般的小人物,死与不死,对这个社会又有多少影响呢?即使那场谋杀漏洞百出,也不会有警察去调查,他的死亡,除了让菜埔稍微恐慌了一下,也只是在三位朋友内心激起了一点点哀伤的涟漪。

看完这部电影,我就在想。这做人啊,还真的得好好保护内心那一处柔软的地方,这样,就算我的生活再怎么死气沉沉波澜不惊,我也可以偶尔躲进心里那个塞满娃娃的飞碟中做个好梦,或许,在我临死前,命运也会让我吃一次美味的鸡腿饭。

如果,如果上天待我不薄,某个存亡关键时刻,我的心也会像大佛一般,从内里响起“咚咚咚”的声音,它会震醒早已麻木不仁的我,它会让我重获新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