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5分

做两个小时的囚徒

食影兽
2018-03-0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者:食影兽影评人 刘正一

《魅影缝匠》海报

首先,笔者认为影片本质一定程度上被宣传给误导了。从预告片和宣传上乍一看,《魅影缝匠》像是又一部西方上层社会的柔情故事,又一部讲诉脱离文化抓力的唯我主义感情观,事实也的确如此,影片可以概括为一个老男人与女仆的爱情故事,听起来十分陈词滥调。但是,这部影片就是把俗套的故事框架拍的引人入胜,在电影艺术上,节奏上,概念上,演技上,影片都绝不让人失望。毕竟是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和丹尼尔戴刘易斯继史诗片《血色将至》之后的又一部合作作品。所以,不要因为外表上的俗套而错过这部可能是2017年末最好的影片。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PTA)的电影角色里总透露着一股愤世嫉俗的反派力量,比如《血色将至》里的石油大亨,《不羁夜》里的花花公子,《大师》里的反社会人格者,《私恋失调》里的社交障碍者等。所以影片一开始,我就在期待着,PTA式的叛逆角色,和一些打破电影中西方资产阶层矫揉造作的体裁的迹象。果然,安德森没有让我失望,在经过了前30分钟的漫长铺垫,影片终于进入了正题。

这次,PTA按照往常一样写出一个非典型社会角色。丹尼尔戴刘易斯出演的Woodcock女装设计师是一个被动、封闭、极其自我的工作狂。他甚至像是在时尚城堡里的国王。故事将其与外界干扰隔离,我们所知道的,是Woodcock受媒体赞誉、亲友仆从尊重的顶级服装设计师形象。

有趣的是,剧本的灵感就源自于PTA一次在家生病时受妻子照顾时,突然想到的一种可以建立在类似于孟乔森心理病态上的极端爱情关系。所以,这回影片内容上大部分放弃了PTA擅长的角色与环境关系的展开方式,而全力把关系放在人物心理上,把角色与社会对抗的关系转移到了Woodcock和Alma角色之间的情感争夺,爱情工作上的取舍,迷恋和占有。

角色情感动态关系和有害的男性气概是很多文章分析影片的重点,这些是很戏剧舞台性,也很社会性的分析角度。可是对我而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影片给人带来的一种窒息感。纽约时报对影片的评价是“Claustrophobic Elegance”,指出影片具有幽闭恐惧感的高雅性质。可这个用于形容密封空间的心理症状是如何在影片里体现出来的呢?首先值得承认的是,高雅本身就是让人恐慌不安的。

在影片的背景下,50年代的英国时尚业发展的甚好。战后女性地位的转变以及摇滚、好莱坞等艺术文化推动着奢华优雅的时尚走向。贵妇风的崛起让那个时代的服装高雅的咄咄逼人。

在影片的故事中,服装元素超越了艺术和材质的高雅,成为了一种资质的霸权。比如 Alma和Woodcock因忍受不了穿着者的丑陋不雅,冲进Rose太太的房间从她身上扒下了为其设计的绿色晚服。Woodcock的服装代表着一种资质,自信高贵、优雅迷人的认证身份。当Rose太太没表现出驾驭的能力,虚假的面具就随时会被撤回。这种主人召回的权利,男性对女性美的控制欲,抑制欲,和侵入Rose太太私空间的男性统治气概正代表着,Woodcock所设计生产出来的作品是 一种私有的、来自文化领导者肯定的,被高雅所包装起来的霸权。当然,被霸权笼罩是会令人不安的。

再有,上层社会昂贵骄横的举止谈吐、礼仪风貌形式也将高雅感推向了顶峰。就像当Alma厌倦了Woodcock花哨的英式贵族言语举止,和冷淡命令的态度,终于忍受不住歪曲着嘴脸暴发说 “I’m sick of your game!” 而对面woodcock淡然回应道,“What game? What precisely is the nature of my game?” 这种无形的贵族措辞意识是不自觉的,不可逆转的,将人逼疯的。话语中渗透出来的高雅感像Woodcock深情固执的对布料内壁缝纫的姓名条一样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时刻存在着,让Alma嫉妒不安。这种阶级压力把观众束缚的喘不过气,其无疑是幽闭的,令人恐惧的。

而从电影艺术角度来谈,影片所呈现出的幽闭恐惧感不单是由高雅产生的,也是视听方面的。片中大量使用close-up(特写),面部,道具等。它不仅极近距离的观察了演员的面部变化,也屏蔽掉了画外事物。电影艺术中,使用景框随之而来的是对景框画外事物的想象。长特写镜头阻止了观众对其他空间的感知自由,一些超出观众期待长度的特写镜头,把观众囚禁在极小的镜框内。本能感知上观众会产生一种不安,而这种感觉正符合了影片的风格,这种相互控制,为爱囚禁,甚至不惜下毒的自私的爱,不就是束缚本身么。其占有欲的表达也好,近镜头的使用也好,实质都是幽闭恐惧的框架。

听觉上的风格也是一样。无论是早餐戏的缄默,还是特写中的寂静,影片一直是无声的。 这种无声如同暴力,把观众按进水下,使其与外界声音失联,让人感到窒息,恐惧,不但想逃又逃不掉,反而被特写镜头越拉越近,让人绝望无助,幽闭恐惧。影片最后在餐桌上的对峙戏,用奏乐代替了无声,少有对白的特写沉默,加上画外的凝视把气氛推向高潮。而后当Woodcock打破沉默说出了片中最经典难忘的一句台词,一切终于从幽闭中释放了出来。可以说,导演对于室内空间距离以及声音的使用无疑是大师级的。

国内第一电影社群【食影兽】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