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只吃过期食品的小人物,拍成一部讲凶杀的神片

许亿
2018-03-01 看过

年后看了很多电影,有些烂到提不起来。有些呢,牛逼到你无法言说。转眼是这年的三月,春风滥觞,几日的酒还未消化开去,想了很多无趣的事情,犹如看到路尽头的夕阳将逝,你伤感还来不及的时候,却发生了了滑稽的车祸。再看时候,那轮夕阳却定住似得一动不动。时空斗转,今夕是何夕。你不是永恒的,但你的感触,却是似曾相识的。是的,以上算是意识流。

台湾的电影很久以来都不算好看,说台湾电影死了,也算不上诅咒。有时候想,台湾电影最具特色的地方,便是陆港台三地中最具有人文精神。台湾的导演,本质上都是文人。趣味和审美非常的古典,讲究含蓄,隽永,内省,就是叙事太温吞了,节奏慢到无法坚持看下来。

所以,不敢乱说,但要说台湾电影就是这帮文艺导演给弄死的,也是无可厚非的。比如侯孝贤,这样极具指标意义的大导演,当他导演出一个至少宣传上往商业片走的武侠电影的时候。结果呈现出来,却是极度的反电影,跟赌气似的。莫名其妙的方形画面,叫人窒息的节奏,破碎却自以为是成章的情节。我觉得失败的不是侯孝贤的电影,而是人们对于这一代台湾导演的 观感。

我这么说有点世俗,但觉得各地所谓大导演的意义,某种程度,应该对于电影工业而言,要有正向的责任。我们如今都不大喜欢张艺谋,但张艺谋开创的大片时代,对大陆这一代的电影工业开创了好头。是的,一群人的事情,千万不要给个人的欲壑难填给毁了。

侯孝贤后来有人帮说说话,说《聂隐娘》其实算是艺术品。但说真的,早干嘛去了。有一类观众是与艺术品为敌的,比如胖子我,买票可不是为了去影院睡觉的。

老有人说,胖子你没看过就不宜评论。不过胖子还真有这样的 神本事。当初看了《聂隐娘》的预告片就知道这片子完了,有微博为证。看了崔健的《蓝色骨头》预告片,也写长文预测他烂,豆瓣上先是骂声一片,后来就有人感激我了。至于《战狼2》《红海行动》之类,我倒不是评论他差,而是他的旨趣与我不合而已。

其实有很多新的台湾导演,很是能够克制自己的人文倾向,我说直接的,便是慢节奏病。有些人缺乏想象,总觉得一想表现诗意就慢镜头,一想深刻,就搞旁白。最后呢,忘了电影的精髓就是节奏,核心就是用画面讲故事。所以本末倒置,就跟侯孝贤似得,画面弄成唐人画意象,但里面却塞不了一个成立的人物。糟糕至极。

好吧,说正题。《大佛普拉斯》算是神片,最近看到 台湾电影中,难得叫人入神的电影。这电影好在哪里呢。就像我上面那一大堆诟病的词汇,导演黄信尧其实都做到了,但妙处在,他做的很解构。比如片子开始,他出来旁白,先自我介绍,然后说,我在开始中会三不五时,出来将几句。宣传一下知道 理念,讲解一下剧情。——几句话,便将你对旁白的反感,消解到无形。当然,还是有必要说,这个导演的旁白极具喜感。

他的神髓还是一种伤感的情怀。借几个小人物的日常与生死娓娓道来,包装在一个看似很俗气的凶杀故事里。但很显然,导演讲不是凶杀这件事情,而是人在这样局促以及困窘的 状态中,如何自我消解。影片中主人公肚财死后,他们的几个底层朋友帮他送葬。途遇路上的一个大水塘无法前行。导演的旁白这时候轻声道来,

菜埔他们还在水边犹豫,肚财已经到了水的另一边,他想菜埔送到这里就好,接下来,他想慢慢往前走。

那个镜头,是从水面往上拍菜埔他们几个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的身形,有些滑稽,但是伤感。这样的伤感极为黑色。

至于这个片子结局如何,卖关子就不说了,保证叫人大开眼界。一般而言,我们反感在现实主义影片中放入神怪的思维。但后来想,明清笔记的好处,还就是那些神神叨叨,似乎打打破阴阳之隔,实际上拓展开无限的空间,无非讲的还是人间的故事。

《大佛普拉斯》并非独树一帜,就我观感中,早年的杨德昌,后来何平的《洞》,钟孟宏的《停车》,都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