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 路边野餐 7.8分

禅与摩托车修理技术

弓形
2018-03-01 12:46:37

用私人话语说一说诗是什么

1,神秘主义。天下的感情无非那么几种,直接说我爱我悲伤,显得原始,显得矫情。人可以理解别人,但永远无法体会,所以有“矫情”这个词,无法理解的事物使人不安,排异,败露人原始的敌意。

于是诗人展现他们的智慧,把话语,转换为意象与符号的密码。集体社会尊重智慧,读者解码感受智慧,也就顺理成章的,尊重了诗人的感受,感受了诗人的感受。诗人承认他们的“矫情”“无病呻吟”,但把“难以理解”转化为了“谜团”,给人想要理解的欲望。这个方向上,诗人是玩弄语言的人。

2,移花接木。天下的道理无非那么几个,平铺直叙的语言已经失效,所以大家开始看重,怎么说才最好最有效。

诗人的做法,是创造美。这样很美,所以你最好这样;这样才有趣,所以你该这样试试。审美是每只动物的通性,所以这样的诗拥有普世的价值,至今已走得很远。

因为美的定义模糊,主观,诗人变得自由,可以直接可以间接,可以工笔可以抽象,可以特写可以航拍,可以极简可以波西米亚…神秘主义的审美,开始变得狭隘了。这时候,修辞手法失去了地位,技术不再成为门槛,反到成为批判卖弄的把柄。请各位不要再鄙夷白描这种说法,美学的逼

...
显示全文

用私人话语说一说诗是什么

1,神秘主义。天下的感情无非那么几种,直接说我爱我悲伤,显得原始,显得矫情。人可以理解别人,但永远无法体会,所以有“矫情”这个词,无法理解的事物使人不安,排异,败露人原始的敌意。

于是诗人展现他们的智慧,把话语,转换为意象与符号的密码。集体社会尊重智慧,读者解码感受智慧,也就顺理成章的,尊重了诗人的感受,感受了诗人的感受。诗人承认他们的“矫情”“无病呻吟”,但把“难以理解”转化为了“谜团”,给人想要理解的欲望。这个方向上,诗人是玩弄语言的人。

2,移花接木。天下的道理无非那么几个,平铺直叙的语言已经失效,所以大家开始看重,怎么说才最好最有效。

诗人的做法,是创造美。这样很美,所以你最好这样;这样才有趣,所以你该这样试试。审美是每只动物的通性,所以这样的诗拥有普世的价值,至今已走得很远。

因为美的定义模糊,主观,诗人变得自由,可以直接可以间接,可以工笔可以抽象,可以特写可以航拍,可以极简可以波西米亚…神秘主义的审美,开始变得狭隘了。这时候,修辞手法失去了地位,技术不再成为门槛,反到成为批判卖弄的把柄。请各位不要再鄙夷白描这种说法,美学的逼仄,使它有被端平的义务。

所以,谈一篇诗好不好,简单的方法就是谈它美不美。专业一点,就是你觉得它不够美,但它有成熟的美学体系。

3,那么,说毕赣的电影像诗一样,这里的像诗一样,和被无数评论滥用的暧昧含义不同,而是构成与逻辑上的深层含义。

毕赣不是和特立独行这个词能够重合的人,但他的自我足够明晰,拍电影,讲演讲,都是私人语言。说到底没有谁不是,没有谁蠢到不知道这不可避免,但理性这个词总是有莫名的诱惑力,他们靠上去,无法掩饰的部分就用神秘主义华丽转身,朦胧诗派。

毕赣没有,说初出茅庐也好,他最终私人到底,但他的私人足够有魅力。

这就是我要说的,魅力是敲开人心房的一切。艺术不考究证据,有多少恨就有多少爱,只有具有魅力的情感才能赢得抱团取暖。抱团取暖貌似很适合《路边野餐》横空出世时一众观者和演绎者的状态,我个人倡导抛开褒贬来理解词义,所以我希望各位明白,艺术就是这样一回事。你矫情、或呻吟,这无所谓,优雅才有人爱,有人爱才持续优雅。我不是非要粗俗的说它,我的意思是,粗俗也无所谓,如果你连这都接受不了,还谈个屁的热爱。

所以谈起毕赣,或者《路边野餐》,理性是完全无力的。那是一句“我喜欢”就能评价的电影,当然有人觉得这样简单就是低端,那是他的事。

而未来,在自我一亮相就搏得掌声的毕赣,他一定会更确信自我,抛光体表锐度,变得更坚硬或是更柔软,这我不知道。但我确信的是,我们会得到一个毕赣,而不是别的那谁谁。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路边野餐的更多影评

推荐路边野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