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完整度的赢局

吴泳泳
2018-03-01 10:21:53

《大佛普拉斯》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导演的声音时不时会出场来做评述和旁白,为我们慢条斯理的解说,这个角色叫什么,音乐是谁制作的。有伪纪录片的特征。更巧妙的在情节里设置了一个行车记录仪,于是得到了暗中的自动 “拍摄”。纪录片注重“真实性”,同时注重摄影机和被摄物的“伦理关系”,比如被摄者是否知道摄影机的存在,知道后,他的表现会不会有“表演”的性质。因此,行车记录仪可以说完全相当于纪录片中的摄影机。从这一点上,更能将电影《大佛普拉斯》和纪录片风格联系起来。

导演黄信尧本是纪录片出身,他将一些纪录片的风格特征经由一定的形式转换,延续到他的电影作品之中。《大佛普拉斯》具有作者电影的特质,和他的前期作品有所呼应和延续。正如特吕弗在《法国电影的某种倾向》中说:“一位真正的电影作者的‘签名式’在其电影里应是一目了然显而易见的。”“风格即人”,甚至搜索导演黄信尧本人的照片,其形象和衣着都和电影中的人物具有活脱脱的相似性。而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黄信尧的作品中的人物是从他自身的走出。

旁白最终获得了一些诗性效果,类似于台湾歌手陈升在流行歌曲中添加的念白,但从整部片子里大佛的主题隐喻、黑白片的处理,和一些漂亮的空镜头等来看,导演实际上对戏剧场景和影像效果的追求是很高的。对作者电影来说,电影的艺术纯粹性会得到最大的重视。在我看来,“旁白”应该算作“趣味”的衍生和新形式的尝试,在效果上并不是为了间离。“旁白”经过了精巧的处理,最终的目的还是服务于整体影像效果,并不像《长江图》一般为的是给电影增添文学性。因为“旁白”在电影越向后的进行过程中,无论是出现的地方、所说的内容、所用的腔调,是向“演员台词”靠拢的,是越来越贴合、融入,即臣服于“影像”的,有为了影像的完整度而努力融合的倾向,而并非打破。同时,比起《黄金时代》堂而皇之的纪录片手法、一塌糊涂的故作冷静的矫饰效果,《大佛普拉斯》的处理暗藏机趣而且收放自如。这也体现了商业片和作者电影的不同特色。商业片对于既定主题的强调完全是功利性质的,而作者电影懂得点染烘托和神游物外的美妙。

我喜欢这部电影的点是它在很多地方的点到为止,导演很聪明又知收放,在情节和情感上一些克制的表达法,仿佛将小人物命运的呈现只做到客观性这一步。实际上并不止,过期冷饭、“海滨别墅”、镜片后的沉默,这些意象和场景的意味,混着三个主人公经常处于弛缓悬垂状态的双臂和头颅,能在观众层面得到丰富的情感扩充并缓缓延深进心中。以至于后半部分几段配乐响起时都很动人,感到被克制而处于暗处的情绪终于得到了一个出口。《大佛普拉斯》在轻松的俚语对白甚至轻微荒谬的情节之下,铺陈小人物的人生感伤、难以消解的失落甚至不可避免步入无声毁灭的人生走向。

不喜欢的点也源于导演个人化(几乎是完全男性化的)的趣味性过多了。这是一部作者电影,这种个人性的“趣味”是本片最主要的风格,因此不加收敛。喜欢的人应该感到十分过瘾,但在我看来对于整体节奏有略微的拖累。

(——欸gucci老师的教学还是很受用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