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起一只眼睛——评《黑处有什么》

蒂娜刘
2018-03-01 10:01: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曾经被问过一个问题,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回到少女时代,你会回去吗?我答,不愿意。 提问的人很意外,她说,不想回去的人很少见。我答,我就是不想回去。 那是我人生最晦暗的一段日子。

大头娃娃和广告牌

《黑处有什么》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国营工厂里,主要人物在第一场戏里就悉数亮相,这不是一部复杂的电影。我从小在这样的工厂里长大,读书有子弟幼儿园、子弟小学、子弟中学,生病了去厂里的医院,晚上吃一份食堂卖的卤菜,晚饭后跟着妈妈带去厂里的大澡堂洗澡,周末去厂里的电影院或者去歌舞厅,我们所有的生活需求在厂里都可以得到满足,我们不需要出去。

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它帮我找回很多具象的记忆,不亲切但难忘的记忆。比如少女们排练歌舞带的大头娃娃面具,我小时候也常常戴这东西上台跳舞,这是一种很不舒服的表演形式,在巨大无比的木质全包面具里,视觉之外的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大——带上它就相当于带了个扩音装置,周围任何细小的的声音都往耳朵里钻,如果自己不小心碰到面具,它还会发出回声,震的你耳鸣;木头的霉味、油漆味和前一个使用者遗留在里面的汗味、口臭散发不出去,常年封印在里面

...
显示全文

曾经被问过一个问题,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回到少女时代,你会回去吗?我答,不愿意。 提问的人很意外,她说,不想回去的人很少见。我答,我就是不想回去。 那是我人生最晦暗的一段日子。

大头娃娃和广告牌

《黑处有什么》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国营工厂里,主要人物在第一场戏里就悉数亮相,这不是一部复杂的电影。我从小在这样的工厂里长大,读书有子弟幼儿园、子弟小学、子弟中学,生病了去厂里的医院,晚上吃一份食堂卖的卤菜,晚饭后跟着妈妈带去厂里的大澡堂洗澡,周末去厂里的电影院或者去歌舞厅,我们所有的生活需求在厂里都可以得到满足,我们不需要出去。

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它帮我找回很多具象的记忆,不亲切但难忘的记忆。比如少女们排练歌舞带的大头娃娃面具,我小时候也常常戴这东西上台跳舞,这是一种很不舒服的表演形式,在巨大无比的木质全包面具里,视觉之外的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大——带上它就相当于带了个扩音装置,周围任何细小的的声音都往耳朵里钻,如果自己不小心碰到面具,它还会发出回声,震的你耳鸣;木头的霉味、油漆味和前一个使用者遗留在里面的汗味、口臭散发不出去,常年封印在里面发酵,直钻进你的脑仁;为了防止面具跑偏,面具内部嘴巴的位置还有一根很粗的铁丝,供表演者咬住起到固定作用,那东西锈迹斑斑,我曾经咬过,冰冷坚硬混杂了铁锈味的口感我至今难忘。听觉和嗅觉都被放大了,但视觉却被无限削弱,大头面具的眼部有两个洞,看似很人性化的设计,但其实由于表演者的脑袋、眼睛、眼间距大小不一,所以很难有谁能够准确让眼睛丝毫不差地对准那两个洞,我的很多场表演都是靠一只眼睛完成的……我戴着这个沉重的东西,跳一些“活波可爱”的动作,由于面具过于沉重我们的动作也不可能太复杂,现在想来这真是一种阴森诡异的表演,不知道观看者能否从中得到享受。

曲靖和同学在敬老院演出

我和曲靖一样,父母忙工作,没人对我们进行情商教育,我们整个少女时代都像是戴着大头娃娃面具,用一只眼睛观察世界的,对一切都一知半解,称得上是不知好歹,我们不吝用最坏的想法揣测他人,是的,我们是女孩子,我们天生带着比男人更多的原罪,我们随时准备勾引男人,所有男人对我们都有所企图的。比如看到路边两个男人在挖坑,旁边躺着一个女人,曲靖脑补“两个强奸杀人犯正在掩埋尸体”,尽管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尽管这是人来人往的工厂大路旁,但原本的耻辱教育加之近期发生的奸杀案,使得疯狂不合理的猜忌也显得很合理了。

第二天曲靖路过此处发现这里多了一块“严厉打击 刑事犯罪”的牌子,这时理智才终于回来,回想昨天的惊慌失措,曲靖在这部电影中第一次笑了。我们从小被教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到有人“挖坑埋人”曲靖也不敢声张,只是快速逃开,然后第二天带着好朋友回来看热闹。所以,整部电影的线索——连环奸杀案——发生在这里并不奇怪,我们不关心死者的生平,没人在意能不能抓到真凶,大家只想着“下一个不是我就行”,虽然是串起整部电影的线索,但案件本身在电影中并不重要,反而退化成一个背景介绍,这个工厂、两个少女、这千千万万的人,才是这部电影要描画的。

我所接受的耻辱教育

我们这一代人——75到85之间出生的人——是没有接受过性教育的,学校的生理卫生课讲的知识粗浅滞后,我们的性知识来自同学间的以讹传讹,我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每当问起这个问题,家长一句“垃圾堆里捡来的”便敷衍了事,但是,被扔进垃圾堆之前,我们又是从哪来的呢?性是耻辱的,任何和性沾边的事情都是肮脏不堪的,因为带有性暗示的可能,任何形式地展示身体都是下贱的。出于人类本能,青春期的我们非常好奇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我们像曲靖那样偷偷摸摸查字典,找到“强奸”这词,用少的可怜的书面描述加上我们极为丰富的想象力,拼凑出事情发生的经过。

我们一边被教育不能展露身体,一边又会被迫在各种公开场合,穿着暴露紧身的连体裙劈腿下腰,并没有人问过我们愿不愿意。

叉着腿坐自行车是下贱,烫头是下贱,亮晶晶的项链是下贱,月经带也是下贱。被恶心的怪老头猥亵,天啊,这女孩真是不要脸,竟然勾引几十岁的老大爷!猥亵少女的老头妃常嚣张,即使房间外面就是老师和同学,他知道,少女肯定不会声张,因为这对少女没有好处,因为苍蝇不叮无缝蛋啊!喏,这就是我们所接受的耻辱教育,它深深长进我们的骨血,在我们不自知的情况下影响我们的判断,我们嫁做人妇、生儿育女、风烛残年直到入土为安,耻辱和性的联系,在我们心里也不会断绝。

看到那扇窗了吗?窗外就是人群,而老头笃定少女不会声张。

耻辱教育带来的是压抑,被压抑的曲靖只能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美丽。亭亭少女唱着流行歌曲,“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虽然少女不知道怎么样把心串一串串一个同心圆,但她也要笃定地载歌载舞,她美而不自知,面对台下的破铜烂铁,她觉得自由和快乐,墨绿的树,生锈的铁,把身着白衣红裙的无知少女衬托的愈发灵巧可爱。

晦涩如曲靖也还是有观众的,那个偷偷喜欢曲靖的、沉默的少年,他总是在台下偷看,并且用录音机录了下来。少年在这部片子里是沉默的,全片几乎没有台词,是的,那个年代悄悄萌芽的爱情也是沉默的,不消说,也不能说。懵懂的爱情不是这部电影的重点,似有似无的情欲才是,少年分不清爱和欲望,两腿之间那一点坚挺的暖意,是不是爱呢?谁又说的清楚?电影对情欲的处理是直白到残酷的,没有遮遮掩掩,喜欢你就带你去看黄色录像,没有什么复杂心机,

晦暗的少女时代

我的少女时代过得不如意,没有尊严,被数学老师当众臭骂;没有钱,买不起原版磁带,为一辆漂亮自行车向爸爸求很久;没有自由,必须遵守门禁,假期被反锁在家里;没有审美也不许有审美,学校强迫我们剪了一样的短发,我的衣服都是妈妈买的。

平时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闲书,上课偷偷看,放学回家关起门来看,不想写作业就看书换脑子,暑假无聊看书解闷,如果说我的少女时代还有那么一些乐趣的话,那就是读书了。由于看书姿势不对,刚上初中就近视了,第一次去医院验光,我被带进一间黑漆漆的小房间,墙上挂一个长方形的惨白灯箱,上面写满了方向不一大小不一的“E”。从小黑屋出来,我戴上了人生第一幅眼镜,我终于和别人有点不一样了。

电影开场第一个镜头也是验光灯箱。

黑处有什么?黑处有一点光,你被那点光吸引了,渐渐地,你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看清那亮光,惨白惨白的光,上面写满了古怪符号,然后从灯箱右边伸出一支细长的小铁棒,指着那些古怪的符号问你,“哪边?”

是啊,哪边?我拼劲全力,眯缝着眼睛辨认着E的缺口,但我还是看不清。看着小铁棒一行一行上升,我的心一点一点下沉。黑处什么都没有。

曲靖也是一个晦暗的少女,在学校不受老师待见,没有朋友,无知无畏,常被暴躁的妈妈骂“缺心眼”,因为“缺心眼”,曲靖只能和同学都嫌弃的“留级墩子”张雪做朋友。一个懵懂,一个早熟,一个瘦削,一个丰满,一个平淡,一个漂亮,曲靖张雪两人是少女的两面,两种互相羡慕又互相鄙夷的人生。

电影中很多曲靖面部特写,少女的脸部线条始终紧绷,她很少笑

我曾经想,如果我的少女时代是明艳丰满的,我现在的人生会不会很不同?后来我觉得这问题根本不成立。这是我长大成人后的设问,少女时代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晦暗的,也就无从谈起“羡慕”“假如”。我那时是一个晦暗到压根到压根不知道自己晦暗的“缺心眼”。

那么曲靖呢?她知不知道自己是晦暗的?会不会羡慕张雪?我不知道。就像那条当街招摇的月经带,就像那个对张雪开的玩笑,究竟是无意的冒犯,还是有意的小小报复,也许曲靖自己都不知道。这部电影中有太多不知道,不知道杀人犯是谁,不知道张雪和赵飞下落如何,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在一切含混不清的表述里,一个暧昧的手势就可以震耳欲聋,假想的舞台催生出真正的欲望,而一个人的消失反而不那么重要了。在忽明忽暗的面具里忍受着臭味和闷热,喘着粗气听着音乐节拍、回想舞蹈动作,费尽力气挤起一只眼睛,透过那个油漆剥落的眼洞,努力辨别着舞台的位置,这就是我们的少女时代。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处有什么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处有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