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部惊艳,后半部疲软

吴毛毛
2018-03-01 01:35:3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初看是很惊艳的,这是一个太好的故事,故事本身种种矛盾的设立就已经足够有力,让人在前半段里从各种人物的不同角度去审视去思考。但也止于前半段,从威洛比死后的三封信开始,故事走向疲软。

先讲女主角海耶斯,她在这部剧里是唯一一个有动机、有目的、行为有根据的人物。她是给人想象的:性格上aggressive,曾有一段含家暴的婚姻关系,前夫找了一个19岁貌美的妻子,独自抚养两个孩子,但在与孩子的关系处理上却十分糟糕,如果说在失去女儿前她还有长卷发这唯一可以彰显女性特征的标志,当女儿死后,头发也剃掉了,找到奸杀女儿的凶手几乎成了她唯一活着的信念,这份信念是爱吗?当然有爱的成分,但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寄托,5年过去了,在糟糕的自责的细碎生活中,寻找凶手是证明她活着的证据,这样复杂的背景,是整个人物得以立起来的基础。但即使是这样,在影片的最后,海耶斯的人物描写也出现了遗憾,综合前面种种细节来看,女主角设定中有intelligent woman这一成分,但当迪克森告诉她他在酒吧遇到的男人是强奸犯时,她没有求证,只在问了一句“是否确定”之后,便与迪克森踏上了去往荷州的路,当然最后他们没有也不会去杀那个酒吧的男人,但这是另一层面的宽

...
显示全文

电影初看是很惊艳的,这是一个太好的故事,故事本身种种矛盾的设立就已经足够有力,让人在前半段里从各种人物的不同角度去审视去思考。但也止于前半段,从威洛比死后的三封信开始,故事走向疲软。

先讲女主角海耶斯,她在这部剧里是唯一一个有动机、有目的、行为有根据的人物。她是给人想象的:性格上aggressive,曾有一段含家暴的婚姻关系,前夫找了一个19岁貌美的妻子,独自抚养两个孩子,但在与孩子的关系处理上却十分糟糕,如果说在失去女儿前她还有长卷发这唯一可以彰显女性特征的标志,当女儿死后,头发也剃掉了,找到奸杀女儿的凶手几乎成了她唯一活着的信念,这份信念是爱吗?当然有爱的成分,但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寄托,5年过去了,在糟糕的自责的细碎生活中,寻找凶手是证明她活着的证据,这样复杂的背景,是整个人物得以立起来的基础。但即使是这样,在影片的最后,海耶斯的人物描写也出现了遗憾,综合前面种种细节来看,女主角设定中有intelligent woman这一成分,但当迪克森告诉她他在酒吧遇到的男人是强奸犯时,她没有求证,只在问了一句“是否确定”之后,便与迪克森踏上了去往荷州的路,当然最后他们没有也不会去杀那个酒吧的男人,但这是另一层面的宽恕与个人解放的话题,总的来看,去荷州这一行为本身是突兀的,如果单纯为了给观影人一个结局,这个结局很是勉强,或者说在更圆滑的情节展开后,宽恕才显得更加动人。

除了女主角以外的其他重要角色,在电影里面就显得不那么尽如人意,不是过于神性,就是转变太过突然,情节里的好几次反转,都有迪士尼动画般的喜剧风格。影片的基调、故事矛盾所自带的属性是很沉重也很细腻的,这决定了在给故事安插一个最终走向时,类似于美国典型冒险故事的那种twist会与前半段基调格格不入。

其实作为一个好的故事,有时候可以不需要有交代的结局,可以不需要光明的尾巴充当最后的升华。当海耶斯坐在广告牌下,一只漂亮的小鹿跑过来,旁边是随风摇摆的鲜花,这一幕就已经足够美好,寻找是她的存在本身,而放下需要的是绵密而悠长的岁月。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