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6分

这甜蜜的病态

玉弓
2018-03-01 00:21:44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是个很独特的导演,喜欢他的电影的人非常enjoy,不喜欢的人则难以忍受。我是从《不羁夜》看他的作品的,这些年他的作品也几乎都看过了,但似乎没有成为他的影迷,反而越看越腻歪。

《魅》其实是一部很典型的安德森作品,拖沓的速度,迟滞的镜头,对氛围营造过于执迷,对情绪发展过于雕琢,用长篇对话推动剧情,对人物刻画过于主观,总让人有拧巴到极致的感觉。其实文艺片的拧巴很重要,但拧的力道太大,就成了用人造鸡(zhuang)蛋做的麻花,为了美观而舍弃了自然的滋味。

影片的前三分之一很俗套,一个服装界大咖偶遇妙龄服务员,两个地位不对等的人走到了一起,大咖居高临下、发号施令;服务员欣然做模特、毫无怨言,还犹如被敕封。两人如主仆,但又有暧昧,一出套路化肥皂剧开始了。

影片到了中段,服务员终于hold不住,这才诞生了本片最精彩的一出戏,也让观众从麻痹中醒觉--这不是另一出“窈窕淑女”啊!服务员突然不顾形象、急赤白脸地向大咖要说法,大咖也执拗地质问服务员到底要什么,于是服务员愤怒地将她的仇富观念和盘托出:你们上流社会就是一出假模假式的过家家游戏!什么先生、小姐,都是一群戏精;什么时装、潮流,





...
显示全文
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是个很独特的导演,喜欢他的电影的人非常enjoy,不喜欢的人则难以忍受。我是从《不羁夜》看他的作品的,这些年他的作品也几乎都看过了,但似乎没有成为他的影迷,反而越看越腻歪。

《魅》其实是一部很典型的安德森作品,拖沓的速度,迟滞的镜头,对氛围营造过于执迷,对情绪发展过于雕琢,用长篇对话推动剧情,对人物刻画过于主观,总让人有拧巴到极致的感觉。其实文艺片的拧巴很重要,但拧的力道太大,就成了用人造鸡(zhuang)蛋做的麻花,为了美观而舍弃了自然的滋味。

影片的前三分之一很俗套,一个服装界大咖偶遇妙龄服务员,两个地位不对等的人走到了一起,大咖居高临下、发号施令;服务员欣然做模特、毫无怨言,还犹如被敕封。两人如主仆,但又有暧昧,一出套路化肥皂剧开始了。

影片到了中段,服务员终于hold不住,这才诞生了本片最精彩的一出戏,也让观众从麻痹中醒觉--这不是另一出“窈窕淑女”啊!服务员突然不顾形象、急赤白脸地向大咖要说法,大咖也执拗地质问服务员到底要什么,于是服务员愤怒地将她的仇富观念和盘托出:你们上流社会就是一出假模假式的过家家游戏!什么先生、小姐,都是一群戏精;什么时装、潮流,分明是一场马戏!

谢谢服务员将大多数老百姓心中郁结多年的块垒纾解了一下,但服务员不是个光明正大的革命者,竟是个暗中害人的毒妇,看来解决问题还是得用点阴招!她参考厨房里的植物图谱亲手挖毒蘑菇药了大咖(比潘金莲聪明多了),大咖旋即吐的死去活来、五迷三道。服务员趁机细心照顾,趁虚而入,让濒死的大咖萌生出了“珍惜眼前人”般的好感,毒劲儿过去了就向服务员求了婚。

虽说服务员终于通过犯罪上位成功,打入了上流社会,但闹剧还在持续。结婚后两人发现根本不合适,完全过不到一起去,大咖气急败坏地要甩掉服务员,但服务员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予取予求的“灰姑娘”了,她明目张胆地当着大咖的面第二次做了毒蘑菇给他吃,大咖在她的淫威之下突发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乖乖下咽,饮鸩止渴,永远成了服务员的傀儡。

其实服务员是从大咖和他姐姐的关系中摸出门道来的,大咖曾是他妈妈、姐姐的傀儡,这次只是换了个年轻的女主子而已,这种病态的关系反而牢固地把这几个精神病人拴在了一起,至死方休。我想起几年前,一位当红的时装大咖也是因为母亲去世极度悲哀,竟自杀身亡,令人唏嘘。

看完这部电影我想起了一首歌--《征服》: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我的爱恨已入土。大咖在第二次吃完毒蘑菇之后已经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所以片中的讲述者是服务员,她眼中放着小人得志的贼光大谈特谈她的征服史,将大咖写自传的权利都给剥夺了,多大的讽刺!

我看过一本毛姆写的书,叫《寻欢作乐》,里面的主角是个大作家,到了晚年竟被其保姆控制,也成了个像大咖一样的傀儡,当时就有人敏锐的指出,书中作家的原形就是影射真实的大作家托马斯·哈代!看来类似的故事并不罕见,最聪明的人还是劳动人民啊!

至于片中演员的表演我无话可说,只能默默点赞。但我觉得不足以得奥斯卡,缺了一点激情。
6
1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