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莱坞生死恋》:灼灼似火,散发着光和热

沈园清客
2018-02-28 23:17:00

一种绝恋,叫做帕萝和德夫。青梅竹马,没有共度鲜衣怒马的时代,却横贯了两人生命的十年,等待。他在伦敦读书,她浸泡着泪水于读他的信中惶然。

春未起时是吉光片羽,秋寂灭后是残羹冷炙。又一出门第观念影响下的恋爱悲剧。宝莱坞的影像色泽明艳,且伴有歌舞相生相成。红的嫣然,宛若冬日的太阳,洗练但无法从容,只有炽热的燃烧,灼灼似火,散发着光和热。似天上的流星,撒入河流和山坳,清婉悲恸中渗透着陆离与斑驳。

他的父母无法接受贫家女子嫁入地主阶级,她的母亲纵使具有铮铮傲骨又如何?用犀利的言辞争取发言权的上峰,锋利入骨,是导演和编剧用人性的大蠹刺破那阴霾昏聩的父权制,挑战那羊质虎皮且惺惺作态的门第观。帕萝的母亲说,一定要将女儿嫁给更富有的家庭,此间虽有家族的虚荣观念作祟,但是对于一个心碎的母亲来说则是一种人性尊严的秉持。

帕萝嫁给了贵族阶级,可是她并不快乐。德夫的爱是闪燃的,他以珍珠项链砸在帕萝的额头上,是为了那斑驳的印记和自我的占有。在他的生命中此刻出现了一位出身青楼的红颜知己,雅韵傲骨不逊于帕萝。于是他们以异常人性的巅峰对决着残破不全的道德社会。

道德的历史就是道德家和奴才们

...
显示全文

一种绝恋,叫做帕萝和德夫。青梅竹马,没有共度鲜衣怒马的时代,却横贯了两人生命的十年,等待。他在伦敦读书,她浸泡着泪水于读他的信中惶然。

春未起时是吉光片羽,秋寂灭后是残羹冷炙。又一出门第观念影响下的恋爱悲剧。宝莱坞的影像色泽明艳,且伴有歌舞相生相成。红的嫣然,宛若冬日的太阳,洗练但无法从容,只有炽热的燃烧,灼灼似火,散发着光和热。似天上的流星,撒入河流和山坳,清婉悲恸中渗透着陆离与斑驳。

他的父母无法接受贫家女子嫁入地主阶级,她的母亲纵使具有铮铮傲骨又如何?用犀利的言辞争取发言权的上峰,锋利入骨,是导演和编剧用人性的大蠹刺破那阴霾昏聩的父权制,挑战那羊质虎皮且惺惺作态的门第观。帕萝的母亲说,一定要将女儿嫁给更富有的家庭,此间虽有家族的虚荣观念作祟,但是对于一个心碎的母亲来说则是一种人性尊严的秉持。

帕萝嫁给了贵族阶级,可是她并不快乐。德夫的爱是闪燃的,他以珍珠项链砸在帕萝的额头上,是为了那斑驳的印记和自我的占有。在他的生命中此刻出现了一位出身青楼的红颜知己,雅韵傲骨不逊于帕萝。于是他们以异常人性的巅峰对决着残破不全的道德社会。

道德的历史就是道德家和奴才们血洗真人血肉的历史。在春意阑珊之间,在那些灯红酒绿之间,存在的其实是民间文化的反刍,是山水寄情的生命力的激情。德夫也爱上了这位青楼女子,便是对于华而不实生存牢笼的一种厌弃,和对于缠绵悱恻回环不已的人性之爱的赞誉。

他曾说过,自己在临死之前肯定会见帕萝一面。待他来到她家的门前,德夫已然奄奄一息。而当帕萝知晓时,拖着长长的衣襟,如同戴着镣铐的绝世美颜之花于门阀中跳舞。当她来到门口的时候,遥遥望眼浸润了凄迷的泪,而夫家的发号施令者已然命人将大门关上。

以生命来殉一种粗粝蓬勃的意志!滚烫的心渗血斑斑,然而尤为不能忘怀的却是那一分刻骨铭心的爱。自他爱上青楼女子的那一刹那,小爱升华成了宇宙大爱,升华成了对于世间万物的至情至性。死生契阔,与子成悦。如若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便似扑火的飞蛾一般一去不回头吧。

守旧的魂灵蔑视着情感主义的清高脱俗,美丽的歌舞娱人性情却被颟顸的当权者所阻止,任何肤浅的声音和舆论无法阻隔与生俱来的情爱,一切都在凋零之间撼动着天地,依偎之情生死之义环绕着悲欢生死与共的心意。

想到日本导演小林正树的《夺命剑》,拍的含蓄克制,氛围的渲染依托着女主人公的贤惠昳丽。而《宝莱坞生死恋》却以更为鲜艳的色彩和更为饱和的人物交织出一部“未尝有一脱略事,不被无常淅沥吞”的燃情大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宝莱坞生死恋的更多影评

推荐宝莱坞生死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