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沉人世,众生皆棋子,而你我亦不能免俗。

藥师
2018-02-28 看过

这部电影由徐先生推荐,在此表示感谢。因为看的过程中浮现的东西很多,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道从哪说起了。试着给大家讲讲吧,也顺便学导演宣传一下个人理念。 影评部分 故事发生两个主要角色上面,一个是肚财,一个是黄启文。后面的众多面孔,也围绕着这两个中心展开,他们是两个不同层级的人。 如果说肚财“活得像条狗”,那么黄启文就是装“孙子”,面对着手握资源的特助,唯唯诺诺;就像警署分局长面对着位高权重的副议长,点头哈腰;菜脯对着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老板黄启文,诚惶诚恐。但转过身,黄启文还是黄启文,分局长还是分局长,菜脯还是菜脯,都是在明面上陪笑,暗地里骂娘。 社会很奇妙,你适应了它,变得油腻,但你会混得风生水起;你适应不了它,变得理想主义,你过得偏安一隅。黄启文、分局长是适应社会规则的人,面对上级时习惯性装“孙子”;菜脯属于谨小慎微的老实人,代表芸芸众生中最庞大的普通底层群体。肚财和释迦,其实都属于理想主义者。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活下去,但生命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没能太用力的在这世界上留下痕迹。 在肚财过世后,好友菜脯第一次走进肚财的房子。发现了一个飞碟,那是肚财的床。上面贴满他从捡来的色情杂志上剪下的裸体女郎,床上摆满他从娃娃机里夹来的娃娃。 这是肚财的极乐世界,贫瘠荒凉人生中的所有慰藉。上面是作为一个成年男人的欲望,下面是内心深处小男孩单纯的柔软。菜脯重新认识了这位牢骚满腹的朋友。既陌生,又熟悉。镜头转场带过,导演用他的旁白讲了一句全片最意味隽永的一句话“我想现在虽然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我们希望被别人理解、接纳、包容和安慰,但我们始终是孤立的城池。生命的荒凉在于我们必须独自面对自己的孤独,而生命的缤纷来自于你我之间的差异。我们始终孤独,我们并不能真正地拥有他人。 在一场台风来临之前,护国法会上诸位上人在颂念《金刚经》。《金刚经》文中载道:佛陀问须菩提,什么是无上的最高智慧?须菩提答“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须菩提说一切皆空,所有的种种不过心头乱象,放弃了我执,可达无上最高智慧。片尾曲《有无》歌词中也借用了这句偈语,最后整部电影在占满屏幕的“再会”两字中结束了。 关于片中的一些细节(涉及剧透) 1.富人的世界是彩色的 这部电影是黑白的,但有趣的是,行车记录仪里面,富人的世界是彩色的。 2.《友谊天长地久》用了两次 第一次是出场的时候,肚财给别人送殡的BGM,第二次是中场尾声的时候,别人给肚财送殡的BGM。 3.有趣的构图 从高往低看,社会地位:副议长>分局长>黄启文>顺警官。有权的大于有钱的。 4.政治隐喻 片中出现了中正庙,背后是国民党的党旗青天白日旗。菜脯家墙上的剪影,最上面戴眼镜那位是蒋经国。空荡的中正庙,和漏雨屋下的蒋经国,暗喻国民党这艘百年老船在台湾正逐渐倾覆。 5.司法制度 警察在逮捕肚财之前,念了一段很长的逮捕须知。这个细节依据的是《台湾地区刑事诉讼法》95条规定,讯问被告应先告知:“所犯罪名;保持缄默的权利;得选辩护人;得请求调查有利之证据”。 这个条款很重要的一点是保持缄默的权利,即嫌疑人可以选择不说出对自己不利证词。借鉴自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台湾其实是一个很成熟的法治社会,有点像美国。 写在最后 这个片子起初是因为徐先生推荐,并发一段语音过来,说导演这种的拍片风格,感觉跟我有点相像。刚好赋闲在家,被这句话激起了好奇心。但整个片子看完,我想我跟导演一点都不像,只是恰逢活在双重思想时代,把郁闷不已的生活尽量搞得荒唐起来,说一些很违背传统的话,表一个超前卫的态。骨子里活的还是那个传统的人。 这个片子具有人文关怀精神,也在几处展现了碌碌的众生相。无论是亲戚关系疏远的菜脯,还是在熟悉朋友面前才有大声讲话底气的肚财,无论是刚直不阿的顺警官,还是权势熏心的副议长。都是这大千世界的一颗棋子。而伴随着俗世的种种评价机制,及迎来送往的利益关系,组成社会各种复杂的大网。 我们都在坚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活得单纯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但光是单纯我们很难活到最后。所以我想从来都没有什么理想主义,只有认清了现实之后依旧积极地面对现实而已。待你碰撞多次了,学乖了,知道妥协也是勇气,让步于社会规则,做一个安分守己的成年人。 浮沉人世,众生皆棋子,而你我亦不能免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