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刃出击 利刃出击 3.3分

打造特种兵IP的刘猛再度“利刃出击”,杨烁这回能借军旅题材“去油”吗?

捕娱记
2018-02-28 21:54:08

文|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战狼2》最终以56.81亿的票房突破中国影史记录,《红海行动》在13天内狂揽24.5亿……面对大银幕上军旅题材的狂飙突进,在这个题材深耕15年的导演刘猛,却完全不愿意让自己刚刚在江苏卫视上档的新作《利刃出击》,与它们扯上任何关系。

“不蹭热度”,这源自一个创作者的“骄傲”,而其实,刘猛有值得“骄傲”的资本:2011年,由他编剧、导演的《我是特种兵》在央视一套播出后引发强烈反响,后来顺势而为的“我是特种兵”系列,用青春和热血底色,在观众心中浇灌出了一群个性鲜活的特种兵群像。

刘猛新剧《利刃出击》今晚重装来袭

从2003年创作第一部军旅小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我是特种兵》原著),到2016年《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热播,刘猛用15年的时间创造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特种兵”IP,但到了今晚即将开播的《利刃出击》,他却突然转换了创作思路——《利刃出击》的主人公不再是特种兵,而是武警特战队员。

放下“特种兵”IP

到武警特战部队中找寻新故事

在观众看来是“转变”,但在刘猛那里,《利刃出击》其实和“我是特种兵”系列“没有太多本质区别”。

27日,在接受捕娱记(ID:ibuyuji)专访时,刘猛很直接,“只是军种不一样,所以侧重点不一样,《利刃出击》中的主角是武警特战队员,他们依旧是冲锋在第一线的反恐力量。”

不过,为武警特战部队写故事也有缘起,就跟康洪雷当年拍完《士兵突击》,无数战士希望再看到“康师傅”拍摄类似故事一样,“我是特种兵”系列大火之后,刘猛每逢下连队去基层,总少不了被现役甚至退伍的朋友们要求,“什么时候也写写我们的故事呗。”

“十年前,我也是下连队的时候曾承诺一个武警的基层战士,以后会为他们拍一部戏。”在筹备《利刃出击》时,刘猛说自己想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武警战士,“这也算是实现当初的承诺吧。”

当然,虽然在表现方式上与“我是特种兵”系列没有“太多本质区别”,但在刘猛看来,《利刃出击》跟自己原来的作品还是不一样,“我会觉得这是我写过的比较好的一部剧,它会塑造比较有意思的、跟当代年轻人比较贴近的军人形象。”

跟当代年轻人“贴近”,是刘猛多年来与部队官兵打交道的心得。在他看来,突击队队员大都在二、三十岁之间,其中不乏90后、95后,“他们就是多上了一个军校而已,其实他们的成长背景和青春期跟其他年轻人是一样的。”

因此,《利刃出击》中出现的武警特战队员会操着不同地区的方言,再冠以诸如“卤煮”“虾酱”“榴莲”等“吃货”代号,这些角色身上鲜明的个性和真实的情感,也是极具代入感的。

杨烁回归“硬汉”范,能不能“去油”?

“我希望展现他的可爱气质”

杨烁出演的刘闯,也是《利刃出击》中的一大看点。虽然采访时剧集尚未播出,但刘猛说,刘闯其实很像不少人身边“不那么正统的人”,“他有点‘刺儿头’,嘴上爱说,但真遇到事儿会非常有能力把控全局,大家也都愿意信任他。”

《利刃出击》开篇,就是深得上级器重的刘闯在转运罪犯老五的过程中突然“背叛”,这个“背叛”其实是一次计划已久的“卧底”行动,刘闯需要获取老五的信任,然后与猎豹突击队队员们里应外合,打掉这个犯罪集团。

因此,《利刃出击》是否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杨烁饰演的这个角色能否征服观众。

演猎豹突击队大队长,杨烁从外形上看完全没问题——带着八块腹肌、魅惑嘴角和性感烟嗓的他拥有公认的“硬汉”范儿,而在凭借《欢乐颂》里的“小包总”大量圈粉之前,杨烁拍过不少军旅题材的作品,演过好多次军人。

当然也有短板,主要问题自然是《欢乐颂2》播出后铺面而来的“油腻”评价。

很多人期待杨烁在《利刃出击》中褪掉那层“油腻”,在黄晓明借助《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实现“去油”的成功转型后,有关杨烁和《利刃出击》的这种呼声就更高了。

刘猛跟杨烁其实“情缘”匪浅,2003年刘猛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杨烁当时也在中戏就读。

“我们在学校时就认识。”刘猛说,2011年,杨烁在刘猛的《我是特种兵》里饰演了大毒枭马云飞,但刘猛对于杨烁更深刻的印象依旧是校园里的“那个懵懂少年”,“很可爱,类似刘闯的气质。”

因此,在《利刃出击》刘闯选角时,刘猛自然而然想到了杨烁,“《欢乐颂》我确实没看过,我仅限于知道大家叫他‘小包总’,所以大家说会不会‘去油’,那我真的无从判断。”刘猛说,这个问题观众可以自己去找答案,“看了剧之后,自然会明白他表现得怎么样。”

吴京拍“特种兵2”时怎么训练

《利刃出击》就怎么训练

从2003年创作出第一部小说开始,刘猛一直深耕在军旅题材的创作前线,这种资深,让他成为了吴京拍摄《战狼》系列的引路人。

2011年,吴京找到刘猛,希望能邀请他写一部有关特种兵的电影。随后,为了真正体验特种兵的生活,吴京出演了《我是特种兵》第二部《利刃出鞘》。在拍摄刘猛这部剧时,吴京14个月没有接戏,花了10个月在南京军区体验基层野战军的部队生活,所有这些,成为吴京为拍摄《战狼》打下的基础。

吴京正是通过刘猛的《我是特种兵2》打下了基础

安排演员与真正的战士一起同吃同住,是刘猛拍摄作品前的“必修课”,“因为内行是看门道的,如果不训练必然穿帮。”

对于细节的专注,从侧面反映出刘猛对于自己作品的重视。这种有些“轴”的气质始终贯穿在他的创作中——从2009年推出第一部影视作品,刘猛几乎都在与军旅题材打交道,“不是没有人找过我拍偶像剧、都市戏,我没答应,因为我觉得那些不适合我。”

持之以恒拍军旅戏,刘猛说是因为自己本来就对军旅题材充满情感,“在我未成年的时候接受到的教育就是要热爱军人,从小我就喜欢看《人民子弟兵》。”

他回忆,上小学四五年级时,自己所在的学校组织学生步行到县城一个很远的车站,列队欢迎从云南前线回归的驻军,“我记得那个闷罐车一打开,解放军哭了,我们也哭了,然后就看见一个断了腿的战士被人搀扶着坐上轮椅,那一瞬间对我的心灵算是很强的冲击。”

“所以,当我后来从事了这个行业,拍军旅题材,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干自己喜欢的事儿就会觉得很骄傲,也不屑于去从事别的行业,虽然我的收入可能没那么高,这就是人的精神世界的自我完成。”刘猛说。

别人的穿越可以反思战争

我们的穿越却只满足于“当奴才”

十年来只拍军旅题材,刘猛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向观众传达什么样的理念?他想了想说,是“胜利的代价是多么昂贵”

他说自己曾在十来年前看过一部俄罗斯的穿越电影,那部电影的名字叫《我们来自未来》,说的是4个靠倒卖二战文物为生的小伙子穿越到卫国战争的前线亲历战争。“里面有一个镜头是战事特别焦灼难熬的时刻,有个老兵就问,‘我们真的胜利了吗?’小伙子们就告诉他,我们真的胜利了。”

刘猛说,他相信导演想要传达的是,历史的结果告诉我们,我们胜利了,“现代人享受着胜利的成果,但其实,我们曾经为之付出了多么昂贵的代价。”他特别提到那部电影中的“穿越”手法,“如果单纯拍一部二战电影,我想观众肯定不会有这么深切和震撼的感受,但用了一个‘穿越’的套子,却让人真切感受到了。

他感叹,自己希望能在艺术创作中提供一些能够让人觉得思考、震撼的东西,“别人的穿越剧可以做成这样,不像我们的穿越剧,穿越回去小女生变成了妃子,你不还是做奴才?!”

当然,近十年的坚持,也让刘猛感受到了痛苦与变化,“大的市场环境气候,对于军旅题材而言其实并不是很友好,电视剧时段跟广告挂钩,那广告商是更愿意投哪部戏呢?都市剧、古装剧还是军旅剧?购片方就会有考虑了。”

而现在,军旅题材在大银幕飘红,他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证明,“观众不是不接受这样的作品,对吧?”

责编|攻主 排版|厂长 图编|话无缺

2
3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3)

查看更多回应(13)

利刃出击的更多剧评

推荐利刃出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