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唱 边走边唱 7.0分

即使命若琴弦也要边走边唱

罗夏
2018-02-28 21:48:2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象席地而坐》获得了第68届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而且很有可能会在国内的电影节逐渐与观众见面。这无疑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却又是带着一缕哀伤的消息。 胡波这个名字再一次被推到了台前。微信公众号“摇滚客”也在当天发了一条标题《今天斩获大奖的导演,却被逼上吊自杀:笑贫不笑娼的时代,理想算个屁!》的文章,内容具有极强的引导性。 胡波,刘璇,王小帅,冬春影业,相继浮出水面。众说纷纭之中,真相也变得更加迷离。在信息传播越发快速的今天,太多事情也越发的难辨真假。 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胡波的内心一定是极度苦恼的。 胡波的离世,让我对“生命”这个词再次开始关注。 很多年前,作家史铁生写过一篇小说,《命若琴弦》。小说很短,故事也很简单。一对弹三弦说书的盲人师徒,老瞎子和小瞎子。老瞎子的师傅也是瞎子,老瞎子的师傅在临死之前在三弦琴的琴身里放了一张药方,并且告诉老瞎子:弹断了一千根弦的时候,开琴,拿着药方去药店抓药,便可重见光面。终于,老瞎子在六十年后弹断了第一千根弦,脸上挂满了喜悦,拿着药方去了药铺。药铺掌柜端详着老瞎子的药方,百思不得其解。药方是一张白纸。老瞎子捧着药方,什么都明白了。老瞎子回

...
显示全文

《大象席地而坐》获得了第68届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而且很有可能会在国内的电影节逐渐与观众见面。这无疑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却又是带着一缕哀伤的消息。 胡波这个名字再一次被推到了台前。微信公众号“摇滚客”也在当天发了一条标题《今天斩获大奖的导演,却被逼上吊自杀:笑贫不笑娼的时代,理想算个屁!》的文章,内容具有极强的引导性。 胡波,刘璇,王小帅,冬春影业,相继浮出水面。众说纷纭之中,真相也变得更加迷离。在信息传播越发快速的今天,太多事情也越发的难辨真假。 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胡波的内心一定是极度苦恼的。 胡波的离世,让我对“生命”这个词再次开始关注。 很多年前,作家史铁生写过一篇小说,《命若琴弦》。小说很短,故事也很简单。一对弹三弦说书的盲人师徒,老瞎子和小瞎子。老瞎子的师傅也是瞎子,老瞎子的师傅在临死之前在三弦琴的琴身里放了一张药方,并且告诉老瞎子:弹断了一千根弦的时候,开琴,拿着药方去药店抓药,便可重见光面。终于,老瞎子在六十年后弹断了第一千根弦,脸上挂满了喜悦,拿着药方去了药铺。药铺掌柜端详着老瞎子的药方,百思不得其解。药方是一张白纸。老瞎子捧着药方,什么都明白了。老瞎子回去找到了小瞎子,把药方封进了小瞎子的琴身,对他说:弹断一千二百根琴弦,拿药方去抓药,你就能看见了。小瞎子问:不是一千根吗。老瞎子回答,我记错了。 如果想在中国找出一个对生命体悟格外深刻的作家,或者你想深刻的体会生命本身,那么首选便是史铁生。 史铁生二十一岁的时候,突然残了双腿。至此,直立行走的人生结束了,轮椅成了他死去之前唯一的行走工具。在《我与地坛》里,史铁生写道: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将降临的节日。 在《命若琴弦》中有这么一段描写: 他一路走,便怀恋起过去的日子,才知道以往那些奔奔忙忙兴致勃勃的翻山、走路、弹琴,乃至心焦、忧虑都是多么欢乐!那时有个东西把心弦扯紧,虽然那东西原是虚设。老瞎妇想起他师父临终时的情景。他师父把那张自己没用上的药方封进他的琴槽。“您别死,再活几年,您就能睁眼看一回了。”说这话时他还是个孩子。他师父久久不言语,最后说:“记住,人的命就象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不错,那意思就是说:目的本来没有。不错,他的一辈子都被那虚设的目的拉紧,于是生活中叮叮当当才有了生气。重要的是从那绷紧的过程中得到欢乐,老瞎子知道怎么对自己的徒弟说了。 1991年,陈凯歌根据这篇小说拍了一部电影,《边走边唱》。 影片舍弃了小说中一个重要的道具,小瞎子时刻携带在身上的“电匣子”——其实就是收音机。小说里正是因为这个“电匣子”,兰秀儿才会对小瞎子感兴趣,两人才会产生一种情愫,或者只是小瞎子自以为有的情愫。电影里,陈凯歌放弃了这个“电匣子”,让许晴饰演的兰秀儿与黄磊饰演的小瞎子石头真的产生了爱情,于是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陈凯歌这么改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样的改编,戏剧冲突才会更加强烈,也是观众更能共情的。然而,这却并不是我喜欢的。这样的情节改动,让一个寓言式故事变得多少有了一些流俗,虽然许晴的扮相在电影里格外有味,兰秀儿和石头的情感也足够动人。我想,影片中兰秀儿与石头在断崖处的一幕,也一定会感染到很多人。只是,这让小说中二人原本模棱不明的情感,少了一层现实性。 《边走边唱》的画面是极具冲击力的,在我看来,即使是这一部在陈凯歌导演生涯中观众评分并不高的影片,也是要远远好于后期的《无极》《搜索》百倍之上的。比如黄河岸边的那一家面馆(这一段里的油泼面可以直接看到《妖猫传》里那一碗的影子),比如黄河边众人抬船入水的画面,比如沙漠般的黄土坡上滑落的姑娘与小瞎子,比如姑娘们散开后留在黄沙中的挎篮,比如土墙边众人簇拥着小瞎子走向兰秀儿,比如老瞎子坐在高耸的山脊独奏三弦琴的剪影。 每一帧,都是一幅布满艺术感的图画。 感受到了这一点,也就明白为什么当年的《黄土地》可以在中国电影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了。 为了使影片具有更多的戏剧冲突,陈凯歌设计了两场械斗。没有具体交代械斗的原因,也是无需交代的,想来也是因为水源或者其他利益。在这起冲突中,老瞎子坐在高处,俯瞰山谷里的众人,这一段视角中,我几乎已经看到了后期陈凯歌要拍大场面的源头。 《边走边唱》相较于原著,给我们展现了一种很独特的体验。 按照人设,瞎子是看不见的,于是电影里才有了各种颜色的存在。一望无际的黄沙,蓝到纯净的天空,湍急的白色瀑布。观众充当了瞎子的眼睛,审视着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尤其喜欢其中这么一段,老瞎子站在门畔,双眼空洞的望着面前的蓝天黄沙,突然转了头冲着石头喊:是不是还剩两根就一千根了? 避坐在一旁的小瞎子,镜头里,泪水满面。 这一段戏里,老瞎子对光明的向往之情,呼之欲出。 回到开头关于生命的话题,回到胡波。在影片中,兰秀儿和石头有这么一段对话。 石头:“师父的最后一根弦是太阳晒断的,不是弹断的。” 兰秀:“那你怎么不和‘神神’说?” 石头:“都一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边走边唱的更多影评

推荐边走边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