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看不出《华盛顿邮报》很左派吗?!

大聪看电影
2018-02-28 看过

“新闻应该为被统治者服务,而不是统治者”

这句台词是《华盛顿邮报》影片结尾最高法院对《华盛顿邮报》取得胜诉的陈述。

有担当的报刊人应该要有什么作为,《华盛顿邮报》给出了很公平正义,同时也很美国左派的诠释。(为何这么说,大聪后面会有剖析)

要把《华盛顿邮报》看得入木三分,不得不深挖别的号还没写过的一些干货,接下来大聪来给大家梳理一遍。

二战结束以后,世界格局重新组团对抗,全球形成“冷战”模式。

从建柏林墙的东德西德开始,苏美对抗渐渐转向亚洲,也就是朝鲜战争,从而有了今天的朝鲜和韩国

这种“新常态”的分割,同样也印证在了越南上。

1954年的《日内瓦协定》,准备用“和平”方式先暂时分成北越南越。但其实双方知道《日内瓦协定》是一张废纸。

1955年,越南战争打响,到了1961年肯尼迪执政时期开始深入。

就如肯尼迪在就职演说中说道:

“美国同胞们,不要问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全世界的公民们,不要问美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于是,这标志着美国自己把自己,带入了越战的泥潭。

越南战争打到第十个年头,也就是1966年,美国官方自己出了一份越战分析报告,报告大概意思是:

美军在越南的十年间,越来越陷入胶着的状态,赢不了,但也不会输,最重要的是,这场战役一开始,可能毫无意义。

这就是美国著名的“五角大楼秘密文件泄露案”的导火索,同时也是电影《华盛顿邮报》的开篇。

《华盛顿邮报》中的分析员丹,是分析越南战事专员之一,他知道越南战争背后始末,也看到美国政府不愿意承认这一既定事实。

换句话说,美国不愿意做输家,于是用更大的谎言,来圆一开始就错误的越战之谎。

于是丹反水,把这份报告拷贝出去,让报刊媒体公布与众。

影片中并没有过多诠释丹反水的原因,只是交代了在丹下飞机时,看到国防部长谎话连篇的记者招待会,从而下决心去揭穿美国政府的嘴脸。

但在现实中,丹在访谈中说到,在他童年时期,父亲在开车途中,瞌睡从而导致了车祸,母亲在其车祸中丧生,这让丹明白,即使当时父亲没有任何企图和故意,但最终还是酿成了惨剧,这正是一时疏忽和糊涂所致。

*现实中的丹

丹的人生观也在那时发生了巨大改变,丹用他的遭遇,比喻了美国政府对越南战争的状态:

因为缺乏监督和约束,美国政府如同他疲劳驾驶的父亲,这样下去,美国会陷入更大悲剧中,于是他挺身而出,决定泄密。

接下来的故事如同《华盛顿邮报》里描述的,最先发稿的是《纽约时报》,但很快被压制住,并禁止继续发稿。

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拿到了这份报告,“自由与公正,真实和透明”这些头衔,都在报刊主编本,还有老板凯.格雷厄姆头上盘旋。

到底要不要发表这份报告,成为影片讲述的刺激点。

《华盛顿邮报》可以说被斯皮尔伯格拍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这也是斯皮尔伯格很擅长的美国精神“主旋律”电影。

不难看出,斯皮尔伯格在《华盛顿邮报》中的运镜,气氛的渲染,情绪的调动,都十分老练。

但也十分熟悉,熟悉到很多画面和色调,都是这么似曾相识。

比如2015年的《间谍之桥》,比如2012年的《林肯》,比如2011年的《战马》等等。

可以说,斯皮尔伯格这样国宝级别的导演,已经不需要人们去为他证明什么,反而是人们需要他,让他隔几年拍部电影,为美国证明一些什么。

所以呀,今年奥斯卡的提名非常有意思,最佳导演提名没有斯皮尔伯格,但是最佳影片入围有《华盛顿邮报》。

这一方面证明了之前说的,在导演风格上,斯皮尔伯格的“old school”(老学院派)曾经已被奥斯卡认可过了,所以这一次入围就承让承让了。

毕竟一位斯皮尔伯格,已经够撑起好莱坞半边天了,你还别不信,从历届奥斯卡颁奖明星致辞上,感谢人数最多的,就是斯皮尔伯格。

另一方面,《华盛顿邮报》阐述的精神和理念,还是要放入奥斯卡作为一种象征。

奥斯卡要让世人看到,这一年的《华盛顿邮报》,是和曾经的《总统班底》,《欲盖弥彰》,《晚安,好运》,《聚焦》等电影是一脉相承的。

很多人看懂了《华盛顿邮报》第一阶梯阐述的道理,那就是美国报刊人的精神。

但影片厉害之处还在于,电影剧情的第二阶梯,展现了女性追求平权和解放的层面。

这就不得不提到扮演《华盛顿邮报》老板娘的梅姨,她凭借这部电影已经第21次入围奥斯卡。

在人们眼中,她同样是无冕之王,她和斯皮尔伯格一样,她的存在,就是最高段位的证明。

梅姨一直是美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支持者,而且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政治倾向。

她甚至在2017年金球奖上,发表了非常政治的感言,公开指责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尼克松同是共和党)。

而且她同样也是女权主义的捍卫者,梅姨饰演这位老板娘,还真是本色出演了。

现实中这位女老板凯.格雷厄姆,父亲尤金在1933年买下《华盛顿邮报》,之后主要是她的丈夫菲利普.格雷厄姆扩大了报业的发展,让《华盛顿邮报》走到比较主流和盈利的模式。

但由于他们夫妻之间有了外遇和婚姻危机,患有躁郁症的菲利普举枪自尽,留下了一个大报刊集团,给到每天只和政商权贵开派对的凯.格雷厄姆负责。

所以影片在一开始,凯.格雷厄姆一直都不在一个老板的状态,连开会都要事先背好台词。

而在1970年代,当时也是男权社会集中的时候,女性在商界可以说根本没有地位。

影片中有一段就说明了当时的男女社会地位。

当凯.格雷厄姆到政商友人家晚餐之时,男人聊到政治的时候,女人仿佛接到信号一般,纷纷离席,到另一个房间家长里短,让男人继续在饭桌前“商政议政”。

而作为凯她是华盛顿邮报的女老板,本应该留在饭桌上和一群男人高谈阔论,但当时的社会氛围没办法让她从容的留下,她也识相的和太太们到另一个房间。

导演用这样一个小环节,就说明了凯的处境。

凯在那样一个男人围绕的商界顶端,可畏是举步维艰,每一步都有可能被资本和男权的介入失去主动权。

也就在“五角大楼泄密事件”那段时期,《华盛顿邮报》正在筹划上市。

作为老板的她,首要的初衷,是保持《华盛顿邮报》上市的顺利进行,让家族产业继续兴旺发达;其次又要保有她交际圈的人脉友谊关系。

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苏菲的抉择”又一次落到了凯的身上(为什么加又,请去了解梅姨的电影《苏菲的抉择》)。

凯.格雷厄姆到底是全身而退保全报刊,还是致死捍卫报刊人公正的精神?

她在万般的艰难面前,选择了后者。

但这还没完,在凯.格雷厄姆下决定出版的时候,法律顾问再一次评估,这一次出版不仅可能导致《华盛顿邮报》万劫不复,或许还会触犯法律,让凯进监狱。

而她依然坚持出版,这一次的决定,才真正升华了凯.格雷厄姆作为女性的伟大。

虽然说主编本在整个事件中也很勇敢,也值得大家敬重,但更多时候,主编本只是在做他作为报刊人应该做的事。

而凯.格雷厄姆,则做出了她在那个时代,杂糅了家族事业,人际关系,女性地位,个人家庭安危等综合压力下作出的决定。

因此她更是导演想要彰显女性平权的地方。

最后,我们来聊聊《华盛顿邮报》的美国左派诠释。所谓美国左派,就是自由平等,“战争不是答案”,所有文化都平等,追求社会公正。

嬉皮士的“反抗习俗,反对战争,热爱自由与和平”,正是左派突出的代表。

而美国右派被俗称“保守派”,大家不要以为保守派一无是处。

保守派看重家庭,有信仰,看重国家地位,对于战争的态度是:面对邪恶,战争是唯一的答案。

人人都知道的电影《阿甘正传》,正是保守派的代表作。

大家仔细回想一下,《阿甘正传》里面的代表嬉皮士的珍妮下场,嗑药过重,染上一种病(嗯,都知道啥病),最后患得患失过了一生。

甚至影片让约翰列侬在访谈中,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出他自己唱的《Imagine》歌词:

“ no possessions,no religion too (没有财产,也没有宗教信仰)。”

这是电影保守派讽刺左派最显著的地方了。

大聪说这些,当然没有指《阿甘正传》不好的意思。

只是想分享给大家,在电影中,想要做到没有政治倾向是很难的。

即使是艺术片,也没办法脱离政治意识形态去表现故事和人物,更别说《华盛顿邮报》这样的电影了。

左右派在电影中没有好坏,只存在于你是否接受的程度。

《华盛顿邮报》里,没有给到尼克松一个正脸,他一直背对着观众,也意味着影片想把尼克松,描绘成一副老谋深算要毁掉美国的形象。

所以影片不会告诉你,尼克松是第一位访华的美国总统,成为日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第一步,这个成就举世瞩目。

影片也不会告诉你,尼克松在职期间,签订了教育法案,为女性打开参与大学体育的大门。

尼克松还监督南方州各学校和平废除种族隔离制度的行动等等。

影片更不会去思考,美国报刊媒体经过这么多年的迭代,渐渐演变成今天美国媒体自己也反省,为什么报道的民调新闻,和真实的民众所想,差距越拉越大。

最明显的就是2016年底的美国竞选, 当时报刊媒体的采访所谓“真实民调”,都指向竞选当晚就要睡在白宫的希拉里,但最后竞选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是谁了。

这成为美国报刊媒体和民众思想最撕裂的一次。

在今天,美国报刊媒体的报道,远远比不上一直在逃亡的维基解密了。

所以其实,《华盛顿邮报》是一部缅怀之作,怀缅曾经美国报刊人的精神,因为在今天,这种精神已经被稀释了。

关注《大聪看电影》公众号,不追求跑量,只研磨精品

3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华盛顿邮报的更多影评

推荐华盛顿邮报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