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爱情故事

duxj
2018-02-28 19:33:03
《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的结尾处,美香与慎二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电视,天色已经黑了,美香问慎二:“明天早上之前,会不会又要出现新闻速报了呢?感觉会发生什么事,地震啊,爆炸啊,又有人死了,如果真这样打算怎么办?”慎二转过身,跪坐起来,认真地说:“总之,先募捐吧。”

灾难与死亡是美香贯常提及的话题,但并不是以一种恐惧或悲情的口吻。美香是吉登斯现代性图景下的城里人,围绕着她的是地震、战争、难民、核爆炸……影片借助这些元素勾勒出一幅通讯发达、危机四伏、理性化的现代城市图景。

《夜》在这种图景之下描绘了这样一种异乡/都市生活:被延伸至无限渺远,同时缺乏可资依赖的当下;由此形成了一种错位,生活在无限远的层面上与“我”有关——正如与其他千万人有关那样——但在最密切的当下又与“我”相分离。通讯与信息是将人延伸至无穷远的关键,就像慎二和美香在内心不安时的喋喋不休:

“话说安德烈斯,菲律宾的拉链是怎样的?难道说质量不好的反而容易拉吗?就是摩擦力的问题啊,没那么结实的反而更好拉,就是裤链好不好拉,如果向上好拉的话向下也好拉……”
“电话怎么说来着,那个,电话公司每月从富人和穷人手上收取一






...
显示全文
《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的结尾处,美香与慎二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电视,天色已经黑了,美香问慎二:“明天早上之前,会不会又要出现新闻速报了呢?感觉会发生什么事,地震啊,爆炸啊,又有人死了,如果真这样打算怎么办?”慎二转过身,跪坐起来,认真地说:“总之,先募捐吧。”

灾难与死亡是美香贯常提及的话题,但并不是以一种恐惧或悲情的口吻。美香是吉登斯现代性图景下的城里人,围绕着她的是地震、战争、难民、核爆炸……影片借助这些元素勾勒出一幅通讯发达、危机四伏、理性化的现代城市图景。

《夜》在这种图景之下描绘了这样一种异乡/都市生活:被延伸至无限渺远,同时缺乏可资依赖的当下;由此形成了一种错位,生活在无限远的层面上与“我”有关——正如与其他千万人有关那样——但在最密切的当下又与“我”相分离。通讯与信息是将人延伸至无穷远的关键,就像慎二和美香在内心不安时的喋喋不休:

“话说安德烈斯,菲律宾的拉链是怎样的?难道说质量不好的反而容易拉吗?就是摩擦力的问题啊,没那么结实的反而更好拉,就是裤链好不好拉,如果向上好拉的话向下也好拉……”
“电话怎么说来着,那个,电话公司每月从富人和穷人手上收取一万,以前没有这种事情,也就是说,那个……”
“喂,你觉得放射性物质漏了多少。绝对漏了很多,但谁都不告诉我们真相,说到底,可能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话,我们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什么都不知道很可怕,在手机什么都能查到的时代,居然还有不知道的事,多可怕,看来只能笑了。”

这种信息拼接式的表述是“错位”生活的直接表现,一方面,新闻播报式的、重复的纯信息输出方式是一种独特的现代经验,而当个体的话语被纯信息替代时,对照、滑稽、紧张感油然而生(因此我觉得将美香的表述设置为带有个人态度不好,这样有点像是愤青一样);另一方面,这种对于“世界”的关切与两人在“世界”中所处的位置形成对比,慎二是工地上的搬运工,美香是医院的护士,两人均以不同的方式卷入“世界”之中——慎二通过建筑奥运会的场馆参与“世界盛事”,美香通过死亡与疾病参与不同人的人生——但他们都处在“世界”运转机制的底层。

由通讯与信息带来的认识层面上的无限远,与自身在现实世界中的微弱作用力,是慎二与美香们身处的悖论。这种悖论令人不安、失落,但美香、慎二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不安于依靠悖论之中的小小欢乐度日,也不愿意通过趋附更大利益来获得快感,他们以一种逆向的态度来反馈“世界”:

“你觉得恋爱是什么?我觉得是某人的前男友和某人的前女友,不长记性重复在一起又分开的过程。恋爱不是会全表现出来么,像傻子一样。即使如此,一旦失恋,大家就会嚷嚷着空虚寂寞冷,真没用。不过,说这话的我才是最没用的那个,怎么就不懂总有天会被抛弃呢?是吧。”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慎二和美香都遇到了另外的人:曾经在高中一直暗恋慎二的女孩和曾经抛弃过美香的前男友。他们都更深入地卷入到“世界”的运转机制之中,暗恋慎二的女孩是律师,即将出国,美香的前男友是企业的管理人员,有车,有领导权。两人都以拒绝了结了之前的感情,拒绝通过情感跨向、融入“世界”的运转——既然已被抛弃,那么,清醒于自己的无力与软弱并保持这种无力与软弱,就成为悖论生活中的一种抵抗。是这种抵抗让两人成为“怪人”(虽然我还是觉得让美香就这样用台词直白地说出来不好)。

慎二与美香的动人之处在于,他们之间的情感是对这种错位生活的弥合。慎二在房间里数账单时想到了美香:

“房租6万5千,叙利亚,恐怖袭来,伙食费2万5千,美女酒吧1万8千,地震,智之死了,伊拉克死了56个人,药害艾滋诉讼,止汗剂750,安保法案,少子老龄化。想她。”

这种联想并不是因为美香与账单或这些社会事件之间有任何事务上的关联或相似性。账单代表着慎二的社会生活,与各种机构和体系相关的、“知道”了无限远的消息的现代社会生活。但美香在慎二满脑子的账目中浮现,是私人性联结与社会性联结的并置:“我”生活在无限远的世界中,但“我”开始有亲密的人了,而因为这种联结,“我”开始拥有“此刻”了——就像慎二最后对美香说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义,但我知道此刻心跳不已”。

两人在一起目睹过几次现代城市的奇观。第一次是一个巨大的气球从高楼之间飘过,恰好被等红灯的两人抬头看见,第二次是两人从乡下回到东京,在路边看到了之前路边歌手的巨幅广告。另外,还有东京特有的蓝色月亮和结尾处绽放的小花。

这些奇观之间有着差异。路边歌手的成名是在资本世界中的成功,它是“奇观”的原因在于不知名的歌手成功地跨越并融入了“世界”,这种“东京梦”式的奇观是功利式的胜利,与此前的价值架构相冲突(所以我觉得有些奇怪);但巨大的气球和蓝色月亮可被看作是出神的超现实瞬间,也是自然景观的超现实瞬间。它令影片变得更多维,视觉上的奇观仿佛是内心多端感触的一种锐利而极端的外在展现;并且,这种超现实感是对无力感的另一种演绎,如同凌驾与慎二和美香之上的资本主义体系,超现实的景观同样高高地处于他们的上方,但不再是凌驾、使用他们,而是不在意他们——巨型气球和蓝色月亮类似于“天地不仁”的景观,但这样反而为仰起头的慎二和美香带来了平等而惊喜的观感。而影片结尾处,小花一夜绽放的奇观,是生命自然的结果而不再具有超现实的色彩,这样影片似乎想要表达,慎二和美香之间的联结不仅是一种现代城市中的爱情,不仅是对错位生活的弥合,不仅只是社会层面上的存在,它还有更深的根基,扎在生命的自然面向之中(但用一夜绽放的小花来表现,是不是又些过于显明和符号化了呢?)。无论怎样,《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总是让我想起,在看过之后,并且还想要看更多的与城市电影的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的更多影评

推荐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