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家与松 利家与松 8.3分

乱七八糟的笔记(也许还会更新)

思语
2018-02-28 看过

喜欢从看电视剧开始,到小说,再到科普了解历史。对日本历史还比较瞎。

看这部剧是从对信长的兴趣出发的。发现编剧们都很偏爱他,看过的信长都很有魅力。而这部剧让人觉得信长身边的这些争风吃醋(划掉),争强好胜的男人们,他们之间的情谊和竞争,是信长集团的战斗力重要来源之一。信长也很善于利用这种力量。

(提示:此段分析轻度涉腐,反感者请绕行)

比如:第19集,利家为擅自从战场上撤兵的秀吉说情这一段。前情是秀吉想和权六争权,在权六领导的战斗中激将权六说出“你撤兵吧。”这样的话。权六兵败之后,秀吉被关押起来要处死。信长派人去利家处说你是好人不要帮秀吉说情。利家觉得自己领会了主公的意图是和字面相反,巴巴地从越前跑到安土城。卜一见面,信长说了这么句话,很轻松愉快嘛。就象在表示关系很近,你畅所欲言吧。

利家听了这话,笑嘻嘻一把扯下外面的装饰马甲(对不起,不知道专业词汇),【你不喜欢,我就改。】

信长问他:恒与说你说我不舍得杀秀吉,所以暗示你来安土城?

利家:啊哈!(特么傻不傻?领导的暗示你怎么可以明说呢?还一脸自作多情的傻笑)

并说:因为主公是个善良体贴的人。您不可能让秀吉死。

领导表示很生气:混账!秀吉必须死。【我怎么能让所有人知道你可以轻易看透我。】

利家以为领导不过要扭捏一番,继续着自己打好的稿子:你真的这么想吗?【咦?刚才的温柔呢?】

信长(冷冰冰状):没错。

利家满脸委屈地看着信长。然后

信长这下还是赶紧问了:“你要干什么?”我也吓一跳,以为他要说那我就陪猴子去。还好他没有傻到那个程度。只是切掉了发髻,中间抬手的时候还忍了一下伤口的疼痛。【好吧,那只好苦肉计了,看你心不心疼】(利家有这个资本这么做,在利家立下汗马功劳的战斗结束之后的庆功会上信长先对一个不相干的人宣布了最大奖品,利家起身就走,连句告退都没有,信长也宠着他。)

他说:救不了朋友是武士的耻辱,又擅自揣度主公的意思,不仅无理也非臣下应该做的。请主公原谅。【这下还不可以吗?】

这时信长问的话,挺让我想入非非的,嘿嘿

下面利家的回答就更……:

利家自认是织田家中最了解主公心意的人,主公的心向来都是利家心中的明镜,无论分离得多么遥远都能看清楚。如今那个明镜已经模糊。小犬真心寂寞难过。打算当和尚去,和阿松为秀吉与阿宁祭社。

信长只是面不改色地说了句:是吗?

利家眼泪汪汪地:啊!【没话了,555】(其实这部剧里平常的老大哥唐泽挺孩子气的,嘿嘿】

在此关键时刻,权六来了。(感觉再不插权六要变爱情戏了,捂脸。大老爷们说起知心话也让人心扑通扑通地)

权六真是好爸爸(前面利家说权六是三人帮的爸爸),上来就打自家孩子一巴掌。骂着:混账东西!

然后对主公说:请主公念在又左(利家)份上,饶了小猴一命。若是小猴难逃切腹一死,在下权六也将負起统帅责任,切腹谢罪。

(这里权六说得真是滴水不漏,既缓和了信长和利家的关系,又把自己也放在砝码上给信长一个梯子。当然他也知道信长并不想让猴子死。只是想卖他一个面子。不过如此体贴信长以及有集体主义的下属真是信长的福分啊!)

这时利家面对权六这个父亲大人,因为不顾权六的面子私自来为猴子求情,流下了羞愧难过的眼泪。

主公大人终于挑了挑眉毛满意地笑了。

窃以为反町在这部戏里演得挺好的。除了君王的深藏不露,有很多需要仔细看的小细节。

话说信长对前田一家真是很倚重信任,包括良之。试想,如果不相信,怎么会把妹妹交给他保护?又怎么敢派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卧底?特工肯定是领导的自己人啊!这部剧把信长写得也有情有义,分别时要把贴身扇子送给良之,良之的回答也挺让人冒星星眼的,什么不想太思念主公什么的。良之身后,信长也暗自烧纸祭奠。

18.02.28

(希望后面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再来唠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利家与松的更多剧评

推荐利家与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