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故人 山河故人 7.9分

山在,河在,故人也在

乌龙茶上手
2018-02-28 看过

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在一望无际的嘈杂人海里,如果看到一个小孩路过,我会幻想他长大后是什么样子,就像《山河故人》里拿着关公大刀的小男孩一样,十年前他穿着一套蓝色的衣服,走过热闹纷繁的人群,十年后他依然拿着关公大刀,穿着一套蓝色衣服,不同的是,这次他独自穿过一条小路,顺带掀起时间流逝的脉络。

不管是热闹的千禧年烟花,还是长江几道弯边的爆竹,或者是播撒种子的飞机掉落的轰鸣,都在告诉我们时间的远去,主角命运的改变。

任何故事的开端不然是平淡的,不然是欣喜或者悲伤的。在千禧年的大背景下,即使是有满眼忧愁的人也会跟着快乐几分,就像故事开篇时他们就着欢快的音乐跳的舞一样。

“We will go our way,we will leave someday。”就像本片的主题一样,生老病死,人在路途,但山河不变,时间在走。

人生就是一个选择的过程。比如涛问的“那是甚问题,几何问题还是代数问题?”,她问了两个人一样的问题,两个人的回答刚好表露了各自的个性和脾气,梁子老实,对这种显得俏皮的问题答不上话,没说出什么名堂就结束了话题;张晋生不一样,张晋生自信,会接俏皮话,还能再抛出话题让涛儿回,两个人有来有往。

“你就是欺负我喜欢你。”张晋生在拥挤的街头对涛儿说。“再见”,梁子在迪厅外面对涛儿说。涛儿选择了张晋生,梁子选择了诀别。20岁的日子,短暂又恼人。

后来时间过得很快,久别重逢后的梁子问涛儿,“今年过年没唱《伞头》了?”“不唱了,再也写不出那好词了。”涛儿的爸爸在火车站过世了,涛儿的儿子回到涛儿身边,带着大城市小孩的气息,嘴里喊着妈咪。涛儿送儿子一段告别的旅程,放叶倩文的《珍重》给儿子听,坐着慢车,摇摇晃晃。

最后呀,文峰塔还在,冬天也到了,怎么人就老了呢。怎么日子一晃就跨过千禧年这么久了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河故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山河故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