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丽芙基特里奇

NanNan
2018-02-28 16:04:50

丈夫死后,她像孤儿一般举目无亲,走在旷野天地。每当她想跟自己和解,想被人打捞上岸,就越是向下沉沦。但某个深秋某天,她播放着二十年前在厨房刷碗,丈夫广播里播放的曲子。脚踏秋叶,手拿左轮手枪决定赴死。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呢,遗传了吞枪自尽父亲的抑郁基因,成为戾气的妻子,刻薄的母亲。所有人眼里的怪人,那天她躺在情夫怀里,商量着私奔,削掉的苹果皮变成一条绿蛇从她脚边溜走。当晚情夫车祸身亡。很多年以后,她对完美丈夫歇斯底里:那天我要离开你的,我本可以离开你。

我听过一个词——深渊般的脸,我一直想这是怎样的面孔,就是奥丽芙的脸。因过早的通透,识智又敏感,进而真实所呈现的脸。赤裸地像是承载生活万象的容器,人们讨好寒暄,虚伪矫饰,一团和气,她在这个嘲笑失败的世界里尽量保持渺小的体面和尊严。她在丈夫死后的那个深秋自杀失败后嚎啕大哭,狼狈不堪,如鲠在喉。

她哪里是怪人,她可能就是你的外婆,也可能是你的妈妈。

我不知道人这一生作为儿女,父母,爱人,朋友这些角色能分担多少情感,他们通过情感彼此连结又能否互相理解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共鸣,能否为别人放弃坏的一部分。而非失去才说我终于放弃那部分自

...
显示全文

丈夫死后,她像孤儿一般举目无亲,走在旷野天地。每当她想跟自己和解,想被人打捞上岸,就越是向下沉沦。但某个深秋某天,她播放着二十年前在厨房刷碗,丈夫广播里播放的曲子。脚踏秋叶,手拿左轮手枪决定赴死。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呢,遗传了吞枪自尽父亲的抑郁基因,成为戾气的妻子,刻薄的母亲。所有人眼里的怪人,那天她躺在情夫怀里,商量着私奔,削掉的苹果皮变成一条绿蛇从她脚边溜走。当晚情夫车祸身亡。很多年以后,她对完美丈夫歇斯底里:那天我要离开你的,我本可以离开你。

我听过一个词——深渊般的脸,我一直想这是怎样的面孔,就是奥丽芙的脸。因过早的通透,识智又敏感,进而真实所呈现的脸。赤裸地像是承载生活万象的容器,人们讨好寒暄,虚伪矫饰,一团和气,她在这个嘲笑失败的世界里尽量保持渺小的体面和尊严。她在丈夫死后的那个深秋自杀失败后嚎啕大哭,狼狈不堪,如鲠在喉。

她哪里是怪人,她可能就是你的外婆,也可能是你的妈妈。

我不知道人这一生作为儿女,父母,爱人,朋友这些角色能分担多少情感,他们通过情感彼此连结又能否互相理解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共鸣,能否为别人放弃坏的一部分。而非失去才说我终于放弃那部分自我了你回来啊我们再来过一下。

我大概真的赞同,写出这样剧本这样人物性格经历的人三十岁之前会自杀吧。我想每个人的一生如果花上四个小时来看这部也不算苛刻。我爱死于佩尔跟科恩嫂这样的女演员了,我对她们真的不行,深渊般的脸,生活的脸,富有文学质感的脸。当我看一个女演员注意到头发丝我就知道她可以。

奥丽芙最后躺在同样丧寡的杰克身旁痴痴地看窗外海鸟,她说:

It baffles,this world.I dont want to leave it yet.

世界让我挫败,我还不舍离开

那一刻,我想她终于踩着落叶独自步入森林,在最幽暗处闭眼。想到这里,我几乎要落下泪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奥丽芙·基特里奇的更多剧评

推荐奥丽芙·基特里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