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谁言一笑倾人国

情飞
2018-02-28 10:55:57

《妖猫传》有大美。其中一段情节使我印象深刻,高力士令李白为杨玉环作诗,李白吟出千古名句——"云想衣裳花想容"。电影中,李白却说,诗句不是写给娘娘的,自己并未见过娘娘。然而,的确是杨玉环的美丽激发了诗人灵感,《妖猫传》为何要安排李白说出这样的话?其实答案很清晰。诗句所描述的美,既是美人之美,也是盛世之美,飘逸洒脱、清清丽丽,和谐一致!人美得堂堂正正,杨玉环是大唐之盛,杨玉环是大唐之美;而非,大唐之耻。陈凯歌讲述杨玉环的故事,对观众来讲是一件幸事。为什么?因为他尊重女性,尊重美,他的影片里,人有尊严。我们看到了,致使盛世倾覆的,是癫狂、贪婪、背叛、阴谋、诡计,而非杨玉环的美。 想起《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学虞姬自刎而死。"虞姬虞姬奈若何",虞姬毕竟是个平凡女子,她能给予霸王的只是粉黛之美、歌舞之乐,而无法帮助霸王成伟业,平天下。垓下之围,虞兮之泣,虞姬的形象以她柔腻无骨的缠绵,衬得项羽更加阳刚冷峻,更有英雄气概。虞姬,是幸运的——她没有被妖魔化,没有被道学家拿来说事,没有背负种种历史的隐喻,她做为一个完整的大写的人,站在霸王身边,而不像在她之前、之后的那些亡国君王身

...
显示全文

《妖猫传》有大美。其中一段情节使我印象深刻,高力士令李白为杨玉环作诗,李白吟出千古名句——"云想衣裳花想容"。电影中,李白却说,诗句不是写给娘娘的,自己并未见过娘娘。然而,的确是杨玉环的美丽激发了诗人灵感,《妖猫传》为何要安排李白说出这样的话?其实答案很清晰。诗句所描述的美,既是美人之美,也是盛世之美,飘逸洒脱、清清丽丽,和谐一致!人美得堂堂正正,杨玉环是大唐之盛,杨玉环是大唐之美;而非,大唐之耻。陈凯歌讲述杨玉环的故事,对观众来讲是一件幸事。为什么?因为他尊重女性,尊重美,他的影片里,人有尊严。我们看到了,致使盛世倾覆的,是癫狂、贪婪、背叛、阴谋、诡计,而非杨玉环的美。 想起《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学虞姬自刎而死。"虞姬虞姬奈若何",虞姬毕竟是个平凡女子,她能给予霸王的只是粉黛之美、歌舞之乐,而无法帮助霸王成伟业,平天下。垓下之围,虞兮之泣,虞姬的形象以她柔腻无骨的缠绵,衬得项羽更加阳刚冷峻,更有英雄气概。虞姬,是幸运的——她没有被妖魔化,没有被道学家拿来说事,没有背负种种历史的隐喻,她做为一个完整的大写的人,站在霸王身边,而不像在她之前、之后的那些亡国君王身边的女子们,在绵延的历史长河里要忍受着“倾人国”的骂名。 “哲夫成城,哲妇倾城”,这是《诗经》之《大雅·瞻仰》里的诗句。真的,诗人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虽然诗歌讽刺的是被周幽王宠幸的褎姒,但世间妇人却皆成为诗歌的矛头所向。“赫赫周宗,褎姒灭之”(《小雅·正月》),那么如何灭周的呢?《小雅·雨无止》有“路丧饥谨,斩伐四国”;《小雅·十月之交》中是“烨烨震电,不守不令”,“百川沸腾”,“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下界有邪气,上苍有惩罚。饥荒、杀伐、雷电、地震、洪水……皆是惩罚,皆是因为下界邪气,皆是因为一个女人,褎姒。 杜甫《北征》里有言,“不闻夏殷商,中自诛褎姒”,告诉我们,在传说中,不仅有褎姒亡周,还有妹喜亡夏,妲己亡纣。历史之女祸是有渊源的。刘向在《列女传》里提到这三个女子“美于色,薄于德”的罪行,提到三个女子的笑:妹喜见三千人醉死酒池而发笑,妲己见罪人堕于炮烙的火炭而发笑,褎姒是烽火戏了诸侯而发笑。真是笑的可怕,笑的令人胆战心惊。又有传说,妹喜听到丝织物撕裂之声也喜欢发笑,李商隐《僧院牡丹》用此典,“倾国唯待笑,要裂几多缯”。这些可怕的笑让人想到杜牧《过华清宫》两首写杨玉环的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云中乱拍禄山舞,风过重峦下笑声”。倚天楼殿回望长安,只道锦绣山河太平盛世,醉了,冶荡恣肆笑起来,终于笑得“六军同驻马”,笑得“倾国留无路”。多可笑,杨玉环之美成了倾国的祸根;多可怕,无端负此污名。 《国语·晋语》中说,“妹喜有宠,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妹喜不过是被征服部落进献的美女,也是使了美人计,后来果然与商汤的伊尹合力亡夏。这样看,妹喜也算得上巾帼英雄了,其功当比后来亡吴的西施。但历史的一页匆匆翻过,女祸的成见泥沙俱下,妹喜、西施也被挟裹而去——“断肠吴王宫外水,浊泥犹得葬西施”(李商隐《景阳宫》)——后世笔端书影里的“女祸”隐喻,又何尝不是将她们埋葬的另一层浊泥。 其实,李商隐《景阳宫》叹的是南北朝陈后主身边的舞女张丽华。“景阳宫井剩堪悲,不尽龙鸾誓死期”,这是诗的前两句。景阳井又称胭脂井,隋军攻破陈宫,后主与张丽华就藏匿于此,后被擒获。“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陈后主作得《玉树后庭花》,“新装艳质本倾城”他知道的啊,但那落红满地,江山摇落,他莫非真以为是遥遥无期的事?“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杜牧《夜泊秦淮》)从此以后,张丽华,《后庭花》,便与“亡国”的意象捆绑在一起了。张丽华之前还有个北齐后主宠妃小怜。李商隐有《北齐二首》。其中之一:“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玉体是有罪的,她过多的吸引了君王的注意力。玉体裸露之时,荆棘已在宫殿的废墟上蔓延。同样开始蔓延的依旧是“哲妇倾城”这历史的隐喻书写。 暮鸦空殿,钟鸣幽怨。离恨绵绵,春日如年。书页哗啦啦响着,讲述一个又一个“美女国之咎”的故事,又或许只是反复讲述同一个故事。谁站出来反抗这声音了?侧耳倾听,只闻杜鹃声声。 不,还是有一个声音,刺破历史的层层雾障,尽管它是那样微弱。这声音来自蜀帝孟嫔妃花蕊夫人。国破被俘往汴京,赵匡胤命其作诗。花蕊夫人的《述国亡》是这样写的:“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许妹喜们一个发言的机会,她们该会有许多人要起身为自己辩护吧。而历史始终牢牢掌控了自己的发言权,“隐喻”早早宣告了对“去魅”的不战而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