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天下 独孤天下 6.3分

红颜祸水岂无凭 亡国破家因独孤——记千古第一恶后独孤伽罗

刘淼北京1984
2018-02-28 10:53:19
商亡,世人皆斥妲己,周衰,褒姒难辞其咎。勾践灭吴,西施成首功。飞燕专宠,汉室渐衰微。自古以来,那些亡国之君和昏庸帝王身边的女人,皆被视为“红颜祸水”。然平心而论,那些耳熟能详的“红颜祸水”当中,真正祸国殃民,甚至倾城亡国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能够展现她们影响力和危害性的往往不是正统的史料,而是民间的小说评书等文学作品,君王无道,盖己之过,然其主因不一而足,因此,为他们背锅的也不应只是那些在封建时代里本身就欠缺足够的知识文化和政治原则的弱女子了。

那么在中华历史上是否存在着真正意义的“红颜祸水”呢?是否有这样一位女性,在其生命中通过各个方面对帝王施加负面的影响,进而将一个皇室引向混乱,将一个朝代推向衰亡呢?如果要找出这么一个人的话,那就是隋文帝的爱妻,隋朝的开国皇后独孤伽罗,也就是我们文章的主角了。

2018年,有一部50集的大型电视剧《独孤皇后》即将上演,童颜巨乳的“东方教主”陈乔恩扮演的独孤伽罗,将和陈晓扮演的隋文帝杨坚在银幕上携手开创享誉后世的“开皇之治”。电视剧尚未开演,不多作评价,但至少届时会有更多的人在剧中见到独孤伽罗符合当代女性价值观的一面,比如对爱情坚贞不渝,比如性格坚



...
显示全文
商亡,世人皆斥妲己,周衰,褒姒难辞其咎。勾践灭吴,西施成首功。飞燕专宠,汉室渐衰微。自古以来,那些亡国之君和昏庸帝王身边的女人,皆被视为“红颜祸水”。然平心而论,那些耳熟能详的“红颜祸水”当中,真正祸国殃民,甚至倾城亡国的实在是少之又少,能够展现她们影响力和危害性的往往不是正统的史料,而是民间的小说评书等文学作品,君王无道,盖己之过,然其主因不一而足,因此,为他们背锅的也不应只是那些在封建时代里本身就欠缺足够的知识文化和政治原则的弱女子了。

那么在中华历史上是否存在着真正意义的“红颜祸水”呢?是否有这样一位女性,在其生命中通过各个方面对帝王施加负面的影响,进而将一个皇室引向混乱,将一个朝代推向衰亡呢?如果要找出这么一个人的话,那就是隋文帝的爱妻,隋朝的开国皇后独孤伽罗,也就是我们文章的主角了。

2018年,有一部50集的大型电视剧《独孤皇后》即将上演,童颜巨乳的“东方教主”陈乔恩扮演的独孤伽罗,将和陈晓扮演的隋文帝杨坚在银幕上携手开创享誉后世的“开皇之治”。电视剧尚未开演,不多作评价,但至少届时会有更多的人在剧中见到独孤伽罗符合当代女性价值观的一面,比如对爱情坚贞不渝,比如性格坚强敢爱敢恨,比如知识渊博处事果断等等。可惜近年来我国电视剧涉及历史题材往往顾此失彼,强调主角光环乃至罔顾史实,无论是《军师联盟》里将奸诈权臣司马懿洗成忍辱负重的忠臣良相,还是《芈月传》里把芈八子从腹黑女强人变身成白莲花女神,编剧导演篡改历史夹带私货的行为,会让有些人大呼过瘾,却让历史研究者大跌眼镜。但无论怎样对独孤伽罗进行艺术加工,她活在史书中的历史形象,都不会因为电视剧的美化和扭曲而有任何改变。

独孤伽罗,这位隋文帝的妻子,隋炀帝的母亲,这个改变了那个年代中华和世界命运的女人,千百年来却鲜有人将她和“红颜祸水”联系到一起。即使偶尔被提到,她也会被视为“一夫一妻的先驱和模范”,“伟大的女性政治家”。可叹的是,当我们越是去选择最正统严谨的史料,采取相对公正的态度去审视这位诸多文艺青年和历史爱好者心目中的偶像时,便会更深刻认识到,独孤伽罗才是真正意义的“红颜祸水”,才是因个人行为和决策导致“国破家亡”的最典型的女性代表,才是中华古代“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价值观的典型案例。

公元559年,根据资治通鉴周书记载,15岁的独孤伽罗结婚不过月余,她的父亲——以智勇兼备闻名天下,官拜卫国公的独孤信就被北周权臣宇文护逼死,这件事无疑给年幼的伽罗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在那个没有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年代,我们有理由推测独孤伽罗内心遭受的创伤,无形中影响了她今后人生中的诸多决断和行为。根据《北史》记载和百家讲坛蒙曼教授关于《大隋风云》的讲座中的描述,独孤伽罗在和杨坚结婚后就逼他发下誓言,一生当中不能和其他女人再生孩子,而从其之后的表现来看,她的要求还不止于此。隋文帝也正因为信守了这一诺言,在人格上或许可以得到一部分人高度的评价,却为之付出了王朝二世而亡的惨痛代价。

在杨坚称帝之前,独孤伽罗始终还是给人一种温慧贤良的印象,隋书后妃列传中对独孤伽罗前期的评价非常到位:“后初亦柔顺恭孝,不失妇道。后姊为周明帝后,长女为周宣帝后,贵戚之盛,莫与为比,而后每谦卑自守,世以为贤。”独孤伽罗的大姐嫁给了周明帝,四姐嫁给了唐朝建立者李渊的父亲李昺,整个家族在宇文护迫害下虽曾一度风雨飘摇,但随着宇文护被北周最后一位名君也是倒数第三位的君王周武帝宇文邕设计诛杀,独孤家族又重新得以振兴。在此期间,独孤伽罗一直表现的相当谦恭和谨慎,而史书中的“初亦”和“世以为”,也为之后性情的转变做好了铺垫。

那么独孤伽罗是从何时开始心怀不轨,希望杨坚能够建立自己的霸业,推翻宇文家族的呢?也许正是在她15岁时父亲独孤信被杀的那一刻吧。即便后来她和杨坚所生的长女杨丽华嫁给了周武帝的儿子周宣帝,全家成为了北周地位最高影响力最强的外戚势力,她还是希望自己家族得到更高的荣誉和权威,还是希望总有一日能够为自己的父亲报仇雪恨。

“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

此时的杨坚,不顾女儿身为太后的处境,不顾世人对他“欺辱孤儿寡母”的非议,在公元581年正式逼迫9岁的小皇帝周静帝将皇位“禅让”给他,就此建立了短暂而充满传奇色彩的大隋王朝。随后杨坚对北周残余的皇室大肆屠杀,不单害死了周静帝,宇文家族也几乎被清除殆尽。独孤伽罗成为独孤皇后的同时,也就此大仇得报。在这一历史事件背后,处境最为尴尬的大概就是独孤皇后的大女儿杨丽华,昨天还是前朝的太后,今天就变成了新朝的公主,名义上自己的太子周静帝被权臣杀死,但这权臣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北周书记载杨丽华早早得知杨坚有篡位之心,“意颇不平,形于颜色,及行禅代,愤惋逾甚”,之后杨坚虽然要为杨丽华再请一位乘龙快婿,却被严辞拒绝,终身不再嫁人。公元609年,49岁杨丽华在随隋炀帝西巡当中冻病而死,死时将女儿和女婿托付给隋炀帝杨广,可杨广几年后还是因莫须有的传言和奸臣的诽谤而将这两人尽皆杀死。对杨坚和独孤皇后而言,女儿的个人幸福绝不是他们要考虑的,实际上在杨坚与独孤皇后一生中所生的五男数女当中,杨丽华的一生已经不算糟糕的了。

在登基的时候杨坚只有四十岁,对于出身武家,史书上记载从小精力充沛,目光如炬的他来说,即使放在当时那个人均寿命很短的时代,这位新皇帝还算仍属壮年,意气风发。至于比杨坚小三岁,当时37岁的独孤皇后,相貌上虽然不能说是年老色衰,但根据史料,也注定不比二八佳人了。独孤伽罗贴吧曾经整理了北史中对杨家和独孤家主要人物的容貌描写,都没有对独孤伽罗美丑的任何描述,反而他的父亲独孤信的侧帽风流,杨广的美姿仪以及诸位亲族的秀美容貌被特意提及,这无形中更衬托独孤伽罗貌不惊人的事实。相比起贴吧独孤伽罗的粉丝们牵强的认为这位皇后“中等漂亮”的结论,笔者觉得独孤伽罗可能和中国第一太后——北周冯太后一样,都属于容貌端正但不足以特意提及的水准。此外,独孤伽罗生性简朴自律,并无什么可以闲情偶寄的爱好,与杨坚结婚20多年生了10个孩子(有一说没有十个,但肯定在七个以上)的她,此时仍希望杨坚将全部的情意投注到她一人身上,那么她是怎么做的呢?史书对此的记载非常明确:“上每临朝,后辄与上方辇而进,至阁乃止。使宦官伺上,政有所失,随则匡谏,多所弘益。候上退朝而同反燕寝,相顾欣然”。意思就是每天独孤皇后和杨坚一起上下班,早上送到宫门口,下班之后再到宫门口接他回家。在杨坚工作的时候,独孤皇后就把宦官安排在杨坚身边,监督杨坚的工作情况,如果觉得有问题就让太监给她传话,让隋文帝改正问题。整段话中,文人的春秋曲笔若隐若现,说劝谏多所弘益而不提劝谏何事,言相顾欣然仿佛写史之人日日身在车中观察,整体的文字氛围表面温馨,暗中却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身为一代明君,面对一位爱好不多,相貌不美,年纪不小却整天和他形影不离的老妻,本身性格就不开朗的杨坚的日子过得可以说颇为憋屈乏味,既无个人空间,也无隐私可言。资治通鉴和其他史书中都说杨坚是一位勤于朝政,每天天不亮就上班,到太阳下山还不停止工作的劳动模范皇帝,那么这是否有一些宁肯多在朝廷上批阅奏折,从而减少和独孤伽罗在一起的“相顾欣然”的心思在里面呢?更值得一提的是《隋书》在撰写这段“夫妻恩爱”的史实之前,魏征先生特意写明杨坚对独孤皇后“甚宠惮之”,既喜爱,又害怕,那么喜爱的是什么,又为什么害怕,想必一千多年前这位唐朝的名相已经给读者留下了充分的思考空间了。

虽然史书中不乏一些对独孤皇后的赞美之词,譬如所谓的“二贤”,所谓的“颇仁爱”,所谓的“国家之事,焉可顾私”,然而真正通读历史,了解历史的人都应该明白,在一位君王在位期间,君王取得的上限往往超过了他所能达到的水准,往往是诸多同时期的仁人志士,贤相良将所共同努力的结果。反过来,君王所展现的下限,倒是很符合他们自身的水平,甚至能从中看出他们的性格和智商。那么杨坚和独孤伽罗究竟做了哪些事情暴露了下限呢?唐太宗对隋文帝的评价是“好为小术,不达大体”,认为隋文帝过于勤勉反而显得缺乏领导能力和帝王气场,因为篡位起家的自己不信任臣子,害怕把事情托付给旁人,所以凡事都要事必躬亲。在隋朝十四年大旱的时候,隋文帝看到百姓饿肚子而哭泣,但是却不肯开放堆积如山的粮仓赈济灾民,这也让李世民给出了“隋文不怜百姓而惜仓库”的评价。此外隋文帝政治生涯小错不断,生涯前期面对李德林的劝谏恼羞成怒将其罢官,生涯中期疑神疑鬼迫害重臣,生涯后期胡乱变更法律,甚至一度采用“盗一文钱就要杀头”的严酷刑法。随着一批开国功臣或被贬官或被杀死,隋朝执政者的执政能力屡屡被质疑,政治形势变得越来越紧张。如此看来,所谓饱读诗书明理知礼的一代贤后独孤伽罗,在隋文帝逐渐神经质和频繁犯错的时候,在皇权的权威逐渐替代了法律和常理的时候,她完全没有阻止和劝诫,而是让隋文帝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更可悲的是,在皇储之争中,独孤皇后联手杨广杨素废掉太子所展现出的能量,既让大臣们感到恐惧,也让那些有才无德的野心家感到振奋。毕竟杨广和杨素不就是靠谗言从独孤皇后这里赢得支持,进而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的吗?

独孤皇后自己生活清心寡欲,极力强调精神和肉体两层面的“一夫一妻”制,这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种美德,然而她对贵为皇帝的隋文帝也有同样的要求,这就显得有些不妥了。杨坚的简朴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独孤皇后的影响,他一顿饭往往只吃一两个荤菜,衣服穿破了还要反复缝补,宫廷里的奢侈之物也被他逐一换掉。然而杨坚的这些克己复礼的行为,因为仁寿宫的兴建和独孤皇后死后他的放纵而显得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也成为了杨坚的简朴可能是被独孤皇后严格制约的论据。至于对爱情的洁癖的程度,独孤皇后的妒忌之心无论《北史》还是《隋书》都无法回避,前者说独孤皇后“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后者则说她“功参历试,外预朝政,内擅宫闱,怀嫉妒之心,虚嫔妾之位,不设三妃,防其上逼……加又抑损服章,降其品秩”。可以想见,独孤皇后在位期间,充分的利用了自己手中的职权,竭力维护她那份自以为坚贞的爱情。

但尽管独孤皇后对隋文帝如此严加看管,还是没能完全控制住隋文帝“出轨”,最有名的事情就是杨坚和昔日名将尉迟炯的孙女的“小三事件”。尉迟炯是杨坚在北周末期掌握朝政时的死敌,他起兵讨伐杨坚却输给了北周战神韦孝宽,最终兵败自杀。此后孤苦无依的尉迟炯的孙女虽然沦落宫中为奴,但是姿容之美仍让杨坚一见倾心,进而得到宠幸。得知此事的独孤皇后大发雷霆,当即趁杨坚上朝的时候派人将这位“小三”活活打死,气的杨坚一度策马乱跑远离皇城,入山谷间二十余里,捶胸叹息“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怎么治理国家?”最后还是朝中最有能力和地位的高颎和杨素两人苦苦哀求到半夜,才让隋文帝回到宫中。虽然这件事后独孤皇后得到隋文帝的原谅,但杀死小三却要哭着乞求丈夫谅解的她仍然“自此意颇衰折”,这起“小三事件”让她的夫妻关系受到了伤害,在丈夫面前变得抬不起头。在这样的结果面前,独孤皇后心中的怒火和委屈无处宣泄,终于迁怒于在劝说隋文帝回宫的时候对她有不敬之词的高颎,也为此后的太子之争埋下伏笔。

当自己的丈夫出轨时,独孤皇后对“小三”展现出如此严苛残忍的一面,那对那些不能信奉一夫一妻制的臣下又如何呢?之前提到的高颎在自己的结发之妻病死后一度很伤心,婉拒了皇帝提出的为他续弦的建议,不过不久后他又和自己的妾生了孩子。抓到把柄的独孤皇后对此多有诋毁,称高颎欺骗主上,对妻子和皇帝都不忠诚,不可信任,让隋文帝和高颎渐渐疏远。如果说对高颎还只是因为此前皇帝离宫事件怀恨在心,那史书中记载的“后见诸王及朝士有妾孕者,必劝上斥之”又当怎么说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自己觉得好的,就一定也要让别人学习效仿?在那样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有着鲜卑族血统的独孤伽罗举起了反对男权的大旗,就算不肯定支持,倒也不用批驳反对。但作为国家最高领导的夫人,因为个人好恶而通过枕边风的方式将大臣们的私人生活和政治生涯捆绑起来,那实在是荒唐之极的事情,独孤皇后的气度之小,由此也可见一斑。

被爱情和政治捆绑在一起的不只是大臣,还有自己的儿子。太子杨勇的原配元妃很不得宠,之后因为心痛病发很快就死去了。独孤皇后认为是太子和他宠爱的昭训云氏联手害死了太子妃,对杨勇态度极其恶劣刻薄,甚至还派人去监视太子,去寻找他的过失以找机会向隋文帝汇报。目睹母亲的爱情洁癖和与太子的不和,二儿子杨广投其所好,和自己的妻子萧妃大秀恩爱,将侍女都换成相貌平平甚至丑陋的年老女子,十几年来只和萧妃生有两个儿子,打造出了一个忠于爱情不好女色的形象,得到了独孤皇后的极大偏爱。在日后的皇子之争中杨广获得了独孤皇后的大力支持,促使隋文帝最终做出更换皇子的重大决定。无法分清公德和私德的界限,罔顾历史上废长立幼乱国的诸多教训,依靠自己的主观判断而不是从国家大局角度出发来参与政治,即使最终毁掉隋朝的不是杨广,独孤伽罗的情商,还是只能用不如中人来形容了。

隋朝经历了开皇之治早期的欣欣向荣,却因为隋文帝的多疑和独孤伽罗的不当干政而开始逐渐出现不稳定的因素,对于当时的有识之士而言,即使他们还没有看穿杨广忠臣孝子的伪装,也早就看透了权臣杨素的野心。可叹的是因为独孤皇后对杨素为首的一些阴谋家的偏听偏信和一力维护,国家已经逐渐走向了难以收拾的局面。杨素是隋朝历史上最杰出的军事将领,被誉为隋朝四大名将之首,本人也极有才华,但是也因做事不讲原则只讲利益,性格高傲残忍而被人诟病。年轻时的杨素曾经因顶撞北周武帝而差点被杀头,但又因此得到北周武帝的赏识和重用,屡立战功。当武帝和宣帝去世后,杨素又站在了想要改朝换代的国戚杨坚的一边,在杨坚建立隋朝和统一中华的诸多战役中立下大功,官拜右尚书仆射,在朝中地位仅次于高颎。杨素性情放浪不羁,安于享乐,生活作风极其奢侈,自己的宅邸规格和皇宫都没什么区别,这和隋文帝以及独孤皇后的简朴理念格格不入。但由于杨素能力出色又善于逢迎皇帝皇后,独孤皇后不但不打压他,反而还在仁寿宫事件中给予支持。

隋朝早年兴建新都大兴城的时候,隋文帝主张将很多材料从北周旧都运送到大兴,竭力节省开销,防止消耗过多的人力财力,甚至修建太庙的材料都来自于北周乃至前秦时候修建太庙的旧木头。可在兴建仁寿宫的时候,根据隋史记载,作为施工大臣的杨素极力逢迎主上,不断扩大工程规模又急切赶工,“督役严急,作者多死,宫侧时闻鬼哭之声”,资治通鉴对此的补充是“死者以万数,相次于道,杨素悉焚除之”。数万民夫不是累死就是被烧死,甚至拿尸体当地基填山。杨素的恶行让验收工程的高颎倍感不悦,如实汇报给了隋文帝,隋文帝也因此而大发雷霆:“杨素殚民力为离宫,为吾结怨天下”。眼看要遭到严惩,杨素立刻找独孤皇后求情,而独孤皇后也马上对隋文帝吹了枕边风。第二天在朝廷上,与隋文帝一起上朝的独孤皇后大举夸赞了杨素一番:“公知吾夫妇老,无以自娱,盛饰此宫,岂非忠孝!”不罚反赏,赐予钱布。此时举报杨素的高颎,心中到底有多气忿难平,被一贯要求“勤俭”的在场官员,腹内到底有多五味杂陈,谁又说得清楚?而杨素此后也更加肆无忌惮——“负贵恃才,多所陵侮”,谁也不放在眼里了。

仁寿宫事件毫无疑问成为了隋文帝和独孤皇后政治表现最下限的代表,更成为独孤伽罗道德双标的铁证。在她看来,杨素的能力和态度比其本身的道德更重要,国家的重臣比人民的性命和世人的风评更可靠。虽然在中国历史上,仁寿宫并不算太奢华的宫殿,但是工程中死亡的那些民众家属和对皇帝皇后双标不满的大臣,注定会将这件事传播开来,成为隋文帝时期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对之后的隋炀帝杨广和其他皇子公主而言,父母的这些行为显然不符合他们一贯以来的简朴爱民的形象,隋文帝和独孤皇后本来就不擅长对子女的教育,又不能以身作则给他们树立榜样,这也是隋朝二世而亡的重要原因。

被公认为隋朝最杰出的文官代表,在杨坚生命中处于无可替代地位的高颎,早年是独孤伽罗父亲独孤信的亲信,即使独孤信之后被逼自杀,他仍旧和独孤家以及杨家交往密切。在杨坚想要清除反对他当皇帝阻碍的时候,高颎坚定地站在了杨坚的一边:“愿受驱驰。纵令公事不成,颎亦不辞灭族”。此后高颎在杨坚派兵平定老将尉迟炯等三总管的过程中立下大功,并向杨坚推荐了之后纵横整个隋朝的名相苏威,隋朝四大名将中的杨素,贺若弼和韩擒虎,文武方面多有建树,这使得他在隋朝建立后成为了朝廷中最具威望和权力的官员。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对隋朝有巨大功劳,本身的品德和能力几乎无可挑剔的老臣,却因为自己和太子杨勇结成了儿女亲家,不同意独孤伽罗废长立幼的想法,从而遭到了独孤伽罗频繁的诋毁和打击。

当高颎在妻子亡故后又和小妾生了孩子时,皇后向皇帝诋毁高颎用情不专,欺骗主上。

当高颎称出征辽东难有作为后来果然失败时,皇后向皇帝诋毁高颎不服君令,恐有异心。

当高颎对皇帝的第五子杨谅严格要求时,皇后向皇帝诋毁高颎专横跋扈,居功自傲。

史书上记载了这三件事,然而三是虚词,很多史料记载一个人欲打压和迫害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只需要记载一两件有代表的事情就足够了,这里却一下子列出三件,可见独孤皇后对高颎究竟有多欲处之而后快。为了扶持杨广上位,独孤皇后极力打击甚至迫害这位自己国家的首功之臣,自己父亲的老下属,自己长子的亲家。最终高颎被诬告罢官,数年后被隋炀帝重新启用但因不满杨广的暴政而遭到处死。隋史对高颎的评价可谓登峰造极,说他执政二十年“朝野推服,物无异议”,说他被杀时天下莫不伤惜,称冤不已。高颎失势后杨素独揽大权,他和自己家族中的人随意迫害甚至处死政敌,仗着独孤皇后做靠山为所欲为,让隋朝的政治生态环境更加恶劣。直到独孤皇后死后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才有大臣敢于上书指责杨素,可惜此时距离人生终点只有两年时间的隋文帝已经无法回头了。

如果有耐心读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独孤伽罗是一个怎样的人了。她从小就因为父亲被杀而心怀怨恨,严重影响了她的人格。早年的她具有野心而隐忍不发,待隋文帝得势后她便展现出自己专横霸道的一面。缺乏安全感的独孤伽罗对隋文帝采取近乎零距离的约束和管制,小三事件暴露了她性格中的残忍,之后哭着求丈夫原谅则暴露了她的色厉内荏。独孤伽罗气量狭小,见识短浅,在隋文帝执政中后期频频犯错的时候并不能给予规劝,反而大搞道德绑架和道德双标,把政坛弄得乌烟瘴气。独孤伽罗还把国事和家事混为一谈,积极参与皇子之争,把杨素视为自己的心腹一力维护,把高颎视为自己的仇敌百般诋毁。史书中独孤伽罗的所谓仁爱只留于表面,是我们所认为的“妇人之仁”,她曾经“每闻大理决囚,未尝不流涕”,曾经为有诅咒自己嫌疑的兄弟独孤陀求情免死,但另一方面她又在贪污的官员母亲为子求情时要求隋文帝网开一面,对仁寿宫死以万计的民工的冤魂视而不见。独孤伽罗始终是一个感性大于理性的女人,这是她根本不能作为一个合格政治家最关键的原因。可惜即便如此,独孤伽罗仍然给隋文帝施加了巨大的影响力,过多的参与了朝政,让才大于德的小人和野心家找到了机会,最终酿成了隋朝短命的悲剧。

你们以为这些就是千古第一恶后的全部了?并没有。无论是杨坚还是独孤伽罗对子女的教育都可以用任何最负面的词语来形容,而当他们的儿子逐渐因为糟糕的教育变得放纵任性难以管教的时候,他们又展现出了极其暴虐的一面,甚至到了丧失人性的地步。

史书中给予废太子杨勇的评价大多比较温和,认为他是一个有些任性和风流但是心地纯良又好学的太子,可隋文帝和独孤伽罗却对他很不喜欢,觉得他不够踏实,不够简朴,生活作风也不检点。在太子杨勇的原配元妃死后,独孤皇后又听信了二儿子杨广和权臣杨素的谗言,派人严加监视太子,一有机会就向隋文帝诋毁他和他的亲家高颎,最终令隋文帝罢免了高颎,废掉了杨勇。当看到史书中记载的“皇后又遣人伺觇东宫,纤介事皆闻奏,因加媒蘖,构成其罪”时,作为读者都难免背脊发凉,心生绝望,何况杨勇本人呢?当时的杨勇正是因此才惶恐不可终日,最终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为了自己的一个儿子能够扶正,而对另一个儿子采取如此手段,独孤伽罗的狭隘和偏心也到了一般人都难以想象的地步。

被迫害至绝境的儿子只有杨勇吗?当然不是。在自己的三子杨俊和四子杨秀展现出奢侈放浪的一面时,独孤皇后虽没有直接表现出不满和愤怒,可是在杨坚以极其严厉的方式处罚他们,甚至令大臣都感到过于残酷而纷纷劝谏的时候,独孤皇后这个一生中把干预朝政视为己任,一度被时人和隋文帝并称“二贤”的女人却在史书中完全消失了。

于是当杨俊被妃子投毒乃至奄奄一息,隋文帝反而下诏对他痛加责难的时候;

于是当病中的杨俊因为畏惧父亲怪罪而病死,隋文帝拒绝为他立碑的时候;

于是当隋文帝惧怕杨秀性格像自己,对独孤皇后表示他死后杨秀必定造反的时候;

独孤皇后选择了沉默,选择了消失,选择了放弃。

于是我们感受到了这个女人的严苛和无情,冷酷和残忍。她甚至都没有为背负莫须有罪名的秀儿辩解,甚至都没有为带着恐惧和绝望死去的俊儿流泪。

恶这个字,也因此在独孤皇后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甚至已经超越了人超越了哺乳动物的范畴。虎毒不食子,可面对自己身上掉下的一个又一个血肉,独孤皇后做出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感到无法理解的残酷选择,这也成为了隋朝灭亡的重要信号。简朴,忠贞,这些在任何时代都可以称得上是美德的词汇,却因为隋文帝和独孤皇后而变得格外的讽刺和扎心。在看到自己的儿子没有按照预期的方向成长的时候,他们不是想方设法让其沦为庶人和阶下囚,就是任由其在病床上听着怒斥声忧怖而终。

这是何等恶的母亲,这是何等恶的妻子,这是何等恶的政治家?

公元602年8月,独孤伽罗走完了她59岁的一生,她宠爱的二儿子杨广表面上悲痛欲绝,却在暗地里“取肥肉脯,置竹桶中,以蜡闭口,衣袱裹而纳之”,又私下与术士密谋,希望父亲能尽早随母亲一起死去。此时的独孤伽罗九泉之下如果有知,大概才会真正的痛苦万分,悔不当初吧。但如果真的有九泉,她又有何面目去见他的儿子杨俊,以及即将到来的他的丈夫和其他儿女们呢?

历史上关于独孤的记载,基本上到这里已经结束了。但真正的高潮,即将到来。

资治通鉴第一百七十九卷后段和一百八十卷前段描述了隋文帝驾崩前的生活,他在独孤伽罗死后变得更加多疑,生活也不再节制检点,开始日夜宠幸陈夫人和蔡夫人,终日沉溺酒色。大臣梁毗上书权臣杨素之过,隋文帝虽然有所感悟,但是也并没有对杨素进行处罚,毕竟当时朝中的功臣良相已在隋文帝和独孤皇后的猜忌和迫害中或被罢官,或被处死,真正能和杨广站在同一战线又能力卓绝的,大概也只有杨素了。在听信杨广和杨素的谗言将四子杨秀罢黜为民软禁起来后,隋文帝的五个儿子中已经有两个废为庶人,一个此前已经死掉。剩下的两个儿子二子杨广日后成为了中华历史上最著名的暴君,小儿子杨谅任性妄为又优柔寡断,在隋文帝死后就起兵反叛杨广结果兵败,公元605年在幽禁中死去。杨广登基后派人杀死了杨勇,自己在位十三年后遭遇叛乱被白绫勒死,一直被囚禁的杨秀也被叛乱的宇文化及所杀,五子竟无一人善终,而祸因在哪里?还不是杨坚和独孤伽罗迫害杨勇,偏爱杨广,绝情杨俊,仇视杨秀,溺爱杨谅,早早就种下恶种最终结出了苦涩之果吗?

公元604年夏,隋文帝的生命在前往仁寿宫避暑的时候迎来了终结的时刻。资治通鉴对这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君王给予了客观的评价:“高祖性严重,令行禁止……爱养百姓,劝课农桑,轻徭薄赋。……受禅之初,民户不满四百万,末年,逾八百九十万……”无论隋文帝在位的前期和中期的巨大功绩,有多少来自于后来被他打击的高颎,苏威,李德林等人的建议和支持,但至少在他在位期间,将持续了几百年之久的乱世统一,令国家的经济水平得到了极大改善,人民重新迎来了和平和安定,朝廷储备的资金和官方储备的粮食都达到了空前的程度,甚至有人夸张的说唐朝终其数百年都没能超越隋文帝时期的辉煌。可惜的是如此盛世最终所托非人,隋文帝本人也没能平静的死去。资治通鉴等诸多史料都记载在宫人的误传下,隋文帝在临终前看到了杨广写给杨素的密信,信中或有很多对自己不敬的言论,而他宠爱的陈夫人又遭到了杨广的调戏,隋文帝对此勃然大怒,喊出了他一生中最后的载入史册的一句话:

“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误我!”

然而一切都晚了。想要召见杨勇重立太子的隋文帝在杨广的军队的包围下,在杨广的近臣的“服侍”下,也在当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尽管后人认为资治通鉴中杨广调戏陈夫人的事情恐为杜撰,各种小说笔记中记载的杨广直接杀死杨坚的野史因为缺乏证据也不足为信,但显然在最后时刻隋文帝有反悔立杨广为太子的想法,杨广也确实采取了诸多手段来让隋文帝与外界的消息无法通达:“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令右庶子张衡入寝殿侍疾,尽遣后宫出就别室”。就这样,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已经成为儿子的囚徒的杨坚在病床上发出的“独孤误我”的悲叹,恰是他传奇一生的悲剧注脚,也是在人之将死时对独孤伽罗不满的终极宣泄。

隋炀帝杨广,独孤伽罗的二儿子,用尽各种卑鄙手段终于登上了皇位,隋朝就此开始走向灭亡。十三年后,一条腰带或者一条头巾终结了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杀人魔王的性命,而此时隋朝从全盛时期的890万户,4600万人口到只有200多万户,人口数量不足隋炀帝初年的四分之一。毫无疑问,杨坚传位给杨广,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错误,而极力怂恿他犯下这一错误的,不正是那个过度的干预朝政和东宫之事的独孤伽罗吗?隋文帝一生的五个儿子全部是和独孤伽罗所生,而在独孤伽罗的诱导下,他对其中的三个儿子进行极其残酷的打压和迫害,这让他在继承人问题上根本没有更多的选择,也让杨广继位不久迅速平定了五弟杨谅的叛乱后,再也不用担心有哪个兄弟可以打着“杨广弑君为父报仇”的大义名分来动摇他的统治。独孤伽罗,这个可怕又愚蠢的女人,因为和李世民的奶奶,李渊的母亲是姐妹的关系,所以并未成为唐朝乃至后世重点批判的“红颜祸水”,然而这也让对于她的历史记载显得更加客观可信。独孤伽罗对杨家的破坏,对隋朝的灭亡,对数千万的中华子民的苦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是一个善于嫉妒的妻子,是一个残酷狭隘的母亲,是一个愚昧专横的政治家,是一个极不合格的统治者,千古第一恶后,独孤伽罗,实至名归。

京南刘生有云:伽罗无国母之宽,少人妻之贤,性恶好妒,不识大体,偏信奸佞,诋诽栋梁,有妻如此,何愁天下不乱,何愁家道不危?惜杨坚志向高远,英明圣武,听由恶妻,猜忌贤良,纵无二世亡国之果,终难获完人之誉。残烛顿悟,悔之将晚,独孤误汝,亦误天下也!

时间回到公元557年,在独孤信家的府邸里,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在得知自己要嫁给父亲同僚的儿子时,既兴奋的满面绯红,反复向人打听未来郎君的相貌品性,又暗中下定决心,将来必定要让他一生只爱自己一人。此时他那丰神俊逸,“侧帽风流”的父亲,又怎么知道他的女儿未来要成为统一中华的新王朝的国母,又怎么知道他的女儿也会成为毁掉一个王朝的“祸水”呢?

愿时光永久的定格在独孤家那最幸福的一刻,这成为多年后无数人最奢望的企求。

只盼这世间,再无独孤皇后。

只愿你生命中,再不逢伽罗。


主要参考文献和史料出处:

司马光《资治通鉴》

李大师,李元寿《北史》

魏征《隋书》

百家讲坛蒙曼《大隋风云》讲座及讲稿

百家讲坛梅毅《隋唐英雄志》讲座及讲稿
2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独孤天下的更多剧评

推荐独孤天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