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 Fifth Million Merits影评

静谷
2018-02-27 22:22:3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对真实病态的追求

生活在那个虚假的世界里,所有的都是无意义的娱乐,那里有两种人,绝大多数都是在潜移默化的灌输中向往舞台,他们都妄想通过HOT SHOT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这也是被灌输的),有天赋的人没命挣得 Fifth Million Merits,参加表演;而普通人只能观看享受着娱乐,从他人的成功中获取安慰。另一类人,如Bing与Abi以及所有有自己栏目的表演者,他们是极少数那些觉醒(不彻底)了的人,他们厌恶所有的虚情假意,看穿了三位评委,所有上舞台的初衷都是为了寻求那么哪怕一点点的真实。但是为什么这些人最终却还是成为了噱头的一员?其实很多细节编剧已经用心埋下了伏笔,从Bing私藏了Abi的静心水(他已经怀疑了),骗过了助理没有喝,可以看出,Bing和Abi的堕落与妥协,不是因为喝了静心水而头脑一热或者因为评委煽情动人的催眠、观众的起哄怂恿。真正的原因其实在结尾编剧不经意地揭晓了:片尾,在一片观众的难以置信中,Bing收起了当初的玻璃碎片,随后镜头来了一个特写——桌面上一杯真正的橙汁和一尊真正的木雕企鹅,这代表了什么?往昔?Abi?没错,它们可以代表Abi,也可以代表青苹果,

...
显示全文

对真实病态的追求

生活在那个虚假的世界里,所有的都是无意义的娱乐,那里有两种人,绝大多数都是在潜移默化的灌输中向往舞台,他们都妄想通过HOT SHOT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这也是被灌输的),有天赋的人没命挣得 Fifth Million Merits,参加表演;而普通人只能观看享受着娱乐,从他人的成功中获取安慰。另一类人,如Bing与Abi以及所有有自己栏目的表演者,他们是极少数那些觉醒(不彻底)了的人,他们厌恶所有的虚情假意,看穿了三位评委,所有上舞台的初衷都是为了寻求那么哪怕一点点的真实。但是为什么这些人最终却还是成为了噱头的一员?其实很多细节编剧已经用心埋下了伏笔,从Bing私藏了Abi的静心水(他已经怀疑了),骗过了助理没有喝,可以看出,Bing和Abi的堕落与妥协,不是因为喝了静心水而头脑一热或者因为评委煽情动人的催眠、观众的起哄怂恿。真正的原因其实在结尾编剧不经意地揭晓了:片尾,在一片观众的难以置信中,Bing收起了当初的玻璃碎片,随后镜头来了一个特写——桌面上一杯真正的橙汁和一尊真正的木雕企鹅,这代表了什么?往昔?Abi?没错,它们可以代表Abi,也可以代表青苹果,它们其实代表了所有真实的事物、情感,而对这些东西,对真实的渴望正是这些所有有梦的人堕落妥协的根本原因!

刚才似乎下了个断论有自己栏目的表演者都是这类人,为什么?那些单纯为了实现自己唱歌梦想的人不能吗?这个,编剧也给了线索,影中的Glee,属于第一种人,那个自信满满,一直在候厅焦急等待的那个歌手,那个最终终于等到了表演机会却被评委无情嘲讽的插曲。她真的废柴吗?原因真的不是因为嗓音或长相,其实她不是他们想要的那种人,因为他们知道她这种只为了实现梦想的人在拥有自己的节目、实现自己的梦想后,会不再渴望享受处在这个阶级,他们需要永远追随这个阶级的人,而第二类正是人选!他们因为对真实的渴望、对再回到虚假、娱乐、只是骑行的生活的恐惧,他们会拼命工作,会永远对这个阶级忠心耿耿,会自然而然地蓄意误导另一个充满虚假的阶级,因为他们需要另一个阶级的拼命骑行、他们的愚昧来供应电力、来支撑一切所爱的真实。

I get where you're coming here.

正是评委这一句,带着微微一笑,他知道,Bing会将是下一个同志。

由此看来,这个舞台不再只是节目,而是一个通道,连通着两个阶级,两个互相依赖共存的阶级,并形成了一个稳固无比的社会。

但是,这样真的美好如初吗?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似乎连人性最强大的力量也撕裂不了这个顽固的社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镜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黑镜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