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告白 8.7分

这不是复仇 这是毁灭

桑榆
2018-02-27 13:45: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的开头,松隆子饰演的老师悠子云淡风轻地讲述着自己的女儿被两位少年杀死的故事,之后便开始了诛心一般的复仇。

如果你问我,失去女儿的老师是否可怜,作为母亲的悠子是否痛苦,她的复仇方式是否合法,那我只能回答是的、是的、是的,只是我真的无法赞同这种方式,因为它在为一个人复仇的同时却杀死了更多的人。

它杀死了两个少年犯。内心邪恶的修哉被排挤被谩骂被孤立被霸凌,然而他不过是一个渴望获得母亲认可的孤单孩子。直树明知小女孩还活着但仍毅然决然地将其抛入泳池,可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证明自身活着的价值。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悠子利用其人性的弱点使其遭受痛苦,这无疑是完美的漂亮的复仇但同时也是残忍的。

更可怕的是,它还杀死了无数无辜的人。

它杀死了一整个班的同学。其实从一开始,悠子对于自己的学生便是防备多于爱,她害怕被学生诬陷所以从不和男同学单独相处,她可以在同学们的嬉笑怒骂里不疾不徐地自说自话因为她从不在意学生们是否真的听进去、听明白了她的话,她选择当着一整个班的面说出真相因为她了解学生忌惮学生进而想利用学生,她从来不在乎自己的所言所语对于无辜个体的影响,因为在她眼里这个

...
显示全文

影片的开头,松隆子饰演的老师悠子云淡风轻地讲述着自己的女儿被两位少年杀死的故事,之后便开始了诛心一般的复仇。

如果你问我,失去女儿的老师是否可怜,作为母亲的悠子是否痛苦,她的复仇方式是否合法,那我只能回答是的、是的、是的,只是我真的无法赞同这种方式,因为它在为一个人复仇的同时却杀死了更多的人。

它杀死了两个少年犯。内心邪恶的修哉被排挤被谩骂被孤立被霸凌,然而他不过是一个渴望获得母亲认可的孤单孩子。直树明知小女孩还活着但仍毅然决然地将其抛入泳池,可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证明自身活着的价值。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悠子利用其人性的弱点使其遭受痛苦,这无疑是完美的漂亮的复仇但同时也是残忍的。

更可怕的是,它还杀死了无数无辜的人。

它杀死了一整个班的同学。其实从一开始,悠子对于自己的学生便是防备多于爱,她害怕被学生诬陷所以从不和男同学单独相处,她可以在同学们的嬉笑怒骂里不疾不徐地自说自话因为她从不在意学生们是否真的听进去、听明白了她的话,她选择当着一整个班的面说出真相因为她了解学生忌惮学生进而想利用学生,她从来不在乎自己的所言所语对于无辜个体的影响,因为在她眼里这个班以且仅以罪恶的形式存在,而她只要利用初中生的脆弱心理、从众效应,实施相应的制裁与惩罚。诚然悠子做到了,之后的一切都顺风顺水地照着预定的计划实施,只是悠子是否想过,当她的复仇结束时这整个班的学生又该何去何从?是否我所听闻的真相就一定是真相?是不是制裁游戏本身即为正当合理的存在?是否个人甚至群体对异己无论进行何种的霸凌排挤都是理所当然?是否人与人之间并非平等而被公认背负罪恶者就该被社会的私刑千刀万剐?悠子从未考虑过这群与谋杀毫不相干同学们的成长,在她眼里他们已无作为人的价值与尊严,他们只是复仇道路上的工具罢了。

它杀死了“善良单纯”的寺田老师。寺田作为樱宫正义的崇拜者,对于悠子的建议言听计从,然而他也只是悠子的棋子而已,一枚用来激化班级矛盾、强化霸凌氛围乃至逼疯直树的棋子。一个真心关爱学生、积极向上的老师却被诱导成为逼疯学生的导火索,这是对寺田莫大的嘲讽,也是其信仰的崩塌。

它杀死了本不该死的无辜之人。直树的母亲、修哉的母亲乃至北原美月,虽然从法律因果关系上而言悠子对于他们的死亡毫无责任,然而抓住仇人性格弱点不断刺激的悠子才是风暴的核心,她又怎能辞其咎?

最后,它杀死了悠子自己。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当悠子萌生了往牛奶中加血的念头时,当悠子接近寺田老师时,当悠子露出凄惨却得意的笑容时,她的善良都在土崩瓦解。这不只是单纯的复仇,这更是彻头彻尾的毁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告白的更多影评

推荐告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