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双瞳》和《唐人街2》的道藏文化看抄袭

北小袍
2018-02-27 13:40: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欲成仙,道法无边
——从《双瞳》和《唐人街2》的道藏文化看抄袭

首先申明立场,我十分反感抄袭。有句俗话叫“天下文章一大抄”,但,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抄”其实是文人的自我调侃,是指在继承前人文化的基础上,取其精华的化用和借鉴,属于艺术再创造,而不是低劣的生搬硬套、占他人成果为己有。这与抄袭的“抄”完全是两个概念,千万不能混淆。

举几个例子:太祖诗词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就是从宋石曼卿“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化来的;而石曼卿是从唐李贺的“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化来的。三联诗虽有一句相同,却是三种意境,三种格局。其它诸如“悄无人,舟横野渡”“野渡无人舟自横”、“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等,更是不胜枚举。古往今来多少好诗词好文章,就这样被大家转手化用,立意翻新。那么,这些文豪是抄袭吗?当然不是!因为他们虽然借取了前人诗词,却别开天地,各抒己意,相似的诗词放到不同的意境里,做了全新的艺术表达,当然算不得抄袭。现代文人给这样的创作“发明”了一个新名词,叫“抄创”,如果大家对此感兴趣,可以去搜一下“抄创与抄袭




...
显示全文
我欲成仙,道法无边
——从《双瞳》和《唐人街2》的道藏文化看抄袭

首先申明立场,我十分反感抄袭。有句俗话叫“天下文章一大抄”,但,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抄”其实是文人的自我调侃,是指在继承前人文化的基础上,取其精华的化用和借鉴,属于艺术再创造,而不是低劣的生搬硬套、占他人成果为己有。这与抄袭的“抄”完全是两个概念,千万不能混淆。

举几个例子:太祖诗词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就是从宋石曼卿“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化来的;而石曼卿是从唐李贺的“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化来的。三联诗虽有一句相同,却是三种意境,三种格局。其它诸如“悄无人,舟横野渡”“野渡无人舟自横”、“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等,更是不胜枚举。古往今来多少好诗词好文章,就这样被大家转手化用,立意翻新。那么,这些文豪是抄袭吗?当然不是!因为他们虽然借取了前人诗词,却别开天地,各抒己意,相似的诗词放到不同的意境里,做了全新的艺术表达,当然算不得抄袭。现代文人给这样的创作“发明”了一个新名词,叫“抄创”,如果大家对此感兴趣,可以去搜一下“抄创与抄袭的不同”,在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

生搬硬套,窃取他人艺术成果为己有叫“抄袭”;巧妙化用,采用相同或相似的手法创造新的艺术叫“抄创”。如果按照这样的标准,那么《唐人街探案2》之于《双瞳》,连“抄创”都称不上。《唐2》之所以被误认为抄袭,无外乎两点:一是五行连环杀人;二是大楼内的道场。这两点都跟我国道教文化有密切关联。两部影片杀人脉络看着极为相似,但如果对道教术法稍微深入的了解一下,就会发现各类典籍中五行运用之广令人瞠目结舌(不只是杀人),而“楼内道场”也并非《双瞳》首创;更何况这两部佳作虽然同披着“道”的外衣,但衣服的花色布料乃至内里都是截然不同的。以下,我将从道的角度浅析两部影片的差异,若有不妥,欢迎指正。

抄袭“五行连环杀人”重点着落在“五行”和“杀人”上。

《双瞳》和《唐2》五行运用不同,杀人目的不同。
《双瞳》的连环杀人主线比较复杂,杂糅了真实的历史人物、传说、以及脑洞大开的艺术创造。目生双瞳杀人魈渡劫成仙是贯穿于整个故事的主题,根据“五行”学说,要按照金、木、水、火、土来杀五个做过坏事的人(即人魈),用勾牒(相传为勾魂判官的文书)判其阳寿已尽,勾出魂魄代替修仙者历地狱劫,当修仙者杀五人历遍五狱,即可以飞成仙。这“五行”或落实在方位上,或落实在工具上,总之要跟金木水火土沾边才行。虽然这个成仙的方法是虚构的,但从观赏角度说,确实比较有看头,而且,也方便营造恐怖氛围。为什么说是虚构的呢?因为道教只有五劫而没有五狱。五劫是天地未分、既分及化生万物的五大劫名,为宇宙万物生成演化的五个阶段,亦称五祖劫。张三丰祖师点凡人五劫为“生老病死苦也”。因此可以说,历五劫成仙在道教典籍上虽然没有出处,但概念上也不算错,毕竟超脱自然变化,自然就成了神仙。因为是魂魄历劫,因此上,成仙的也只能是魂魄,所以在《双瞳》里,但凡成仙的,且不论魂魄达到了什么境界,肉体是都死掉了的。比如在胎中成仙的姐姐,和最后历劫成功被枪打死的妹妹。从电影里看,都是成仙了的。

《唐人街探案2》中,法医的妻子是中国人,对中国文化有比较深入的研究,他在妻子从公立图书馆借回的藏书中,看到了中国古代炼丹术的片毛麟角,在得知自己得了绝症后,把修炼成仙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一丝不苟的安排了连环杀人。他根据自己的理解按五行杀人取脏器,妄想炼丹以求长生。但正因为他太过一丝不苟,他杀人的动机一旦被洞悉,立刻无所遁形,最后当然是炼丹不成,选择了自杀。《唐2》里所用五脏炼丹,是有出处的。这个出处还很正统,出自我们大唐皇帝。唐武宗笃信道教,尤其迷信神仙术,他的毕生追求就是得到成仙,史籍记载,他听信旁门道士的话,决定用年届十五的童男童女心脏炼丹,服食以求长生,因为还下了诏令,令各地进童男童女心。好在他只活到32岁就因服食仙丹而死,要不然还不知要祸害多少人。直到现在,一些偏门的符咒书上,还有人心炼丹法门,可谓贻害千年。这是有正史记载的,其它还有很多关于取人身体部位与一些奇怪东西配在一起的丹方,在这里就不乱讲了,以免干扰视听。总之,取五行属性相应的时间,在相应的地点,取相应的人的部位,正是占尽“天、地、人”,是邪道所追求的另一种阴阳造化,谓之三才合一夺造化,改命长生。而且,《唐2》里的杀人顺序也很严谨,“水火木金土”,不是大众比较熟知的相生或者相克的顺序,而是取用了《三命通会》中阴阳奇数的次序。所以,从炼丹的角度说,编剧对道藏文化还是涉猎颇深的。也就难怪有了后面颇具规模的法坛,这个点我在下面会具体说。

于是有人会问:明明都是五行杀人,即使杀人原理和方式不一样,但目的还不是一样的?还不是为了成仙?没错,都是为了成仙。因为道家修炼的最后目的就是神仙,或精神不死或长生不老。两部电影都讲到了用道家的手段杀人,她(他)们的目的如果不是成仙,难道是报复社会吗?如果是为了其它目的,何必用道家手段呢?任何和道藏文化沾边的作品都离不开阴阳五行,这在从古至今很多作品中都有体现。更何况旁门左道杀人修仙的故事在各朝各代都不缺,只不过这些旁门的外法典籍在任何时候都是被禁的,不适合扩散和传播,在这里我也不多讲,只告诉各位,你们可以随意发挥你们的想象,不要担心脑洞太大,因为我们的祖先比我们更敢想,并且敢实践。说到底,五行杀人也并非《双瞳》所独创,只是《双瞳》是电影,因期传播性更被人熟知。所以,仅凭着“五行杀人”和“成仙”来判断抄袭,是太过苟责了。

道教和佛教不同,佛教是今生修行来世得,道教修身养性,追求的是超出造化修仙成神。也可以说,道教不求来世富贵,不求死后极乐,只要今生当下,长生不死。自在、随性、超于外物。道非是一成不变,而是随时随地变化的,所以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因此,道藏文化与其它宗教比,显得更加驳杂,兼容并储,博大精深,分支旁门不胜枚举。但万变不离其宗,追其根源,不外阴阳、五行、八卦、无极而已。在艺术创造中,两个太少,八个太多,五个正好。这也正是为什么几乎所有文学创作在设计连环情节时,切入点都会选五行。我在不少修仙小说中,见到过五行炼丹的类似情节,搜集东方的什么木,西方的什么金,南方的什么火,北方的什么水,再来个什么土,这个土,最多用到的是息壤。

说了这么多关于道教的炼丹,下面就说说关于是否抄袭的另一个疑点:楼中庙宇。

《双瞳》中,女孩是前世真仙观修行者转世,她知晓真仙观的位置,于是指派追随者去把整座道观搬了过来,隐藏在城市里继续修行,接受教众朝拜,而道观也成了她最后的猎场。

《唐2》中,医院中的并不是道观,承接于五行杀人的剧情,要炼丹当然要有法坛。何为法坛?符咒书记载,炼丹前先要择善地垒一高台,四面按五行方位摆放法器,才能祭坛炼丹。有意思的是,电影里唐仁这个“风水大侦探”,一上来就怒斥“八六年西游记没看过吗?炼丹炉都摆错了,还炼什么丹?”可见洋鬼子学道,完全是生搬硬套。道法上讲,炼丹需要清净高洁之地,在医院这种生死之气纷杂的地方开坛,注定是不能成功的。何况,还把丹炉分了五个位置摆,直接曲解了八卦定方位、五行祭玄坛的规矩。也难怪我们风水大师发飙了。因此上,我们可以看出,《唐2》中隐藏在医院里的法坛,完全是承接剧情而来,并不突兀,谈何抄袭?而且,建筑中暗藏庙宇法坛也并非这两部作品自创,且不说很多人家里供奉的佛堂仙位,就说公共场合,有心人肯定见过不少写字楼、商用大厦在相应的位置供奉神位或摆放法器的。这样的设计有些是明面,有些是暗藏起来,或为求财,或为镇地气,或为化风水。比如一个商城,如果楼层和楼层中隔出一个空间做法坛,一般人是看不出来,而毫不讳言的告诉各位,在中国,大多数商用建筑都有。而《唐2》只是通过艺术效果把这点放大了而已。

最后来说说两部作品对“道”的表达。

《双瞳》作为悬疑恐怖片,是获得了巨大成功的。影片所营造的气氛不说,单说它所表达的“道”,就很令人深思。什么是成仙?按照电影里的说法,双胞中夭折的不是死了,而是胎中成仙;后来也正是她的暗中帮助,才使目生双瞳的妹妹收拢信徒、渡劫(杀人)成功,飞升成仙。请注意,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无论她们的灵魂是否真的成仙,在影片里的表现是肉身死掉了。而男主,因为亲人的挽留,放弃了升仙的机会,留在人间,也活了下来。影片最后出现四个字“有爱不死”。所以,什么是成仙?什么是死?也许对于生命来说,有人惦记即为生,无人牵挂即为死。成仙既能永生不死,但要想成仙需肉身先死。死了也就渐渐没人惦记了,那么,这种成仙还算不算长生不死?如果长生不死就是摒除一切熟悉的惦念的,独自生活在异次元,那么,这种长生还有没有意义?生死即有无,几近于道。

《唐2》中法医杀人是为了炼丹,炼丹的目的是活下去——不是以精神,而是以肉体。这又是和《双瞳》表达不同的地方。两部电影表现的“成仙”,都是道家所求的长生:一种是兵解成神元神不灭;另一种肉身永存长生不老。而这也恰好是一种辩证。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唐2》以道术风水贯穿影片始终,拂去其表面的剧情与笑料,真正要表达的正是“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没有一种事物是能独立存在的。有光就有影,有生就有死。有神性就有兽性,而二生三,两者的中间就是人性。神性、人性、兽性互相依托,是不可能脱离另外两个独立存在的,世界是变化的,面对不同的事物,人会在神性、兽性和人性中不停转变,我们从来没有纯粹的神,正如没有“完人”,道德高尚的人会不断自我约束提升神性,他们被称为君子。善、恶;好、坏;生、死;得、失;组成了唐人街立体的世界,而这,也恰是我们真实鲜活的世界。

《双瞳》是玄之又玄的求道;《唐2》是三性相和立体丰满的现实。虽然两部作品一部披着悬疑恐怖的外衣,一部套着探案喜剧的夹袄,但从思想表达上,都得了道家辩证文化的精髓。

记得当年《双瞳》上映的时候,有流言《双瞳》抄袭了《七宗罪》,好在那时候网络没有这么发达,还没到众口铄金的地步;现在《唐人街探案2》上映,又有人说《唐2》是抄袭了《双瞳》,以现在的网络传播速度,流言传播何等可怕?!其实《唐2》和《双瞳》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一个是推理喜剧,一个是恐怖悬疑,在各自的领域中可谓独领风骚。对如此优秀的作品,希望大家更多的关注作品的内涵,不要跟风评论。我们当然要保护原创作者的利益,但须知文以载道,言论如刀,如此风声鹤唳只会绑架原创的创造力,而一旦给想象力套上了枷锁,以后哪里还有好作品可看?

当然,我特别关注这两部作品,还因为这两部作品是近年来少有的把“道”以各自的方式阐述出来的佳作。对修习道法近三十年的我来说,这样的影视作品实属难能可贵。而这样的佳作,十五年两部,真是太少了,不该被言论抹黑屠杀。所以刚出抄袭传闻的时候我就很急,我跟友人说想写点儿什么。友人说:“你这心操的与身份不符,是否抄袭跟你有一毛钱关系?”是的,没关系,但也有关系。我希望在如今道教式微的时候看到道家发扬光大,我希望所有发扬传统文化的艺术作品都能到应有的尊重和保护,我希望大家能更深的解读传统道教文化和现代哲学。“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因其不仁反成其仁,正是《双瞳》里的有爱不死;世界分阴阳,有善恶,缺一不可,“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正是秦风折立于桌面的纸;“三生万物”,正是唐仁、秦风、宋义、法医等在身上独立又统一的“三性”。如果世人对两部作品的解读有了偏颇,我不敢说纠正,只能尽可能的提出自己的观点。借用《城市之光》片尾的一句话:“我希望,我能做一颗砝码”。

文字较为冗长,如果有幸到这里还有人在看,那么,我拜托那些没看过这两部电影的,去认真看一看这两部作品;以及那些看过了依然坚持是抄袭的,请拂去表面的惊悚和震撼,看看他们所表达的本质。个人浅见,如此而已。
4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唐人街探案2的更多影评

推荐唐人街探案2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