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在拜谁呐?

Luna
2018-02-27 13:39: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生活本就荒诞不经,无常永相随。黑色幽默的现实主义手法与其说是调侃生活或者迎合观众,不如说是在原本就悲凉的生活底色上用可笑与荒谬来调和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减轻听故事人的负担。只有当认定“人生本来就是苦中作乐”的基调,创作出来的乐与苦才有那么点意思和感觉,能让人从大笑到大哭。 《大佛普拉斯》就是这样一个关于台湾南部乡下社会底层小人物的黑色幽默故事。以捡垃圾过活的肚财(肚脐眼)为中心人物,他经常去佛像厂找做保安的菜脯(腌萝卜干)闲聊。他们一起娱乐的方式就是分享肚财带去的色情杂志和他从超市门外捡来的过期速食。一天,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从社会新闻里耳闻,肚财建议找来菜脯开宾士的有钱老板Kevin的行程记录器,期待从里面偷窥一些543(腥膳色)的内容,来为给无聊的黑白人生加点颜色。却不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当色情内容突然升级为凶杀案,超出了小人物可以存活的边界,好奇的猫总要死。 这是导演黄信尧的第一部电影长篇,他常年生活在台湾南部,拍这部电影前主要做纪录片。但他有一天看到一尊大佛,想说这一尊大佛空空的,谁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因此让他兴起了“虚构一个故事”的想法。然后,2014年《大佛》短片得奖之后,等了2年终于凑足

...
显示全文

生活本就荒诞不经,无常永相随。黑色幽默的现实主义手法与其说是调侃生活或者迎合观众,不如说是在原本就悲凉的生活底色上用可笑与荒谬来调和生命的不能承受之重,减轻听故事人的负担。只有当认定“人生本来就是苦中作乐”的基调,创作出来的乐与苦才有那么点意思和感觉,能让人从大笑到大哭。 《大佛普拉斯》就是这样一个关于台湾南部乡下社会底层小人物的黑色幽默故事。以捡垃圾过活的肚财(肚脐眼)为中心人物,他经常去佛像厂找做保安的菜脯(腌萝卜干)闲聊。他们一起娱乐的方式就是分享肚财带去的色情杂志和他从超市门外捡来的过期速食。一天,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从社会新闻里耳闻,肚财建议找来菜脯开宾士的有钱老板Kevin的行程记录器,期待从里面偷窥一些543(腥膳色)的内容,来为给无聊的黑白人生加点颜色。却不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当色情内容突然升级为凶杀案,超出了小人物可以存活的边界,好奇的猫总要死。 这是导演黄信尧的第一部电影长篇,他常年生活在台湾南部,拍这部电影前主要做纪录片。但他有一天看到一尊大佛,想说这一尊大佛空空的,谁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因此让他兴起了“虚构一个故事”的想法。然后,2014年《大佛》短片得奖之后,等了2年终于凑足钱能拍一部长片。也或许是人到中年与自己的和解,不再追求某种特定的形式,也不曾想要做任何改变。黄信尧导演在一个采访里面说到关于社会不公,他说「看見之後,就是把它忘掉,不然晚上你睡得著嗎?知道了並不怎麼樣,《看見台灣》感動一億人,然後咧,來去清境農場度假一下好了。我覺得今天片子不管成功或失敗,只是成就導演個人而已,參加影展是你去,你拍這個農夫,他下次賣地瓜,一斤可以漲五角嗎?現在我理解得很清楚,不會去想這些,你要跟人家說你多麼關懷這個世界,我覺得我講不出來。」 因此这不是一个关于社会公平正义的故事。导演才会在电影里面呢喃,“社会常说公平正义,但在他们的生命中并没有这四个字。毕竟他们连捧饭碗都没有力气了,哪里还有空去说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对部分有志人士来说是一个想要追求的神话,对于大多数政客来说只是为了骗选票的鬼话,而对于小人物们来说是早就识破的谎话。还不如在“屁话”、“垃圾话”里加点“真心话”来描绘悲喜人生。 导演极其天才地打破界限再重叠交织,呈现多元的众生相和全新的观影体验。不仅幻与实,高与低没有界限,甚至欢乐与悲伤,假正经和正经,细腻与粗糙都没有清晰的界限。 首先电影一直在叙述者,表演者和评论者之间自由切换。一开始,同事们就在一片“干你娘”之后,问菜圃,“妈妈身体还好吗?” 于是导演也赶紧注解“在這個工廠,大家都很喜歡關懷對方的媽媽,這是人與人之間一種互相關懷的方式!”。后半段土豆被数落「男人騎什麼粉紅色的機車?」时自己冷不丁地来一句 「這電影是黑白的,你不說別人會看得出來嗎?」 这种浑然天成的幽默即使在肚仔去世了都不曾停下,“从youtube社会新闻里抓下来肚财遗照”的桥段,让我在沙发上笑到流泪。 除此之外,菜脯的妈妈叫咸菜婶(咸菜萝卜干),Puta(西班牙语里的婊子)与Buddha(佛)的谐音这类粗粝又忍俊不禁的细节柔和着黑白麦田的细腻摄影,水沟里长镜头,以及最后一程上挡在面前的水沟这类诗意,此种反差好像一块块站在快要干涸的河床里面的石块,尽管表面粗糙,可底下仍有细细小河从旁边流过,抚过枯石,留下一些绿色。 纵观整部电影,最让我念念不忘的是那种随性而至却行云流水般的浑然天成。黑白的小人物的人生和被偷窥的有钱人的彩色人生的对比并非为了艺术电影刻意为之,而是因为拍片制作经费最终还是不够。讲台语也不是什么接力在地文化之类去找新奇的角度,而是这个故事就是来自于这群讲台语的人物。就连”普拉斯“三个字都显得那么嘲讽又恰到好处。导演在一个采访里自己评价自己,”像是日历,把一切交给上天。“ 看到这句再回头想这部电影,真正像极了来自佛自己的声音,只是借着黄信尧的嘴说了出来。 想象一下,四大皆空,看尽人世桑沧,也听多了屁话的”佛“,有一天忍不住和黄信尧说 “工商社会,时间宝贵。你就会四平八稳的拍写实,没人看啊。大家就是喜欢趴在地上角度刁钻镜头晃动的警匪新闻才过瘾啊。别讲大道理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如果能够受万人敬仰,即使只是外表冠冕堂皇,里面发霉发臭,就还是会被趋之若鹜地追求。 剧尾,咚,咚,咚,佛问,知道自己在拜谁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