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识金镶玉-冷血才女

钻石鼻子
2018-02-27 00:24:17

冷血才女的黯然退出,令我不知该平静的写点什么。所以就飞鸽传书至兮娈山,叨扰一下风谷秋粮,谁知他不过贝叶轻划数笔,即成文章。放鸢亭里,枫露优茗之间,浅衾着大麻的幽香,这可喜可叹的游仙的日子啊。不过我还是不忘啰嗦他几句,谓之,当今“流量”为王的时代,可别耽搁太久,自娱娱人才是正经。

我把文章贴出来,正所谓自娱娱人,大道通天。

冷血才女曾经的披荆斩棘,纵横捭阖,其实让我勉强想到了“新龙门客栈”里的金镶玉,就这么一个醉生梦死,成日里只想着点男人蜡烛的荡妇匪头,竟然活色生香,浓汤油水地,淫浪出了一个真女权的赤裸本色。

金镶玉这般的如入无人之境,也正是冷才天生的虚与委蛇,所谓天庭里专攻花烛的侍女,可以调情厮混,过过干瘾,但绝不可真下凡苟且,失了荣宠,才最难堪。所以冷才的悲剧之甚,就在于徒羡江湖草野,却困宫帷之深。不过冷才,你所在乎的冷宫名牌,又所值几何呢。

话又说回到金镶玉,她虽三番五次,刀口上舔血,相思柳叶镖更是杀人无数。但金始终,还是自然而然大智若愚地停留在,一个女人最一般的天性里,对政治不感冒,对权力更是大漠里的风沙,迷了眼揉揉罢了,该打劫就打劫,想浪骚就浪骚,能点多少蜡烛就点多少,老娘高兴才是天条地规,雷打不动。

看看她半裸着,怎么说的,“你以为老娘怕被男人看那,我玩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还多。”再听听,她又光着屁股,在房顶唱些什么,“八月十五庙门开,各种蜡烛摆上来,红蜡烛红,白蜡烛白,小妹我一把点不过来,唉。”

不过,金镶玉却又比很多识文断字的男人醒事,她是极端聪明的,金始终保持着末世离乱的哀怨敏感,虽不懂政治,却又善恶分明,而不屑与当朝乱政的虎狼之辈为伍,她也从不怜弱小,又是因为深谙其可鄙可恨的狡猾阴毒。

所以,金镶玉才在龙门客栈的杀猪房里,造了一条秘道,平日间用它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她不问是非,她深知乱世的是是非非,不是她一个小女子可以理得清,裁的明的,所以才说,“送你出关,得一百两。送你上鬼门关,得四百两。你让我金香玉怎么做呢?”,又所以才对周淮安秘道的追问装糊涂,吃他豆腐说,“在老娘身上。”

而金这种坦荡犹如女娲造人,落落大方,朴素浑然的大爱冲动之中,哪来的无端羞耻呢?可是冷才就不一样了,她就像是吃了苹果的夏娃,却极后悔懂得了做人的羞耻,对蛇既恨又怕,对自己的身世也大为不满,就拿亚当的肋骨说事。

这一次,冷血才女固然是死在了吐槽鬼的嘴里。但那不是因为后者有多了不起,不过是冷才自己道行尚浅,有智无行。也不过是衰鬼走运,没撞上钟馗。可以想象,要是冷才是金镶玉一般,智行合一的真菩萨,别说区区一个孤魂野鬼,就是当朝乱政的权奸巨宦,也不是落得挫骨扬灰的下场。

再来看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金镶玉,怎样虐杀掉那个鬼头鬼脑的老阉驴,“(吐槽鬼)狗贼茹毛饮血,我就要你狗血淋狗头。”只见金周二人,剑起刀落,直刺穿狗贼阉驴的心窝,痛快。冷才要是难受,你也不妨意淫一下。

片尾如同龙吟虎啸般的唱段“吃罢了饭来唱山歌,大漠里的妹子爱哥壮,我的小呀阿哥哥呀,爱哥壮。”在风沙里回荡,金香玉猛然说,“我们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地方,走,找周淮安去。”女人到底是女人,祝她幸福。

冷才,我写了这么些,你可听出什么来,面对这样一个真女神,你可还想着洗心革面,猛士归来的一天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新龙门客栈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龙门客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