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关于影片的镜头、光影与色彩

姚大水
2018-02-26 22:28:47

当初写结课论文正好遇上了妖猫传的上映,也恰好看过,便又去影院刷了第二遍。个人比较喜欢这部影片,它给人视觉的冲击力十分强大,在此节选论文片段,个人拙见,知识浅薄,望请见谅。

片段一:

可以说白居易的小屋是一个禅境,一个和大唐处在同一时间却不同空间的地方。乐天从宫中罢黜之后,始终在此参悟诗歌的奥妙,他心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并执着于此,于是他笔耕不辍、烦修数载,为《长恨歌》倾注感情并深信不疑,这是他自己设的局;空海闯进了白居易的小屋,打破了白居易作为悟道者的自信,他的立场和表现都是作为一个破局者和解密者。

片段二:

本片的光影搭配是一大亮点,整部影片都充斥着黄色的光线,不管是纸迷金醉的胡玉楼还是富丽堂皇的唐皇宫,是展现极乐之美的花萼相辉楼还是颓唐破败的马嵬驿,影片像通过黄色的象征义,来展现影片所表达的盛唐,何谓盛唐,黄得耀眼,黄得璀璨夺目。这种光影,在极力歌颂大唐盛世的同时,也在视觉上达到了迷离虚幻的效果,正如所谓玉帝天空,谁不知处处金碧辉煌、高殿飞檐,如此便是黄得不切实际。除了用黄色光线大片渲染场景,或者作为简单点缀外,自然光的运用、剪影效果和轮廓光效果,都给观者提供了极强的画面冲击力。

片段三:

影片中的色彩运用豪放,不吝大面积使用纯度高的暖色,画面整体富丽堂皇、东方韵味十足,尤其运用红色最为大手笔,长安街市到处悬挂大红灯笼,红色柱子雕梁画栋,红色宫门端庄高贵,体态雍容的女子红色丝带缠身,年老的宫女不忘涂一抹红唇,甚至花萼相辉楼太液池一池子酒都是葡萄红酒,跳舞的姑娘红衣翩翩,飞跃的锦鲤红鳞片片,如果说在光影上黄色为主,那么在颜色上便是红色为先。

影片中大肆渲染的极乐之宴正是以红、黄二色为主,以绿色为辅,这时盛世标志性的颜色,红色代表祥和平安,黄色代表皇家尊严,花萼相辉楼楼门祥云图案黄白相间,背景大红更显庄重;楼内仿仙宫蜃楼,四周绿色石壁,用祥云图案修饰;楼中太液池圆形居中,池中灌满葡萄美酒,一片嫣红,池外龟兽喷泉,用黄金镀身;楼顶直达云霄,辅以白云缭绕,白鹤盘旋,青衣女子吹青笛,红鳞鲤鱼跃红池。在极乐之宴上,所有颜色都被运用得淋漓尽致,而这种夸张式的表现方式正式导演所要表现的符号化的进程之一:颜色,所谓盛唐,红黄足以。

片段四:

春琴被黑猫附身之后,变成了贵妃、黑猫、白龙三种人物的情感表现体。乐天和空海再一次到陈云樵家中,只隔一天,陈云樵家就变成了深山老林式的古宅。春琴请二人上阁楼一叙,本身就喜浓妆艳抹的她更是一抹红唇,身着红裙,风姿绰约。整个场景中,枯藤、石桌石凳都是灰色的,甚至乐天和空海的衣着打扮也是同样灰暗,只有春琴和她的秋千是大红色,红得妖艳诡谲,红得凄凉。 在整个场景中,仿佛只有春琴是有颜色的,她背后的阁楼圆窗的光线照在身上,以舞台表现的方式凸显了她作为画面主体的地位。她是三十年前事件的见证者和讲述人,她拥有三十年前大唐盛况的记忆,她还活在那个年代里迟迟没有走出来,所以在她的幻术里,她必然是红色的,而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正如最后白龙说到“我知道她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同样,被附身的春琴早就知道极乐之宴早就是三十年前的旧事,玄宗的爱情故事都是史学家虚构的,大唐盛世的开明大度也不如往常,可她依旧一身红衣,不舍心中执念。如此看来,红色的张扬,不过更是红色的凄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