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小说一样的节奏,艺术展一样的画面

阿Finn
2018-02-26 21:32: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先理一理故事线:
K是负责捕杀老型号replicant(复制人)的blade runner(银翼杀手),他猎杀了曾经当过军医的萨伯,在他养殖基地外的树下发现一个箱子,箱子里有遗骸,扫描后发现是一名难产而死的女性replicant。replicant可以生孩子意味着世界格局可能被颠覆,所以K被派去找到那个孩子。寻找的过程中,Wallace也盯上了这个孩子,希望通过获得这种技术让他公司生产的replicant自行繁衍,成为劳动力。而反叛的老型号replicant发现外界察觉了这个秘密,为了保护这名被生下来的replicant,他们开始跟踪K。K 在追查过程中发现自己曾经认为是植入的记忆曾经真实发生过,认为自己就是那个被生下来的replicant,为了不让wallace公司发现这个秘密,他销毁了跟自己有关的所有东西,前往拉斯维加斯找自己的生父。不料wallace公司尾随而至,带走了K所认为的自己的生父Deckard,希望从他口中得到replicant生育的秘密,而K被反叛军救下。从头目的口中,他得知自己并不是那个被生下来的replicant,童年的记忆是被植入的,记忆来源于真正被生下的女孩Ana,她现在是wallace公司外聘的记忆植入者。尽管反叛军头目要求K杀了Deckard以绝后患,K仍然让Deckard活下来,让他与自己的亲生女儿Ana相见。

电影的叙事节奏很慢,但这毕竟是一个线索多、思考点多、哲理性强且与前作关联大的故事,更缓慢的节奏有利于观众看懂故事,我想导演没有选择用《盗梦空间》的速度来叙事,对观众是非常友善的事。
片中的未来世界除了科技之外简直一无是处,情欲广告铺天盖地、街巷肮脏、没有阳光,空气中永远弥漫着雾和霾,人类看不起replicant(复制人),称他们是skinner,认为他们没有灵魂,甚至戏称他们吃自己的同类(一个警察在谈及被生下的replicant时说萨伯可能把那个孩子吃了)。但实际上,human(人类)和replicant(复制人)谁更像拥有灵魂的生物?不好说。警官乔茜对K说“You've been getting on fine without one.",但事实上,K是有灵魂的。叛军头目要求K杀了Deckard,这对replicant起义当然是最明智的选择,但作为有良知的”人“,K没有选择这么做。有的人为了大义可以不计手段,K的可爱之处就在于he is more human than human。
影片的第一个镜头是一只左眼。左眼标识着replicant的编号,这是辨别human与replicant最简便的方法。开头给眼睛一个特写,可以说是抛出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点。
故事的焦点在于replicant可以生育,这之所以意义重大,在于,其一,replicant可以自我繁殖,他们能够不再依靠人类,拥有自己的延续种族的方法。这意味着他们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种族“;其二,不同于人类制造的replicant需要被植入记忆,被replicant生下来的后代从一开始便拥有自己的记忆,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独立个体,他们与人类的区别大大减少了;其三,就像Joi对K所说的,be born意味着be wanted,be loved,这是作为工具被制造出来的replicant无法拥有的,这更能够证明replicant拥有灵魂。
wallace公司和反叛replicant的目的都是繁殖replicant,但前者将这视作生产力,后者将其视作起义的精神核心。作为斗争中心的Ana和K,be born or be produced意味着自我的身份认同,他们亦或是神化的现世,亦或仅能成为一名信徒。当Ana看到K的记忆时,她流着泪说"someone lived this.""this happened."。

影片的画面采用极简风格,以青灰色、橙黄色为主色调,许多画面极具线条感,空旷、广阔、无杂物的镜头以简笔画的形式勾勒出充满未来感的2049年,给观众强烈的视觉享受。




K返回公寓时走上螺旋状的长长楼梯,歪斜的画面、螺旋状产生的封闭感都让人感到压抑。


声音处理上,配乐是hans zimmer,情节紧张时几处警笛般的长音和《敦刻尔克》一样充满hans风味。Luv杀死乔茜时突然静音,镜头切到玻璃窗之外,采用远景,让情感的代入感更弱,这也许是导演对Luv的怜悯,也正展示了这个角色的可悲可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