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强裸了,昊然神了,但就是不好看了

土逗公社
2018-02-26 12:56: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悬疑喜剧也可以如嚼蜡,这就是工业化

图片来源:唐人街探案2海

摘要:《唐人街2》扑街了。刘昊然和王宝强这对组合为什么不灵了?从《唐人街》1到2的转变,我称作从推理喜剧到“喜剧”的转变,也是耗费心力的试水之作转向IP工业化的转变。

《唐人街1》无疑是一部成功的喜剧片。在传统的闹剧和巧合桥段转场构成的喜剧冲突间,用《白夜行》的底子加入了观察者/全信息的推理小说技法,这使得皮面的喜剧文本包裹了一个推理小说的内核,并用“不可能犯罪”以及女孩心路的意外性等细节来承托起悬疑性。整个影像效果很有黑色喜剧的几分荒诞。

然而照搬模式的《唐人街2》反而陷入了一种较为尴尬的境地。仪式性动机杀人,实际上是凶手将杀人当作某种形而上的理念崇拜或者心理需求的一种套路,这里面你可以想到

...
显示全文

悬疑喜剧也可以如嚼蜡,这就是工业化

图片来源:唐人街探案2海

摘要:《唐人街2》扑街了。刘昊然和王宝强这对组合为什么不灵了?从《唐人街》1到2的转变,我称作从推理喜剧到“喜剧”的转变,也是耗费心力的试水之作转向IP工业化的转变。

《唐人街1》无疑是一部成功的喜剧片。在传统的闹剧和巧合桥段转场构成的喜剧冲突间,用《白夜行》的底子加入了观察者/全信息的推理小说技法,这使得皮面的喜剧文本包裹了一个推理小说的内核,并用“不可能犯罪”以及女孩心路的意外性等细节来承托起悬疑性。整个影像效果很有黑色喜剧的几分荒诞。

然而照搬模式的《唐人街2》反而陷入了一种较为尴尬的境地。仪式性动机杀人,实际上是凶手将杀人当作某种形而上的理念崇拜或者心理需求的一种套路,这里面你可以想到炫学派,也可能想到岛田庄司(日本小说家,代表作《占星术杀人魔法》——编者注)的某些篇目。但是这种模式的首要叙事难点起码有两点:

1.解决凶手动机的可信度。

2.凶手杀人理念的契合性和张力。

而两者又是相辅相成的,然而唐人街2显然没有做到这些事情。

首先,凶手动机的可信度就值得商榷。作为凶手,医生人物的塑造其实存在细节缺失,除了与女警官办公室交流,他人口中的侧面描述,以及最后的独白以外,都是潦草的几笔。

要建立他对于神性/人性的内心矛盾和对巫术仪式的笃信,起码要通过转述或直接叙述的方式,可以讲妻子对他的影像和两者的感情厚度;可以讲他对于自己癌症和医学工作疲态以至于产生对玄学的兴趣,等等。总之,无论通过视角张力的侧写、杀人细节的整合,或者最后揭开凶手回忆,你都需要解释清楚,而不是最后一两句独白草草带过,以至于连最后凶手的自杀都显得说服力不足。

这种细节缺失反而很适合去开脑洞。比如知乎的资深“白学家”们已经开始动用真气,根据剧情线索来脑补——医生这么痛快的自杀,说不定已经把死去老婆的灵魂附身在了女警官身上了。(不然无法解释凶手为什么自杀得如此干脆)

其次,仪式设计和悬念推进本身无连贯性。仪式性杀人如果在炫学派的理解,会使用两层叙事去讲述仪式理念本身,首先对于观察者来说,直观触及的仪式是一套悬疑递进但是缺乏逻辑整理的仪式过程;而在逐层揭开之后,重构仪式本身涉及到的细节并与仪式设计的理念互文。或者是,仪式本身通过探索者视角体系里面的蹊跷和矛盾点,这样从叙事开始就要进行交错的悬疑布置和叙事诡计。

但《唐人2》以一个看起来有悬疑感的案子起头。但逐次的凶案发生中,细节和悬疑递进更是少的可怜(属水案涉及到两重案发现场和移尸的细节,但后续废止了),几乎靠探索过程中的喜剧桥段强制桥接,在文本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又靠“灵光一闪”式的解密方式(王宝强的五行和八字,Q的提示,刘昊然推理凶手选取作案区域的频次)来进行推进。

而同样刘昊然“他为什么知道八字”的灵光一闪,更是重复使用了一次同样的情节处理方式,显得整个电影的推理框架和悬疑递进都没有搭建起来,以及提供给观众的信息甚至构不成闭环,推理剧情的转场过度干涩和空白。推理节奏整体看来,似乎是喜剧桥段间单纯用作剧情桥接和转场之用的饶头。

当然,很多人或许会说,这只是合家欢喜剧片,你的解读方式过度严肃了。

即使从喜剧的叙事层面来说,《唐人2》也很难算是优秀作品。其过度依赖喜剧打滚桥段机械降神来进行剧情冲突的合解,以及冲突与冲突之间的推进。

这种叙事方式也不是没人采用过,盖·里奇或者宁浩都是通过巧合,把不同叙事线矛盾地串接到几个点上增加荒诞感和戏剧张力。

但问题是《唐人2》并非这种结构设想,它的剧情展开方式很像徐峥喜剧采用的单一线性叙事目标(把目的最开始交代),而逐层通过意外和矛盾来使得文本充盈的处理。但是由于《唐人街2》是两重叙事文本结构,喜剧文本和推理文本不仅契合度不高,甚至在互文性上相对差。被追击的解决方法不是唐人街大师傅和徒弟帮忙,就是红脖子机车队,这种过度使用机械降神的方法来弥合剧情创口,使得叙事更像一出闹剧。

而依赖的喜剧效果几乎全靠演员的反串,扮丑和反差性人设。如果《唐人1》是如同“囧系列”或者《羞羞的铁拳》这种作品,我并不会报什么期望。但是《唐人1》确实是结合了闹剧和荒诞感反差的优质黑色喜剧,《唐人街2》大量靠衣着反串,半身裸奔,夸张动作要素进行喜剧设计这一系列包袱,把自己走向快餐化的喜剧类别去了。对于影评想探讨的人性主题更像是半路捡过来凑数的。神性/人性的主题探讨仅仅是最后凶手独白的和刘昊然的对话中展现,甚至主线与此关系不大,且由于对医生的人物建构粗陋而显得强行升华。

从《唐人街》1到2的转变我称作从推理喜剧到“喜剧”的转变,也是耗费心力的试水之作转向IP工业化的转变。

作者:acelrovsion

编辑:耄耋

美编:黄山

10
9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唐人街探案2的更多影评

推荐唐人街探案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