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 无问西东 7.7分

无问西东,宿命与禅宗

谦牧
2018-02-26 03:31:30
无问西东,宿命与禅宗
—《无问西东》,在我眼中是最优秀的国产电影,没有之一。看完之后在我心中激起的浪花,迟迟不曾平定,于是写下这篇不提电影、无关影评的影评,姑且算是一篇观后感吧,记录那时的情感波澜。

1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被刚接触的朋友认为是撩妹高手。已经28岁了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的我不免而陷入沉思。回想起那些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的过往,总是把太多的欲语还休,深藏在每一段诗文的角落里。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解药,然而于我而言,或许也只有宿命与禅宗。
第一次接触宿命论,是处于抑郁症边缘的那年,在天涯论坛上好奇心驱使我找吧主算了个命。听到的结果也还可以,却没有太多的印证。也许是潜意识里的缺乏信心,后来甚至还自己去看了这方面的书,想在彷徨的人生中找出一些依据来聊以自慰。
深入的思考宿命的与否,却是因为感情。事业上的坎坷很少触动到我情绪的波澜,尽管潜意识里自信心其实不足,但是故作坚强的朝着目标步履蹒跚的步伐也未曾被止步,还始终强颜欢笑着。反倒是情感上的波澜永远无法释怀,“命中注定”这般宿命论于是就成为了心中一个矛盾的存在。既然“命中注定”,那么一切努力似乎是徒劳,那么任何波澜也都是





...
显示全文
无问西东,宿命与禅宗
—《无问西东》,在我眼中是最优秀的国产电影,没有之一。看完之后在我心中激起的浪花,迟迟不曾平定,于是写下这篇不提电影、无关影评的影评,姑且算是一篇观后感吧,记录那时的情感波澜。

1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被刚接触的朋友认为是撩妹高手。已经28岁了还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的我不免而陷入沉思。回想起那些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的过往,总是把太多的欲语还休,深藏在每一段诗文的角落里。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解药,然而于我而言,或许也只有宿命与禅宗。
第一次接触宿命论,是处于抑郁症边缘的那年,在天涯论坛上好奇心驱使我找吧主算了个命。听到的结果也还可以,却没有太多的印证。也许是潜意识里的缺乏信心,后来甚至还自己去看了这方面的书,想在彷徨的人生中找出一些依据来聊以自慰。
深入的思考宿命的与否,却是因为感情。事业上的坎坷很少触动到我情绪的波澜,尽管潜意识里自信心其实不足,但是故作坚强的朝着目标步履蹒跚的步伐也未曾被止步,还始终强颜欢笑着。反倒是情感上的波澜永远无法释怀,“命中注定”这般宿命论于是就成为了心中一个矛盾的存在。既然“命中注定”,那么一切努力似乎是徒劳,那么任何波澜也都是尘埃,无需在意。如果“ 命中注定”,既然蓦然回首那一刻,有些东西自然是等待在“众里寻他千百度”之时。这般消极情绪如影随形,想找到宿命论存在的证明,以摆脱放不下的情感,留下一丝命中注定的希望。但是又更想找到否定宿命论的依据,以放下心中的执念,或冲破那宿命限定的情感。
去年夏天做了一场梦,梦见拜访一座寺庙。询问寺里的僧人得知叫普通寺。醒来查询,还真有一座寺庙叫普通寺。位于江西萍乡,禅宗杨岐宗的发源地,普通禅寺。前往实地拜访,还真与梦境有几分相似。早在几年前,曾有先生说我上辈子是红尘未了下山的和尚。对于佛教与禅宗,欣赏的是那种看待众生平等的境界与层次,与引导世人向善与摆脱内心伤痛的行为与准则。厌恶的则是那些知行不能合一的行为,讲究出世却如此世故,讲究脱俗却非常世俗。也许在他们看来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而在我看来是“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于是,宿命论所在我心中的矛盾与佛教这本在我心中并无好感却又有莫名亲切的宗教,一起涌了上心头。
当年那矛盾的岁月里,还曾有前辈说我会在国学中找到人生的意义与答案,建议我多去看看。如此这般机缘,我再次拿起了易经。高中时期看易经,只是肤浅的记得自强不息与厚德载物,这一次却是拿着易经照葫芦画瓢的给自己算卦。这下可好!火水未济、雷天大壮、地山谦等卦的出现,使得尚未平复的心情再次动荡。惊叹于古人的智慧与境界的同时,命中注定与否的矛盾如同一把双刃剑。一面把我弄的体无完肤,痛彻心扉迟迟无法自拔乃至反复发誓再也不给自己算卦!一面又让我懂得了抗争与妥协的取舍和方法,定义心态的“进”而寻找人生的方向,亦或摆好位置的“退”而作为另外的一种前进方法。
惊叹易经的神奇之余,带着对佛教的喜与厌,还夹杂着对宿命论存在的矛盾期待,也为了不让自己落入迷信的窠臼。于是,我把对宿命与人生的思考拉扯到哲学的层面,却是借助着玄学的力量去参透那困扰多时的思考。然而,越是经历,却越是无法否定宿命论的存在。越是思考,却越是纠结那无能为力的人生。在我的潜意识里,之所以希望宿命论存在是因为曾经那段时期,梦想与现实存在无法逾越的鸿沟,处境与行为得不到安定,无处安放的内心于是徘徊在抑郁症的边缘而自我调节的阶段。调节的过程中,内心的脆弱在偶遇算命的机缘时,甘之如饴。寄希望于宿命时,一边虽然也还是努力的着,确也意味着等于承认了宿命所限定的框架,永远也翻不出宿命这座五指山。这又是我不希望宿命论存在的地方。

2
宿命论与算命预测相关的玄学理论脱不开干系,与佛教中的因果业报更是有着似是而非的关联。于我而言,不想再去纠结那些影响进取心或是自信心的八卦预测。只想从中找到一个能突破内心芥蒂的观念,无问西东,而放开的去做想做的事情。于是,我这个或许的佛教逃离拥趸,只想辩证而科学的去思考我心中那矛盾和纠结的关于宿命的疑问。却绕进了“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禅宗世界里。
论宿命,也许现代科学的观点是环境和基因决定天赋与成长,性格和心态决定命运与成败,统计学概率分析各种因果联系。众生面前,因为随机,所以公平。玄学的观点是一切皆有命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佛家的观点是修来世,由因而果,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而佛家中更高的层次则是奉献,以胸怀和境界去看待“本来无一物”的娑婆世界。
一直找不到像禅宗世界里所说的“渐悟”或是“顿悟”,去年有一段时间,连续拜访了好多个算命先生借算命为由旁敲侧击的去了解他们看待“命中注定”的观点,感受到的观点基本都是认定宿命论的。如是我内心只想说既然如此他们给人算命干嘛?!对于玄学中的破解、祈祷与求神拜佛更是一度的嗤之以鼻。
写到这里,全文还只是记录着我内心的情感变化。之前,因为心态的浮躁与消极而在“宿命论”中寻找慰藉,同时又不甘愿限制于宿命的五指山内而无法自己掌握人生。曾经相信“性格决定命运”,于是一度切入于通过改变性格而左右人生的命题。后来因为人生观的逐渐变化,而选择了顺应天性的去做真实的自己。应该是或许的成长,这条路也是越走而越自然。否定不了内心对宿命论存在的认可,而又不甘愿命运左右于流年、运势等各般因缘。如何突破宿命的桎梏而得到最想要的生活,就成为了我曾经思考了多年的命题。
站在宿命论的框架里而乞求找到突破宿命的切入点,突不破,是宿命;突破了,亦是宿命。这不是绕进了死胡同?这个答案没有从禅宗中找到,却因为禅宗而看到了自己的症结。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自己放不下的执念。放不下一物,处处惹尘埃。

3
放下执念还是顺其自然就成为了我在这条道路上所面临的方向与选择。
放下执念,放下骨子里的傲气而去接受命运的安排与洗礼。如此而来,则可以得到一个最舒适的心态与情感去迎接在人生道路现有的和将拥有的一切。也然风雨,也然精彩。但是我又怎么放得下呢?又怎么肯去放下了呢?如果我是一个能放下的人,其实应该早就放下了,也不会在思维的世界里走到现在这般程度,也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去总结那般纷乱繁杂的心路历程。假如某一刻我真的放下了这般执念,那么以后对自己人生的思考与解读,应该也再难有突破。庆幸这般执着,痛苦中成长。原来,像我这样的人,“放不下”就是我的宿命。
放不下执念,只有顺其自然。然而“顺其自然”有两种,或坐等其成,或踏破铁鞋。一种是浅尝辄止之后慵懒与屈服的消极等待,另一种则是踏破铁鞋之后“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境界。回想起曾经有位道教的先生跟我说的,在他看来是“命运决定性格”。再来回看我这个“放不下”的宿命的人,我想我应该是懂了。论事业,人生只有在走过了一定的风雨与江湖后,方才历练出一定道行,才承载得起那宿命的精彩。得到这般结果,就得经历那般过程。过程与结果,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论情感,人生也只有在走过了一定的沧桑与故事,方才砥砺出特有的缘分,才搭配得了那宿命的契合。相应的归宿,就得经历特有的历程。历程与归宿,一切也都是宿命的安排。
放下,放不下还是不放下。这一切,似乎还是宿命,我装作不在乎。奈何人生,任凭南北,无问西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无问西东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问西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