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青 一把青 9.3分

汇总合集1-6

2018-02-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友情提示--------------------------------------------------

  个人拉片笔记,处处剧透。还想观剧的人,就不要瞄下去了

-----------------------------------------------------------------------------------------

 之一 把一切碎片抛入熔炉

  白先勇老先生的文字……是会让我躲避的。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特意收了白先勇先生的作品集,厚厚大大一本,我读得很快。然后,我折回中间,把《谪仙记》读了又读,再把书页合好,将整本书放到书架最高一层。

  年纪渐长,自己也知道,活着应该抖擞、积极、清晰、明朗。但,总有一些那样的时刻,比方说,想起了《谪仙记》,重新默读书中的文字,想念李彤,如晤老友,然后,再一次失去她。

  因为文字而绝望的情绪碎片,沉淀在庸常的生活中,一旦泛起,会充塞在鼻腔、眼角、内心、脑海,让人避无可避。

  这样的文字,真厉害。

  《一把青》当然也记得,非常短小的故事。因为短,所有的细节、字眼都熟悉得可在脑中顺序浮现。我特意找过白光演唱的《一把青》,听不出况味。但是,小说中朱青载歌载舞,捏着一双沙锤舞得放肆、舞得销魂、舞得颠倒众生,却也是忘不了的记忆碎片。

  2015年末,电视剧《一把青》上映,好事者把它和当时风头正盛的《琅琊榜》放在一起品头论足。我索性避开。毕竟,它绝对不是我熟悉的短小故事。

  1万多字的小说,改编为45万字的剧本,拍摄中还有删改。

  只是想象其中的艰难,我的头皮都发麻。

  小时候,还有耐心,捏着不知什么名堂的剧本闷头闷脑地看。后来,即使是花钱收集的剧本,也看得囫囵吞枣、稀里哗啦。现在,我这样一个懒人,能不看就不看了。

  写剧本是手艺活。很多编剧,人有趣,字也好,谈起剧本也都头头是道,在打着旗号卖钱的大电影上编剧一栏后挂着自己的名字,坐在观众中一起看自己编的电影,在陌生观众的笑骂声中,编剧在座椅上一截一截往下溜下去。

  从剧本就开始塌台,最终,戏是难立起来的。

  编剧需要掌握剧本的结构、节奏、人物、场景、调度。尤其,有优秀原著的限制,又是戴着镣铐起舞,累。

  看《一把青》的第一集里,朱青、郭轸一前一后回联中宿舍过夜,同一个看门人寒暄几句,把灯盏给郭轸留下,似有若无嘟囔一句“谁知道还有什么人来……”

  如果你已经看过全剧,或者你不怕剧透,想一想朱青、郭轸、小顾与这一间宿舍、同一张床铺的先来后到、命运纠葛,再想一想编剧不动声色点题的上面那句话。

  我在返身回味时,再次听到这句过场台词,想起由小说到剧本的改编、新架构的设置、所有的伏笔和呼应,所有的准确和恰好,惊到要跳起来——编剧先生,好厉害。

  容我,把所有碎片抛入熔炉,看看能不能重新铸出新的、热的、液体的、坚硬的东西来……

----------------

 之二 女学生,女教师

  改编重架结构,先得重置人物。

  编剧增加了小周(周玮训)这个角色、丰富了师娘(秦芊仪)的内在,最重要的是,重新塑造了另外一个朱青。

  朱青这个名字,和小说后部几次写到的歌曲《东山一把青》,暗自契合,于是,文、歌、人,都重叠落在一起。

  在电视剧中,则有着更精妙的一笔:在朱青和郭轸第一次相遇,分别时四目相对,“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子倒映在火车车窗上,倒影的朱色和青色与朱青年少无暇的面容完美重合。朱青,在此,被赋予了原著之外的意味,同时人物的性格也完全改变了。

  原著中的朱青是羞涩、腼腆的重庆姑娘,小康之家,父母健在。剧中的朱青一出场就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世疑云,她母亲早逝、父亲有因贪污畏罪自杀的嫌疑。朱青原本就读于杭州师范,却因父亲犯了事受到牵连不得已逃往南京。这个朱青,虽然容貌清秀、身材娇小,却刚强坚毅、有胆有识,更有趣的是,她老家在浙江,和师娘秦芊仪一样也是浙江姑娘。往深推断一步,或许,她们两人都是杭州人,那么,这两人空军太太的身份和剧中好听的歌曲《西子姑娘》(当时的空军军歌)就完全契合了。

  朱青到南京自行办理转学就读金陵女大。这一步,也非常妙。葛瑞琴老师第一次带朱青去寝室,看见朱青将箱笼放置在床铺上就面露不悦、轻声暗示——金陵女大这所学校,规矩大着呢。

  然后,葛瑞琴因为朱青从杭州师范转学至金陵女大颇为不以为然,这位不怎么讨喜的女老师说出了提纲挈领的一句话:“女孩子天生就是好老师,不会是好学生……”

  坦白地说,葛瑞琴作为一个女老师,说这句话未免过分托大,给自己贴足了金,也把自己的所有女学生都轻而易举地否定了。

  然而,站远一步,秦芊仪、周玮训、朱青,“三个女人一台戏”的角色设置,就此露出全貌。这三个人,原本都是师范大学的女大学生:秦芊仪和朱青都因为爱情中途肄业;周玮训在学时读的是体育科(体育老师,你懂得),脾气暴烈,成绩却推板得很;秦芊仪前前后后还教过书,朱青给墨婷做过短暂的家教,周玮训却真的是一天书都没有教过的。

  从某种角度,这三位女主角(是的,在我这里,她们三位都是主角)都不能算作“好学生”。

  但,暗合了葛瑞琴上面的那句话,三位女主角却又都是“好老师”。甚至,并非师范出身的汪影师姐在迁徙至台湾后也以老师的身份讨生活,这是后话。

  在朱青“按图索骥”寻找飞行员,直至真正寻找到自己的爱情,这整个过程,也是朱青受到空军村潜移默化的“侧面教育”,她的两个老师正是师娘秦芊仪和副队娘小周。

  把一切抽丝剥茧,初到南京,朱青就赶到空军11大队的训练场寻找“513”。王刚因为驾驶不当、故障落地,就给朱青上了空军日常的第一课——危险至极。而小墨婷紧张中不由自主攥住朱青的手,从孩子这个最真实的角度点明朱青和秦芊仪的背影‘相似’,这也引起秦芊仪对朱青的关注。

  朱青很聪明,寻找“513”,她需要找到可行的门道,也需要保持女子的矜持和自尊。无意中得知副队娘在寻找家教,她做足准备工作,原来的师范教材和现在喂养的猫咪都是绝佳“道具”:师范教材验明正身,说明她具备起码的资历,无意中也激发师娘和副队娘这两个原来的师范女大生对她的亲切好感,可爱猫咪又自然激发小墨婷的亲昵和喜欢。

  事情却也不简单,或者说,师娘秦芊仪和副队娘小周也同样以自己的方式给她上了课。小周戏谑又促狭,命朱青倒茶,这是一道下马威,接受或者拒绝都有不妥。但是,脾气同样不小的朱青并没有拂袖而去。茶,她斟了,然后,不卑不亢,主动要求离开。这一下,是副队娘小周认证,朱青和秦芊仪的脾气,真是像。

  秦芊仪和小周共同给朱青上的第二课——麻将桌上见真章。空军村因为谐音忌讳只打三人麻将,牌章的打法也自有不同。更重要的是,赌品就是人品,秦芊仪和小周的风范和做派由此已经分别显现出来。谈笑风生不经意间,朱青就输了,换句话说,第一次打牌,两个姐姐就真真假假地“骗”朱青打错了牌。这不经意的一幕,如果和之后的命运对照来看,就变得含混、复杂、意味深长。

  空军如何、飞行员如何、与飞行员相爱结合又会如何……这些,统统都在“侧面教育”中,让朱青了解、接触、熟悉、深知。当小周和小邵被众人刻意凑做堆时,朱青在机棚的餐桌上,从大队长和师娘凝重的对话中,一五一十地明白了“交接”的内涵和剧痛。从旁观空军太太小白的异样苍白憔悴、到替小白拆封电报、再到亲眼目睹小白的绝望失态,朱青无意中直接接触飞行员阵亡的惨烈和悲壮与飞行员太太承受的悲痛和孤凄。

  在“侧面教育”逐渐深入后,小墨婷果然守不住,把朱青的秘密“出卖了一半”给师娘,于是“侧面教育”转为“正面教育”,师娘直白的把飞行员“513”的照片拿给朱青,然后干脆地把朱青驱离空军村……

  女教师给女学生的“侧面教育”暂时告一段落。

  绕到故事后面的后面,从小背不出乘法口诀、长大后数学很少及格的墨婷,却从一个不算好的“女学生”成为了一位优秀的“女教师”。提纲挈领,果真,有始有终。

----------------

  之三 战争遗留下的伤

  返身回望,师娘秦芊仪在《一把青》剧中的第一句台词就是——“日子过了就好了”……

  就这么刻意。

  而副队娘小周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借力打力——“日子不会好,信不信”……

  所有的话里有话,其实都是事出有因。

  正如剧中的所有角色在前几集中都有意无意说过同样一句台词——“仗打完了”。

  仗打完了,战争胜利了。战争遗留下的伤,还是让人隐隐作痛,或者,千疮百孔。

  师娘的话,是她的希望或寄托。只有秦芊仪自己知道,在人前神气活现、威风八面的丈夫伟成于日复一日的梦魇中,难以摆脱痛失战友的哀伤与沉痛。伟成将阵亡战友的名字写在纸条上随身携带,是情深意重。可是,把这么些人命担在肩头,实在是太重了,他根本不堪重荷。秦芊仪唯有期望伟成远离飞机,去美国受训也好,转文职不再飞行也罢,日子如此过了,她和伟成才真能好了。

  副队娘的话,是她自己也未真正明了的预言和寓言。在她感慨日子不真实的时候,她所能想到的真实,无非是带着女儿墨婷回东北的娘家。小周对交接的抗拒、对小邵真真假假的嫌弃、对过去的追忆和思念,其实都是她的温柔和脆弱。这个风风火火、泼泼辣辣的女子,在人生最紧要的转弯处怯场了。因为她还深深爱着在战争中殉职的丈夫,那种浓烈的感情,留在她的骨髓中,留在他们的女儿身上,却不能说,一说就是错。她对于爱情的执着和忠贞,在现实生活中显得那么不合时宜,即使她甘愿忍受孤寂的余生,但是墨婷却需要一个父亲。已经失去、继续舍弃,换来交接之后小邵的守护和担待,这其中没有爱情,只有责任。

  所有人都希望玉成其事。

  可惜,当事人和旁观者同样尴尬、为难。直至师娘秦芊仪把难题拍在桌面上,一直隐忍的小邵回答的 “真不愿意”,叫人心惊。

  小邵一语双关,他不愿意的是靳副队代他出战、替他牺牲。痛苦的开始,是那样偶然,无可挽回,败坏了他们的人生。但,他选择担起一切责任,愿意与否,已不是他所能思量,幸福与否,也被他排除在人生选项之外。

  伟成和小邵的伤,都牵连到自己(交接)的妻子,你中有我,十指连心。

  而“死而复生”的郭轸,重返空军11大队时,已被伤的面目全非。

  郭轸幸运,经历了一场恶战、受到日军的重创,还拣回一条命来;郭轸不幸,他变成了一个没有队员的空军分队长——因为他直面日军挑衅、独自迎战又中了日军的圈套,本已安全回航的队员们折返营救他反而牺牲,为了帮已经坠机落地的队员张之初消除巨大的疼痛和恐惧,他用仅有的弹药命中队员,成全战友、毁灭自己。

  这其中非常复杂。郭轸的作为,全都情非得已,别无选择;最终的结果,却让他自己崩溃。

  那么骄傲的郭轸,变得愧疚、羞耻、恐惧、憔悴,他装陆军、当逃兵、自暴自弃。他受的伤那样深重:身体上的创伤,让他接受了一年的治疗;内心的伤,让他在不同的故友面前,流露出不同的模样。

  郭轸先是去看他的513编号的飞机,见到他的教官兼大队长伟成。面目沧桑的郭轸立正姿势依然笔挺,对着欣喜若狂的大队长,郭轸却一字一句把自己不得不把最后的弹药用在战友张之初的身上,他的懊恼痛悔,他的永难解脱,他迫不及待想要给战友未亡人一个交代,他宁愿承担坐牢的后果。站得笔挺的郭轸最终泣不成声,在教官的面前垂下了头。

  郭轸被教官暂时安排在士官长老巩的机棚。战友重逢,情深意重,当然要有酒,有醉意中的牢骚和抱怨,有嬉笑怒骂中的发泄和包容。然而,夜深酒尽,别人可以醉倒,郭轸却愈发清醒,酒对他来说没有用,战友弥留之际地惊恐和剧痛,自己的无助和疯狂,反而更加清晰。他不得不离开老巩的机棚,去找战友的未亡人,坦白然后了断。

  然而,在小白面前,郭轸却没有了坦白的勇气,他亲眼看到小白对于张之初的热切期盼,知道坦白张之初的阵亡真相不但不能解脱自己,还会把小白仅存的微弱希望毁坏殆尽。原来有口难言是这样一回事,原来,比女人脆弱的是他们男人。

  最终,郭轸找到师娘秦芊仪求助,他似乎终于可以开着玩笑调侃自己,略带羞涩地诉说他的噩梦和创伤,微笑而坦然地倾诉他的失去和自弃。可是,离开师娘家,走在黑夜里的空军村,郭轸依然像游魂一般,凄苦、哀怨,避开旁人的目光。

  郭轸说的自己可能一世不得解脱……他是真的。

----------------

  之四 黄昏好风景,谁人知无常

  师娘秦芊仪一直小心翼翼,当她知道朱青为了513而来,主动为朱青打了一针预防针,翻出相册,给朱青看了“513”的照片。

  朱青看了照片,为了掩饰情绪飞快翻过那一页……

  我一直好奇,在那短暂一瞥,朱青有没有认出照片上的“513”就是火车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陆军”逃兵?

  同样,郭轸被墨婷用球砸中额头而倒在朱青的怀里,他晕晕乎乎地说“天使”时,有没有认出天使就是曾经“抓过”他逃兵的女学生?

  应该是多虑了,因为这两个人都是聪明人。

  在联谊酒会上隔着老远的位置,朱青就竭力打量调皮而张扬的郭轸。而郭轸被小周唤到跟前,虽然他言语中对朱青特意转学来“找他”的小周戏言完全是无所谓态度,但是目光已经离不开朱青了,后来主动为朱青解围,又不由分说把她揽在怀里共舞。

  过往的相逢,像两个人的暗号和默契,只不过,对于朱青而言,那其中有着更深远的巧合。两次逃兵都遇见同一个女学生,郭轸清楚记得所有来龙去脉,他眼里笑着,说的话却很笃定,从此不管朱青在哪里,他都找得到她。

  此时,郭轸对于朱青只有莫名的亲近和好感;之后,郭轸在临时飞行中又陷入过往的战斗梦魇,千钧一发,郭轸看到守在跑道边的朱青才瞬间清醒,他明白,这个女学生是他的药。

  事情环环相扣,伟成执着于十一大队先换装新飞机,和九大队的低空飞行比赛必须赢;郭轸本生倦意,因为师娘的期望和祈求,答应带队比赛;飞不动不是郭轸的借口而是真心话,为了赢得比赛,他需要朱青作为自己的导航塔——有了她,他才能飞得自在安稳;而郭轸对朱青的特殊感情又触动师娘,秦芊仪忍不住继续给朱青打预防针,把郭轸零零散散写的一堆字条有意无意晾出来,果然让朱青心生怨忿。

  微妙的是,朱青为了郭轸闹别扭,郭轸一无所知,他知道的是,自己忍不住要靠近她、渴望了解她。

  编剧好浪漫,郭轸可以驾着飞机绕到金陵女大,逼得朱青不得不被他找到。小说里,郭轸只这样干过一次,朱青的学校就告状告得天翻地覆,还把朱青开除了,郭轸也被记过处分。:)

  “白衫、蓝裙,不知名姓,黄昏好风景……”郭轸在写飞行报告时,已经情愫暗生。追求女生,郭轸不是没有经验;但是,追求朱青这个女生,他是真的挺狼狈。

  朱青聪明狡黠,并不肯轻易把名字告诉他;朱青勇敢大方,不是听到枪声就被吓到的柔弱女子;朱青敏感果断,话不入耳转身就走;朱青心思细腻,被人说像导航塔一般身材平平板板,立即闹起别扭,却懂得换去遮掩身材的女生校服、换上雅致的旗袍,以婷婷袅袅的女儿态在郭轸眼皮底下带着墨婷“室外教学”,特意让他看到,就是不理他。

  人和人交往,需要“联系”。朱青刻意冷淡,郭轸就刻意送来一只鸽子,交到朱青手上请她代为照顾。这一寄必有一还,一来二去,郭轸和朱青自然就有了联系。

  果然,朱青很是善待鸽子,她哪里知道,鸽子是郭轸的向导,郭轸从摸不着门道到直接找上门来。他说过的,总会找到她。默契是早就有的,朱青的猫咪叫513,郭轸的鸽子也叫513,“陆军513”也好,“空军513”也罢,同居一室,自有情分。更何况,飞鸽传书,因为朱青为飞行员513祈祷,郭轸记她这份情、谢她这份情。朱青的别扭哪里还闹得下去,到底是年轻人,定力不够,原本将人家撵出门去,还是忍不住冲到窗前张望,一切恰好,朱青看见等在楼下的郭轸,四目相对,笑意满满。这联系,算是牢靠了。

  他们成为了朋友,可以一起在机场看着黄昏起落。他们可以聊家常,原来从容的师娘也曾失去过那么多。朱青心软了,为了师娘的寄托,她愿意为郭轸做比赛中的导航塔。

  比赛很惊险;为了赢,郭轸在飞机上动了心思,把比赛变得更加惊险一点;因着一点小脾性,朱青并没有一早站在导航塔的位置,几乎把比赛激入惊险的绝境。

  朱青没有明白,郭轸却已料到:因为有朱青,他一定赢。

  只是后来的命运另有安排,不过那时的他们,都还不知道。

----------------

 之五 与君说旧事,青山隐真情

  师娘秦芊仪的攻心术实在厉害。不管她对朱青追随513的真实理由猜中几分,她把郭轸四处留纸条的过往全盘托出,确实伤到朱青。从此,朱青和郭轸有了隔阂,不然,她不会随时随地把唯一给郭轸写回信的护士挂在嘴边说事儿。更为要紧的是,朱青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不管她是不是身在空军村,她都是一个“外人”——连小小年纪的墨婷都有郭轸留给她的专属纸条,而郭轸那人人皆知内容的遗书,作为外人的朱青就是碰不得。

  表面看来,朱青要和郭轸划清界限;内心深处,朱青要以自己的方式更加靠近郭轸,比如说,答应在低空飞行比赛中给郭轸做“导航塔”……当然,朱青有很好的理由:赢得比赛,可以让大队长收心放弃飞行生涯,帮师娘放心过安稳日子。但是,做一位空军飞行员的“导航塔”到底有何意味,冰雪聪明的朱青不可能不知道,即使她会给这次协助添加小小的“交换条件”作为“保持距离”的表象,她坚持只有郭轸在比赛中赢了才肯说出她的条件,实则把两个人的亲密和默契加深了。

  有了“导航塔”,郭轸肯定赢。就此,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成为空军村无声的应允,大队长会口误似的把朱青归为空军的“女眷”,副队娘会直接驳了师娘的面子挽留朱青,大家都看明白了,其实落花有心、流水有意,那么大家就帮他们凑做堆,朱青再也不是空军村的“小家奴”,不需要端着托盘送咖啡,而是坐在庆功宴的主桌上、郭轸身边的主要人物。

  这种身份的明确,也让郭轸当众和朱青的学姐较劲,更让他在街头的斗殴危机中脱口而出让朱青领他的抚恤金。到此为止,“爱”字还未说出半个,情分和名分,郭轸都在潜意识中都给朱青留足。

  还记得前面说的,朱青要以自己的方式更加靠近郭轸。在此之后,朱青被裹挟着,不得不以空军的方式更加靠近郭轸。低空比赛不作数,那就继续高空比赛。突然,空军所面临的危险不再是之前众人口中的传说,而是眼前郭轸的狂躁和失控,尤其是疼爱郭轸如己出的大队长为了避免更大的事故,几乎脱口而出,实在不行就直接把郭轸击落,这种种状况几乎击溃一向沉稳的朱青。她更加了解空军,也更加理解空军,因为担心郭轸而被师娘喝止靠近的她,其实在内心已成为空军的自己人。

  朱青意识到郭轸的怆痛和包袱。原来,郭轸开玩笑说军鸽513受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实际上,真正忍受严重心理创伤的人是他自己。他对于自己独自迎战日军,坦荡无悔,但因此连累队员牺牲,是他的内疚、亏欠和羞耻,他不能面对队员,只好挑衅身边的一切,恨不得把自己剖开,让大家看清他的悔恨、不甘和无奈。

  这一次依然是朱青寻到了他,因为事态严重,一向不看好他们的师娘甚至帮朱青指了路:既然朱青是郭轸的药,那么看清郭轸的失控之后,大约也只有朱青能帮郭轸回到正轨。

  在新生社的这一整个段落的戏都非常好。

  因为,够复杂。

  同是空军,同是战友,你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之间的各种感情和情绪:九大队的队员作为高空比赛的“胜利者”,对“失败”的竞争对手郭轸既忌惮又敬重;下属王刚因为了解原第一分队的瓦解过程,一改以往对郭轸的尊重和敬佩,满眼不屑,九大队的分队长冷眼旁观,却在王刚的过分处及时制止,为郭轸争得起码的颜面;最后,九大队的分队长作为郭轸的昔日同学终于坐定在旁,说出他和其他同学的疑惑和忧心,说出他们的不满和期盼。没有人能否认郭轸的优秀,更没有人能评判郭轸在战斗中连累战友的来龙去脉到底是对是错,但是,正是这些人——郭轸的同学、战友、同袍、对手,当头棒喝,让郭轸勇敢面对逝去的队员,更让郭轸诚实面对他的内心。

  这一切,朱青不是看在眼里,而是陪在郭轸身边,一一看进心里。

  去空军陵园帮郭轸逝去的战友祈祷,是郭轸的请求。看清郭轸的真实内心,是朱青的幸运。她看到了比郭轸的书面报告、比众人的冷言冷语都多得多的真相:郭轸对于战友的真情,因为隐藏得过深,沉重得要将他自己压至坍塌。他懊恼、他悔恨,他珍视自己的队友,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们明明赢得了战争,他却觉得自己输到一无所有。是的,一个失去所有队友的分队长,就是一无所有。

  然而,真相不再只有郭轸心知肚明,朱青也知晓了一切,她看懂了他,也唤醒了他,战争残酷,能够返身帮队友解除最后的痛苦,这也是巨大的胆量。

  郭轸寻回了内心的坦荡,可以重新面对过往与未来。朱青在这整个过程中,陪着他、守着他,她又怎么可能不在他的未来之中。

----------------

 之六 因缘而起,沉默如谜

  “因缘负伤共床枕,愿求佳人渡此生。”

  郭轸的这两句话写得极好。

  嗯,其实是编剧改得极好。因为这两句话,原著小说中郭轸和朱青两情相悦、直白热烈的“姻缘”变成了电视剧中传奇浪漫、辗转纠结的“因缘”。

  不仅于此,这两句话其实塑造了整个剧本的结构——我在观剧时也曾焦急过:郭轸何时才能知晓朱青拿到了他留下的字条……有趣的很,这是个说不得的事情。或者,其实谁知道了真相也都说得,反而朱青就是说不得。

  正是难以言说,剧本的前三分之一,都是缘起之因的纠结和舒展;剧本的中间三分之一,小顾这个角色的介入,生生将字条之“因”变得更加复杂难为,由我之因全你之缘,这其中的不甘和怨愤、伤害和哀痛,都为后面的故事和情节埋下伏笔;剧本最后的三分之一,之殇之恸,其实也早已囿于同一张字条的背面、同一个人写下的字句中……

  回到前面的问题,为什么朱青说不得?有些事情,一说出口……就错了。想想看,为什么甘肃军医院的护士给郭轸写了回信,他们反而不了了之?

  在空军陵园洞察郭轸的真实品性,朱青就已将郭轸作为自己的现在时,她当然想知道自己和郭轸的可能性。她旁敲侧击,以假设的前提发问,若是真的有姑娘拿着字条寻了来,他郭轸要怎么办呐?

  这是爱情的占卜,像足古老的故事,女子攥紧手中的签,只是想测知自己的姻缘。而郭轸的一句反问,看似被朱青轻松地绕开,其实,让他们的沟通走了岔路,两人说得越来越远。

  他们俩,说的是不同的事。

  朱青在试探,探郭轸的应对;郭轸在慨叹,叹谁人找来,都只会被辜负。

  所以,当朱青在四目相对时屡屡发问,“还玩吗?”郭轸永远响亮而干脆地回答“玩”。这是他的爱情,是心意、是执着。

  所以,当郭轸羞赧地述说自己的期冀,要是朱青拾到他留下的字条该有多好,然后,他几乎是立即,默默地后退了几步,然后沉静地讲述空军的宿命、他的命运、生死的短暂与难测、而他只会辜负爱人,那么,谁真的就着因缘找到他,被辜负也只能算倒霉。

  说不得,也答不得,在那样的问答中,任何一个姑娘在郭轸发问时马上回答:是的,正是我拾到你的字条……那她才真的是完全输了。

  朱青,没有输,她懊恼,这个话题被她自己的试探封印,无法重启,而自尊和矜持也让她没有余力主动坦白。她生气,生自己的气,原本的善念变成了倒霉,空负一腔真情意;她也生郭轸的气,这个傻小子,不明就里,依然紧追着她,既然他给她扣了“倒霉”的帽子,她又凭什么应承他?

  说起来,郭轸真是冤呐:朱青手中握着一个谜底,可惜,谜语本身没有谜面。朱青巴望郭轸猜中谜底,顺理成章地猜下去、对下去、爱下去,而完全不知谜面的郭轸,为了朱青什么都愿意,就是没有去猜。

  就是这种反复和推闪,更加微妙。朱青在躲避,仿佛他们之间没有瓜葛;朱青看到郭轸为了她而向学姐服软、卸下平日的骄傲,她怒不可遏——她的孤傲清高可以让她不向任何人低头,而郭轸根本就是她的人,怎么可以向不上道的学姐敬礼?!朱青的怒和怨,说穿了,其实把她的感情坐实。当然,郭轸还体会不到她的真实心境。

  不过放心,有墨婷小朋友这种恋爱亲友团帮忙穿针引线,真是事半功倍。友情提示,在机场,如果是朱青牵着墨婷跑,多半是朱青拿定主意、想好套路、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是墨婷牵着朱青跑,墨婷背后有高人。

  并不是小墨婷急着让朱青看郭轸拖油箱、扮“陆军”,而是架也吵了、书也扔了、朱青的学校也震怒了、朱青导师的状也360度地告了。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想让朱青和郭轸迅速和好,最佳方案就是让朱青心软;让朱青立即心软,最佳方案就是让她近距离地看郭轸真惨——没错,这一切都是大队长伟成的精心设计。不然,朱青看到郭轸拖油箱,瞅那惨像已经瞧不下去,她一扭脸想走,恰恰好就被大队长挡住去路,走不了只能继续瞧,郭轸却被升级加码被派去拖飞机……

  大队长美其名曰,他老人家当年拖得动飞机,总不能一代不如一代。果然话中有话,大队长当年为了火热的爱情豁出命来拖动了飞机,里里外外成全了自己和师娘;郭轸想要成全自己和朱青,拖不动飞机那哪儿行呐。

  没有谜面的谜语、被郭轸拖动的飞机,一切的不可思议,都是他们幸福的一部分,或者,不是。

----未完待续----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一把青的更多剧评

推荐一把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