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狂奔

刘哥
2018-02-25 21:46:39

你后悔么。

十年后,二十年后,当你面对着已经垂老的自己。

你会感到后悔么。

充满着茶色空气的房间里,头顶的风扇吱嘎嘎地旋转。

地上散落着被拧皱的纸盒和啤酒罐以及成团成团的废纸,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插满了凌乱的烟蒂。

烟缸旁边的电脑还亮着,像是这个失落空间中的唯一信标。

这是一个,恼人的夏季。

闷热、嘈杂,没有生气。

他蜷缩在椅子上,双目浑浊,笑嘻嘻。

这是他的天国,他唯一的安乐窝。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人们狡诈、自私、相互猜忌。

他们会伤害到我。他想。他们会侮辱我,殴打我,甚至…杀掉我…

他害怕啊,害怕受伤,哪怕是一点点。

于是,他躲进了一个浅薄的洞窟,用一块并不厚实的破布盖住了洞口,然后,他告诉自己说,这里是安全的。

这里是安全的,没有人能伤害到我。

这个世界是个阴谋,阴谋啊!我们降生下来他就让我们受苦、受苦、受苦!它坑害我们欺骗我们侮辱我们虐待我们拿掉我们的尊严拿掉我们的希望拿掉我们身边的一切最后……最后!它会杀掉我们!我们会像一条野狗一样毫无意义地,悲惨地死去!

呼……

...
显示全文

你后悔么。

十年后,二十年后,当你面对着已经垂老的自己。

你会感到后悔么。

充满着茶色空气的房间里,头顶的风扇吱嘎嘎地旋转。

地上散落着被拧皱的纸盒和啤酒罐以及成团成团的废纸,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插满了凌乱的烟蒂。

烟缸旁边的电脑还亮着,像是这个失落空间中的唯一信标。

这是一个,恼人的夏季。

闷热、嘈杂,没有生气。

他蜷缩在椅子上,双目浑浊,笑嘻嘻。

这是他的天国,他唯一的安乐窝。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人们狡诈、自私、相互猜忌。

他们会伤害到我。他想。他们会侮辱我,殴打我,甚至…杀掉我…

他害怕啊,害怕受伤,哪怕是一点点。

于是,他躲进了一个浅薄的洞窟,用一块并不厚实的破布盖住了洞口,然后,他告诉自己说,这里是安全的。

这里是安全的,没有人能伤害到我。

这个世界是个阴谋,阴谋啊!我们降生下来他就让我们受苦、受苦、受苦!它坑害我们欺骗我们侮辱我们虐待我们拿掉我们的尊严拿掉我们的希望拿掉我们身边的一切最后……最后!它会杀掉我们!我们会像一条野狗一样毫无意义地,悲惨地死去!

呼……呼……他颤抖着呼吸。

阴谋,阴谋啊!!!

是啊,这是个阴谋,是阴谋让他碰见了岬。

他在门后望着岬,岬朝他微笑。

她太美了,他觉得自己只配在门缝后面窥视她。

他又怎么能想到,岬是一个会主动找上门的女孩呢?

“签了这个合同,我会让你走出阴霾。”

哈?她脑子有病吧。

我才不是什么家里蹲。

我可是和这个弥漫世界的巨大阴谋战斗的勇士啊!

没错,一切都是阴谋!

一切都是阴谋啊!

他沉浸在避世的喜悦中,直到隔壁那聒噪的歌声,坏了他的春秋大梦。

他大吼着踹开了隔壁的房门。

他在歌声中看见了熏。

他帮过的熏,曾视他为偶像的熏,他的学弟——熏。

然后,他那拙劣的伪装在数小时之内便被撕破。

熏看到了狼狈的他,猥琐的他,肮脏的,他。

还有他那糟糕的生活。

“前辈,是个没用的废柴啊。”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他瑟缩在黑暗的角落里,不…我不是……

你是。

我不是……不是……

你是。

我不是……

你是。

我……我……

你——是——垃——圾

不!!!

你——是——废——物

不!!

你——是——人——渣

唔啊——!!!!!

啊!!!!!

啊……哈……嘿嘿……呵呵……是啊,是啊,我确实,是个废柴呢,呵呵,呵呵……

那,签了那个合同吧。

之后,他哭笑不得。

连半瓶都不满,还有些天然的岬救不了他。

既然这样,为什么她会来找我,为什么偏偏是我。

是阴谋么?

是阴谋吧。

那,还有谁?还有谁能救我呢?

熏说,我来吧。

熏说,咱们去做游戏吧。

行啊。他说。

于是,一个满怀激情的大学生,一个病急乱投医的家里蹲,在一个阴郁的夏夜,他们开始了逃亡。

他们在逃亡的道路上没命地狂奔,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

“只要做出了这款游戏,只要这款游戏能成功,一切都能解决。”

他们跑得太快,太忘我,以至于落下了,瘦弱的岬。

“等等我…等等我…”岬踉踉跄跄地追着这两头奔跑的野兽,却只能看到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

岬安慰自己,他仍然需要她。

于是,在令人焦躁的夏日里,她与他约会。

来吧,爱上我吧。

于是,在天空中爆裂闪烁的烟花下,她向他索吻。

来吧,成为我的俘虏吧。

可是,她留不住他。

因为,她的来历,她的意图,她无端的拯救,是多么的令人怀疑啊。

令人怀疑的人遇上了怀疑人的人。

这是很自然的啊。

阴谋,阴谋啊。

他想

这是阴谋啊,对于阴谋的女主角,他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

熏告诉他,不要停,不要回头,因为回头,就输了。

熏,他的拯救者

在他灰心的时候会鼓励他。

在他绝望的时候会点醒他。

在他被骗的时候会帮助他。

他们在逃亡的路上遇见了失落的学姐,和她那帮有着一样可笑的理由,想同她一同自杀的网友们。

最后,他们在波涛汹涌的崖边说,哦,原来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啊。

他们遇见了为了自己不争气的哥哥,深陷传销泥沼无法自拔的班长。

最后,传销窝点被捣毁,班长出逃,那个哥哥,在家饿了三天,饿到出去工作。

他在逃亡的道路上,渐渐醒来。

当他行将坠入浪涛的时候。

当他和那个落魄的哥哥交谈的时候。

当他看着面前那个靠药物来维持平静的,失意的学姐的时候。

他隐约地发现,逃亡,似乎也救不了他。

是的,逃亡救不了他。

熏在挂掉带来父亲死讯的电话后,向他证实了这一点。

“我要回去,去继承家业。”

熏,一个为了理想离家创业的大学生,执着于自己的梦想的一身傲气的家伙。

他终于发现,原来,自己和熏差这么多。

他们不想放弃,他们不想认输。

他们想要在冬天,和命运做最后的搏杀。

他们更加奋力地奔跑,抛却掉身边的一切。

“我们,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熏说。

别了,我的七菜子。

别了,我的大学。

别了,东京!

他们输了,输的很惨。

他们期待的展会,他们唯一的希望,凄凉地结束,凄凉如这个冬日。

最后,在嘈杂的地铁站中,他望着熏的背影,对他大吼

“你没有认输的,对吧!”

熏怔住了,随后沉默的走远。

别了,我的梦!

熏,走了,学姐,走了。

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呢?

我该做什么呢?

他迷惘了。

他终于从狂奔中平息,岬终于能追上他的脚步。

面前的女孩向他伸出手,向他求爱。

他,拒绝了。

他怕啊,怕到任由身后的女孩哭诉着寂寞,也只能粗鲁地抛下几句不疼不痒的话,远远地跑开。

岬,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温柔地对我啊!

你是要把我拉入爱的深渊,然后狠狠地抛弃我吧。

这是阴谋,阴谋啊!!

是啊,这是阴谋啊!!!!

没错,这是阴谋啊!!!!!!

他又废了,废的更加彻底。

彻底到无人再来援助他。

他这才发现,没有了别人的帮助,自己是多么的脆弱。

于是,他饿了。

他睡了。

他饿了。

他睡了。

他饿了。

他……睡不着了。

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哈……哇——啊!!!!!

我,我要死了!!!

谁来救救我!!!!

没有人。

谁来救救我!!!!

这次,没有人。

他明白了,他懂了,他已坠入无名深涧。

在漆黑的深渊里,阴谋终于浮出了水面。

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开始一字一顿地质问他。

“你,想就这样饿死么。饿死在这无人问津的垃圾堆中。”

“不想啊!!!我不想!!!!”

“你,怕死么?”

“怕啊!!!我怕!!!”

害怕孤独地死去,害怕籍籍无名地死去,害怕庸俗地死去,害怕毫无理由地死去。

害怕,死去。

“我不想死!!!我要活!!!”他大叫道,“我要活啊!!!”

怎么样都好,做什么都好,我不想死,我想活!!!

“为什么呢,佐藤君,你不是早已对这个充满阴谋的世界,失去希望了么,那你为什么要活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呜哇我要活我要活我要活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他终于出去了。

他终于去工作了。

他终于吃到饭了。

在狼吞虎咽地大嚼着自己挣到的第一餐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没病,也不需要克服什么。

害怕,是因为还有路可退。逃避,是因为还有逃避的地方。

当人真正退无可退的时候,害怕,已经成为一个笑话。

“人啊,饿到肚皮贴到脊梁骨,就知道干活儿了。”

他终于平静了。

他似乎赢了,可他却很失落。

失落到岬割腕的那天。

那是一个雪天,岬的伯父告诉了他,岬的故事。

一个,孤独的岬,一个,活在继父拳打脚踢之下的岬,一个,亲眼目睹自己母亲死去的岬。

一个可怜的岬,一个可悲的岬。

一个,在尘世中寻找救赎的岬。

他痛心了,也释然了,他庆幸自己没有答应岬的求爱。

因为岬并不是真的爱他。

岬只是想在这个垃圾身上,找到安慰,找到救赎。

可他,爱上了岬。

瘦弱的女孩儿,可怜的女孩,好想保护她,好想亲吻她,好想分担她的痛苦,好想紧紧抱住她,任她对自己哭诉。

于是,在被抢救过来的岬又一次踏上绝路时。

他终于,果断地,迅速地,追了上去。

岬坐在危岌岌的崖边,对着他笑。

绝望地笑。

“小岬,我需要你。”

不行么?

“我…爱你…”

还不行么?

“再见了,佐藤君。”岬微笑着说,她仰起了身体,准备告别这个世界。

佐藤君,心爱的女孩就要死去。

你忍心看着她死去么?

“不————!”他发出凄厉的怒吼。

让这么善良的女孩死去么?

让这么可怜的女孩死去么?

让这个单纯到让人心痛的家伙死去么?

不! 可! 能!

我不允许!

啊,这个可悲的世界啊。

这个恶心的世界啊。

这个充满伤痛的世界啊。

你,可以侮辱我。

你,可以殴打我。

你,可以杀死我。

你可以把我肢解,把我绞成泥,把我烧成灰!

但是,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

我就要,与你战斗!

用我的躯壳,用我的双手!

我不死,我要活!

我还有仗要打!

他终于抱住了岬,岬在他怀中哭泣。

他终于赢了,虽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赢了什么。

他苦笑。

他知道,岬依然没有爱上他。

他知道,岬也会离开他。

但是,这已经无所谓了。

他已经收获了人生中最为宝贵的东西。

在经历过那些之后。

熏,成家了,立业了,安于现状了。

学姐,结婚了,有归宿了,幸福了。

岬,毕业了,上大学了,走远了。

他呢,也有路要走。

他要去实现,他在那个夏天,未竟的梦。

他失败了,这是自然的。

他会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娶一个普通的妻子,有一个普通的孩子。

孩子会上一个普通的学校,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过上普通的生活。

自己的老伴儿,会在普通的一天普通地死去。

留下他自己,孑然一身的自己——一个三流小说家,一个白痴艺术家,一个可悲的,下岗工人。

烟草与酒精已经摧垮了他的身体,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后悔么,后悔活这一回么。”

他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迷惘的时节,那个焦躁的夏夜,那次匆忙的狂奔,那个在萨克斯凄凉的吟唱中远去的兄弟,那永远无法挽回的,逝去的青春。

那次烟花下未竟的索吻,那次约会,那条短裙。

那个,女孩,那个,天使。

在落寞的黄昏中,在猩红的霞光里,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她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对他微笑。她还是那么年轻。

“此生,无悔。”他平静的答到。

他合上了双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欢迎加入NHK的更多剧评

推荐欢迎加入NHK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