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药丸 红色药丸 8.2分

我们都是受害者

Break my leg
2018-02-25 看过
从这个寒假起开始慢慢接触纪录片,会找那些评分比较高、反映比较好的片子来看,然后顺藤摸瓜,遇到了《红色药丸》,它的内容吸引了我,让我初次接触到了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

女性总是一再强调自己“受害者”的身份,她们声称自己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世界,没有和男性一样的受教育权、政治生活参与权,做同样的工作却得到较低的薪水,被家庭和孩子牢牢捆住而没有个人才华的施展空间。的确,这些都是事实,但是她们归因归错了,正如纪录片中的一个人所说的,“父系社会是性别角色的产物,而不是男女性争夺权力的产物”。换言之,我们是被大自然所设定的性别这一生理特征给牵着鼻子走了——女性的生理特征要求她负责繁衍的工作,男性则承担起生产、养育家庭的责任。男女分工,共同合作,来更好地延续这个种群。

实际上,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是“父系社会”的受害者。男性确实在社会中占有了更多的重要职位,但是享受权利的同时,也承担起了责任,甚至要做出牺牲。人们期望男性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否则就被视作废物。男性要负责整个家庭乃至家族的开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是社会要求他们只能表现出坚强的一面,“男儿有泪不轻弹”,否则就会被斥责为软弱无能。参加战争,参与高强度、危险系数高的人几乎都是男性……但是人们往往看不到这些。只是因为女性所受的压迫非常明显而可观,于是她们的呼声更高,得到的支持也更多。男性女性都是受害者,但是女性只看到了自己,并且认为男性是可恨无耻的施压者,于是疯狂地剥削男性来弥补受伤的自己。

结果是,一部分的受害者将矛头指向另一部分的受害者,一方的境况有所好转,但这是建立在牺牲了另一方利益的基础上的。真正的肇事者在暗处冷笑,漠视着另一场悲剧的诞生。

女权主义的本意应该是追求两性权利的平等,但是发展到后来似乎变了调,变成了追求特权,结果造成了矫枉过正的局面——受到家庭暴力的男性被漠视,人们高呼消除男性暴力而不是消除暴力;未经母亲允许不得对孩子进行DNA鉴定,于是可怜的男人不知道自己养了多年的孩子其实是个杂种;男性离婚后基本无法获得孩子的抚养权……女性的错误行为因为被“女权主义”四个字牢牢罩住而心安理得地拥有豁免权,当男性尝试站出来指出这些问题时,女权主义者就给他们扣上“无耻的厌女者”的帽子,站在道德高地猛烈抨击,死死地堵住他们的嘴。

正如柴静所说的,“千万不要因为走得太久,而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当女权主义大行其道、被纳入“政治正确”的队伍之时,我们拒绝服下红色药丸,不愿停下来思考:当初我们要的是什么,以及,罪魁祸首究竟是谁。要知道,“受害者”这一身份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它让你可以瞬间占据道德高地,获取廉价的同情和安慰,手握捷径的通行证一路高歌——不要把女权运动视作与男性争夺权利这一战役的胜利,而要把追求两性平等当作从始至终的目标。认识到这一点,男权主义和女权主义便没有任何分歧,它们都来自对正义、平等的追求和向往。

我们最该做的,应该是尽快摆脱“性别期待”和“性别定型”的束缚,尽早迎来这样的一天——男性完全可以展现出柔软的一面,而不必担心会招来外人的嘲讽,女性可以在职场上大展手脚,不必担心被冠上“女强人”的称号而畏首畏尾,也不必故作娇弱来“照顾”男人的自尊心。男孩女孩不用去摸索、学习社会期待他们应有的角色,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个人的选择而已。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红色药丸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色药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