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剧情分析

whysta
2018-02-25 15:16:4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写于2018年初,属于迟来的影评。《极简冰火史》之后一方面不满于美剧的部分改编,一方面苦于等待小说第六部迟迟不来,再加上各种优秀评论和大V的涌现,所以个人的文章写作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直到17年底有朋友豆邮提醒我的公众号两年没有更新了,出于羞愧,遂补上第六季剧情成此一文,供大家一笑。

笔者算是原著党,本文主要比较了剧集相比原著的异同,并对改编和扩展做有限的分析理解。文章结构按剧情发生区域,分为君临 / 北境 / 奴隶湾和自由城邦 / 其它,共四章。以下为正文——

Chapter1.君临线

01瑟曦——被错置的王后

瑟曦的心结执着于要找出那个将取代她的年轻漂亮的女人
瑟曦的心结执着于要找出那个将取代她的年轻漂亮的女人

小说第四卷《群鸦的盛宴》是无事堪奇的一卷,因为惨烈的五王之战过后,各方都需要间奏来缓和,顺便打扫战场。而在这平淡无奇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就是瑟曦的裸体游街示众。

冰火讲究因果报应,一些角色看似残酷或令人意外的结局,其实早已伏脉千里事出必有因。瑟曦的这次游街意味着她在权力斗争中的完败,这种对其人格的羞辱打击是毁灭性的。美剧第六季正对应小说第五卷《魔龙的狂舞》的开端,小说作者安排了很多瑟曦的POV来描述她这种支离破碎的心理状态,以及漫长的灾后重建。瑟曦是可怜的,但这种可怜是其过去作恶和犯错种下的果。可怜,不是值得怜悯,而是说其卑劣愚蠢的灵魂无处安放令人嗟叹。

本季大量的戏中戏最主要目的是撑起缓慢叙事节奏下空洞的剧情
本季大量的戏中戏最主要目的是撑起缓慢叙事节奏下空洞的剧情

小说对瑟曦的态度是明确的,但美剧的平行空间里编剧在试图洗白这个角色。洗白的手法是发掘瑟曦作恶动机中对子女本能的母爱,这种爱是带着本意为善的光环的。洗白的形式则是本季多次出现的剧团表演。私下里分析编剧安排此类桥段的几大作用。1.填充空洞的剧情,原著第四第五卷其实大量笔墨花在扩展各条支线上,而当美剧大刀阔斧砍掉这些支线后,编剧尴尬地发现主线剧情其实只略微往前推进了一小段。2.梳理剧情,“编剧教大家看权游”“3分钟看懂紫色婚礼”。3.串起艾莉亚这条线的发展,这个等讲到艾莉亚的部分再详述。4.试图洗白瑟曦。

不可否认冰火里多数人物都是灰色的(即不可单纯以好坏论)和时刻变化着的(即没有永远的好坏),也不强求美剧一定要忠于原著。但洗白瑟曦的确需要精心构筑很多场景事件来将她过往的愚行合理化。因为在小说里,当瑟曦的愚蠢和自负以主视角翻倍伤害地砸向你的脑门时,你很难不对这个人物产生反感。

瑟曦的几大缺点,其一是对自己美貌的自负和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最后弄得众叛亲离自己还惹了一身骚。其二是对自己政治智商的错误估计和刚愎,自诩不长鸡x的泰温,但重组御前会议任人唯亲导致政治失信,与富庶的高庭敌对导致财政赤字,拒绝归还铁金库欠款导致信用扫地。最致命的是,她为了打击提利尔而扶持的教团武装,无异于引狼入室养虎为患,使得兰尼斯特身陷君权和政教双线斗争的风口浪尖。所以游街就是对她失败的惩罚,可惜她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在美剧里这次惩罚没能成为她心灵的救赎。

瑟曦的心结在于要找出那个将取代她的年轻漂亮的女人,而她的宿命在于她的子嗣都将在加冕后死去,所以她是家族里孤独的权力斗士。但她没有足够的政治智慧来独力在铁王座的争夺中争得一席之地,而她拙劣的情商也使得她众叛亲离还得罪了半个维斯特洛。所以连编剧都想不出接下来该怎么编了,但冰与火的终极大战即将拉开大幕,囧和龙妈的档期也已排好,怎么办?情急之下编剧一拍桌子:不如就一把火烧了君临,让教会和提利尔统统领盒饭!忽喇喇似大厦倾,落得个白茫茫大地好干净!

这是第二次野火屠城,上一次还是在篡夺者战争。上一次是疯王,这一次是瑟曦,相似的手法,却讲不出做此雷同处理的理由。唯一能确定的是,接下来的故事好写多了,再没有大麻雀在瑟曦身边叽叽喳喳搔首弄姿,也没有讨厌的带刺玫瑰总在暗搓搓的扎人。半个维斯特洛重新又变成了一张白纸,只有一个小心眼的蠢女人坐在硌得屁股生疼的铁王座上,等着龙妈骑着她的龙降临君临,让自己成为权力游戏的背景板。


02詹姆——被绑缚的爱情

詹姆夹在情人父亲的角色和君权政教斗争中傀儡般尴尬地活着
詹姆夹在情人父亲的角色和君权政教斗争中傀儡般尴尬地活着

在第六季,詹姆的命运走向与原著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在《群鸦的盛宴》结尾,瑟曦在面临比武审判时向詹姆发出了求救信,但詹姆没有回复这封信而且把它烧了,这才有了后来瑟曦不得已选择宗教审判继而游街示众这件事。所以小说在第四卷释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詹姆和瑟曦终将决裂走上陌路。

詹姆在小说开篇以反面角色的形象出场。身为御林铁卫,他杀死了自己本该守卫的王,并获得了弑君者的称号;在感情上他和自己的姐姐乱伦,并且为了毁尸灭迹,将捉奸在床的小布兰狠心推下了高塔导致后者终身残废。这些是人物给我们看到的恶的一面,而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得以看到人物更丰富且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詹姆是个悲剧性角色。这个悲剧性首先体现在他承受了世人太多的误解和偏见。比如我们后来发现,他在篡夺者战争中的弑君,是为了阻止疯王进一步屠杀百姓,而即使是作为战争获胜受益者的劳勃,也没有为他洗白,反而进一步放大他在世人面前弑君者的形象。悲剧性的另一面反映在他的感情上,他肉与灵地爱着他的姐姐,而这段不伦之恋注定为世所不容。更可悲的是,他对瑟曦的爱,换来的是瑟曦对他的无尽利用。她和蓝赛尔、奥斯蒙·凯特布莱克,甚至月童上床!当詹姆得知姐姐的所作所为后,他对爱情的理想也崩塌了。

慢慢我们发现詹姆其实是个有着传统骑士精神的人。冰火里有着骑士精神和荣誉感的POV:詹姆、布蕾妮、巴利斯坦和猎狗,讽刺的是除了老巴利斯坦,其余几个都不是典型的传统骑士的形象。这种设定正是作者在引导我们发掘人外表之下的本性和本心。詹姆的悲剧源于他的骑士道信仰与对姐姐世俗的爱之间的矛盾。他以为自己和姐姐是馊mate,其实不过是肉mate罢了,而且自己还不是姐姐唯一的选择。

小说安排了很多桥段事件来让詹姆与过去的自己诀别。首先是五王之战中詹姆的被俘,让他有机会近距离认识自己的敌人,发现原来不同立场的人其实可能本着相似的初衷,比如守护自己的所爱。然后是詹姆右手被砍掉,让他意识到人的一个微小恶念可能对他人造成的巨大伤害,一如他当初将布兰推下城楼。再然后就是对爱情的重新审视,这个引发他思考的人叫布蕾妮,讽刺的是这个叫“美人”的人一点也不美,粗壮刻板,但恰恰是丑陋外表下,詹姆发现了她高尚的灵魂,这恰与瑟曦美丽外表下的蛇蝎心肠形成对比。于是他开始思考人在面对灵与肉不可兼得时应该做出什么选择。后来詹姆把自己的守誓剑送给了布蕾妮,这是一个暗示,一方面剑之于男人,就像现在的枪一样,是男性能力的象征;另一方面,守誓这个名字似乎也带着双关含义(此处有点过度解读,请大家冷静不要掀桌子)。

宗教对君权的实际控制使得军权处境尴尬
宗教对君权的实际控制使得军权处境尴尬

可惜美剧无视先前的这种种铺垫,强行把詹姆又拉回了与瑟曦的纠缠不清,拉回了无胜算的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心。他是骑士,却不是一个好的政客。已然陌路的两个灵魂被强行捆绑在了一起,詹姆只好为了父爱这个牵强无力的理由而和瑟曦继续苟且,重新陷落进小打小闹过家家的小格局。难怪第六季中的詹姆更多表现出一种尴尬和迷茫。他一遍遍地催眠自己也告诉别人:我是爱瑟曦的,我愿意为了她做任何事。然后为了这份拉郎配的爱,傀儡般地在政教斗争和军事争夺中充当着瑟曦的棋子,隳突南北攻城略地,依然英气逼人但毫无个性灵魂。冰火好看就好看在人物的变化发展,智者乐水就在于水的流动无常形。本来剧情已为詹姆安排了种种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试炼,只等待他彻悟后的涅槃重生。可惜这个可能性被编剧扼杀在了摇篮里。


03提利尔——被凋零的玫瑰

宗教审判没能成为玫瑰的翻身仗,反而成了屠杀的修罗场
宗教审判没能成为玫瑰的翻身仗,反而成了屠杀的修罗场

提利尔家族在美剧第六季的灭族,是编剧黔驴技穷的最大体现和对观众读者智商的最大愚弄。编剧如此安排,个人揣测一是为了给平淡的一季制造大新闻,二来也可以清除支线简化剧情,所以这一次他们的屠刀居然伸向了整个提利尔家族。这可能是近代维斯特洛最骇人听闻的恐袭事件,一个生生不息的家族被生生从维斯特洛的势力版图上抹去了。

细想下,或许“生生不息”这句族语正是提利尔家被灭门的原罪,因为太渺小,编剧不是看不起,而是根本看不到。提利尔从与高庭几大世家的斗争中后来居上,赢得了权力却没有赢得足够的尊重。所以他们特别知道隐忍和徐图发展的重要性。提利尔家坐拥全维斯特洛第二富庶的高庭,配备纸面上最强的军事力量,却在近代历史上存在感薄弱。能被人想起的,也就是篡夺者战争中白杨滩之战中的躺赢,以及黑水河战役中联合兰尼斯特对史坦尼斯军的胜利。但权力斗争中又总少不了他们的身影。生生不息的意思或许就是用脆弱的花蕊,想迎接旱季的雨水,不起眼,却永远打不死,玫瑰始终在寻找一个绽放的时机。

如果说北方人以勇武为武器,西境人以黄金为武器,龙妈以龙焰为武器,那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提利尔告诉我们什么叫做以人心为武器。这场发生在君临的狮家、玫瑰家、教会的三国演义,既在节奏上迎合了战后和缓的低气压,同时用另一种波谲云诡瞬息万变的紧张气氛提振了受众低落的心气。

提利尔阴盛阳衰的设定,注定需要女性来撑起大半边天
提利尔阴盛阳衰的设定,注定需要女性来撑起大半边天

小玫瑰玛格丽是我最喜欢的冰火女性角色,这种喜欢远早于我发现是由我大爱的娜塔丽•多默饰演之前。或许是因为师从荆棘夫人,玛格丽展现出远超家族中男性成员也远超冰火中其它大多数女性角色(完全态的珊莎或可与之一战)的成熟政治智慧,没有公主病也没有家族外的儿女情长,有的是家族荣誉感和责任感。她清楚自己在家族权力斗争中扮演的角色和擅长的武器。作者有意无意中打造了玫瑰家阴盛阳衰的气质:梅斯•提利尔公爵是个略微肥胖的甜甜圈先生,其长子是瘸子,次子勇武却被美剧砍掉戏份,三子洛拉斯英武俊朗的骑士形象与他五王之战后身陷囹圄时的落魄低迷形成强烈反差,所以君临的斗争中,反倒要靠玛格丽用她瘦弱的肩膀来撑起玫瑰家的精气神。

玛格丽在这场无硝烟斗争中的几大优势:1.完美的政治公关和处理事情的手段,不管她是否真犯有通奸等罪行,但从来没有被敌人实锤。2.隐忍的政治哲学,懂得在与教会的对抗中示弱,同时又靠托曼暗中借力打力。3.荆棘夫人作为完美僚机积极挡拆。4.御前会议的存在确保狮子和玫瑰两家在斗争中的基本政治理智。5.蓝道等高庭家族势力的支持,使得提利尔在军事威慑上不落下风。

但与此同时,提利尔在权力争夺中最大的劣势,恰在于他们的阴盛阳衰。与古今中外所有的宫斗一样,女性在权力斗争中的手段都是要依附于男性的,所谓妻凭夫贵母凭子贵。偶有武则天伊丽莎白一世称女王,也属特例。所以如果玫瑰家得以在君临斗争中存活下来,他们迫切需要找到新的联姻对象,再不然就只能等待毁容后的洛拉斯从偶像派改走实力派了。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因为小说第五卷结尾,凯冯•兰尼斯特被暗杀,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瑟曦的疯狂了。

至于美剧,我们只能期盼荆棘夫人老树发新芽了……纵然复仇了瑟曦,对于提利尔家族又怎样?

————————————————————


Chapter2.北境线

01囧——见自己

囧的复生让他从世俗的责任中解放,却没换来他对自身的领悟
囧的复生让他从世俗的责任中解放,却没换来他对自身的领悟

我给琼恩·雪诺(以下简称囧)定义的两个关键词组是,死亡的代价和对自我的追寻。

医学/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濒死体验,讲的是人在将死那一刻,灵魂脱离肉体,意识量子发散到宇宙中,情感和记忆集中闪回,天人合一。肉体的死亡给了灵魂重回宇宙的机会。冰火里刻画了太多重要角色的死亡。它一方面展现了权力斗争的真实残酷,另一方面也让读者观众编剧陷入一种误区,它让我们忽略了这部作品里死亡的神圣和严肃,也让我们缺失了对死亡的尊重。

虽然冰火中死亡无数,但书中死而复生的主要人物目前为止只有三个。凯特琳死后被复活成石心夫人,那是一架带着亡者面貌的无灵魂的复仇机器(美剧中这条线被砍掉了);魔山在与红毒蛇的比武审判后复活,成为众人生畏的无头骑士;闪电大王好一点,但他的每次死后重生,都伴随着一部分记忆的丢失,他最终以自己的永恒死亡交换了凯特琳的复活。这几个例子都在讲一件事,那就是死亡是终极的,死而重生必然伴随着代价和某种永远的缺失。

囧是必死的,他需要死亡来脱离这一世的自己,在濒死体验中顿悟,然后重生为一个全然不同的自己,当然其中的代价我们还无法预知。这就讲到他在这一世的迷茫与桎梏,佛学上叫无明,就是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干什么。

囧的迷茫在于身份认知上的缺失。他私生子的身份导致他在被家族认同上的缺失(灰风恰恰也是游离于主狼群外的那只,正暗合他主人的状况和心境),于是他选择成为无需身份的守夜人,但在守夜人与野人的对抗中他当了内鬼,恰恰又是迷失身份迷失阵营的角色,最后他又因为与野人结盟而成为守夜人兄弟眼中的叛徒,从而招致杀身之祸。耶哥蕊特一直说”You know nothing”,说的就是他这种无明的状态。有趣的是,从小和他关系最好的艾莉亚,恰恰也在家族动荡后游离于各种身份中几致迷失。而囧的桎梏在于心气被世俗偏见所抑制,以及恪守荣誉责任却为世人所不理解。所以和圣经里的耶稣一样,他只能靠死亡来彰显神迹,从而脱离他在凡世中卑微的身份,散发出偶像的神性光辉。

所以美剧没有处理好囧的复活。除了身上的刀伤,在第六季中我们看不到这个人物的变化,也看不出死亡给他带来的代价。死亡没有让他认识到真实的自己,而刻板的荣誉感和冲动的性格依然是这个活过来的囧身上洗不掉的标签,而他拙劣的军事策略甚至让他在与成长后的珊莎的对比中完败。除了上帝钦定他衔玉而生的龙骑士身份,我想不到这样的囧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以及能给观众带来任何感悟和感动。

向死而生,死后却没能真正重生;一念无明,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02珊莎——见天地

珊莎在第六季已逐渐成长为具政治智慧和领导才能的角色
珊莎在第六季已逐渐成长为具政治智慧和领导才能的角色

珊莎是冰火中仅次于玛格丽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喜欢是因为她伴随着矛盾冲突的戏剧性轨迹和人性的变化成长。

珊莎面临的矛盾冲突,首先来自纯真幻想和骨感现实间的落差。虚荣曾经是她的标签,她渴望精致的生活,迷恋英俊的王子和骑士,并为了实现她的人生规划不惜站上家族的对立面。现实却给了她暴戾的王子(小乔)、不可靠的骑士(百花),然后命运又给了她丑陋侏儒(小恶魔)的尊重和可怖暴徒(猎狗)的金子心,再然后是来自亲人(莱莎)的敌意和来自庇护者(小指头)别有用心的善意。和囧的抛弃身份世家与艾莉亚化身各种身份的迷失不同,阿莲•石东这个私生子的化名在乱世中给了珊莎一个庇护,让她可以从容地在这种种的矛盾中体会和辨别善恶美丑真假,并在自我学习中成长。而她命运中更深一层的矛盾,在于她史塔克身与徒利心之间的矛盾。珊莎身上并没有太多信仰旧神的北境人的那种耿直和刻板,她会更多地审时度势,会示弱隐忍和欺骗,利用自己的长处加敌人的弱点来让自己于乱世中求存。

所以珊莎的成长在她被迫目睹自己的父亲被杀那一刻就开始了,美剧第五季安排她嫁给拉姆斯然后被强暴,我觉得是最令人难以接受和粗暴的改编,并非不可而是没有必要,珊莎不需要以这么一起哗众取宠的闹剧和悲剧作为她成长和成熟的导火索,她不再是在井底坐视的青蛙,她已见过天地,见过世态炎凉人心善恶。而对于这一改编不满的另一方面,在于我由于珊莎现有命运的戏剧性而对她未来发展抱有的一种猜测和预期。

其实冰火始终在讲一种反差,好人可能不得善终,优势方可能横死,这是一种命运的无常,你永远不能根据既有经验去断定某个人某方势力一定会好或者不好。剧情既然可以于无声处听风雷,那自然也可以于风雨之后见彩虹。抛开网上盛传的关于珊莎命运的岑树滩理论不谈(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百度),既然珊莎被安排在先后嫁给暴君、侏儒和谷地继承人后还能保有处子之身,又安排她强敌环伺亲人嫉恨中能独善其身,或许说明作者正想安排这么一个反向的反差,在沉重的灰色史诗中安插一则让人充满希望的童话。当然这则童话不会以美丽的公主最后嫁给英俊的王子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结局,因为这世界没有王子,只有仆街和假装王子的仆街;这世界上也没有公主,只有巫婆和自以为是公主的巫婆。

如果假装想不起来第五季发生了什么,仅看第六季,个人对珊莎线还是满意的,结合原著计划的奔狼年代和关于瑟曦命运的预言,有理由相信珊莎会成为能撼动维斯特洛政局甚至振兴狼家事业的一极力量。第六季里她已经展现出来这种政治智慧。


03布兰——见众生

布兰的责任决定了他对亲人的小爱须让步于对世人的大爱
布兰的责任决定了他对亲人的小爱须让步于对世人的大爱

布兰这条线一直包裹在孤独求索的萧索氛围里,其中有各种晦涩的预言和一次又一次的牺牲。这条线是不“好看”的,因为布兰寻找三眼乌鸦并最终成为绿先知这条路,迥异于其他角色的逐渐入世,是个慢慢出世,慢慢剥离凡人属性最后披上神性外衣的过程。所有对家人的亲情对爱人的爱情对仇人的恨,都将让步于对世界的洞察、对古往今来的通晓,最后转变为对众生的大慈悲和大爱。

维斯特洛大陆普遍信仰七神,惟有铁群岛和北境仍保有对旧有神祗的信仰。“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旧神信仰带来的是知识,而知识就是力量,而这种力量又维护着世间的秩序。冰火世界权力游戏的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似乎要破坏这种秩序,而绿先知这条线,作用在于把世俗权力争夺的喧嚣拉回历史运转的大车轮,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讲世代更替的必然规律。

第六季很重要的情节进展是布兰终于成长为这个绿先知。他的成长伴随着各种人物包括玖健、三眼乌鸦和阿多的牺牲,这种献祭为他的“封神”之路增添了更多仪式感。布兰的残疾激发了他体内的狼灵天赋,所以他更容易能融入其他生命体来感知这个世界。小说里充斥着大量预言式的梦境来渲染他领悟这个世界古往今来的过程,而美剧把这类晦涩的梦做了简化而具象的呈现。这一季布兰的绿之视野基本都是关于过往的,其中比较重要的首先是森林之子创造了异鬼,这预示着森林之子和旧神信仰必然会对人类与异鬼的战斗产生巨大影响,因为解铃还需系铃人。其次是囧的身世,囧没有通过自己的死亡达成的自我领悟或许要靠布兰的视野完成?最后就是布兰预见到异鬼的入侵,从而将过去与现世建立了关联。

阿多之死是次感人却狂野的改编
阿多之死是次感人却狂野的改编

本季对阿多之死的改编非常感人,这一段改编同时赋予了绿先知比小说里更加强大而直接的通过回溯过去影响现世的能力,预言家不再是隐晦的传声筒,预言家在现世的境遇可以直接影响过往进而反作用于现世,这为绿先知在接下来的人鬼大战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打开了一扇狂野的门。当然这种时间扭曲形成的巨大力量,想必将会伴着绿先知即布兰本人的巨大牺牲和代价。我们见识过魔戒里佛罗多们为拯救世界牺牲了自己的完整人生,所以布兰若能在战争后活下来,然后与梅拉相伴火炉边,或许就是这个角色最完美的结局了。

————————————————————


Chapter3.奴隶湾及自由城邦线

01丹妮莉丝——女王封神

龙妈一开挂,作者都要怕,卓耿吼一吼,地球抖三抖
龙妈一开挂,作者都要怕,卓耿吼一吼,地球抖三抖

美剧第六季在处理龙妈这条线上偷了两个懒。

首先是弱化了龙妈与小恶魔的交锋。小说第五部的尾声是龙妈与西茨达拉的婚礼(对应美剧第五季结尾),小恶魔作为侏儒角斗士出现在婚礼庆典的角斗场,这是两人充满戏剧性的首次相遇。然后就出了毒酒门,魔龙狂舞,龙妈骑上卓耿逃离现场。美剧顺着这一情节延展,让龙妈主外征服多斯拉克,而小恶魔主内平息政局,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小恶魔与龙妈的相遇是必然,第六季驯龙一段也交代了小恶魔龙骑士的身份,但二人的合作不可能一帆风顺。首先是龙家与狮家的世仇,篡夺者战争中泰温反戈是压倒坦格利安统治的最后一根稻草,詹姆杀死伊里斯二世也直接导致龙妈兄妹游离失所。龙妈与小恶魔如何抛却血海深仇达成合作本应是一大看点,结果剧集全然没有交代。其次是龙妈对其他人尤其是男人的不信任,不信任床伴不信任备胎,更不信任贪婪善变的奴隶主们,她这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在树立起孤绝女王形象的同时,势必也决定了她与小恶魔的磨合需要一个过程。但美剧的处理是,奴隶湾围攻大金字塔,龙妈从天而降,小恶魔惊为天人,二人天然君臣相认。

有龙焰的女王只要负责中二的部分就可以了
有龙焰的女王只要负责中二的部分就可以了

其次,没有深挖龙妈这个角色。龙妈自幼年家破人亡,被老哥欺负又被迫嫁给马王,但她此后的人生可说是咸鱼翻身,从此开挂一马平川。但我们不要忘了其命运预言中的三团火焰三匹骏马三次背叛。小说目前写到的龙妈与西茨达拉的婚礼,应该对应她第二团为死的火焰(卓耿大闹奴隶竞技场)、第二匹叫恐惧的马(龙妈骑龙逃离婚礼现场)和第二次为财的背叛(西茨达拉下毒要害龙妈)。那最后的悬念就是她那第三团为了爱的火焰,第三匹为了爱的马和第三次为了爱的背叛。冰火讲究命运的福祸相依,没人永远安全。龙妈的反攻维斯特洛之路注定不是坦途,因为爱正是她的命门。她生而缺乏亲情之爱,夫妻之爱深刻却又短暂,床第之欢不是真爱,真爱大叔又是备胎,来联姻的各方势力又都各怀鬼胎,所以她的内心是孤独而渴望爱的。这种孤独一方面塑造出一个乏味的主角模板,另一方面我又不厚道地期待或许这会是她致命的破绽?我们知道大半部维斯特洛的历史就是坦格利安的王朝史,如果群雄纷争后铁王座重归坦格利安,那就是时代的倒退,好比东汉末年分三国,三国之后又归汉。我们还不说龙妈本身为女性又后继无人这个问题。所以龙妈的最终命运,我觉得和目前为止的神挡杀神会有个反差。

小说里有个反复出现的意象,那就是龙妈梦中反复出现的布拉佛斯的红门,代表她归家的渴望,门后面藏着的是那个渴望被保护的小女孩。美剧避开挖掘她人性的部分,而是忙于为她封神——浴火征服多斯拉克人,然后又及时赶回弥林救援,与小恶魔不计前嫌一拍即合。没有挣扎纠结,最多就是被马民调戏了几句。

但龙和龙焰的特效是真心帅,帅到足以让我们忽略剧情的羸弱。昆廷的戏份被砍掉了,不打紧反正马泰尔家对龙妈也没什么用;求亲的维克塔利昂换成了攸伦,也不打紧反正龙妈要的只是章鱼家的船。


02艾莉亚——刺客洗白

我总觉得冰火里应该有几个黑化的角色。既然世界是流动变化着的,那有詹姆这样被洗白的小哥,也该有几个黑化的人物。凯特琳就不说了,反正美剧里她的戏份已经被砍掉了,而且被复活的猫姨能不能算是猫姨还两说,那剩余的最有黑化倾向的就是艾莉亚了。

首先她有黑化的动机。父亲被斩首她历历在目,家族的血海深仇她铭记于心,一长串的复仇名单她隔三差五就拿出来复诵几遍。其次她有黑化的主观条件。狼家幺女自小野蛮成长,无视淑女礼仪社会条规,不羁放纵爱自由,复仇的方式更容易感性。再次她有黑化的客观条件。无面者是个宗教刺客组织,信奉“凡人必有一死”,这是用宗教的手段将死亡正当化。这样团体培养出来的刺客必然是被洗过脑没有凡人爱恨情仇的杀人机器。艾莉亚在黑白之院用过各种化名,阿盐、运河的猫儿,等等。这是宗教在剥离人的自我认知,从而虔诚而卑微地侍奉神祗。艾莉亚也时常提醒自己:女孩没有名字。千面之神,代表人性和欲求的不同面,太多可能太多选择反而让人迷失掉自我,就好像在有很多钟表的地方你反而会怀疑哪个时间才是准确的。而女孩有可能就在这种无名中迷失。

无面者的教条是忘掉自己,二丫却成功地找回了自己
无面者的教条是忘掉自己,二丫却成功地找回了自己

黑白之院有点像道家的阴阳,道家说无中生有,一生二生三生万物,那千面的对反就是虚无。中国哲学里也有这种相反相成的理念,恨极生爱爱极又生恨,恰恰有情人最可能做出无情事。小说原计划最终部叫《奔狼的年代》,暗示狼家必要复仇与复兴,那么复仇的部分交给精通黑暗艺术的刺客再合适不过。

流浪儿不幸成为二丫洗白净身出户的垫脚石
流浪儿不幸成为二丫洗白净身出户的垫脚石

而美剧第六季在做一件事叫做洗白艾莉亚。改编后加入了大量的剧团表演,这些表演引起了艾莉亚的情感共鸣,唤醒了她心中人性的部分。而人性的怜悯和共情恰是杀手的致命伤。如果艾莉亚发现原来她最恨的瑟太后和她最爱的母亲都是同一类人,同样为了孩子可以倾其所有甚至不择手段,那么这种敌我的混淆叫她还如何实行复仇?如果那个复仇名单是支撑她饱受折磨屈辱也要精进刺客技艺的支柱,那么第六季的艾莉亚应该是崩溃的。本季结尾,艾莉亚成为了一个找回人性的有情刺客,而且居然从无面者净身出户。一个被洗白的她注定要融入社会主旋律,而一个光明正大刚正面的刺客还能叫刺客吗?

且看第七季她这条线编剧要怎么编吧。

————————————————————


Chapter4.其它线

01马泰尔——日落西沉

第六季里编剧越俎代庖帮作者终结了三条家族线。其一是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提利尔,Boom!一声后樯橹灰飞烟灭;其二是注定成为狼家复兴背景板的波顿,其三就是烈焰长枪的马泰尔,家族拙劣的内讧和武断的政治戕害实际上宣告了多恩人在权力游戏中的出局。

内讧是五王之战后马泰尔家的主旋律
内讧是五王之战后马泰尔家的主旋律

马泰尔家的关键词是宿敌和羁绊。宿敌是兰尼斯特。伊莉亚公主在篡夺者战争中被魔山折磨至死正是出于泰温的授意。复仇兰尼斯特成为马泰尔绕不过去的心结。而冰火里红毒蛇在比武审判中被魔山所杀,近一步加剧了两家的仇恨。无怪乎沙蛇们要反,但由此讲到马泰尔的当家人道朗亲王,一个卧薪尝胆的痛风病人。有句话说一个成熟的男人能够为了事业卑贱的活着,道朗完美诠释了这句话。他的政治谋略隐藏在人畜无害的人设和隐忍的外表下,甚至迷惑了自己的女儿和侄女们。红毒蛇死后沙蛇不满于道朗亲王的绥靖政策而发动内乱,道朗的长女甚至打算拥弥塞拉为女王反攻君临(这条线在美剧里被砍掉),结果都被道朗残酷镇压,从而保证了多恩的政局稳定。

那么道朗的计划是什么?这又讲到马泰尔家的羁绊,那就是坦格利安。在冰火小说和权游美剧里没有讲到的历史中,马泰尔是唯一在坦格利安王朝全盛期没有被龙焰征服的家族。娜梅莉亚女王(艾莉亚的冰原狼正以她的名字命名)对多恩的征服和联姻,在多恩人不屈不挠的性格中又融入了洛伊拿人的骄傲。不仅不屈服,多恩人还在各个时期寻求与坦格利安的联姻以加强自己的政治影响。篡夺者战争后道朗原计划将女儿嫁给乞丐王韦赛里斯,乞丐王卒后又派自己的儿子昆廷前往弥林向龙妈提亲(美剧里砍掉了这条线,我们有幸没有见证昆廷的惨死)。抱紧大腿一直是马泰尔的生存哲学。

由此可见道朗的双线计划。一方面借联姻稳住于当权的兰尼斯特的外交关系,保持住表面的和平,即便闹翻也可以凭弥塞拉这个质子让兰尼斯特投鼠忌器;另一方面保持传统寻求与坦格利安的联盟,多恩本来地域和文化上就相对远离维斯特洛主大陆,与同样发迹于边陲小岛的龙家的联盟,可以让维斯特洛的势力联盟达到均势。抱紧大腿的多恩人伺机待发,随时准备从龙家的胜场中分一杯羹。

作者的伏脉千里比不上编剧的一刀致命
作者的伏脉千里比不上编剧的一刀致命

但一切完美计划都死于编剧的两支笔。第五季弥塞拉被红毒蛇情妇毒杀,马泰尔与兰尼斯特维系的微弱和平完全破裂;第六季道朗被红毒蛇情妇刺杀,主心骨领盒饭;崔斯丹被沙蛇刺杀;加上昆廷整条线被砍,马泰尔家竟再无男性政治家和继承人。不是性别歧视,个人认为冰火里有政治智慧的女性角色并不多,老玫瑰、小玫瑰和珊莎算是,阿莎(美剧里叫雅拉)和亚莲恩(道朗女儿,美剧里被砍掉)目前还是政治野心大于智慧。所以没有了大脑的沙蛇就真的只是一盘散沙,她们有何政治手段和筹码在接下来的权力游戏里占得一席之地?草蛇灰线最终油尽灯枯,不屈不挠终究不服不行。

马泰尔的其亡也忽,其原罪或许在于他们在冰火故事里偏弱的存在感。小说有足够的篇幅和细节来呈现各方势力的生存哲学。但美剧节奏更快,为了防止主菜串味,像马泰尔这样的辅菜只能及时被牺牲掉。马泰尔如此,提利尔又何尝不如是?


02葛雷乔伊——孽海浮沉

葛雷乔伊家的历史原型是中世纪时的维京海盗。维京人历史上多次劫掠英伦和西欧主大陆,攫取大量财富并对当权者形成威慑,而当维京人在这些地方定居后,他们又能积极融入当地的政教和生活方式,并不是印象中不开化的蛮族形象。相比之下葛雷乔伊在冰火世界里还更多停留在原始的劫掠阶段和古神崇拜中,远离维斯特洛主大陆的权力中心而偏居一隅。

选王会一段展现了铁民原始的淹神崇拜
选王会一段展现了铁民原始的淹神崇拜

五王之战后铁群岛新一届的选王会是场重头戏,章鱼家终于粉墨登场走上冰火正剧舞台。但相比原著,美剧对葛雷乔伊家族线做了不少改编与简化。

在观众人都分不清的情况下,还是直接公布谁是凶手的好
在观众人都分不清的情况下,还是直接公布谁是凶手的好

按家族长幼,首先说巴隆,小说对其坠桥而亡没有正面描述,只是各种线索指向他的弟弟鸦眼攸伦雇佣刺客实行了这次暗杀,一场彼此心照不宣但又无法实锤的政治游戏。美剧可能考虑到攸伦这个角色初次登场给观众带来的认知成本,更无法将他与巴隆之死联系起来,所以干脆直接安排了攸伦谋杀巴隆这场戏。比较不能接受攸伦之后在选王会上公然宣称对巴隆之死负责,虽然维京人向来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他们在权力斗争中废黜甚至杀害同族的例子也屡见不鲜,但堂而皇之地公诸天下,阴谋一秒变阳谋,剥离了政治应有的厚黑美感。

其次是二弟攸伦,我把他和被美剧砍掉戏份的三弟维克塔利昂一块儿说,因为小说里更多是通过维的视角来呈现攸伦这个神秘而复杂的角色。攸伦是戴着半边眼罩的典型北欧海盗形象,给弟弟维克塔利昂戴过绿帽后被巴隆驱逐,又在巴隆神秘死亡后于铁群岛出现。小说里他的人设是个捉摸不透的野心家和阴谋家,而美剧里他是个执长斧的莽夫。当然也不能说美剧的改编就是错,将人物外化可以节省细节描写和铺暗线的功夫。维克塔利昂的被砍掉就完全贯彻了编剧的简化剧情的宗旨,不然以维被攸伦戴绿帽,又在选王会败给他,还要代替他去迎娶龙妈的境遇,其内心的草泥马狂奔和小九九不知又要为权力的游戏生出多少旁支和变数来。

小说里席恩并没有和雅拉结盟
小说里席恩并没有和雅拉结盟

最后是雅拉和席恩。雅拉,小说里叫阿莎。这个角色改动不大,有政治野心,但作为女性在铁民选举中的不利以及怀柔的外交政策,注定要在竞选中败给叔叔攸伦。当然小说里败选后的雅拉并没有被叔叔赶尽杀绝。至于雅拉的蕾丝边倾向,印象里小说并没有描述,应该是HBO的哗众取宠。再说席恩,我在十年的等待后突然觉得他可能就是作者的刻意安排,安排他苟延残喘的一生来提醒我们,没有希望再起不能或许也是人生的一种可能。

顺带说一句,美剧里的湿发伊伦的形象很符合我对这个淹神祭司的想象。

任章鱼家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是谁前去向龙妈提亲/结盟,葛雷乔伊向龙妈的靠拢是不可遏逆的历史洪流,章鱼家有龙妈西征最需要的海上运输能力,而龙妈提供给合作者染指铁王座的机会,完美的资源互换。不过不看好铁民们的政治结局,因为历史上维京人统治文明社会的最终结局是被归化和同化。

(全文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