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魇 青魇 6.1分

《青魇》中的形·真·理

白衣湖畔
2018-02-25 13:22: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魇:人死之时处于极大的愤怒、仇恨和恐惧之中,死后怨恨不散形成,没有实态,主要意识为死者,其中参杂许多当事人的情感与想法,擅长隐藏在人心深处,挖掘内心的秘密与恐惧,从而制造幻觉与梦境,达到不断吞噬人灵魂的目的。影片中的魇一直寄居在郝冬内心,而郝冬由于儿时意外、潜意识作用等因素造成记忆残缺,以致魇一直沉眠,直至郝冬参加完外婆的葬礼,残缺的记忆重新浮现并产生联系,给了魇可乘之机。影片中的魇有三个形态:一是死后的骆晓月;二是伊凡(伊凡是魇根据心理电台女主播形象,为了恢复记忆需要给郝冬创造的女友;三是月光(郝冬邻居,在郝冬记忆浮现时,魇为了刺激记忆而创造)。
死后的骆晓月
死后的骆晓月

伊凡



...
显示全文

魇:人死之时处于极大的愤怒、仇恨和恐惧之中,死后怨恨不散形成,没有实态,主要意识为死者,其中参杂许多当事人的情感与想法,擅长隐藏在人心深处,挖掘内心的秘密与恐惧,从而制造幻觉与梦境,达到不断吞噬人灵魂的目的。影片中的魇一直寄居在郝冬内心,而郝冬由于儿时意外、潜意识作用等因素造成记忆残缺,以致魇一直沉眠,直至郝冬参加完外婆的葬礼,残缺的记忆重新浮现并产生联系,给了魇可乘之机。影片中的魇有三个形态:一是死后的骆晓月;二是伊凡(伊凡是魇根据心理电台女主播形象,为了恢复记忆需要给郝冬创造的女友;三是月光(郝冬邻居,在郝冬记忆浮现时,魇为了刺激记忆而创造)。
死后的骆晓月
死后的骆晓月

伊凡
伊凡

月光
月光

真(严重剧透)
骆晓月与丈夫建国下乡到九里乡成为农技员,建国憨厚老实,晓月美貌动人,两人也算郎才女貌。在村里,骆晓月遇到上学期间的旧相识冯算术,也就是郝冬的舅舅,原来当初是骆晓月抛弃冯算术后才与建国在一起。冯算术本已对爱情不抱希望,此时看到骆晓月,不禁心思重新躁动起来。冯算术故意将破坏了保险的电鱼杆给骆晓月丈夫,致使其电鱼时触电死亡,不过骆晓月早已识破,对冯算术失望透顶。骆晓月本身就喜欢受到他人追捧的目光,仿佛全村的男人都被其勾去了魂。在骆晓月丈夫死后,回想骆晓月之前的种种风姿更是让部分人蠢蠢欲动。首先就是色心蹿动的冯算术,趁骆晓月河边洗衣,将她拖入竹林玷污,恰好被侄子郝冬撞见。再之后的一天夜里,村长的弟弟袁二醉酒路过骆晓月家,偷窥到骆晓月诱人的身子,不过这人生性单纯胆小,被骆晓月察觉并赶走了。张会记紧随其后,由于之前村长曾想让骆晓月接替张会计,所以张会计对骆晓月心有不满,趁着袁二走后尚未关上的门闯入骆晓月家里,本想趁机和寡妇”好好玩玩“,却被骆晓月一顿羞辱,张会计心胸狭隘,一下子怒火攻心将骆晓月砍"死"在床。张会计逃走后,袁二去而复返,被一身血污的骆晓月吓得发疯而逃。最后,不甘心的冯算术也来到骆晓月家,却被尚未死去的骆晓月死死抓住,冯算术惊恐之下,便用枕头将骆晓月真正闷死,而这一幕也被侄子郝冬偷看到,郝冬惊恐下逃跑却意外摔倒,再加上内心的恐惧,便导致记忆残缺,听到声响的冯算术追出看见侄子郝冬,于是借口郝冬患病送县医院急救作为不在场证据。直至第二天事发,袁二由于被赶出时被人看见,作为第一嫌疑人被捕,袁村长为救弟弟,擅自从医院为袁二开了精神病证明,袁二被释放,袁村长也因此心生不安与愧疚,时常为骆晓月上坟。


(以下纯属个人分析)
骆晓月 (周楚楚饰):本以为在师专毕业,又和这么爱我的建国结婚,从此能过上好日子。没曾想,没曾想竟然会来到九里村这个破村子,这村子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表面一套,内地里又一套,不仅看不来建国,又个个像个傻子一样,给点眼色,就思春,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德行。冯算术更不是东西,当年就看透了他,这年多年过去,本以为这人改变了,两人也算老同学相识一场,可是贱骨头,以为害死建国我就会和他在一起,我骆晓月虽然不算贤良淑德,但也不会干出薄情的事。自从建国死后,我也算“落地归根”,成了九里村的寡妇。建国后,大家本就不对寡妇太畏惧,尤其是一个外乡又漂亮的寡妇呢?我也还年轻啊,早早地丧在了九里村,每天还要忍受那些乡巴佬的冷嘲热讽。男的来骚扰我,村里的不会对男的嚼舌头,只会说我这寡妇放荡啊,又想男人啊。到头来,还是死在了九里村男人的手里,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村子,心黑得炭一样,我不甘心啊。
骆晓月
骆晓月

冯算术(陶海饰):在九里村当老师这么多年,还是走不会当年和骆晓月那段感情,当初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还离开我?直到她来到我们村子,和她的丈夫,这女人果然是移情别恋。不过看他来找我时的那副模样,这是还有戏啊,我原本打算终身不娶,但那个男人又能真正忍受一个人的煎熬,当初的情人就在身边,我“争取”一下有错吗?建国长得比我帅又有技术,我现在就一个臭教师,当面争,还能有戏?反正又不是封建年代了,寡妇再婚也没什么。哼,没想到贱人这么要脸,我杀了建国还不是为了她,一次只是给她开开荤,我要把她死死攥在手上,他是我的女人。
冯算术
冯算术

郝冬(黄轩饰):从小大到,舅舅一直很爱我,在学堂里,舅舅也会教我认字,看着我和小伙伴们玩。就是一个他的学生摔跤,舅舅也会很紧张,舅舅就像爸爸一样,一直陪伴着我。但直到骆晓月来到村子里,舅舅变了好多,笑得少了,经常喝酒,脾气也暴躁许多。在竹林里,舅舅压着尖叫的骆晓月,我也看不懂,只是觉得舅舅变得好陌生。但我还是不相信舅舅是坏人,可是,在看过舅舅亲手闷死骆晓月时,我全懵了,为什么?当初和蔼的舅舅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恐怖,这不是真的,舅舅不是这样的,我一定看错了,我看错了,不,我没看见,没看见……
儿时的郝冬
儿时的郝冬

成年的郝冬
成年的郝冬

张会计(乔立生饰):骆晓月这贱人来到村里后就一直搔首弄姿,之前一直危险我的位置,都成寡妇了,本身又不检点,居然还看不起我,作为村里的会计,除了村长,谁不高看我一眼,这臭婆娘真不是东西,活该去死。
张会计
张会计

袁二(尚大庆饰):漂亮姑娘,我喜欢,想让她做我老婆。好多血……晓月死了,不 ……是我杀的,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为什么手上这么多血,我没杀人,晓月死了,我没杀她。
袁二
袁二

袁村长(蔡伟饰):唉,袁二摊上这么桩事,死无对证,袁二也疯疯癫癫了,唯一的目击者也只看见袁二,不会真是袁二杀的吧!不管怎样,人都疯疯癫癫了,我就这么个弟弟,不能让他坐牢,我也只能向医院要精神病证明,不管袁二是不是凶手,我终究有点对不住骆晓月。
袁村长
袁村长

如果以悬疑片的眼光看《青魇》,会发现人性的种种黑暗,当年的骆晓月一案是这一老一少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当事人都在劫难逃,饱受内心的煎熬与折磨。

如果以恐怖片的眼光看《青魇》,那就是一只魇的诞生与爆发,魇是凶残的,当吞噬完郝冬的灵魂,谁又会是下一个呢,当事人同样在劫难逃。

信之则有,不信则无。

看国内恐怖片,表面呈现的往往是悬疑内容,但这不就是我们看电影的第一印象吗,谁还会再看一部“假恐怖片”,但其实,编剧的本意是一个心理问题掩盖下的真正鬼故事,真是细思极恐啊。
在劫难逃
在劫难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魇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