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6分

爱壑难填

聂景朋
2018-02-25 11:55:32
看片过程中不免尝试代入,要是杰瑞米艾恩斯演男主会如何,结果在最后的晚宴场景彻底认输:吃下毒菇后那十几秒令人窒息的眼神,显示了丹尼尔的无可取代。只有他能从这个孤僻叽歪的外壳里突然揭出一个锋锐毕露的自我——他讨厌被打扰、侵入和改变,但绝不畏惧吞下挑战。无论你是爱还是恨,他都接得住。

故事的逻辑没毛病:男主集恋母情结、工作狂和裁缝职业病于一身,由此在情感关系中要求一种绝对的控制和主导权。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只能对方将就他,他不可能去将就对方。他也很清楚如此偏执于自我的后果,那就是“我不会结婚”。但作为一个女装设计师,他又本能地需要从女性身上获取灵感源泉。当他再一次寻觅身兼情人和模特的“缪斯”时,终于碰上了一个拒绝惯着他的女主,向他索取平等的伴侣地位和有来有往的情感模式,从而引发了一场精神角力。

类似男主的这种性格,生活中并不罕见,就是极端以自我为中心。加上毫无掩饰的恋母表述,大体也可用“巨婴”称之。只是在文艺的领域,这种情况比情感公号里说的要风雅些。取悦母亲的潜意识成为他终生的创作欲望,终身未嫁的姐姐则提供了另外一种母性的庇护。对某些人来说,这种庇护是必要的,例如普鲁斯特、罗兰巴特



...
显示全文
看片过程中不免尝试代入,要是杰瑞米艾恩斯演男主会如何,结果在最后的晚宴场景彻底认输:吃下毒菇后那十几秒令人窒息的眼神,显示了丹尼尔的无可取代。只有他能从这个孤僻叽歪的外壳里突然揭出一个锋锐毕露的自我——他讨厌被打扰、侵入和改变,但绝不畏惧吞下挑战。无论你是爱还是恨,他都接得住。

故事的逻辑没毛病:男主集恋母情结、工作狂和裁缝职业病于一身,由此在情感关系中要求一种绝对的控制和主导权。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只能对方将就他,他不可能去将就对方。他也很清楚如此偏执于自我的后果,那就是“我不会结婚”。但作为一个女装设计师,他又本能地需要从女性身上获取灵感源泉。当他再一次寻觅身兼情人和模特的“缪斯”时,终于碰上了一个拒绝惯着他的女主,向他索取平等的伴侣地位和有来有往的情感模式,从而引发了一场精神角力。

类似男主的这种性格,生活中并不罕见,就是极端以自我为中心。加上毫无掩饰的恋母表述,大体也可用“巨婴”称之。只是在文艺的领域,这种情况比情感公号里说的要风雅些。取悦母亲的潜意识成为他终生的创作欲望,终身未嫁的姐姐则提供了另外一种母性的庇护。对某些人来说,这种庇护是必要的,例如普鲁斯特、罗兰巴特、小津安二郎等著名“妈宝男”。只有基于这种心理安全感,他们才能全身心地去拥抱自己的才华和事业。即使这类人有妻子,多半也不得不充当保姆的职责。

而阿尔玛显然不是来当保姆的——她不断打破他的“规矩”,宣示自己的自我存在,提醒他关系中的平等和界限,直截了当地表达情绪和不满。这一切打乱了他的控制,又未尝不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和刺激:如她挑动他抛开社交礼节和买卖规则,去索回那条“配不上”的衣裙。这种“越界”的宣泄不光满足了他的自傲,更令他兴奋不已。可惜这种偶尔的浪漫补偿不了日常的平淡龃龉。她抹吐司的声音、吃饭的仪态、不谙上流礼仪,很快带来数不胜数的小烦恼。他的自我必然感到压迫和威胁,发出了防御性的抗议(用里尔克的名言说,这叫你破坏了我的孤独)。

于是,阿尔玛被逼成了特蕾莎。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结尾,她说希望托马斯“再老一些,再衰弱一些”,直至梦到他化作她怀中瑟瑟发抖的兔子。遵循这个思路,阿尔玛用投毒人为地使他陷入脆弱和无助,迫使他产生对关爱和亲密关系的需要。这种类“孤独死”体验一向是脱单的终极杀器,这次也大获成功。然而它无法战胜一个强大自我的惯性。婚后的种种琐碎再度令他烦躁不安,忍无可忍地找姐姐吐槽,说明他仍然是那个“不适合结婚的人”。

如果说第一次投毒是出于她不惜一切也要让他接受自己的爱,那么第二次投毒只剩下讽刺——用这种方式才能维系的婚姻,又有何意义呢?那是一个性格率真的人真正想要的吗?实际此时控制和驯服的欲望已经占了上风,哪怕他死去,也在所不惜。

所以,影片就应当结束在炉边谈话,留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才不辜负男主吞毒时掀起的情感高潮。可这次PTA却不拍惊悚,而是将之转化为“以命相交”式的摊牌,进而引向大团圆,营造另一种惊世骇俗。这最后的逻辑改变导致了分歧和争议。这种走向的概率不是没有,关键是男主自虐式接纳对方“入侵”的缘由能否成立。其实导演这里也是全靠人设了:作为脾气古怪的“艺术家”,一切皆有可能。如果他就是要跟自己拧巴一回,谁也没办法。

或者按某些乐观的解释,这表明这段关系正在把他“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这也说不定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