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最终还是接过了最后一棒。老哥稳!

轻松羊
2018-02-25 10:49:3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天真的我在观赏第九集前,都以为这是个好人打败坏人的通常套路。

第九集那扑面而来的崩坏感……啧,对比前一阵刚刷完的《血族》,牧村家邻居们围过来的那一瞬我就有了微妙的“这下编剧可玩了票大的”感觉。

直到rapper们依次挂掉、黑田络新妇被枪决、本片唯一正能量牧村美树被一刀划穿了后背,让人不禁担心情节完全圆不过来、整片肯定会烂尾的时候,牧村美树串在杆子上的头在冲天火光中晃动的剪影肯定让不少观众达到了颅内高潮。

“人类与恶魔之战”是个伪命题,这个论点其实在片子开头就埋好了草蛇灰线般的痕迹,但在第九集才由多方冲突把它托出了水面:恶魔杀人;人杀恶魔;恶魔杀恶魔;人杀人。混战中的各方到底靠什么分辨敌我?在不动明向飞鸟了大声的辩白中,在牧村美树拥抱所有被质疑者时,在无数恶魔人涌出(包括印度教中的湿婆和犍尼萨 )站在不动明背后与撒旦决一死战时,观者能感受到“同理、同情、同感、爱”与冷漠无情之间的战争才是本片中真正的战争。

飞鸟了屋子里播放了人们抵抗“恶魔”的视频,羞辱、十字架、火刑等,还有接下来广场上的石刑,能看出有人类文明史上各种惨祸的缩影

善与恶的命题太过宏大,大部分人都不过是在日常的琐碎中按部就班。当日常逐渐崩毁,琐碎被剔除,所谓个人身上的善恶才终于被逼迫着显现出来:黑田美树由爱而生的嫉妒,却在化身蜘蛛后将嫉妒又转为生死不离的爱;幸田由对恶魔人身份的恐惧到接受,再到坦然变成恶魔;シレーヌ由对アモン的痴迷到与カイム的合体、カイム抛弃了恶魔的求生本能为爱献身;rapper们由欺负牧村到拼死保护牧村;

整部片里面,人和恶魔的感情线像潮水似的波澜起伏、变化不定,但是三个主角的善恶感却始终如一:

不动明尽管在恶魔附身前后外形差异明显,但却始终冲在前面保护自己所爱,是“总为了别人所受的伤害而流泪、自己受了伤却从不哭”;牧村美树来自基督教家庭,有勇气、宽恕之心和信任之心;飞鸟了作为撒旦,尽管经历了觉醒的过程,但却从一而终地冷静、理智(和对恶魔式行为的偏私)。

最后两集里,反复播放了这样一个片段:四个人孩童时代的接力跑,黑田将棒子传给牧村、牧村传给不动明,不动明将接力棒递给飞鸟了时他没有接过,然后就是棒子落地的特写。这颇具象征意味的情节,它所象征的正是本片中真正的战争,是“同理、同情、同感、爱”与冷漠无情之间的战争,是黑田(在善恶间摇摆不定最终选择了善的一方的人)、牧村(大善,始终没有过动摇)、不动明(被恶魔附体却仍保有人性的恶魔人)与飞鸟了(撒旦,没有恻隐之心)之间的战争,是怜悯之心的传递。

棒子一次又一次地落地。这怜悯之心终没传递到撒旦那里吗?

最后,在两个男孩初遇的那片已变为血海的崖边,撒旦(咦,转化完毕后他的胸大了好几个size)搂着不动明的尸体说:“我现在感受到的是什么?……请你也感受我现在的心情吧。”

那撒旦的泪水,正是三个孩子所传递的怜悯之心,现在终于传递到了撒旦那里,在所有人类和恶魔人都灭绝的地球上,它终于在恶魔的心里开花结果。


-呃……站在恶魔的角度看,这个结尾相当玛丽苏了吧……

-这剧的人物线条太有张力了,尤其是在各位恶魔人田径选手撒丫子狂奔的时候……

-工厂趴体的那段特别迷幻!和《2001太空漫游》里bob成神的那段镜头一样迷幻!肥肠喜欢那些变异的人体怪物……

-牧村美树这样的圣母角色,在这种剧里果然只能死吧……看人家程心,手握遥控器走天下,世界灭亡了照样活得滋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恶魔人 Crybaby的更多剧评

推荐恶魔人 Crybaby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