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同行 与神同行 7.7分

对不起,你不能与神同行

nerd
2018-02-25 05:28: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佛说寿生经》载:“人死后成为亡者的话,会在阴间49天内接受7次审判,阴间中的七大王会从谎言、懒惰、不义、背叛、暴力、杀人、天伦进行审判,只有通过所有审判的亡者才能转世投胎。”

这是电影《与神同行:罪与罚》的开场字幕。审判的内容像是带有某种宗教意味,而且一共要受7次审判,这不由使人想到《七宗罪》。

实际上,本片并不似《七宗罪》那样,以救赎和惩罚对信仰进行绝望的反问;而是通过亡者的视角,来捕捉人间真挚的感情。它倒更像另一部韩国电影《开心家族》,都是表现家庭内逝者对生者的不舍。只不过前者走的是都市喜剧路线,本片则带有浓郁的漫画风格。巧的是,这两部影片都由车太贤主演。区别在于,《开心家族》里受到家人们鬼魂关照的“车太贤”,在《与神同行》里成了接受审判的亡者。

车太贤扮演的消防员金子弘,在影片开场就因为拯救火灾中的小女孩而牺牲。死后,他见到了地狱使者江林、解怨脉和德春。三位使者负责为他在接下来49天即将接受的7场审判做辩护。他们需要在1000年内顺利超度49位亡者,才可重新投胎转世。而他们相信,金子弘正是他们的第48位“贵人”。

审判的顺序根据亡者所犯的罪,由轻到重进行。一行四人最先







...
显示全文
《佛说寿生经》载:“人死后成为亡者的话,会在阴间49天内接受7次审判,阴间中的七大王会从谎言、懒惰、不义、背叛、暴力、杀人、天伦进行审判,只有通过所有审判的亡者才能转世投胎。”

这是电影《与神同行:罪与罚》的开场字幕。审判的内容像是带有某种宗教意味,而且一共要受7次审判,这不由使人想到《七宗罪》。

实际上,本片并不似《七宗罪》那样,以救赎和惩罚对信仰进行绝望的反问;而是通过亡者的视角,来捕捉人间真挚的感情。它倒更像另一部韩国电影《开心家族》,都是表现家庭内逝者对生者的不舍。只不过前者走的是都市喜剧路线,本片则带有浓郁的漫画风格。巧的是,这两部影片都由车太贤主演。区别在于,《开心家族》里受到家人们鬼魂关照的“车太贤”,在《与神同行》里成了接受审判的亡者。

车太贤扮演的消防员金子弘,在影片开场就因为拯救火灾中的小女孩而牺牲。死后,他见到了地狱使者江林、解怨脉和德春。三位使者负责为他在接下来49天即将接受的7场审判做辩护。他们需要在1000年内顺利超度49位亡者,才可重新投胎转世。而他们相信,金子弘正是他们的第48位“贵人”。

审判的顺序根据亡者所犯的罪,由轻到重进行。一行四人最先来到“杀人地狱”,金子弘犯了杀人罪,因为在火灾现场,他没有救助生命垂危的同事,属于间接杀人。通过随后地狱使者的辩护,我们才得知,他救了另外8个人。审判结果自然无罪,这算是先抑后扬的手法。

在接受“懒惰”审判时,亡者金子弘未能谨遵使者的叮嘱,回答了初江大王的问题,留下了“忙碌为钱”的口实。幸而使者机智辩护,道出了亡者“信奉了钱这错误神明”的苦衷,才使他免于判罪,也让观众知晓了亡者“白天灭火、晚上生火”的困窘境况。

往前行进的时候,他们遇到层层阻扰,出现了怨鬼。原来,如果亡者的直系亲属有人含冤而死,那么亡者所在的阴间就会变得一团乱。江林于是到人间去调查,这成了地狱审判之外的一条副线。

金子弘的弟弟金洙弘投身军营,被“关怀兵”(难以适应军队生活或心理上有问题,需予以特别关照的士兵)开枪走火打中,在中尉的授意下,又被直接活埋致死。他因而成为了怨鬼,久久不散。

副线的作用除了服务于主题表达,也是为了增加戏剧冲突,但它达到的效果却值得怀疑。金洙弘原本执著于复仇,顽固不化、油盐不进。可是关怀兵上吊自尽的时候,他又恳江林施救,态度转变得毫无征兆,令人猝不及防。而后来目睹母亲被欺侮,金洙弘又戾气难平,不仅在人间掀起龙卷风,更令他哥哥的地狱之路步履维艰。总之,金洙弘的立场一直在变,这使得他的形象显得轻浮而不实在。

如果说金子弘经过“不义地狱”时“没有相应事项”算编剧偷懒(尽管是漫画改编),那么在“背叛地狱”他能直接通过就简直自相矛盾了。毕竟怨鬼弟弟称他为“15年前离家出走的人”,离家出走15年还不算背叛吗?这多少有点说不通。

背叛其实是和暴力、天伦之罪联系在一起的。15年前,金子弘的母亲瘫痪在床,弟弟也营养不良、经常发烧,家庭生活异常困难。所以,他打算先杀死母亲和弟弟,然后自杀。(天伦罪)犹豫的他被弟弟及时阻止后,又对弟弟大打出手,这是他唯一一次打弟弟。(暴力罪)然后他带着罪恶感,离家出走,15年再也没回来。

尽管这15年间,金子弘在外拼命赚钱给母亲,还总报喜不报忧地写信。但他的“天伦罪”和“暴力罪”,我实在没办法理解。母亲并没有到生不如死、渴望解脱的程度,至于要用枕头把她捂死?人性的纠结和挣扎?没看出来。

况且就算“绝症患者安乐死”,也是个严肃的道德命题,否则哈内克也没必要用整整一部《爱》来详细表现这件事。那么,是日子过不下去、没任何出路了吗?蔡仲达在文章里写过“要死全家一起死”的心路历程(当然最后还是挺了过来),而电影里对这部分显然也着墨不多。

观众固然可以为他辩解:他还是个孩子啊,心智还不健全呢。“东窗事发”后打弟弟或许可以归因为小孩的少不更事和不知所措,但谋杀生母就是板上钉钉的犯罪了,没什么好多说的。片中的小使者德春最后辩护时说道:“他母亲那时没有意识,根本就没有什么受害者。”(这部分应该不存在翻译的歧义问题)这就是很拙劣的狡辩了,它不已经不再属于伦理学的问题,而进入了生物学的范畴。这话等于说,杀死植物人不算杀人——我们能同意吗?

在儒家的传统里,“犯上”已是大逆不道,“弑母”则近乎禽兽。韩国与中国同属东亚文化圈,竟然会有如此电影情节。杀母亲、打兄弟,“孝悌之义”被金子弘践踏殆尽。尽管随后的15年,他在以自己的行为赎罪,但不是所有的抱歉都能收到成效的。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现代人也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15年不回家,能算是孝子吗?

我在开头援引了《七宗罪》,意在说明与本片的区别,但在最后又不可避免地进行了一些类似宗教意义上的质疑。或许这也是片名里的“罪与罚”之所在。总之,在我看来,电影里的金子弘是否无罪尚可商榷。或者说,他的无罪判的太轻巧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神同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与神同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