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无亲,不与圣人同忧

欢颜
2018-02-25 03:57: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整体的灵魂—剧情比较简单沉闷,但胜在影像很美。

政治人物总是缺少了一份纯粹,杰出如晏婴之辈,也创造了“二桃杀三士”这种不杀伯仁,伯仁因其而死的借刀杀人之经典案例,就算千年偶遇一个纯粹的主,如李煜这种,在政治上那也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因此,我更愿意认为他只是个文人,写他的春水东流,叹他的故国梦游。

电影中,有一个画面,令我产生了很多联想,当田季安提着剑向元氏兴师问罪时,他的儿子挡在了元氏身前,用自己脆弱的勇敢保护着母亲,田季安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后颓然的放下了剑,当然这其中有很多的政治考量,但我想是否还因为他感觉这个画面很熟悉,熟悉到仿佛他的童年也曾出现过与之类似的画面,他赢弱的身子挡在母亲面前接受着父亲的燎原怒火,如今角色转换,他是否依旧心疼、同情他的母亲,还是更理解他的父亲了呢。

窈七的选择是对的,对于道姑,无论她是出于何种目的收养的窈七,面对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窈七在原则内,尽己所能的为她做了所有能做的,对于田季安,无论在天下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在窈七心中,他始终是六郎的延续,也曾白衣翩翩、眼神纯净、笑容温暖,因着这份记忆或“家国大义

...
显示全文

电影整体的灵魂—剧情比较简单沉闷,但胜在影像很美。

政治人物总是缺少了一份纯粹,杰出如晏婴之辈,也创造了“二桃杀三士”这种不杀伯仁,伯仁因其而死的借刀杀人之经典案例,就算千年偶遇一个纯粹的主,如李煜这种,在政治上那也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因此,我更愿意认为他只是个文人,写他的春水东流,叹他的故国梦游。

电影中,有一个画面,令我产生了很多联想,当田季安提着剑向元氏兴师问罪时,他的儿子挡在了元氏身前,用自己脆弱的勇敢保护着母亲,田季安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后颓然的放下了剑,当然这其中有很多的政治考量,但我想是否还因为他感觉这个画面很熟悉,熟悉到仿佛他的童年也曾出现过与之类似的画面,他赢弱的身子挡在母亲面前接受着父亲的燎原怒火,如今角色转换,他是否依旧心疼、同情他的母亲,还是更理解他的父亲了呢。

窈七的选择是对的,对于道姑,无论她是出于何种目的收养的窈七,面对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窈七在原则内,尽己所能的为她做了所有能做的,对于田季安,无论在天下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在窈七心中,他始终是六郎的延续,也曾白衣翩翩、眼神纯净、笑容温暖,因着这份记忆或“家国大义”她未杀他,可他也终究是一个政治人物,在权力之上,他暴虐、荒淫,在各方势力的环绕下,他多疑、权衡,因着这份距离,她亦未继续爱他,放下所有心结时,她也诀别了政治、对错、爱恨,选择和一个少年去一个陌生的国度,这是最好的结局,侠士归隐于世,从此她成了一个故事,一个她于人们口中演化成了各个版本,一个她天高海阔任尔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客聂隐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客聂隐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