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品成为电影,观众已经换代

巴塞电影
2018-02-19 看过

相声,最早发源于明清时期,但是全盛,却是现代;而小品却很年轻,最早在1984年由朱时茂和陈佩斯合演的《吃面条》节目而一举成名,创造了这样一种诞生于春晚的曲艺形式。然而两者天然地和“诙谐逗乐”分离不开,前者是“说学逗唱”,后者是“单元剧情”。

《吃面条》陈佩斯、朱时茂

到了网络视频随处可见的时代,它们都相应地转变了媒介形式,有的变成了直播视频中的单口说笑;有的变成了10分钟以内的微电影;当然了,内地电影市场在这几年可以撑起400亿上下的票房,相声和小品自然不会放过。

郭德纲的德云社,作为现在最火爆的相声品牌,而他本人因为在主持界和相声界的地位,所拥有的影视演员人脉,要拍一部“群星璀璨”的贺岁电影,当然不难,于是《祖宗十九代》这样一个标准的“春节档”电影出现了。

...
显示全文

相声,最早发源于明清时期,但是全盛,却是现代;而小品却很年轻,最早在1984年由朱时茂和陈佩斯合演的《吃面条》节目而一举成名,创造了这样一种诞生于春晚的曲艺形式。然而两者天然地和“诙谐逗乐”分离不开,前者是“说学逗唱”,后者是“单元剧情”。

《吃面条》陈佩斯、朱时茂

到了网络视频随处可见的时代,它们都相应地转变了媒介形式,有的变成了直播视频中的单口说笑;有的变成了10分钟以内的微电影;当然了,内地电影市场在这几年可以撑起400亿上下的票房,相声和小品自然不会放过。

郭德纲的德云社,作为现在最火爆的相声品牌,而他本人因为在主持界和相声界的地位,所拥有的影视演员人脉,要拍一部“群星璀璨”的贺岁电影,当然不难,于是《祖宗十九代》这样一个标准的“春节档”电影出现了。

看到这部电影的开头,很容易让人以为,这是小品版的《101次求婚》。男主角岳云鹏主打“人丑有才”的设定,而林志玲又再次出现,加上还有一个让她动心的井柏然,故事的发展本来可以如此平庸地走下去。

但事实是,从“颜值”出发,岳云鹏用“家谱”上的名字进行时空穿越,企图改变每一个祖宗的婚恋,从而改变自己的样貌。老实说,这个想法倒也新鲜,可是糟糕的执行力和完成度让本片沦落为一个个小品的串烧,它没有剧作法上的考虑,也没有故事上的起承转合,而是彻底的用笑料来堆积,用“审丑”来造势,每一个镜头都像是剧场舞台上的综艺打闹。小品电影,最后完全剥去了电影的痕迹,成为小品相声的逗哏。

这或许正是郭德纲的考量,他的这部《祖宗十九代》压根也不是为欣赏一部精致电影的观众做的准备,而是给“德云社”的拥趸发的新年彩头。在近几年春晚相声和小品的原创和品质越来越低的趋势下,那些缅怀新世纪前后十来年曲艺黄金时期的观众,或许早就将大年初一上映的喜剧电影,当做延迟到来的小品合集,而反观《祖宗十九代》的构成,也恰恰如此。

近30位的明星助阵,但是除了岳云鹏,每个明星都只是在各自的单元剧中出现,然而除了一个“颜值”的命题外,每一个单元剧的内部都是圈定的,上下之间并无关系。一群明星合起伙来,只有一个作用:为了把观众逗笑,至于方法并不讲究,它可以重复使用一句“谁说我是丑八怪我跟谁急”,也可以在每一个单元中安排一个“丑女”。误会、夸张、卖贱都可以随时出现,然而所有这些手段只是让观众“临时起笑”,造成笑料的原因并不重要,然而对于电影来说,这些原因,才是最重要的根源。

某种程度上来说,《祖宗十九代》剥开了电影的“核心”,而去追求“娱乐性”的极致,这期间的断裂,却并不会让春节档观众的神经受到触动,在拖家带口,只为去电影院乐呵一下,这才是大多数观众看春节电影的目的,他们并不需要聆听“故事”,也不需要感受“人物”,对于他们自身来说,能和身边的人共时地吞食欢笑的气氛,一切都不再重要。

然而,这一现象渐渐地也不再是春节档电影的专属特质了,很多暑期档、国庆档的电影都开始朝这一方向发展,喜剧成为最廉价的电影精神,只要一部电影可以让大众获得欢乐,这便是一种政治正确,而在互联网视频病毒式传播以前,这一现象并不明显,电影对于大众来说,还是故事性和娱乐性齐头并进的艺术形式。

搞笑视频和手机直播,这种影像呈现方式改变了电影、电视原先的接受面。相声、小品泥沙俱下,正是一代观众催逼出电影的异质化,电影的“小品化”并不是偶然。

而《祖宗十九代》中的核心话题“颜值”,正是这个时代的另一种软性阶级化。一个人的美和丑,开始越来越有标准,当国人在嘲笑韩国选美小姐的面孔相似时,国内直播间的“小姐姐”也正在以一种标准化肉体呈现这个时代的审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明星的审美样式不复存在,成为一种怀旧,即使钟楚红和梅艳芳样貌迥异,即使张国荣和周润发气质不同。

在《祖宗十九代》中,这种审美标准集中在井柏然身上,甚至集中在主持人孙艺洲身上,更在台湾的林志玲和范冰冰的脸庞中。岳云鹏饰演的贝小贝即使才高八斗,也只是替人代笔的抢手,在两性关系上是处于绝对劣势的弃儿。

他每一次用力地去改变祖宗婚恋,就是在改变自己当下的社会地位和名利价值,正如他的一句话:“我自己觉得我长得没问题啊!但是大家觉得丑。”这正说明向来以姿色容貌作为外在的审美,早已经物质化,在“颜”字后面附加“值”,早已肆无忌惮地表明当下“脸蛋经济学”的张狂。

即使贝小贝在上古女娲那里参透“颜值”,回到现实用真实的身份写书,依旧在结尾成为笑料,井柏然的那句:“我长成这样做什么都不用愁,但你长成这样就得努力了”。郭德纲通过五个时空的单元剧萃取的“颜值为虚”的表达意愿,最终还是被一个戏谑的结尾消解了。

但是《祖宗十九代》它本来就不是为“丑人翻供”的惊堂木,它只是一个让“丑人”或者“美人”在观看这部电影时,对自己的一种玩味。这个玩味是不同的,甚至是惨烈的,因为,“美人”看过当然会心一笑,自比水仙;而“丑人”在用电影百分之九十九的部分为自己灌心灵鸡汤后,却还是被最后的百分之一活活打脸。

57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祖宗十九代的更多影评

推荐祖宗十九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